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百二十六章 交错

2016年5月1日 更新



    第四百二十六章交错

    沈石思念了父亲很多年,也找了父亲很多年,很久以来这似乎都快成了他的一个心病。只是他想过很多会面的情形,甚至在某些最糟糕的时候他还想过父亲天人永隔的画面,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在这多年后父子重新相遇的时候,自己见到的便是一个几乎油尽灯枯濒死的父亲。

    才刚刚见面,却眼看着又要永别,这样的心情,也许是谁也无法体会到的。

    只是沈石除了第一天看到沈泰外,就再没有对外人表露过任何其他的表情,他只是安静而执着地呆在沈泰的房间里,一直不肯离开。沈泰睡去时,他安静地等待着守护着父亲;沈泰醒来的时候,他便会去与他说话,聊聊这些年来自己的事,与父亲一起回忆当年的记忆。而沈泰在自己清醒的时候,也会对沈石说一些不为人知的话语,仿佛是叮嘱,又似乎只是父子间的不舍眷念与关怀。

    这样的日子看去仿佛异常的宁静,就这样一直过了三天。

    三天后的早上,沈泰停止了呼吸,在儿子沈石的陪伴和注视下,安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沈石在沈泰的身边沉默地坐了很久,他没有哭泣也没有哽咽,或许是因为这三天看似平静实则异常煎熬的日子已经让他早已料到了这个时刻的到来,又或是沈泰之前对他的叮嘱起了效果,他看去似乎并没有过度悲伤的样子。

    哪怕在他面前死去的这个人,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彻底的孤独感,在这个世上再也没有血脉亲人的那种孤寂,让他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有一种陌生。

    他在快到中午的时候,打开了房门,用一种疲惫而略显茫然的语气,将父亲的死讯传给了在外面等候的人们。顾灵云已经不在这里,而小齐等黑衣人则是放声大哭,纷纷跪在那屋子门外哽咽哭泣着,显然对于那个死去的沈泰他们拥有最忠诚的心。

    然而世事沧桑,生离死别,从不因为任何人的心意所改变,死去的人终究不能复生,那么接下来的便是生后事。在这一点上,闻讯随后赶来的顾灵云帮了大忙,虽然小齐

    (本章未完,请翻页)等人都有异才,但对于这种凡俗丧事都不会有什么帮助。过往日子里,这种将性命常年来月绑在刀锋刃口的亡命之徒,或许也早就以为死了之后也就是暴尸荒野的命运了罢。

    在征求过沈石的意见后,顾灵云出面主持操办了沈泰的丧事,按照沈泰生前的遗愿和沈石的态度,丧事并没有大操大办,一切都进行的十分简朴但隆重。沈泰的遗体最后被火化,然后沈石带着骨灰将要前往阴州,让父亲与已经过世的母亲合葬在一起。

    在离开天鸿城的那一天,小齐为首的众黑衣人再一次向沈石表示了愿意追随的意愿,但是沈石并没有打算违逆自己死去父亲的遗愿,最后还是婉拒了。

    随着黑衣人的不舍和最后的散去,当沈石走上横跨海面的龙桥,回头眺望那座高耸的长城和伟大的天鸿巨城后,忍不住还是有些难过唏嘘和感叹。父亲并没有留下太多的东西,那些人或许便有些像是父亲在这世间存在过的证明一般,他们证明了这世上曾经有过一个看着平凡无奇的矮胖子,虽然修行天资不够道行也是普通,但是凭着自己的智慧、胆识,却真正拥有过一股强大的力量。

    这股力量,甚至曾经让这世上最强大的元丹境高手都为之忌惮和惨败过。

    然而一切到了今日便是烟消云散,如蜻蜓点水消散无痕,就仿佛那些人一走,沈泰曾经在世上存在过的证据便都消失了一样。也许从今往后,只有在沈石的心中,还会仍然记得这个芸芸众生中也曾经不平凡过的矮胖男子。

    那是他的父亲。

    他过完了自己的一生。

    他籍籍无名,道行低微,但是沈石觉得他无比高大,他对父亲始终敬仰着,在他心中,他觉得父亲是这世上最强大的人。

    他叫沈泰。

    &&&

    带着狐狸,沈石从天鸿城外的阵岛离开,开始了前往了鸿蒙大陆西南阴州的旅途。除了因为感激对顾灵云说过自己的行程目的外,沈石并没有与其他任何人交流过此事,在这个巨大的城池里,在这个拥有无数人族修士的地方,他忽然发现自己竟

    (本章未完,请翻页)是格外的孤独。

    不过或许沈石也已经习惯了,在因为父亲过世最初的背上过后,他迅速地调整好了心情,离开了这里,随后一路兼程,在日月交替、悄然无声的数日之后,他再一次看到了阴州天阴山脉上空那片阴霾的天空,还有山麓下方熟悉却又陌生的西芦城。

    与此同时,在沈石离开的天鸿城中,有一道熟悉而美丽妖媚的身影走进了这座城池,她并没有理会沿途众多男子有意无意的窥视和搭讪,一路走上了青龙山脉,然后便看见了山峰上那一片片已经沦为废墟的妖族帝宫遗迹。

    她是凌春泥。

    她扫视着这片地域,脸色平静,但仍然可以看出在她眼底有一丝奇异的光芒闪烁着,倒映出一丝兴奋,一点恨意,还有一点少许的紧张和畏惧。

    不过凌春泥当然没有任何退却的意思,她静止走上了青龙山顶,走在无数的残垣断壁中,在废墟中行走着,似乎在找寻着什么。而奇怪的是,平日里常常纵横凶恶的妖兽或是鬼物,今天看起来都好像格外的老实,几乎没有出来的,确切地说,应该是几乎没看到有这些妖兽鬼物出现在凌春泥的身边附近。

    偶尔会有那么几只灵识低劣的家伙会撞了上来,然后别说动手了,几乎每一只都会吓得半死,低伏在地不敢妄动。而凌春泥看起来似乎也对这些普通的妖兽鬼物并没有任何的兴趣,多数时候都是面无表情地走过,算是绕了这些不开眼的家伙一眼。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几天,凌春泥在青龙山上已经逛了一圈,却什么也没发现,在考虑之后,凌春泥离开了前山,开始往后山开始寻找而去。

    后山的妖兽和鬼物远比前山更加强大,但是在凌春泥面前,似乎一切的强大都变成了笑话,没有任何一支妖兽鬼物胆敢去挑衅这个美丽女子的权威,纷纷退避。只是虽然如此,但凌春泥仍然没有在后山这里找到什么收获。

    只有某一天,她忽然在后山某处花园的最后一片地方,看到了一片微微凹陷下去、长满了青草的土地。她盯着那块地看了很久,眉头微微皱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本章完)

    …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