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百三十四章 刺向黑暗的剑

2016年5月12日 更新

showmidbar();
    第四百三十四章刺向黑暗的剑

    在这深邃到仿佛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突然看到这个白色的影子,哪怕以沈石如此坚韧的心志也忍不住是心头一震,下意识地停下脚步。

    周围一片寂静,头顶前方的火球燃烧的光亮在黑暗的包围下显得如此脆弱,静寂的世界里好像只剩下了沈石自己的呼吸声。

    有些快,有些急。

    但没过多久,沈石便发现前方的白影似乎一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毫无动静声息。沈石犹豫了一下,慢慢走了过去,随着他脚步的向下接近,火光渐渐照亮了那个白影的周围,让人看得清晰起来。

    果然,那一道白影正是他过去在妖族地宫中所看到的那个白衣女鬼,但是诡异的是,当沈石走到近前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这地上只剩下了一袭白衣,空空荡荡地落在地上,而之前那个女鬼的身子包括长发遮面的头都不见踪影。

    沈石有些诧异,同时心头也有几分不好的预感,想到了之前在这地穴中那股神秘莫名且诡异的气息,也想到了当年黄明在这里的下场。难道这个洞穴的力量竟然连鬼物都无法抵御?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从戮仙古剑上散发出来的柔和光辉仍然簇拥保护着他的身子,无声无息地隔绝着周围的黑暗气息。他轻轻摇了摇头,刚想跨过这里,忽然目光一凝,却是眼角余光看到了什么。

    沈石走下一层石阶,蹲下身子,目光落在这层石阶的一角,随即便看到在那角落里一丝微弱的绿光闪烁了一下。他用手轻轻拨弄,随后拾起了一颗绿色的圆珠。

    这颗圆珠通体碧绿,看得出来原本应该是光彩夺目的一颗宝珠,然而此刻看去,这颗珠子光泽黯淡不说,而且珠身上到处遍布裂痕,既深且大,仿佛经历了一场难以想象的劫难,明珠蒙尘,已然回天无力了。

    沈石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凝视着这颗绿色的残珠,眉头紧锁,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一袭白衣。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颗珠子曾经是属于那个白衣女鬼的,是她最强大的法宝之一,当初便是以此和另一个强大的妖兽狗头怪物打得难分难解。

    绿珠碎裂,空余白衣,这个白衣女鬼的下场简直呼之欲出,纵然因为没有亲眼看到身子而不能判定生死,但想必也是好不到哪里去了。沈石心里甚至有一种可怕的想法,联想到当年黄明的遭遇,他设置觉得这个白衣女鬼很可能是直接被这地穴里的诡异气息给融化了。

    或许是因为鬼物和人终究是有不同的地方?

    沈石没有把握,也不愿再多做揣测,他重新站直身子,在原地沉默地思索了很久。在他头顶的那个火球一直无声无息地燃烧着,不知何时看起来已经光芒似乎也有些黯淡下来,像是到了生命的尽头。

    火光照亮的地方渐渐缩小,黑暗缓缓进逼,沈石微微抬眼,过了片刻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忽地抬手,一个新的火球升腾而起,而原先的那个火球正是随之熄灭。

    重新燃烧的火焰再一次点亮了这片黑暗,驱散了附近一圈的诡异气息,站在这个黑暗世界深处的沈石轻轻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庞,仿佛是要振作精神。一个人行走在这黑暗里,实在是要承受太大的压力了。

    只是他终究还是没有退缩,再一次迈开脚步,继续向着黑暗深处走去。

    火光照耀着他继续前行,很快的就将刚才那一袭白衣和残破的绿珠甩在身后,黑暗漫延过来,将那点白衣绿光淹没。

    螺旋状向下的石阶似乎无穷无尽,在接下来的路途中,沈石走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再遇到什么异样情况,在他眼前的只是仿佛永远不变的那种石阶。时间就像凝固了的一样,周围静的像是要让人发疯,不过走着走着,还是可以感觉到,周围的空间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变大。

    每一层的石阶好像越来越宽,这个地下的黑暗世界似乎越来越大,只是黑暗挡住了大部分的知觉,或许也仅仅只是幻觉?

    沈石仍然还在继续走着,前方的道路仿佛就这样沉默着延伸至无穷尽处,在黑暗里给人一种错觉,它通往的地方就是地底的最深处。

    那里有什么?

    是不是世间最可怕的东西?又或者就是传说中的幽冥鬼界、黄泉地府?

    沈石不知道,他对前方一无所知。其实此刻的他已经有些麻木,这个世界上太多的诡异事情,甚至连他心里也曾经有过动摇有过畏惧,或许只有那一抹白色的光辉始终陪伴着他,让他有勇气坚持下去。

    他就这样一直走着、走着,向着地底深处走去,不知走了多久,在黑暗里一切感觉似乎都已混乱了,几个时辰?几天?又或是已经走了几个月?

    谁知道呢,命运总是这样,在不知名的前方冷冷看着,谁也不知道前头等待着自己的会是什么?

    但是总要走过去才知道,不是吗?所以沈石仍然还是走了下去,直到某一刻,突然在他的眼前猛然一黑。

    沈石已经有些麻木的脚步登时一滞,立刻停了下来,在这一刻,连他的呼吸都停顿下来。

    原本燃烧在他头顶的火球,在这时竟是毫无征兆地突然消失了。

    火光瞬间熄灭,黑暗如同狂潮,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像是无声地呼号凄厉的狂欢,一下子将他完全吞没。

    在黑暗中,冰冷的气息似上古可怕的妖兽猛然苏醒,比之前所感觉到的不知浓烈了多少倍,如惊涛骇浪般涌来。他的身子几乎本能地预感到了下一刻那可怕的画面,四分五裂消融粉碎,直到化为这黑暗世界里无名的尘埃。

    他在黑暗中,屏住了呼吸。

    没有再去试图挣扎什么,更没有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也没有去试图重新燃起火球照亮周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是紧咬着牙关,用尽全身力气,将手中的戮仙古剑猛然举起,面对着前方如狂潮般汹涌的黑暗,用力刺了出去。

    决绝而有些癫狂!

    像一个人面对着整个无声可怕的黑暗世界,像一个小孩怀抱着最初的梦想不肯向成熟的世界屈服,一剑刺去!

    刺入黑暗!

    你死我活!

    不顾一切!

    黑暗呼啸而至,吞没了他。

  • 只闻红袖不添香:

    忽然有种看诛仙的感觉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