分享到:

第六集 第二章 共死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放在她胸口的玄火鉴,渐渐地平息下来,所有的光芒,慢慢消失。张小凡忽然惊觉,在下方那曾经翻滚的巨大火龙,不知什么时候,也消失不见了。

真的,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怔在当地,千百万个念头在脑海中激荡着,可是,却依然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

六尾白狐沉默了许久,才缓缓抬起了头,向着张小凡道:“少年郎,你过来一下。”

张小凡慢慢的走了过去,而在他身后,那条甬道之中,呼啸风声,已经越来越大!

六尾白狐依然紧抱着身前那具已经毫无知觉的身体,脸色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平静,甚至连声音,也宁静如水:“你帮我一个忙好吗?”

张小凡沉默一下,道:“什么?”

白狐看了一眼怀里的女子,静静地道:“把我们两个,一起扔到下面的岩浆里去吧!”

张小凡猛抬头,退后了一步。

白狐看着他,一言不发。

张小凡张大了嘴,仿佛想说些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只觉得自己的眼眶里,忽然像被火焰炙烤一般,开始发热。

他重重的点头。

白狐微笑,抱紧了怀里的女子。

一步,两步,张小凡捧着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两只狐狸,向着平台的尽头,缓步而去。

熊熊的热浪,在他的脚下,奔腾咆哮。

终于,他走到了尽头,站在这生与死的边缘。

白狐的脸色,忽然好看了一丝丝。它抬头,望着这个少年。

没有人看到,张小凡此刻的表情。

然后它忽然微笑,仿佛所有的恩怨都已忘却,只像年老的长辈凝视着少年。

“少年郎,何必如此?”

张小凡没有说话。

白狐轻轻拿起依然放在那女子胸口的玄火鉴,用它最后的力气,拉起张小凡右手的衣袖,用两端红色的丝穗,将玄火鉴绑在他的胳膊之上。

“这是我们狐族用无数性命换来的无上神物,送给你当纪念吧!”它微笑着,同时全身开始再一次地剧烈发抖,嘴角也流出了黑色的血:“不过,你可不要让别人看见了……”

他的声音,终于,也低了下去。

张小凡咬紧了唇,深深呼吸,然后,松开了双手。

远处,随着一声轰隆巨响,碧瑶和石头,以及焚香谷的李洵、燕虹二人,从甬道之中如电般射出,现身在平台之上。正好看见,张小凡将那两只狐狸,丢入岩浆之中。

张小凡站在平台尽头,对身后的事恍如不觉,怔怔地望着那在空中翻滚着的身影。

不知哪里吹来的风,掠起了他的衣襟。

有淡淡的光芒闪过,那个柔媚女子在翻转的婉约中,褪去了人世的衣裳,现出了真身,一只美丽的三尾狐狸。

两只失去生命却依然美丽的狐狸,紧紧拥抱,在空中翻滚着,向下落去。直到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声音,他们溶入了那个湖面,再也不见踪影。

碧瑶有些担心,走上前去,大声叫道:“小凡……”

可是那个少年,如若不闻,只是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

从火龙洞出来,再经过黑暗的黑石洞,终于回到了地面之上。此刻,天色已经大亮了。

每一个人,都长长出了一口气,包括李洵和燕虹。看他们二人的神情,也有几分疲倦,可想而知,昨晚被他们四人联手才击败的那只叫“大黑蛭”(注一)的怪物,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但只有张小凡,却不知怎么,一直沉默着。

站在他身边的碧瑶,轻声地询问他,张小凡只是摇了摇头。

李洵往这里看了一眼,走了过来,对着张小凡道:“原来张师弟竟然得脱大难,从那死灵渊下逃了出来,真是可喜可贺。”

张小凡勉强一笑,点了点头,回礼道:“多谢李师兄。”

这时燕虹也走了过来,她的神情就比李洵要缓和多了,微笑道:“张师兄,你福缘深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到这里,她忽地一笑:“说起来当初在死灵渊下的时候,因为找不到你,你同门的那几位可真是急得不成样子,特别是你那位陆师姐啊……”

张小凡心中一动,抬起头来,向燕虹看去,却见她脸上似笑非笑,向旁边的李洵看了一眼。

李洵感觉到燕虹看来的眼光,难得的笑了笑,不过眼神深处却隐隐有道光芒闪过,缓缓点头道:“不错,你那几位同门都很担心你,你还是早些回去报平安吧!”

张小凡心下有些感动,微微欠身道:“多谢二位。”

燕虹微笑回礼,眼角余光却在无意中瞄到了站在张小凡身旁的那个绿衣女子,容貌俏丽,但此刻脸色却有了几分阴沉。

燕虹一向细心,立刻就留上了意,不由得多看了碧瑶两眼,当下向张小凡道:“张师兄,请问这两位是……”

张小凡转过头去,道:“哦,这一位名叫石头,是正道修真‘金刚门’大力尊者门下弟子。”

然后他向石头道:“石大哥,这两位是焚香谷门下的李洵师兄以及燕虹师姐。”

石头一听,登时肃然起敬。在天下修道人的眼中,焚香谷声名赫赫,绝不在大名鼎鼎的青云门之下,当下见礼道:“二位有礼了。”

李洵与燕虹欠身还礼。燕虹微笑道:“石大哥的道行很高呢!”

石头脸上一红,但他乃是直肠子的人,脸上不由得便有几分得意显露出来,笑道:“过奖了。”

燕虹笑着转过了身子,看了一眼碧瑶,对张小凡道:“那这位姑娘呢?”

张小凡窒了一下,没有说话。碧瑶站在他的旁边,目光渐渐冷了下来。

倒是石头看他们不说话,便笑着道:“这位是碧瑶姑娘,乃是张兄弟的朋友,修行很深的。”

李洵看了碧瑶一眼,却见她无意打招呼,便把头也转开了。但燕虹却似乎对碧瑶很是留心的样子,微笑道:“啊!原来是碧瑶姑娘,不知道你出于哪一家门下?”

碧瑶看了张小凡一眼,却见他沉默不语,忽地冷笑一声,道:“我无门无派,天生孤独,偶而帮人一次,却也被人嫌弃!”

张小凡听在耳中,皱起眉头。燕虹却微笑着打量着她。

这时李洵在前头咳嗽一声,向着张小凡道:“张师弟,我有一件事想请教你一下。”

张小凡不敢怠慢,道:“李师兄有话请说。”

李洵看着他,缓缓道:“张师弟是最先一个进入火龙洞的人,请问在那洞中,或是在那白狐身上,可曾见到一个玉环,中间有火焰图腾,两端有红色丝穗的法宝吗?”

张小凡心头一跳,旁边的石头却已经大声叫道:“有啊!有啊!昨晚我们和三尾妖狐斗法的时候,就看到她用这个法宝了。”

李洵和燕虹同时面露喜色,但燕虹心思较为细密,转念一想,向李洵道:“那怎么我们昨晚下去时,三尾妖狐却不祭出玄火鉴?”

李洵淡淡道:“她用玄火鉴召出火龙与我们相抗,那玄火鉴必定就在她身上。”

燕虹沉吟点头。李洵转向张小凡,道:“张师弟,那玄火鉴乃我师门重宝,关系甚大,不知道你可曾见到过?”

众人目光睽睽,一时都注视到张小凡的身上。张小凡深深呼吸,沉默了片刻,淡淡道:“没有。”

李洵一怔,皱起眉头。

燕虹的眼光在张小凡身上转了转,沉吟道:“怎么,张师兄与‘三尾妖狐’还有那‘六尾魔狐’斗法的时候,他们居然没有用这玄火鉴吗?”

张小凡又是沉默了片刻,道:“昨夜我误打误撞进了那个火龙洞之后,发现那白狐,就是你们说的那六尾魔狐已经身怀重病,奄奄一息了。到后来三尾妖狐进来的时候,可能是与你们四人在外面斗法,也是元气大伤。我没花什么力气,就把他们打,打下去了。”

燕虹与李洵脸上立刻都有了失望神色。燕虹转过头,向李洵看去,李洵淡淡道:“从火龙洞出来之前,我已经仔细找过那附近地方,都没有玄火鉴的踪影,只怕是和他们一起掉到岩浆里面陪葬了。”

燕虹叹息一声,随即道:“算了,李师兄,不管怎么说,我们除去了妖狐余孽,也算对师门有个交代。”

李洵点了点头,随即转过身来,对着张小凡等三人一拱手,道:“既然如此,我与师妹二人还需回焚香谷禀告师门,那就先走一步了。”

张小凡与石头连忙道:“二位请便。”

只有碧瑶却依然脸色沉沉,站在一边,动也不动。

李洵点了点头,对燕虹道:“师妹,我们走吧!”

燕虹微笑点头,但又似突然想起什么,转过头来对张小凡道:“张师兄,最近魔教又蠢蠢欲动,青云门会合其余正道之士,在东海流波山相聚,听说你师父一脉都有前去,你何不前往相会?”

张小凡吃了一惊,随即面有喜色,道:“真的吗?他们都有去流波山啊!那我马上就动身前去。”

燕虹微笑点头,道:“那就好了,我与李师兄回师门一趟之后,说不定也要过去,到时候有缘再见吧!”

说罢,转过身子,与李洵一道走了几步,燕虹忽然又回过头来,却是对着碧瑶微笑道:“碧瑶姑娘,你腰上的那个金铃,真是好看。”

碧瑶脸色一变,她腰间的金铃,自然就是她与张小凡被困在死灵渊下滴血洞中时,得到金铃夫人所留下的“合欢魔铃”。

这一下突然被燕虹说起,几乎是错以为这焚香谷的温柔女弟子已看破了自己的身分。

但燕虹只说了这一句话,却如没事人一般,只是对她笑了笑,便与李洵离开了。

碧瑶皱起眉头,心中惊疑不定,忽有所觉,向旁看去,只见张小凡也向她看了过来。

当下三人也离开了黑石洞外的这片树林,其间经过昨晚那个满月之井,碧瑶记起三尾妖狐曾几次追问张小凡在里面究竟看到了什么,便也问了他几句。张小凡先是一怔,却没有回答,只是摇头而已。

碧瑶心中有气,便不再问他,但心中倒是十分好奇,迳自走了过去。她从那古井上看了下去,只见井里深幽,井水清澈,倒映着自己面容,十分美丽,却没有什么其他的异样,便也不放在心上了。

他们出了林子,回到小池镇上,镇长和其他百姓们早就等着心焦,一见他们身影,立刻就围了上来。

当听到石头大声说这妖孽已除,日后诸位乡亲可以安心生活的时候,众人欢声雷动,个个兴高采烈。

张小凡站在旁边,望着欢喜的人群,心里头却是一阵迷茫,眼前又浮现出那两只妖狐的身影。

适才李洵向他询问玄火鉴的时候,他自然知道他们要找的东西其实就绑在自己的手臂之上,但脑海中不知怎么就想起了那只白狐说的话来。

其实说起来,他与那六尾魔狐相见不过一晚,绝谈不上什么交情,但眼看着三尾妖狐决然自尽,六尾魔狐更是抱着她一起跃入炽热岩浆之中,那惊心动魄的场景到现在依然如在眼前。

他深心处,竟是对那妖狐有了亲近之心,便莫名其妙地向李洵二人推脱不知,瞒了过去。

石头好不容易才从人群之中脱身出来,向他二人使个眼色。张小凡与碧瑶朝他身后看去,只见诸位乡亲父老意犹未尽,各个面带笑容还待围了上来。

石头转身向众人道:“诸位,请听我一言,此间事已了,我等也要继续修行,今日就在此别过。至于说什么银两感谢之物,在下与这两位同伴一并谢过了,但银两乃身外之物,要之无用。诸位请回吧!”

说罢,他快走几步,一拉张小凡,低声道:“快走。”

众百姓只见那三人化做几道电光,呼啸两声便不见身影,唏嘘不已,聚在一起议论了一阵,便渐渐散了去。

但在众人散去之后,在街道拐角处,却有一老一少走了出来,望着他们三人消失的方向,眺望看去,正是算命先生周一仙和他的孙女小环。

周一仙往那方向看了几眼,见左右无人,对小环低声道:“想不到那三尾妖狐虽然有玄火鉴在手,居然还是被这些人给除了。”

小环手里拿着一串新买的冰糖葫芦,津津有味地吃着,口里道:“如果那法宝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厉害,三尾妖狐又怎么会有事?我看那玄火鉴什么的,多半也是徒有虚名而已。”

周一仙皱眉道:“玄火鉴乃是上古神器,不容置疑,我看多半是那三尾妖狐道行不够,不能将玄火鉴威力全部施展开来。再加上昨晚又来了两个焚香谷的厉害人物,她也是劫数难逃啊!”

小环看了他一眼,道:“你说,那玄火鉴被谁得到了?”

周一仙耸了耸肩膀道:“多半便是被焚香谷的那两个弟子收回去了,算了,唉!本来还想进去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的,没想到……”

小环“噗”的一声,吐出了一个冰糖葫芦的核,道:“那我们现在去哪里,爷爷?”

周一仙微一沉吟,道:“我听说最近正魔二道的人物,纷纷都往东海而去,不知道有什么缘故。而且看刚才那三人去的方向,正是东方,不如我们也跟过去看看吧!”

小环呵呵一笑,道:“那我们走吧!反正我们去哪里都是一样。”

※※※

张小凡等人走后,小池镇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那个黑石洞里,自然就再也没有什么妖怪出来为害百姓。但奇怪的是,不久以后,黑石洞外的那个树林之中,莫名其妙地多了许多野兽,其中还有些模样怪异的,小池镇上的百姓以往都未曾见过。

接下来的日子里,有不慎误入树林的人,十个有九个便再也没有出来。不过这些怪兽却有一个特性,那便是不会从那个树林中出来。到后来小池镇的百姓发现了这一点,便再也无人前去那个树林。

年深月久,那处便越来越是荒凉,毫无人烟,更无人记得,在那树林之中,曾经发生了什么事。

小池镇上的百姓在张小凡等人走后,感叹之余,日后便在这镇上东边,一起修了座仙人祠堂,上供着三位神仙:中间一位壮硕高大,如金刚模样,旁边各是一男一女。女的颇为美貌,但那男子却十分古怪,手中拿着一根烧火棍模样的东西。

※※※

其后岁月深远,后人早忘了今日之事,但小池镇上仙人祠堂香火却十分旺盛。虽然有好事者多方考证,却始终猜不出这是天上的哪一路神仙,说他们是小池镇上的土地菩萨,却是不像。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香火太久便有了灵气,据说到这仙人祠堂拜神请愿的,居然十分灵验。名声传开之后,附近十里八乡的人也跑了过来参拜,有保佑发财的,有祈愿为官的,到后来怀孕的妇人乞愿生子,居然也过来参拜石头等人的神像。

不知他们三人若是得知此事,又是何种感想?

※※※

注一:“神魔志异·妖兽篇”──大黑蛭:上古异种,居于阴暗地穴之中。体硕大,高十丈,有触手,长逾数丈,食肉,有近者无不掠之而食,不见骨矣。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