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百二十九章 重要的事

2016年5月4日 更新

有一便有二,凌霄宗内平静多年的气氛从这时候开始,就已经荡然无存了。为了未来的掌教大位,各方势力和英才俊杰们无不奋力争斗,一时间偌大的凌霄宗内可谓是风声鹤唳。这其实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因为如今的怀远真人虽然并不能说还在盛年,但距离退位让贤的时候显然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可是不知为何,凌霄宗内的后起之秀们和他们各自背后的潜势力都有一种亟不可待的意思,就好像过不了多久时间,怀远真人便可能真的退位一样。

这其中的味道当然十分微妙且危险,并且这种事一旦开始几乎就不可能完全隐瞒下来,用一句话说便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凌霄宗门内的气氛开始迅速地紧张起来,所有人都在关注着那位高高在上、新进有圣贤称号的掌教真人,但是不知为何,怀远真人却仿佛与所有人对着干一样,在那一次与杜铁剑在云霄殿内争吵之后,便深居简出了。

宗门里的人,等闲见不到这位掌教真人,哪怕是孙明阳、云霓、蒲老头这样德高望重的宗门长老,也往往会被怀远真人以闭关之名拒之门外。怀远真人的这种行径更是让各种流言甚嚣尘上,有人担忧、有人猜疑,也有人窃喜不已。

来找沈石的人并不是只有钟青竹一个人,以如今凌霄宗内的情势,几乎不可能有哪一方的实力会处于绝对优势的地位,所以拉拢任何一个可能的助力便成为了各方势力的第一选择。在所有的选择中,凌霄宗内二十余位元丹境长老真人毫无疑问地是最重要的争夺对象,其次的便是宗门年轻弟子中最出众实力影响也是最强的那一批人。

而在妖界之战过后,沈石也隐隐然跻身于这一行列,再加上谁都知道术堂蒲老头对沈石格外偏爱,只要争取到了沈石,甚至有可能将整个术堂直接拉过来。所以一夜之间,沈石突然发现了自己居然成为了宗门里炙手可热的香饽饽。

在钟青竹之后,孙友、甘泽都曾经来找过他,聊聊天谈谈人生理想,沈石对他们的来意心知肚明,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心里总是有一些疲倦感,对这些事提不起兴趣来。

只是倦怠,并非是那种所谓正人君子式的洁癖,在以前他就曾经帮过一次孙友,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好像一点都不想再掺和进去。这种情绪让沈石很是有些茫然,总觉得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他去问过师父蒲老头,但蒲老头好死不死地,在这个档口居然学着他师兄怀远真人一样去闭关了,哪怕沈石提着美酒过来居然也没出关的意思。

沈石有些无奈地离开了术堂五行殿,手上还提着蒲老头最爱的花雕美酒,不过在他堪堪走到观海台上的时候,看到有一男一女两人并肩从他身前走过,神情轻松而悠闲,似乎与这个宗门里的气氛格格不入。

那是孙恒和贺小梅。

他们也同时看到了沈石,然后笑着停下脚步,对他打了招呼。

沈石笑了一下,忽然提了一下手中酒坛,对他们道:“你们想不想喝酒?”

&&&

温暖的阳光洒落在绿草茵茵的草坡上,清新的海风从远处吹来,坐在草坪上眼前便是一望无际的蔚蓝沧海,天高海阔尽收眼底。

沈石和孙恒、贺小梅在这片草坪上坐下,沈石刚想打开花雕酒坛,贺小梅却笑着道:“不喝这个,尝尝我家乡的酒吧。”

沈石怔了一下,随即点头答应下来。贺小梅所说的那种酒便是桑落酒了,在喝了一口贺小梅拿出来的这种美酒后,沈石轻轻皱了皱眉,对他而言,还是有些不太习惯这种微酸滋味。

看着他的模样,孙恒和贺小梅都笑了起来,沈石随即也是失笑,过了一会,沈石看着孙恒,道:“孙师兄,我有件事想要请教一下。”

孙恒连忙道:“不敢担,你说吧。”

沈石看着他,道:“近日里宗门形势,想必你也是知道的,不过我看你似乎如今已是完全放下了么?”

孙恒点点头,道:“不错。”

沈石道:“难道你一点都没有失落之意?”

孙恒想了想,道:“如果说是以前,当然会有失落,不过这些日子以来,我却是想明白了,这些事其实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重要。当然了,我自己可不是圣贤,只是在认识了小梅之后,我觉得这世上其实还有比这些名利权势更重要的东西。”

贺小梅在一旁笑了起来,看去整个人似乎都在微微发光,显得那样温和美丽。

沈石看着他们,好像心情也随之好了一些,也是笑了起来,道:“那你们可不要再喝这桑落酒了。”

孙恒奇道:“这是为何?”

沈石站起身,道:“桑子落时,别离之刻,你们是要长长久久在一起的,就喝些其他酒呗。”

孙恒看向贺小梅,道:“居然有这种说法么?”

贺小梅也是皱起了眉头,道:“以前没听说啊,不过现在听石头这么一说,倒是也有点道理,那以后不喝就好了。”

沈石哈哈一笑,也不多言,对他们二人拱拱手,便就此离开。

看着沈石离开的背影,孙恒与贺小梅站在阳光下的草坪上,过了一会之后,孙恒忽然道:“你还记不记得,这里就是你当初安慰我的地方?”

贺小梅嫣然一笑,看着孙恒,道:“刚才石头说的,你可当真是不后悔么?”

孙恒摇摇头,道:“不后悔的,刚才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一言说罢,他伸出双臂将贺小梅拥入怀中,阳光之下,他们的身影安静地伫立在这美丽山水间,良久不动。

&&&

翌日一早,沈石收拾了行囊,带着那只白毛狐狸,先去五行殿向师姐徐雁枝说了一声,请她等师父出关后转告一声自己下山之后,便没有惊动任何人的,就此悄悄离开了金虹山。

一路前行,入流云城进传送阵,风尘仆仆,又一次来到了天鸿城。

这个世上,其实真的是还有比名利权势更重要的事情的,沈石以前没想明白,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应该还有些事情并没有做完。

他的目光越过高高的长城,在那背后,是万年的名都巨城,里面还有掩藏着无数秘密的青龙山脉。

该做的事,就去把它做完。

  • 白开水:

    虎头蛇尾,后面的剧情都是越来越烂,完全是有叙述式带过去的,无语啊,无奈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