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百四十一章 心祭坛

2016年5月16日 更新

showmidbar();
    第四百四十一章心祭坛

    这一大一小几乎不成比例的激战,让人看起来觉得格外的怪异,但事实就这样发生在沈石的眼前,那种种诡异的情形似乎在这个地底世界里已经层出不穷到他甚至已经有些麻木的地步了。

    所以他更震惊的反而是看到了凌春泥,但是很快的,沈石便回过神来,想到了凌春泥如今的情况,在春泥那个妩媚动人的身躯里,如今已经不再是那个女子本人了。

    她为什么会来到了这里呢?又或者她就是那个突然侵入妖族地宫的强敌?

    如果从过往妖界中呼风唤雨的能力来看,这个女子还的确是有这种能力,而眼下那一场激战,沈石甚至觉得凌春泥的实力比他上次与她相遇时又强了许多。而最关键的,似乎是在她手中的那柄大斧上。

    就在这时,那一场激战中突然发生了变化,体型巨大看起来几乎世间无敌的巨兽却被凌春泥这么一个小人逼得连连后退,或许是这样的经历它从未有过,渐渐的怒火中烧陷入了狂怒中。蓦地,它忽然一扫巨尾,向凌春泥当头砸下,而凌春泥举斧抵挡,诡异的黑色小圈再度出现在空中时,巨兽迫不得已再度缩了回去,越发地愤怒回来,待空中圆圈消失,便怒吼一声猛抓了一爪过来。

    凌春泥向后跳跃让开。

    一整座小山的山头都被这一掌推平了,紧接着巨兽一掌又一掌,顿时整座山脉似乎都在颤抖一样,无数巨石山峰崩塌砸向凌春泥,逼得她不停逃跑,局势顿时翻转。但是在纷纷落下的砂石泥土中,凌春泥却忽然不见踪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巨兽陡然一惊,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随即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冲得实在太过靠前,立刻便向后退去。

    然而这时却已经迟了,凌春泥的身影如鬼魅般突然出现在这只巨兽身下的一片岩石中,随即腾空飞起,大斧向前势不可挡地劈了出去。

    那一刻,甚至已经不是黑色的诡异小圈,而是一整片的黑暗凭空出现,就像在空中直接划破了一条裂痕,让里面的黑暗满溢而出。

    那柄巨斧其实并没有砍到那只巨兽的身上,但是巨斧所劈出的那条奇异黑色裂缝,却直接扩大并横贯了巨兽的身子。那只巨兽猛地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声,身躯战栗起来。

    沈石在山下往上望去,顿时也睁大了眼睛,只见那黑色的裂痕仿佛世间最锋利无比的剑刃,任凭那巨兽肉身再如何强悍,竟也丝毫不能阻挡,就那样如一层纸般被直接切了过去。

    巨大的身躯瞬间断为两截,紧接着沈石看到了他有生以来最可怕的一幕,这只巨兽身上如山岳一般的血肉,突然开始萎缩干瘪,慢慢陷了下去,从伤口处开始,然后迅速蔓延到巨兽的全身。

    巨兽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嚎叫着,但没有任何的作用,随后很快在可怕的痛苦中死去。而那种诡异的变化仍然还在继续着,所有的血肉都在不停地干涸枯败,然后露出白骨,借着皮毛血肉全部掉落,最后甚至连骨骼都开始变旧。沈石忽然有一种感觉,那就像是在他眼前突然间时间快了无数倍,那是风化的样子,那本该经历了千百万年的沧桑岁月才有的结果,却在他眼前如此这般上演。

    他忽然明白了什么,原来一切都是那把斧头。

    传说中,真的是有那么一把武器,那是一把能够开天辟地的神斧,那是一把能够掌握时间光阴的武器:光阴之斧,或者在更古老的传说里,它还有另一个名字,据说当初巨神盘古就是用它劈开了天与地,所以它又叫做开天斧。

    &&&

    当沈石的精神终于是从这种震撼中恢复过来的时候,那一场激战早已结束,曾经不可一世的那只巨兽如今化作了森森白骨,一身血肉尽数不见,只有骨骸还残留在这山脉之上。至于手持开天斧的凌春泥,此刻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沈石吃了一惊,连忙抬头眺望,然后远远地看到似乎有一个苗条的身影在向这座山脉深处走去。他犹豫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戮仙古剑,只见那道道白光越来越是明亮,但所有的光亮都指向那个地方。

    那正好是凌春泥前行的方向。

    沈石深深吸了一口气,迈步向前走去,当他走过散落在这座山脉上的巨兽尸骨时,忍不住也是抬头仔细看去,只见地上所有的骸骨上,到处都留着岁月的斑驳痕迹,曾经的血肉皮毛已经完全找不到了,只有坚硬的骨骸还在诉说着当初这只巨兽的可怕与恐怖实力。

    如果当初,就是片刻之前的话。

    沈石默默地穿过这只巨兽的骸骨,很难说明他此刻是怎样的心情,或许也没有太多的恐惧吧,看淡了生死的人总会觉得没什么好怕的。他有的或许只是大多数弱小对强大力量的天然敬畏,除此之外,他也很奇怪,凌春泥放弃了在妖界的那么多,难道就是为了来到这里?

    她到这地底世界是要做什么呢?

    他一直跟在凌春泥的背后,一直很紧张,但不知为什么,凌春泥从来都没有回头看,一直向前走着。沈石总觉得凌春泥应该可以感觉到自己跟在后面,但她始终没有对自己出手,哪怕当初在妖界中自己曾经耍了她一道。

    这个女子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呢?

    这座山脉十分的绵长巨大,沈石就这样跟在凌春泥身后一直走了怔怔三天,在这一路上凌春泥又遇到了两次极其强大的巨兽,它们似乎都像是在这里护卫着什么,与凌春泥拼死战斗。

    但是所有战斗的结果都是一样的,那些可怕的巨兽纷纷变成了仿佛已经死去千百年的白骨,倒在了凌春泥的巨斧下。

    两天之后,沈石忽然看到了前方有红光闪烁而起,就在这座山脉的最顶峰,那里有一座无比阔大的祭坛,红色的光芒就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凌春泥走到这里以后,便停住了脚步,抬头仰望高处的祭坛,许久未动,而沈石也是凝视着那边,有些疑惑,但是很快的,他似乎便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砰……砰……砰……”

    无比缓慢的声音,听着就像是一个人的心跳声,从前方,从那个祭坛上,隐隐飘了过来,就像是有一刻心脏,此刻正在那上面一样。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