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百三十九章 龙猪

2016年5月14日 更新

showmidbar();
    第四百三十九章龙猪

    “你……”

    正当沈石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耳边却忽然传来了一声低语,是从他怀里躺倒的黄明口中发出的。沈石吃了一惊,连忙低头看去,却发现黄明不知何时,已经转过头来看着自己,虽然气息虚弱,眼神也依旧那样涣散,但似乎在那眼睛里还是有些最后的神采闪现出来。

    “石头?”黄明轻声地叫了一下,沈石先惊后喜,连忙点头答应,刚想对黄明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忽然只听黄明有些艰难地歪了歪嘴,然后低声道:

    “走吧……离开这里……”

    沈石怔了一下,随后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后,道:“前辈,我明白了。你别着急,我会把你带出去的。”

    黄明嘴角动了动,看着沈石,道:“你快点走,这里有、有……”话说了一半,他忽然剧烈的喘息起来,看起来似乎真的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连话都说不清了。

    沈石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盘古。”

    黄明在他怀里的身体突然僵了一下,然后抬眼向他看来。沈石笑了笑,欲言又止,只觉得自己要把这件事说清楚实在是说来话长,而且其中颇有些诡异难言的地方,也确实说不清楚。

    他这里没说话,黄明看起来虽然很是震惊,但似乎也并没有追问下去的意思,或许是因为他太过虚弱的缘故。他只是有些沮丧地摇摇头,然后低声道:“你既然知道了,就别逞强,莫要去了。”

    沈石摇摇头,道:“不是我自己一定想去的,是……”他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道,“是这把剑想去的。”

    &&&

    他的手中依然还握着那柄戮仙古剑,在这幽暗的地底世界里,古剑上白色的光芒依然柔和地散发着,然后和之前一样,这道光芒时不时地便指向那个神秘的方向,坚定无比。

    黄明在遇到沈石的时候,便已经是一副虚弱垂死的状态了,所以一直也没有注意到沈石手中所拿着的那柄长剑。直到此刻,他的目光微微低垂,这才是第一次看到了这柄戮仙古剑。

    然后,他的眼神突然亮了起来。

    那是一种奇异的目光与神情,原有的涣散、沮丧和失落,突然间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惊喜、兴奋还有一种莫名的怀念。他好像回想起了什么,他的嘴唇微微动着,然后慢慢抬起头,看着沈石,低声喃喃道:

    “原来,你才是他挑选的人。”

    沈石有些没听明白,愕然道:“前辈,你说什么?”

    黄明摇摇头,并没有对他解释的意思,他只是脸上掠过一丝释然,就像是多年来最大的一个遗憾或是最后的心愿也得到了解答,他只是轻轻笑了一下,道:“随便你吧,既然大哥他自己已经决定了。”

    说完这句话,他的眼神便开始黯淡下去,沈石吃了一惊,连忙抱紧黄明,但面对黄明这种情况他甚至不知该如何救治他,一个全身骷髅的人,完全和人族不一样的人,如何救治?

    他束手无策,哪怕心情如此急切,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黄明脸上最后的生气以不可遏制的速度在流失着。

    这个在妖族地宫中困居了一万年的男人,终于也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了吗?

    就在这时,黄明的脑袋又微微动了一下,嘴唇蠕动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似乎很是艰难地向沈石这里歪了过来,沈石连忙凑了过去,将耳朵附在他的嘴上。过了片刻,他好像听清了黄明最后的问题,深吸了一口气后,看着黄明,用无比清晰的话语对他说道:

    “前辈,我已经完成了你的嘱托和心愿。”

    “妖界最后的那一条龙脉,我已经替你毁掉了。”

    “假以时日,终有一天,妖族必定如你所愿,会在这鸿蒙世界中完全消失!”

    黄明怔怔地看着沈石,过了一会后,他忽然咧嘴笑了笑,然后脑袋向旁边歪了过去。

    &&&

    青龙山上,镇妖柱旁。

    地上站着两只动物,一只黑的猪,一只白的狐狸。

    一身雪白毛皮的狐狸无论从外表还是气质上都远远胜过了那只黑布隆冬的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只狐狸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畏缩的弱者,一直蹲坐在原地不动,用敬畏仰慕的眼神看着前方那只黑猪;而那只黑猪则是看起来趾高气扬的样子,在镇妖柱下走来走去,像一只兽王一样巡视着自己的领地,又或者颇有深意地看着眼前这唯一的臣民。

    每当黑猪看过来的时候,狐狸立刻便拼命摇动尾巴,对黑猪表达着恭顺和敬意,哪怕黑猪没看它而是来回踱步时,狐狸的眼神也是一直追随着黑猪的身影,看起来恨不得贴上去的样子,毫无节操可言。

    黑猪看起来有些急躁的情绪,不停地来回走着,除了偶尔看向狐狸外,它最多的便是看向青龙山上镇妖柱后的那片废墟,但是不知为什么,它始终都没有越过那条界限。

    狐狸轻声地呦呦叫了一声,黑猪有些不耐烦,回头瞪了它一眼,狐狸立刻便老实了。

    不过也就是这一眼,黑猪忽然目光一凝,盯着狐狸半晌没有移开视线。狐狸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一下子连退了几步,随后低头往自己身上到处看,却什么也没发现。

    正奇怪处,忽然眼前黑影一闪,狐狸还没抬头,身子忽地一软,却是直接被一只猪蹄踩翻在地。狐狸顿时哀鸣起来,然而黑猪只是没好气地冷哼一声,狐狸顿时噤若寒蝉。

    黑猪冷冷地看着狐狸,目光直盯着狐狸的脑袋,看上去大有一蹄子踩下去直接踩爆脑浆的意思,把狐狸吓得浑身瑟瑟发抖。但是过了片刻只有,黑猪那两只眼瞳里突然发生了一种异变,各自变成了两种不同的光泽,一种是毫无生气的灰色,一种则是三色圆环。

    两道光晕透眼而出,直接照在狐狸的头上,狐狸忽然惨叫一声,脑袋拼命甩动着,但身体被黑猪踩得死死的无法动弹,只能不停哀鸣。

    然而就在如此过了片刻后,在那两道奇异光芒的照耀下,突然在狐狸的哀鸣声中,又传来了另外一种诡异的哀嚎声。

    一个只有手掌大小的黑色小鬼,像是被那两道光芒直接抓住了一样,硬生生地从狐狸的脑门内,被抓了出来。任凭这黑色小鬼如何嘶吼嚎叫,却也无能为力。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