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集 第十章 鬼王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且不说张小凡突然看见碧瑶,心里一惊,场中那一群刚才还大声喧哗的魔教之人,一见碧瑶出面,立刻都安静了下来,似乎对碧瑶十分忌惮的样子。就连看那模样似乎天不怕地不怕的野狗道人,此刻也没了声音。

一时之间,竟是无人敢向她说话。但片刻之後,忽只听有人轻轻咳嗽了两声,然後缓缓道∶「碧瑶小姐,我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张小凡放眼望去,却见说话的那个人,正是与年老大等人站在一起的那个陌生年轻人。此刻看著年老大等人脸上却亦有吃惊表情,似也想不到这个年轻人会突然发话。

年老大眉头紧皱,对那年轻人低声道∶「小周,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

碧瑶向那年轻人看了一眼,也似乎不认识他,向年老大道∶「他是谁?」

年老大连忙露出笑脸道∶「他是我们炼血堂新收的人,姓周名才。」

碧瑶哼了一声,道∶「无妨,你让他说。」

那个名叫小周的年轻人倒并无怯场神色,走了出来,从容道∶「碧瑶小姐,这里谁都知道,奶乃是『鬼王』的独生爱女,故大伙都敬重於奶。而鬼王召我等前来寻找夔牛,大伙自也是义不容辞。只是──」他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缓和的微笑,但口里的话,却渐渐冷了起来∶「只是如今夔牛找寻不到,正道中人却日益增多,听说连青云门七大首座都已经来了两人,我们就更非其敌手。到了这种情况,鬼王宗却依然让我们在这里瞎忙活,却不解释一声,只怕有些教友,便要问上一句,难道鬼王宗竟是欲借正道之手,反过来除去我们吗?」

众人哗然。碧瑶身边数人,更是霍地站起,看那样子,多半便是魔教中鬼王宗的人。只是除了鬼王宗的那几个人,其馀的魔教中人在最初的惊讶之後,却并无一人指责这年轻人,反而是个个向碧瑶处望去,脸上有警惕之色,而四周低低的议论之声,更是纷纷而起。

张小凡不禁有些为碧瑶担心,同时心中暗想,这姓周的年轻人怎麽这般说话,都是魔教中人,而且又有这许多派系,难道鬼王宗平日里便┅┅

他正想著,忽只听场中碧瑶冷冷道∶「你究竟是何人,敢来挑拨离间!」

小周微微一笑,对著这个位高权重的美丽女子,却是无丝毫惧色,淡淡道∶「我只是个无名小辈,因为仰慕圣教才加入,与碧瑶小姐奶相比,更是天差地别。只不过,如今正道之士在一旁虎视耽耽,欲杀我等而後快,而鬼王宗乃是我教中四大派阀之一,此时此地,更是我等领袖,却将我们置於险地而不顾,这只怕说不过去吧?」

这时连张小凡也感觉出来,这个小周虽然说话平和,但句句都针对鬼王宗,挑拨之意再也明显不过,只不知他究竟有何用意。但看年老大等人惊讶神色,却又不似受了炼血堂一系的指使。

这时场中其他的魔教之人神情更是激动,声音也渐渐大了起来,面对著鬼王宗等人,脸上也渐渐露出了敌意。碧瑶微微皱眉,退後一步,转过头和身後之人快速低声交谈了几句。

张小凡远远看去,只见火把燃烧,但并不甚光亮。碧瑶旁边是个高大男子,而在那高大男子的背後,似乎还站著个中年男子,只是所站处甚是阴暗,又被前头高大男子挡住,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碧瑶与那人说了几句,转过头来,踏上一步,冷冷环顾四周。

她美丽容貌,如霜如雪,在燃烧的火把昏黄的光亮中,隐隐有种萧索而凄凉的美。

周围的声音,迅速地低了下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

「诸位──」她的声音回荡在这个山洞之中∶「鬼王宗与诸位一样,都是圣教弟子,也信奉幽明圣母、天煞明王。这等悖逆教义之事,鬼王宗纵然势力再大,也不敢做的,请诸位放心。」

此言一出,在场大多数魔教中人脸色都松了下来。年老大长出了一口气,连忙走上前拉住小周,低声道∶「你说够了没有?」

小周转头向年老大笑了笑,忽地朗声道∶「既然如此,我们也放心些了。只不过,碧瑶小姐,还请奶把夔牛之事解释一下,若实在无法找到夔牛,也好让我等早些离开,不然就是鬼王宗无意害我等,我们却也要死在正道中人手里了!」

碧瑶与其他鬼王宗之人几乎同时向著这个小周盯了过来,但看小周,也不知道自己惹上了多大麻烦似的,依然微笑著站在那里。但身边周围的魔教近数十人,却同时喊了起来。

「说的有理!」

「正是,还请碧瑶小姐给个话吧!」

「┅┅」

待周围的声音渐渐安静了些,碧瑶才从小周身上收回目光,知道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道∶「诸位,其实就算他不说,我们鬼王宗也是要给大家一个交代的。其实这次到东海流波山,是为了┅┅」

「轰隆┅┅」

整个巨大的山洞,忽然间好似震动了一下。张小凡和田灵儿在那洞穴深处,也几乎一个踉跄,场中的魔教之人更是吃惊,当时便有人喊了出来。

「怎麽回事?」

「难道地震了吗?」

不过很快,他们就得到了答案,只听得洞穴外头风声呼啸,如雷震耳,一个雄厚的声音透过这长长洞穴,传了进来∶「魔教贼子,快快出来受死!」

众人相顾失色,张小凡与田灵儿却是对望一眼,脸有喜色,他二人一听之下,便认出那是龙首峰首座苍松道人的声音。

张小凡心中著实佩服,从那洞穴外头到这里,还有极长的一段距离,苍松道人声音清晰无比不说,更把这周围岩壁震得微微共振,这份法力道行,当真是非同小可,自己远远不如。

魔教中人面面相觑,不多时便有人惊道∶「这里如此隐秘,那些正道之人怎麽会找的到?」

此刻那小周忽然大声道∶「碧瑶小姐,此间正是危难关头,诸位道友听得鬼王宗所召来这流波山上,却不料遇此大险,这究竟如何是好?」

众人一听,纷纷道∶「说得有理,碧瑶小姐奶快说句话啊!」

碧瑶深深呼吸,此刻洞穴外头破空锐响不绝於耳,只怕是正道之士得到消息,纷纷往这里赶过来了。碧瑶脸色阴沉,踏前一步,道∶「诸位道友,正道中人洛u|知道我们所在之处,我也搞不清楚。但如今我身为鬼王的唯一女儿,也陷在此处,与诸位同处险境,难道诸位还对鬼王宗有什麽怀疑不成?」

此话一出,大多数人便安静了下来。这时站在碧瑶身边的那个高大男子,走上一步,沉声道∶「诸位,眼前正是危急关头,大伙何不同心协力,共抗强敌?我等合力,杀了出去,也未必便输於外边那些正道的伪君子!」

众人纷纷点头,其实此时此刻,也并无其他方法,这山洞虽大,却是一条死路,并无其他出口,当下各魔教众人整理妥当,呼啸壮胆,蜂拥而出。

不多时,外边便响起了法宝碰撞、众人咒骂咆哮之声,而原本还挤的满满当当的山洞之中,却只剩下了鬼王宗的碧瑶和那个站在阴影中看不清面容的人而已。

张小凡心里一边高兴,一边却又有些不由自主地为碧瑶担心,虽然明知她乃是魔教妖女,与自己绝非同路之人,但这一路上几次经历生死,实是对这有些刁蛮的女子产生不一样的感觉。

碧瑶紧皱眉头,正欲回头与那阴影中人说话,忽然眼角一瞄,却见场下竟然还孤零零站著一人,没有随众人一起前去抗敌,正是小周,也不知他究竟是什麽时候留下来的。

这小周几次三番挑拨众人敌视鬼王宗,碧瑶对他哪有好感,脸色立刻就阴沉下来,冷笑道∶「你不去帮助各位道友,留在这里,意欲何为?」

小周却依然脸色和缓,根本看不出正道之士大兵压境的惊惶,微笑道∶「我是想在这里看一看,鬼王宗的人,是不是真的与我们这些无权无势的小卒子共进退,还是乾脆就把我们当做了炮灰?」

碧瑶脸色一冷,正欲反驳,忽听身後那站在阴影中的男子道∶「你不是我圣教门下之人,究竟是何身分?」

碧瑶大吃一惊,但那叫小周的男子,身子却也是震了一震,目光向那阴影处望去,眼中射出警惕之色,沉声道∶「这位是谁,怎可如此胡说?我乃是圣教炼血堂一系弟子,难道只因为我仗义执言,你们便要污蔑於我吗?」

张小凡与田灵儿也是吃了一惊,不料事情竟有如此变化。但张小凡心里却更多了一层疑惑,便是那个看不清容貌之人,声音听起来竟有几分熟悉,只不知道在哪里听过。

只听那站在阴影中的男子淡淡道∶「炼血堂一脉在八百年前自然是领袖圣教,不可一世,但如今早已式微。以你的资质修行,年老大尚不如你,又怎能收你做普通弟子?若他真有这份本事,炼血堂早就翻身了。」

小周哼了一声,道∶「你又不曾见我动手,又怎麽知道我道行深浅?」

那人似乎笑了笑,道∶「看你道行深浅,又何必见你施法?刚才那苍松老道以『太极玄清道』逼音入石,震动山脉,意在立威,道行稍差者便心魄震动,立足不稳,年老大尚且不免,你却恍若无事,这道行高下,一看便知,又有何难?」

小周脸上变色,向那阴影中人看了半晌,道∶「想不到魔教之中,果然藏龙卧虎。阁下究竟是谁?」

碧瑶一声轻叱,人飞起半空,怒道∶「受死吧!」

突然之间,这原本阴暗的山洞里,白光闪过,幽香阵阵,碧瑶身前白花飞舞,如霜似雪,盘旋不尽。只是这白光再亮,却似乎也照不进那男子的阴影,众人依然看不清他的面容。

小周不敢怠慢,後退一步,伸手凌空一抓,只听著「嘶嘶嘶┅┅」声不绝於耳,他竟是从凭空处,生生抓了一把明亮晃眼的仙剑出来。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亮如秋水的剑身之上,赫然有七颗亮星,雕琢其上。

「咦?」那阴影中的男子忽然低声说了一句∶「『七星剑』!」

说时迟,那时快,碧瑶已然和小周斗在一起,二人飞至半空,只见花来剑往,这偌大空间,被他二人这麽一斗,竟是显得小了许多。

张小凡在一边听著,便明白这小周多半也是正道中人,心里便有些为他担心,但看二人斗法,看著看著,目光却又老是瞄到碧瑶身上。他心里著实矛盾,只盼望著二人不分胜负,快快结束,碧瑶也赶快遁走就是。

只是此刻田灵儿在他身边,却忽然悄声道∶「那个小周,只怕多半是我们青云门下弟子。」

张小凡吃了一惊,道∶「怎麽,奶认得他?」

田灵儿摇了摇头,往场中看了一眼,轻声道∶「我记得以前听娘说过,这七星剑乃是长门通天峰一脉的有名神剑,当年道玄师伯也用过的。後来听说是传给了┅┅」

话音未落,忽只听场内碧瑶娇喝一声,伤心花四散而开,转眼间风声呼啸,整个山洞里满是耀眼白花,如一面锋利光墙,排山倒海一般推了过来。

张小凡几次见过碧瑶施展这一法术,深知其威力不可小觑,心里正自为那小周担忧。

不料只见小周皱起眉头,身子凌空後退一丈,右手连握法诀,左手握右手腕,似握千钧,如摹狂草,手指在空中竟有破空锐啸,转眼间便在身前生生画出一个太极图出来。

张小凡与田灵儿一看,再无疑问,便知这小周的确是青云门中弟子,刚才这道法,一看便知乃是青云门的太极玄清道!

刹那间,七星剑倒转而上,光芒大盛,伫立於太极图正中,「铮铮铮铮」震动锐响不止,片刻之後,七星剑飞驰电掣而出,剑刃周围,更有太极光轮闪动流转,威力赫赫,竟是势不可挡。

未几,只见这两件法宝,在半空之中,轰然对撞!

「轰隆隆┅┅」

巨响过处,两件法宝碰撞而迸发出的光晕迅速向外冲去,整个石洞轰鸣不止,上方岩壁更是受不住巨力撞击,大小石块,纷纷落下。

张小凡与田灵儿也觉得周围震动,几乎立足不稳,心中更是惊佩,这小周在太极玄清道上的修行,只怕比他见过的所有青云门年轻一代弟子,还要强上几分。

场中碧瑶的白色花墙光芒褪去,消失不见,但见她脸色微白,显然吃了小亏。张小凡与她也算相处一段时日,心中便叫糟糕,料想她必定不肯善罢甘休。果然,只见碧瑶怒色一闪而过,伤心花一闪而收,手却是伸到腰间,握住了那个清脆漂亮、金色的小铃铛。

小周眉头一皱,凝神戒备。眼前这女子年纪轻轻,但道行之高已然出乎他意料之外,刚才他一出手便用上九成法力,却也只能小挫於她,但看她模样,竟似有更强法宝。而他最忌惮的,却依然是默默站在那阴影中的男子,实在高深莫测,那才是心腹大患。

只听著清脆铃铛声音,「叮叮当当」响了起来,在这杀气腾腾的山洞所在,却是十分的不协调。碧瑶轻立半空,双手轻拂,一个金色小铃铛缓缓飘在她的身前,清脆作响。

从张小凡这里看去,只见半空中那美丽女子,双手柔若无骨,轻轻舞动,金色铃铛在她双手之间,缓缓开始旋转,不时发出清脆之声。

「叮当」,「叮当」,「叮当」┅┅

小周忽然一震,惊觉自己竟已出神,几忘却自己正在生死关头,若不是这些年来道心坚定,便已丧去心神。这小小铃铛,竟似有勾人心魄之能。

他只在这片刻犹豫之间,脑海之中竟又是一阵发闷,不由得大惊,再不敢凝听下去,大喝一声∶「妖孽受死!」

这大喝之声,震动四壁,强把那「叮当」声压下片刻,七星剑如电如光,轰然射至!

碧瑶脸色微白,看去似乎也有些吃力。但见七星剑迅速射至,亦不稍退,右手玉指一挑,向外弹去,「合欢铃」便迎上前去,「叮」的一声,与七星剑在半空撞到一起。

小周身子一震,只觉得那魔音如穿耳蚀骨一般,竟由那七星剑上凌空而至,片刻间整个身子都抖了起来。

张小凡与田灵儿大惊,正要出去救援,忽见小周脸色突然平缓,大喝一声,七星剑光芒复盛,竟是反攻回去。反观碧瑶,却是脸色苍白之极,目光竟也有些呆滞,彷佛突然丧了心神,似乎无力阻挡,眼看就要死在七星剑下。

张小凡心头一震,片刻间脑海里一片空白,再也不管许多,跳了出来,失声道∶「不要┅┅」

他话声未落,半空中却有阴影掠过,紫气寒芒一闪而收。

「砰」的一声,小周整个人竟是被打了回来,轰然倒地,嘴角立刻流出殷红的鲜血,而七星剑更是倒飞而出,「铮」的一声,被巨力生生插入了坚硬的岩壁之中。

张小凡与田灵儿大惊失色,跳到小周身前。田灵儿就要驱起琥珀朱绫,不料小周强压剧痛,一把拉住他们二人,嘶声道∶「不、不可,张师弟,田师妹,那人、那人道行太高,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张小凡一怔,旁边的田灵儿已经忍不住问道∶「你怎麽知道我们二人的名字?」

小周欲言又止,向前望去,二人感觉到了什麽,一起转头,朝碧瑶看去。

只见半空中,一个中年男子背对著张小凡等人,扶著碧瑶一起落了下来,平和地道∶「瑶儿,这合欢铃乃是金铃夫人遗下的神器,奶道行不够,妄自使用,极易为它反噬,日後不可轻用!」

碧瑶此时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低声道∶「是,爹。」

张小凡等三人一下子都怔住了,小周此刻看来也好了些,盯著那人背影,沉声道∶「莫非你就是当今魔教四大宗主之一的鬼王吗?」

那中年人淡淡一笑,转过身来,张小凡等人也看清了他的脸容。但见他细眉方脸,眉目儒雅,与刚才那些凶狠粗豪的魔教中人大不相同。但张小凡却更是吃惊,愕然道∶「是你?」

这个中年文士模样的鬼王,竟就是当日在空桑山山下,茶摊之内告诉他烧火棍秘密者──万人往。

已经是本卷最后一篇文章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