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百二十七章 风波

2016年5月2日 更新

    第四百二十七章风波

    阴州西芦城外,一座默默无闻的青山之上,有一片向阳的平缓山坡。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绿草茵茵,几棵树木枝繁叶茂,每有山风吹来便会微微摇摆,是一个幽静美丽的地方。一座小小坟茔座落在山坡上,青草芬芳野花娇美,开放在前后左右。坟前有一面墓碑,上面却并没有刻着文字,是一面无字石碑。

    这一天,沈石站在这座无名坟茔前,静静地看着。在这座坟茔中埋葬的便是他很早便过世的母亲,如今又多了他父亲沈泰的骨灰,依照沈泰的遗愿,沈石将他带回来故乡,和母亲合葬在一起。

    很多年前,阴州西芦城便是他们一家人的故乡,只是后来发生了那么多的变故,当沈泰最终决定叛变玄/阴/门时,也就预见到了未来玄阴/门可能的报复。天阴山脉这一大片地域里,几乎都可以算是强大的玄/阴/门势力范围,若是当沈泰离开之后沈石母亲的坟茔还在原地的话,那么玄/阴/门的报复几乎可想而知。

    所以沈泰提前一步将亡妻的坟茔偷偷迁到了这个无人知晓的地方,为了隐秘甚至还不敢竖立起一块有字墓碑。这个地方天底下除了沈泰自己外,也就知道沈石一个人知道了。

    如今转眼岁月流逝,他已从少年长大成人,但这个世界上,却终究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在他眼前的那块墓碑后,就是这世上与他最亲近的亲人了。

    无字的墓碑看去那样的冰冷,仿佛是阻隔了阴阳的大门,沈石轻轻地在坟茔前跪了下来,摩挲这坚硬的石碑,眼神里有难以掩饰的悲伤。过了好一会之后,他的神情才慢慢平静下来,然后在坟前磕了三个响头,随后低声道:

    “爹,娘,你们好好在一起罢,孩儿还有些事没做,必须先走了。等我办好了事情,若是还有机缘,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

    说罢,他笑了笑,又俯低身子端端正正地磕了一个头,随后站起身来刚想离开,却忽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身子顿了一下,随即伸手去如意袋中摸索了片刻,拿出了一件翠绿色但看起来已经有些老旧的玉质沙漏。

    细细的沙子依然在沙漏中悄无声息第流淌着,如时光飞逝,再不见人间悲欢离别。沈石把这个沙漏在手中紧紧握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放在那块无名石碑上。

    他最后看了一眼坟茔,然后转身走下了山坡,在他身后一阵山风吹过,树影摇动青草起伏,那个玉沙漏迎风站立着,细小的沙粒流逝着,望着那个背影逐渐走远,消失在这片山坡尽头……

    &&&

    时隔万年之后,人族重新攻入妖界的大战,结束的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更加快速迅捷。妖族的孱弱超出了大部分人族的想象,虽然很多残存的妖族部族的抵抗依然顽强而坚决,但是在人族积蓄万年的强大实力面前,一切热血、激情、有如悲歌一般壮烈的抵抗终究还是灰飞烟灭。相比之下,反而是最开始的曾经围攻过人族一阵子的鬼族大军,给人族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不过现在看起来,鬼物也仅仅只是造成一点麻烦罢了,自从在平妖城下鬼物数次攻坚都失败后,鬼物大军的势头便戛然而止,然后以一种令人惊奇的速度迅速地溃败下去,最后被人族彻底击溃。

    战争最后结束的标志是人族修士大军横扫整个妖界,并最终在黑狱山中杀死了一群实力不弱的妖族,在这一群妖族中,按照妖族的说法据说是藏有古老妖皇留下的血脉。不过事实到底如何,人族其实并不关心,总之在那之后,偌大的妖界里,这个孕育了强盛妖族的起源地界土,便已经彻底归入了人族统治的地域。

    所有稍微强大一些的妖族部族都已被剿灭,剩下的漏网之鱼只能凄惨地亡命奔逃于界土边缘,过这朝不保夕的日子,再也无力对抗如日中天般的人族。

    当年人族六圣未竟之一统鸿蒙诸界的伟业,在一万年后,终于在他们的后代子孙手中完成了。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一个新的时代都即将拉开序幕,人族的辉煌已经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顶峰,放眼鸿蒙诸界,再也没有任何一个种族胆敢挡在人族的面前,全部都只能俯首称臣。

    随着这些丰功伟绩而来的,便是无尽的狂欢和漫天的贺喜,神圣的圣贤称号开始被人喊了出来并被加在四正名门的几位掌门头上,但是在这中间,也开始出现了一些杂音。新的人族四圣,真的可以与昔年带领人族推翻天妖王庭时那六位伟大的圣贤相提并论吗?他们所建立的功勋真的大到了那种地步吗?

    就算是在四正名门内部,也有不少人开始悄悄议论,因为除了元始门的元风堂和天剑宫的南宫磊,剩下的两位无论是怀远真人还是天苦上人,都并不具有昔日人族六圣传下的血脉。在有些人看来这根本不是一件大事,但在另一些人来看,这却是一种大逆不道的忤逆和背叛。

    而在两人之中,天苦上人所受的非议较小,毕竟当年镇龙殿的创派祖师姬荣轩是人所共知的出了家,并无嫡系血脉,至今还有流传下来的都是一些旁支,真要计较起来也没有什么立场。而与此不同的是,凌霄宗内的甘家却仍然不小的势力,也因此怀远真人陷入了一阵极其猛烈的言论攻击中,但是明面上,一切都暂时没有什么变化。

    天下还是人族的天下,此刻正是普天同庆的时候。

    而此时,距离人族攻入妖界的那一天,大概也才过去了一年多时间。

    沈石重新回到了凌霄宗,开始闭关修炼,不知为何他对外界的纷争突然有了一种厌倦感,或许仔细想想,其实他自己从来都并没有对权势地位有过太强烈的兴趣,很多时候他都只是被各种事推着向前走去。

    但是纷纷扰扰的世事,却并不能容他置身事外。沈石很快发现,自己似乎又快要被卷入一波新的并且更加险恶的风波,随着人族大军回归,凌霄宗精锐回到金虹山后,未来下一代掌教大位的争夺战,突然间迅速地白热化了。

    而最先对他开口的人,是一个他并没有想到过的人选,那一天的早上,敲开他洞府石门的时候,他看到站在门口的钟青竹时,心情是莫名地冷了一下。

    p

    

  • 逝去的年华:

    有人在吗?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