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集 第四章 赤焰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吸血老妖哼了一声,却无丝毫惧怕,枯槁的脸上浮起凶戾之色,道∶「当年你们这些正道之人,不过就仗著人多势众,难道我还当真怕了你吗?」

说著,双手一振,身前那个闪烁著红光的骷髅头「呜」的一声划过半空,围绕著他的身子急速飞舞,而他的眼睛里,亦开始渐渐发红。

田不易深深吸气,凝神戒备。百年之前,他已是青云门下出色的一人,当年追杀魔教馀孽,他也是主力之一,也曾和吸血老妖交过手,知道此人不可小视,吸血大法更是非同小可。

这时,满天的乌云又是渐渐聚拢,刚才被田不易石破天惊的一剑所撕碎的痕迹已是消失不见,夜色又深沉下来。

隐约中,远方传来的大海波涛之声,夹杂在凛冽巨大的风声里,渐渐汹涌。那若隐若现,彷佛隐匿在深海之中的长啸,在夜色中,苍穹下,轻轻飘荡。

张小凡悠悠醒来,只觉得胸口烦闷,很是难受,此刻忽听到有人「咦」了一声,一只白皙的玉手伸了过来,在他胸口轻轻推拿了几下。

片刻之後,原本郁积在胸间的气血,彷佛通畅开去,连他的精神,也顿时好了不少。

张小凡抬头一看,见是师娘苏茹,正扶著自己,微笑不语。

他脸上一红,低声道∶「谢谢师娘。」

苏茹柔声道∶「你没事吧?」

张小凡点了点头,道∶「现在就是有些疲惫,其他没什麽了?」

苏茹微笑点头,忽地轻声笑道∶「那就好了,现在看你师父为你出气!」

张小凡吓了一跳,顺著苏茹目光看去,一时为之震动。

黑暗的苍穹之下,低沉的黑云之间,赫然竟有炽热而闪耀的光团,映亮了半个天际,连乌云的边缘,也彷佛镶上了光边。

田不易如上古的火神,傲立在云端,将那「赤焰」幻化燃烧的火焰,化做满天飞舞的火龙,撕开乌云,冲上九天。

而吸血老妖,竟已是不见踪影,却见在云边天上,赫然有巨大骷髅,嘶吼狂啸。风云变化,有幽厉血光,冲天而起,与那火龙厮斗不止。

满天黑云,此刻都已沸腾不止,翻滚咆哮,从地上望去,那两人有如九天神魔,愤怒决杀。

张小凡只看得心动神驰,对师父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只见火龙狂啸,声动四野,出没云间,真个有惊天动地之威,倒和前些日子在黑石洞下,三尾妖狐用玄火鉴召出的火龙有些相似,但威势却大得多了。

想到这里,他身子忽地一震,只觉得从自己右手臂上的玄火鉴处,忽然有一阵热气腾起,像是受了什麽刺激一般,走遍全身。

正在他身边的苏茹忽有所感,转过头来,看了看他,眼中有关切之色,问道∶「小凡,你身体怎麽突然这麽热,不会是伤後发热吧?」

张小凡吃了一惊,不想师娘感觉如此敏锐,一时不知道说什麽好,只得呐呐的道∶「没、没什麽┅┅」

苏茹皱眉,正想细问,忽然感觉到什麽,转过头向後看去。只听得森林中脚步阵阵,不过片刻,从各个角落竟是走出了百馀人来,都是正道中人。天音寺的法相、法善,焚香谷的李洵、燕虹都在其中,而走在最前面的,便是苍松道人。

苏茹站起身来,笑了笑道∶「苍松师兄,你们也来了。」

苍松微微点头,淡淡道∶「田师弟在这里大展神威,惊天动地,我们也不是瞎子聋子,就过来看一看了。」

苏茹眉头微皱,觉得他话中隐隐有刺,但还不等她说些什麽,跟在後面的大竹峰弟子,却已看到了张小凡身上血迹斑斑,脸色憔悴地坐在地上。

田灵儿失声惊呼,跑了上来,宋大仁、杜必书、何大智脸上也有焦急之色,跟在她的後面。不料他们才跑了几步,忽只觉得白影一闪,竟是有个身影比他们更快地冲了上去,仔细一看,却是林惊羽。

只见林惊羽闪身到张小凡身边,蹲了下来,伸手抓住他的胳膊,面色微微苍白,道∶「小凡,你没事吧?」

张小凡感觉到他眼里的担忧,心中一暖,点头微笑道∶「我没事了,无妨。」

林惊羽上下看了看他,又瞧了他胸口伤处一眼,这才放了心,长出了一口气,道∶「是谁伤了你的?」

张小凡向上一指,道∶「就是那个妖人,听我师父刚才叫他,好像是什麽『吸血老妖』?」

林惊羽身子一震,看来他倒知道这个魔头,讶道∶「这老家伙居然也出世了?」说罢,抬头向上望去。

这时田灵儿等人也来到张小凡的身边,问长问短。张小凡看著田灵儿关切的目光,却低下头去,低声地回答著师兄们的问题,表示自己已经没有大碍了。

这时天空中激斗正酣,林惊羽站在张小凡身边,抬头看了一会,忽然道∶「小凡,想不到你师父平时看起来不怎样,但道法居然如此之高!」

田灵儿一听,心中有气,自从当年她在家门口败给了林惊羽,心里便看这小子很不顺眼,当下哼了一声,道∶「我爹道法精深,哪里是你这个龙首峰的小子能看得出来的?」

林惊羽眉头一皱,转头看来,却见田灵儿目光逼视,毫不示弱,不由得怔了一下,然後忽然一笑,道∶「田师妹,奶说的是。」

田灵儿反而窒了一下,没料到这个当年趾高气扬的少年,如今修养突然变得好了,但看林惊羽面带微笑,却是往另一处看去。她顺著林惊羽的目光,却见他正和站在远处苍松道人身旁的齐昊相望,相视微笑。

田灵儿何等聪明,转眼便想到,林惊羽必定是因为一向尊重师兄齐昊,所以才不好意思和自己争辩。虽然她自己心里也没什麽不好意思的,但此刻目光与齐昊相接,仍是止不住的心中一甜。

站在一旁的苏茹眉头轻皱,刚才这几个小辈的话她都听在耳中了,说者无意,听者却是有心,片刻之後,她悄悄向苍松道人看去,只见苍松道人仰首观望,面无表情,但眼神炯炯,目光闪烁,一直盯著田不易的身影,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麽?

这时,只听著狂风呼啸,天空中火焰四射,血光冲天,显然那二人斗法已到了最要紧的时刻,苍松道人忽地冷冷道∶「想不到这吸血老妖居然如此胆大,敢来此处挑衅。齐昊!」

齐昊就站在他的身边,踏上一步,道∶「师父,有什麽吩咐?」

苍松道人向天空中望了一眼,道∶「你田师伯胜算已定,那老魔头撑不了多久了,你带人在四周布置一下,这一次绝不能让这妖孽跑了。」

齐昊应了一声,伸手招了招,把林惊羽也叫了回来,然後转身知会其他几大门派如法相、李洵等人,正自商量。

苏茹缓缓走到苍松道人身边,微笑道∶「苍松师兄,你怎麽看出不易要胜了?」

苍松道人看了苏茹一眼,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苏师妹,奶又要开我这个不成器的师兄玩笑了吗?」

苏茹摇头笑道∶「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在您头上开玩笑了,我可是诚心请教的!」

苍松道人笑了笑,道∶「苏师妹奶向来聪慧,资质远胜我这个不成器的师兄,何必太谦。吸血老妖虽然道行不低,又有『血骷髅』在身,看起来血光冲天,凶悍无匹。但我观其声势虽凶,本尊法宝所在右上三分处,血色红光却似不纯,血骷髅似有小小破损。这在平日自然不算什麽,以这妖孽的道行,回去稍加炼化,自然无事,但如今在田师弟面前,却是他最大的破绽。」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眼中深处彷佛有一道寒芒闪过,但声音还是依然平和,道∶「反看田师弟,从容不迫,以青云法诀驾驭赤焰神剑,竟已可化出『赤火真龙』,血骷髅红光虽盛,但与赤火真龙一触即退,已非其敌。而且田师弟目光敏锐,招招直攻血骷髅右上三分处,吸血老妖看似嚣张,其实已是左支右绌,必败无疑。不知道苏师妹看来,我说的可有错吗?」

苏茹微笑道∶「师兄慧眼,我也是听你说了,才知道的。」

苍松道人淡淡一笑,转过头去,仰首眺望,忽然压低了声音,但语调平和,缓缓道∶「苏师妹。」

苏茹道∶「什麽,苍松师兄?」

苍松道人目光依然放在半空中激烈斗法的两人身上,口中却分明而清晰地道∶「田师弟自从百年前一举突破太极玄清道『上清』境界,这些年来,看来道法上又是突飞猛进吧!」

苏茹心头一震,但脸上没有表露出来,微笑道∶「苍松师兄你太过奖了,不易他哪有掌门师兄和你的大才┅┅」

苍松道人缓缓摇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道∶「百年前我们正道一举击溃魔教,我和田师弟、风回峰的曾师弟、朝阳峰的商师弟,以及长门的万┅┅」

苏茹忽然低声喊了一声∶「苍松师兄。」

苍松道人一震,似是想到了什麽,点了点头,又道∶「┅┅我们几人追杀魔教中的几个魔头,深入蛮荒,便在那时,田师弟已突破到了上清境。万师┅┅那个人,便对我们说道,田师弟看似驽钝,但内里聪慧,尤其心志坚毅不拔,更是难得,将来於道法修行之上,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道∶「苏师妹,那个人,奶也是认识的,他所说的话,他的目光见识,想必奶也不会有疑问吧!」

苏茹淡淡一笑,却没有言语,只转过头去,仰望天空。

吸血老妖人在半空,厉啸连连,模样凶狠之极,但心里却是越来越惊。百年前他也曾与田不易交过手,那时此人虽然道行已然不低,但自己凭这吸血大法,仍然有把握胜之。

不料百年之後,再度交手,此人道行竟然突飞猛进,由那赤焰仙剑上化出的火龙,次次都与他以吸血大法催持血骷髅所发出的「幽厉血芒」硬撼,非但不落下风,更有渐渐压倒之势。

最令人头疼的还不止这些,刚才他与张小凡斗法时候,看他是个青云小辈,一时大意,「五鬼御灵」法阵却被他莫名其妙地破去了一只命鬼。

其实这也难怪吸血老妖想不通,他的血骷髅本是鬼厉之物,若是遇上了正道传说中的一些无上神兵,比如陆雪琪的「天琊神剑」,自然会有些生克,以他的道行见识,自然也会加倍小心。

只是张小凡这小子的法宝烧火棍,却实在太过古怪,从头到脚没有一丝一毫的神兵气息,真说起来,因为煞气极重,倒是比较像吸血老妖的邪门法宝,吸血老妖看了之後,便不放在心上。

不料张小凡手中的烧火棍,「噬血珠」吸噬活物精血,对吸血老妖的鬼物无可奈何,但另外的一半──「摄魂」,却是传说中焚炼阴灵厉魄数千载而成的无上邪物,正是世间幽魂鬼厉之物的老祖宗。适才激斗中被张小凡以本身精血催动,插入命鬼之体,登时就把命鬼化了个乾乾净净,比什麽正道神兵都要乾脆无比。

换了平时,吸血老妖顶多也就是吃惊一下,因为张小凡毕竟道法修行与他相差甚远,适才吸血老妖一驭起看家本事,张小凡便是不敌。但等他对上了道行非但不低於他,更似隐隐有胜过之势的田不易,这小小的隐患便显露出来了。

五鬼御灵法阵和吸血大法,都是用血骷髅所催动,命鬼突然被破去一只,血骷髅之上登时也受了细微破损,而此刻,却已成了吸血老妖最大的危险。

田不易身居青云门大竹峰首座近百年,非但道行远胜张小凡,见识眼光、斗法经验更是胜他百倍,两人交手不过数个回合,便看出吸血老妖的血骷髅上有一处居然光色不纯,立时便全力向此处攻去,刚开始还没什麽,但时间一久,吸血老妖便觉得吃力无比。

只见天空中火龙嘶吼,张牙舞爪,吸血老妖化身的巨大骷髅,渐渐光色黯淡,反观这火焰炽热,几乎把整个夜空都染做了赤色。

吸血老妖心中叫苦,暗恨自己过於托大,以为这百年来自己苦心修炼,除了正道中那几个顶尖之人,便不惧怕其馀。这次前来,他其实也是暗中询问过,知道了那几个自己深深忌惮的人都未前来,这才放心,不料如今事过百年,这田不易道行进境竟是如此之快。

他正焦急处,目光无意中向下一望,登时又吃了一惊。只见地面上人影晃动,怕不有数十人以上,看那服饰样子,多半都是正道中人,其中更有几个面熟之人,尤其是站在最前头的苍松道人,当年也是追杀他的青云诸人之一。

吸血老妖这一下更是心寒,立刻便有去意。

便在他心神一闪之时,突然间前头火龙狂啸,声若惊雷,吸血老妖大吃一惊,抬头看去,骇然变色。只见半空中火龙突然火光大盛,片刻之後却不攻来,反而如长鲸吸水一般缩回到田不易手中,再度化做赤焰仙剑,而那残馀的火光,竟未稍退,直照亮了整个苍穹。

田不易面如严霜,神色肃然,赤焰横在胸前,左手握住法诀,脚踏七星,在半空中连行七步,赤焰仙剑霍然刺天,口中诵诀∶「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地面之上,尤其是青云门中,一片哗然。在场众人,尤其是大竹峰弟子,更是一个个神情激动无比,就连旁边的苍松道人,脸色也微微苍白。

原本低沉的乌云顿时翻涌,如开了锅的沸水,天地间风声萧萧,片刻後更是从那黑云深处,传来隆隆雷声,几乎就在那两个人的身边,炸响开来。

刹那间,天动地摇!

整个流波山彷佛也震动不已,而在这座海岛的周围,原本平静的海水,也不可思议地沸腾起来。

一道彷佛来自远古的电光,在天际一闪,忽地而起,刺破黑云,撕裂长空,如骄傲不可一世的神明,落入凡间,停在那燃烧的剑尖。

那一个瞬间,天空中的人,忽然看不见他的身影,那炽热而耀眼的光芒,遮盖了这片天地世间。

有风,吹过。

拂起了,所有人的衣裳┅┅

天地间,忽然一片肃杀宁静!

突然,惊雷再响!轰然声中,天地变色,那一道巨大无匹的光柱,激射而出,洞穿了所有黑云,亮过了夏日赤阳,一往无回、势不可挡地冲向吸血老妖。

片刻之後,吸血老妖被一片光芒盖过了,就连血骷髅的红光,也在瞬间全部消失。

一道身影,从那云层之上,掉了下来。

田不易紧握赤焰,深深呼吸,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但他立在云端的模样,恍如天神。

在最初的震惊安静之後,正道的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片喧哗,惊佩之声不绝於耳,大竹峰弟子个个面有得色,张小凡亦是看得目瞪口呆,崇拜得五体投地,目光好不容易离开了田不易,只见周围人个个是面带笑容,田灵儿更是开心喜笑。

欢喜之馀,张小凡突然想到什麽,转头向小竹峰处看去,果然看见陆雪琪正默默仰望,盯著半空中田不易的身影,怔怔出神。

同样的一式「神剑御雷真诀」,但在田不易手中,威力却比陆雪琪大了何止十倍?

吸血老妖面红如血,身子不受控制一般掉了下来,苍松道人哼了一声,向齐昊等人使了个眼色。齐昊会意,一挥手,顿时正道中跃出了六、七个弟子,一起向吸血老妖掉落之地冲去,同时手中法宝齐出。

吸血老妖在半空中,身子剧颤,双手急挥,似要反抗,但没动两下,面上红光一闪,赫然喷了一口鲜血出来,瞬间面如死灰。

众人大笑,都看出这老魔头已然无力反抗,眼看著齐昊等人就要生擒活捉吸血老妖,忽然只听著苏茹突然失声叫道∶「小心!」

齐昊、林惊羽等人心中一惊,只觉得眼前突然一花,片刻间紫芒、黑气闪过,数股大力从黑暗处突袭而来,飞在最前面的两人,一个青云弟子和一个天音寺僧人,立刻被打的口吐鲜血,倒飞回来。

齐昊等人大惊,硬生生顿住身形,但只片刻间那些力道已然冲到他们面前,铺天盖地、排山倒海一般涌了过来,齐昊大呼∶「快退!」

同时,他紧咬牙关,手中的寒冰仙剑一闪再闪,瞬间在身前连布七道冰墙,洛uP门和同道之人掩护。但还等不到其他人退回几步,这些大力已撞上冰墙,狂猛如破竹之势,摧枯拉朽般冲垮冰墙,直冲过来。

齐昊首当其冲,片刻间几乎连呼吸都止住了,却见绿芒闪过,竟是林惊羽见大师兄情势危急,不顾一切驭起「斩龙剑」冲了过来。

齐昊失声道∶「林师弟,你快走!」

只是这些力道如排山倒海一般,何等之快,转眼间就冲到面前,眼看著这二人如巨浪小舟,行将不免,只得闭目待死,却忽然只听著後头有人大喝∶

「妖孽!」

风声骤起,片刻间那些古怪力道如遇上对手,「乒乒乓乓」连响了一阵。风声大作,忽又停止,齐昊与林惊羽二人被人拉住衣领,直向後跃出了数丈,好歹是拣了一条命回来。

二人定了定神,只见救了齐昊的是苍松道人,把林惊羽拉回来的是苏茹,而此刻与他们一起站在最前头的,还有几位都是其他门派,诸如「大力尊者」等前辈,也包括了不知何时从云端落下的田不易。

远处,只见紫芒黑气闪动,片刻後将落下来的吸血老妖接住。一阵晃动,现出几个人来,而在他们身後的树林之中,同时也响起了无数脚步声。黑暗中阴影重重,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藏在里面,只看现身走出的那数十人,多半是魔教中人。

张小凡吃了一惊,站了起来,只见站在魔教中人最前头的几人。接住吸血老妖身子的正是鬼王,而在他身边的,却赫然还有三人,一个是光头秃顶的老头,一个是样貌凶悍但身材却十分矮小的侏儒,至於还有一个,却是个白面书生,潇洒出众,面上笑吟吟的,看不出有一丝邪气。

正道这里,苍松道人与旁边田不易等人对望一眼,眼角彷佛也微微抽搐,哼了一声,冷冷道∶「好啊!好啊!你们这些老家伙,终於一个个都出世了。」

  • 涂鸦山人:

    楼上这位好清丽的容颜 莫非雪琪转世了、

    回复
  • 瑶瑶:

    希望电视剧像小说一样好看!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