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集 第九章 绝境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红色光幕顿时一阵颤抖,半空中的鬼王和魔教其他黑衣人,包括被困的奇兽夔牛,几乎同时转过头望来。

红光闪过,田灵儿吃了一惊,却见那暗红色的铁锥周围红光乱颤,但其本身却在红光保护之下,纹丝不动。

片刻间周围之人都已经反应了过来,魔教中黑衣人纷纷冲来,田灵儿脸色煞白,微微喘息,正焦急时刻,忽然眼前一亮,双手一挥,琥珀朱绫赫然钻入地下。

半空之中,鬼王脸色登时大变,一跺脚怒道∶「小丫头不知死活,坏我大事!」

只见他身影一闪再闪,迅猛无匹地扑了下来,但也就在这个时候,远方尖锐啸声此起彼伏,刹那间无数光芒亮起,竟是正道众人与魔教的大队人马都到了此处,杀杀停停,最激烈的便是苍松道人对百毒子、田不易对端木老祖,而苏茹此刻却以一敌二,挡住了受伤的吸血老妖和当日死灵渊下的那个年轻高手林锋。

至於其他的人,诸如天音寺的僧人和焚香谷门下,包括了大力尊者师徒,也都来到了这里。

这许多人来到此处,突然望见竟有如此巨大的一片光墙在这海滩之上,其中还困著一只奇形怪状的巨大奇兽,一时手中都缓了下来,百毒子与端木老祖同时跃开,舍了苍松道人和田不易。

苍松道人和田不易此刻也无心恋战,任由他们而去,尤其是田不易,远远望去,似乎竟是自己女儿被魔教中人重重围困,忍不住脸上变色,便要做势向那里扑去。

百毒子与端木老祖站在一起,首先向青龙那个战团看去,看到青龙以一敌三依然游刃有馀,脸色变了变,哼了一声,随即向天空望去,此刻只见鬼王扑下,但那只古鼎却依然在空中缓缓转动,红光四射。

百毒子眉头忽然一皱,沉声道∶「『伏龙鼎』!」

端木老祖站在旁边吃了一惊,连忙向天空中望去,立刻也呆了一下。

他二人都是魔教中资历极深之人,见识眼光远非一般魔教徒众可以相比,那只古鼎远远望去,形状古拙,鼎畔双环上刻有龙首浮雕,再加上眼前这个神秘法阵,极像魔教传说中的「困龙阙」。

而这种神秘的困龙阙法阵,向来是要有伏龙鼎才能施法,以伏龙鼎灵力为媒,方能激发天地肃杀之气,任你有再高道行,也要被困其中,不得而出。

说起来,也除非是这种绝世奇宝,否则鬼王他们想要困住夔牛这种亘古奇兽,也是难以做到。

回到场中,这时其他动手的人几乎都已经暂时停手,注意力都被这里吸引了过来。

鬼王正迅疾地从半空中扑下,而田不易关心爱女,虽身在远处,依然驭剑冲来,而在近处,张小凡却因为最早跟来,此刻是离田灵儿最近的人,但旁边却已经有数个黑衣魔教中人也扑了过来。

情势一触即发,而关键处,尽在田灵儿身上。

张小凡眼看黑衣人堪堪将到,心中大急,用力一跃,飞近田灵儿身後,人在半空中时烧火棍已然青光大盛,在黑衣人之前扫下一片光墙。

那些黑衣人纷纷怪叫,刹那间数道法宝便打了过来,张小凡身子大震,但终究是把这些人给挡了一挡。

也就在这个电光火石时刻,田灵儿一声欢呼,但见琥珀朱绫从地下钻出,生生把一枚铁锥顶了出来。

顿时,红光剧烈晃动,整个困龙阙法阵电芒乱闪,阵脚大乱,特别是在田灵儿面前处,片刻间赫然破开了一人多高的空洞。

红色光幕之内,奇兽夔牛一声长啸,声动四野,单足发力,向著这里冲了过来。

田灵儿面带欢喜,刚要招回法宝琥珀朱绫,突然间只听得张小凡在背後失声叫道∶「师姐,小心!」

她吓了一跳,猛然抬头,赫然见那只巨大的奇兽已然冲到面前,轰隆一声巨响,那庞大的身躯重重撞在光幕之上。

这时困龙阙法阵已乱,被这巨力一撞,原本一人多高的空洞顿时扩散开去,一下子大了数倍,几乎就能让夔牛出来。而同时红光乱颤,波动四射,竟把正扑下的鬼王身形,向旁边挡了出去。

此刻夔牛圆睁著一双巨目,凶光四射,也根本不管是田灵儿才动摇了这奇异法阵,一声「犴嗷」大吼,巨头摆动,竟向著田灵儿咬来。

田灵儿大惊失色,只见一张血盆大口冲著自己而来,腥味扑鼻,一时吓得呆了,竟是一动不动。

这时眼看夔牛突围在即,以它刚才被困在困龙阙中却仍然震死了十数人的威势,所有的黑衣人不约而同都向後退去,只有张小凡惊骇之下,却依然咬牙冲去,烧火棍青光闪闪,打向夔牛头部。

远处,青龙震开了宋大仁的十虎仙剑,无意中向张小凡处望了一眼,正好看见那烧火棍向夔牛冲去,忽然间身子一震,几乎失神,竟是失声叫了出来∶「这┅┅」

场中,那夔牛不愧是亘古奇兽,感觉到法宝打来,巨首一摆,竟是直接以头撞上烧火棍。「轰」的一声,烧火棍倒飞了回来,张小凡身子大震,只觉得一股大力几乎是铺天盖地一般涌了过来,登登登连退了几步。

被张小凡这一阻,田灵儿已然回过神来,脸色苍白,就要後退。不料那夔牛今晚被这些人类摆了一道,也不知它活了几千年,但想必从未有过如此遭遇,正是盛怒之极,根本不管面前之人是谁,要先杀了愤再说。

只见田灵儿不过才後退半步,堪堪招回琥珀朱绫正想飞起,那张可怕的血盆大口又一次当头咬下。

远处众人一阵惊叫,面色苍白的苏茹与齐昊一起冲出,最先的田不易更是如电飞驰,无奈相隔太远,眼看就差了数丈之远,难以施救。

但田灵儿毕竟不是等闲之辈,也不甘束手就死,情急之下,双手连连挥动,琥珀朱绫如红龙行天,在她头顶挡住,只望能将这巨兽挡上一挡,便能有空隙逃出。而与她站在最近的张小凡也再次纵身扑来。

不知是不是琥珀朱绫的红光与刚才困龙阙的红光有些相似,夔牛眼中狂怒之色更重,「犴嗷犴嗷┅┅」大吼声中,简直如同泰山压顶一般咬了下来。

一经接触,高下立判,琥珀朱绫被夔牛那巨口直压了下来,田灵儿脸色煞白,双膝一软,生生被巨力压的坐到了地上,尘土飞扬,这时她眼角却望见张小凡已到跟前,急道∶「小凡,你快走!」

张小凡何尝不知这奇兽太过强横,与之为敌有死无生,不料在这天地变色、风云变幻的那一刻,在那凶恶巨兽之前,那一个身影这般脆弱的女子,却对他焦急的呼喊。

你快走┅┅

风,吹在了脸上,

彷佛深心处里,有什麽东西澎湃而激动!

那从小熟悉的身影容颜,就在你的身前,过往岁月中镂刻心间的时光,在那一刻翻涌不息。

是什麽让你痴狂,是什麽让你痛楚?

想起了滴血洞中那个伤心的骷髅?

想起了火龙洞下一起跃入岩浆的妖狐?

他深深呼吸,深深喘气。

天地世间,一片安静。

握紧了烧火棍,咬紧了牙关,那一个少年身影,冲了上去。

就这麽冲了上去,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闯近了巨兽与田灵儿之间,张开双手,大声吼叫,如赴死的战士,如悲哀的英雄,与烧火棍幻化一体,彷佛八百年时光,又再重现!

心碎是为了谁?

疯狂是为了谁?

夔牛狂怒的嘶吼声中,他也在大声吼叫,烧火棍燃烧起从未出现的盛光,彷佛是以生命为柴的火焰,熊熊焚烧!

轰隆┅┅

天际,有惊雷响过,震动苍穹!

张小凡双膝一软,七窍都流出了殷红的血来,悄悄滑落,滴在烧火棍上。

惊呆的田灵儿忽然身子一轻,整个人向後飞去,却是田不易终於赶到,将她拉出,待田不易急切回头,赫然只见,张小凡已被夔牛压在了身下。

夔牛向天嘶吼一声,巨大身躯腾空而起,巨大单足直向张小凡踩去,这威势之大,在场众人无不心惊,连田不易也脸上失色。

张小凡重重喘息著,全身的骨骼彷佛都要碎裂一般,慢慢抬头,满目之中,都是天空中那片压下来的黑暗!

当!

不知道,是谁失手掉落了手中的兵器?

又是谁,在黑暗中绝望惊呼?

一道金色的、庄严的光芒,悄悄迸发,伴随著一道青色的光芒。

握在少年手中的烧火棍上,无数细微的血脉一般的红色血丝,突然一起发亮,阴影之下,彷佛燃烧生命一般的鲜血流淌著!

金青交织的光芒,赫然从烧火棍绽放,映亮了他的脸庞,缓缓在他身前,就在烧火棍顶端那颗青色的噬血珠上,现出了一个佛家真言。

「」!

随即,彷佛就像与这个真言共生一般,在「」字的底盘,隐约又出现了一个青光闪烁的太极图案。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除了夔牛!

那狂怒的巨兽,已然势不可挡地踩下,逃避不了的少年,面临死亡的少年,伸出双手,向上抵挡。

时光,彷佛停了片刻。

天地萧萧,黑云又复沉沉。

有冷风,轻吹过。

有落叶,纷纷落。

半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急扑下来,迅如闪电,正是鬼王。只见他转眼冲到地上,抢过被田灵儿逼出了红色铁锥,立刻向沙滩中插下,同时右手立刻伸出,在左手手腕生生一划,立刻有鲜血激射而出,喷射在铁锥之上。

瞬间,红芒闪动,暗红色的神秘铁锥之上,红光四射,眨眼间便已在夔牛落下之前,在张小凡身前和周围光幕连成一体,困龙阙法阵重新催动。

半空之中,伏龙鼎光芒大盛,照亮了半个天际。

轰隆!

巨响声中,夔牛撞到了红色光幕之上,鬼王身体大震,退後了数步,但夔牛却也被红色光幕反震了回去,登时狂怒不已地再次冲来,但在阵阵巨响声中,终於再也无力脱出。

鬼王缓缓的松了口气,慢慢放松了身子,转过身来,只见身後那个少年依然保持著抵挡的状态,但烧火棍的光芒,渐渐消退,只不过看他面容,鲜血流淌,带著一丝苍凉。

鬼王凝视著他,张小凡微微张嘴,也望著他,场中,忽然一片安静。

「大梵般若!这是大梵般若!」

忽然,背後远处,天音寺僧人纷纷越众而出,包括法善在内的众僧人无不惊骇莫名,指著张小凡喝问∶「你怎麽会修炼我们天音寺的大梵般若真法?」

只有那个法相,默默地站在激动的众人背後,一言不发地凝望著前方张小凡处,眼中彷佛有道光芒闪动。

张小凡慢慢的、慢慢的转过身来,彷佛每移动一下,都让他费尽了全身力气,直到,他面对了所有人。

田不易面色铁青,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握著赤焰仙剑的手上青筋暴起,所有的青云门弟子,都彷佛第一次看到怪物一般,惊愕地望著这个人,这个遍体鳞伤的少年。

背後,彷佛传来一声鬼王深深的叹息。

田灵儿脸色苍白之极,走上前几步,忽然又停了下来,在她与张小凡之间这段短短的距离,突然间竟是这般遥远而不可跨越!

「小凡──」她低低地,彷佛带著连她自己都已经不再相信的声音∶「这些大师,说的是真的吗?」

张小凡的嘴唇,开始颤抖,彷佛最深的恐惧,从深心一点一点的泛起,他望过田灵儿,望向师父,望向远处所有的同门,所有人的脸色,都那样的陌生。

他忽然想大声呼喊,可是张大了口,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晚风,吹动了他的衣衫,轻轻飘动。

「不错,就是噬血珠,不会错的!」

忽然,彷佛恶梦还没有醒来,又一声惊讶的呼喊,再一次的响起,青龙站在旁边,面容尽是惊愕之色。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无论是魔教中人还是正道,尽皆变色。

「他手中法宝的顶端那颗圆形之珠,血丝绕体,刚才对夔牛又有吸噬之能,一定就是八百年前黑心老人的噬血珠!」

众皆哗然,个个面带惊骇神色,只有张小凡,什麽都听不到了,一点都听不到了,感觉中,周围所有的人,都这麽大声吵闹著,无数人向他喝问著,可是他什麽都听不见了!

他慢慢的转过身子,鬼王不知什麽时候,已经消失在身後了,在他前方,只有被困在困龙阙法阵中的奇兽夔牛,团团乱转,但最终还是认命一般,站立不动,向天空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嘶吼!

那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夜空中,分外凄凉。

张小凡缓缓抬头,仰首望天。

那一片冷冷的夜色啊!黑暗而漫无边际,彷佛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忽然笑了,绝望的笑著,无声的笑著,身体晃动,直直的倒下,重重的摔在地上。

眼前,一片漆黑,彷佛那片无尽的黑暗夜空,无边无际地向他压来!

然後,他昏过去了。

  • 瑶瑶:

    小凡,碧瑶

    回复
  • miming:

    回复
  • 守着温柔不撒手:

    张小凡对田灵儿多好呀!连命都拼上了,田灵儿却不好好珍惜,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也许你们会说:以后会有碧瑶和陆雪琪。可我想的是:心中想要的,只是心上人!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