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百四十四章 斩心

2016年5月16日 更新

showmidbar();
    第四百四十四章斩心

    当那两只巨掌落下的时候,在震天巨响中,整片大地似乎都狠狠震动了一下,似乎连这个世界都有些难以承受两个界神的力量,随后,整个祭坛四分五裂,无数的裂痕向四面八方延伸出去,山脉岩石化作无数碎屑,溅洒到天空里,像是一场末世的大雨。

    但是凌春泥却不见了。

    她如同鬼魅一般从原地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半空中,看去她似乎毫发无损,而且面对着这两个人可怕的界神,面上也丝毫没有畏惧之色。

    她甚至还笑了起来,然后目光穿过这两个界神庞大的身躯,看向那已经垮塌的祭坛某处,在一片碎石堆中,那颗奇异的心脏正藏匿在那里,依旧平缓地起伏搏动着。

    “界神?你以为我会害怕它们?”她有些不屑地笑了起来,笑声如银铃般悦耳,却满满地都是昔日沈石所认识的那个凌春泥的风情。

    “你难道忘了吗?”凌春泥带着讥讽地说道,“当初砍下它们头颅的,是什么?”

    她猛地一扬手中巨斧,笑了起来,道:“不就是这把开天斧么!”

    说罢,她忽然再度飞起冲高,直到飞到两个界神的肩膀处,在她身旁已经全身狂暴的闪电与旋转不停如同惊涛骇浪般的云层,但是对着这一切可怕的情景凌春泥视若不见,她只是盯着前方两道巨大身影,忽地一声大喝,双手持斧,往前虚指。

    是的,她只是虚指了一下,甚至都没有劈出。

    那些神秘而强大的黑色裂痕甚至都没有穿,又或者她知道那些空间裂痕对界神并没有什么用处,她所使用的,是这把巨斧本身深处,最可怕的一种力量。

    开天辟地,斩神屠魔,震慑万物,是名开天!

    凌春泥的脸色忽然苍白起来,一丝丝一道道黑气从她身体里飘出然后再聚集到那开天斧中,随着黑气的灌入,开天斧突然开始变大,同时散发出了一股似乎可以毁天灭地般的气势。

    那两个界神似乎早已没有人任何感情和理智,只是单纯地为了主人而厮杀,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它们两个却突然显露出几分畏惧之意来,竟是向后退缩而去。

    但是凌春泥显然不会给它们这种机会,她发出清脆而得意的笑声,片刻之后,开天斧猛地发射出万道光芒,照亮了整片天地,将这个昏暗的世界映得如同白昼。

    光芒灼热无比,扫过世间万物,最后忽有聚拢,化作两道令人无法直视的璀璨光柱,直接射在那两个界神巨大的身躯上。

    界神瞬间发出难以言诉的可怕声音,那声音怪异且低沉,好像是从它们胸膛里发出来的,充满了痛苦、恐惧与疯狂。两个界神像是突然癫狂了一样,巨手疯狂地向四周挥舞打去,顿时天地震颤山峰倒塌,但光芒却是无形之物,无论它们如何疯打,却也丝毫不能阻挡光柱。

    开天巨斧飞上了半空,光芒依旧璀璨耀眼,然后令人惊骇的事情发生了,两个界神的身躯再度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从实体渐渐向虚影转化,但是这一次它们并不是凭空消失,而是缓缓地被光柱脱向那柄开天斧,似乎正要被那柄如魔神一般叱咤风云的巨斧所吞噬一样。

    &&&

    就这样,曾经恐怖无敌、不可一世的两个界神,突然之间就在这把上古神器开天斧下,化作虚影被吸了进去,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粉身碎骨,化作了这柄斧头的一部分。

    随后,开天斧缓缓落下,重新缩小,再度回到凌春泥的手中。凌春泥此刻的脸色同样十分苍白,看去刚才激发开天斧异能也是耗费了她极大的实力,但是这一切当然都是值得的。

    她用满是赞赏的目光注视着手中这柄开天斧,轻轻抚摸着它,然后仰天大笑,忽地身子一闪,却是来到了那一片祭坛废墟某处,碎石之下,那颗心正躺在一片碎石块中。

    凌春泥居高临下地看着这颗心,脸色虽然苍白,但神情中却满是兴奋激动之色,她大声对着这颗心喊道:

    “你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吧,盘古!”

    那颗心缓缓跳动着,默不作声。

    “当年我不过是不想臣服于你,你便将我抓住,禁锢了我千百万年,让我受尽折磨!”凌春泥咬牙切齿、眼中满是凶戾仇恨之色,喝道,“今天,就是你为此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她霍地高高举起了开天斧,对着那颗心,就要砍了下去。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沈石突然大喊了一声,道:“别砍……”

    凌春泥眼角余光向沈石这里冷冷看了一眼,甚至都懒得去答话,面色如霜,手中丝毫不停。

    开天斧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势,在吞噬了那两个强大无比的界神后,它给人的感觉仿佛已是这世间无法阻挡的恐怖存在,仿佛只是轻微动弹一下就会引来天地震动,而此刻,这把巨斧,却正在向一颗心劈过去。

    那颗心平静地跳着,看过去只有普通人心那么大的心脏上,没有任何的异状。

    斧刃破空而至,周围空间几乎瞬间塌陷了下去,这一次出现的甚至已经不是黑色的裂痕,而是整片整片可怕的黑色空间,如天罗地网,铺天盖地般向那颗心盖了下去。它锁住了一切空间,封住了所有退路,在这一片区域中开天斧就是无可比拟无敌无对的至高存在。

    哪怕那颗心,有可能是盘古巨神的心脏,也不行。

    凌春泥的嘴角,已经露出了笑容,那是欣慰的大仇得报的痛快笑意,那是多年日夜仇怨带了无数诅咒的恨意,尽数都凝结在这一斧之中。

    沈石的声音在这一斧的风声里转眼被淹没,他怔怔地看着那边,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说时迟那时快,开天斧已然势不可挡地劈了下去,然后毫不意外也毫无阻碍的,它直接斩到了那颗心上。

    那颗人心,应声变为两半,被开天斧直接劈开了!

  • 逝去的年华:

    有人在吗?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