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百四十五章 放剑的代价

2016年5月16日 更新

showmidbar();
    第四百四十五章放剑的代价

    那一刻,天地俱静。

    那一刻,那颗心裂成两半。

    凌春泥嘴角的笑容还挂在唇边,但在那一刹那间,她的神情忽然一僵,像是发现了什么诡异莫名的事情,而下一刻,这件事就发生了。

    那颗心脏裂成了两半,但并没有飞灰湮灭,周围的那些时空黑洞对它似乎毫无作用,它在微微颤抖两下后,竟是是再度合在了一起,只不过这一次,在两瓣心脏间,已经多了一柄开天斧。

    从沈石这边的角度看去,那个看起来十分渺小、十分脆弱的心,在狂暴无比的战场中,却是异常平静地回头,夹住了开天斧的斧刃。

    凌春泥突然间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声,整个身子向后头飞了出去,而开天斧,那把人世间最强大的神器之一,却从她手上掉落下来,牢牢地留在了那颗小小的心脏之间。

    天空中的阴云,红色的云朵和银色闪烁的闪电,也在这个时候,压到了仿佛只有数丈高的天空里。一切都仿佛压抑到了极点,然后天地之间,忽然有一个笑声传了过来,和之前那个声音一样,它充满了古老、沧桑和威严的气息,但是此刻的它却像是带了一丝讥讽,道:

    “区区一只恶鬼,也敢妄想弑神?”

    “砰”的一声,凌春泥的身躯重重地摔在远处的乱石堆中,她正要挣扎着站起,但是忽然从天空中的漩涡黑洞了伸出一条巨大却敏捷无比的黑色触手,直接将她全身绑住,然后提到了半空中。

    那个美丽妩媚的身躯被如巨蛇一般的触手紧紧绑紧,全身到处咯咯作响,仿佛下一刻就要被勒断全部骨骼,看起来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而那个不知从何而来却响彻这个世界每一个角落的声音,依然还在冷笑着:

    “多谢你替我找回了神器,又将你自己的所有冥煞之力灌注其中,如此我方能提早万年苏醒过来,重新降临。”

    凌春泥的脸上掠过一丝痛苦之色,似乎有些不堪忍受身体的剧烈痛楚,但是她的眼睛却仍然明亮,她仰头瞪着那片可怕的天空,忽然间咬牙切齿地喊道:

    “原来、原来一切都是你做的安排?”

    那声音大笑起来,于是云卷风狂天地颤动,他的笑声异常宏伟,也带着无比的开怀之意,道:“自然是我。若不是我暗中安排一切,你以为你竟能如此安然地从镇魂渊下逃脱,又这么凑巧,能找到一具修炼了一半九天仙法正好适合你夺舍的肉身?”

    正站在一旁屏息静气看着这难以置信的一幕的沈石,突然间身体一僵,眼中掠过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慢慢抬头,望着那片狂风卷动的天穹。

    &&&

    凌春泥发出一声凄厉无比地嘶喊声,仿佛在瞬间癫狂,然而那巨大的黑色触手猛然收紧,顿时她的嘶喊声变成了嘶哑的痛苦呻吟,然后猛然头一垂,便失去了知觉。

    阔大的天空里,从云层深处黑洞中伸出的巨大触手,紧紧地抓着一个昏迷的女子,那情景显得是如此的诡异。但是更诡异的是,那只触手缓缓转动,包括地面之上,夹着那柄开天斧的心脏,也缓缓飞起,与触手一左一右停留在空中。

    然后一起转向沈石。

    沈石只觉得自己喉咙异常干涩,似乎想要拼命呼喊出什么,却又什么都喊不出来,只能怔怔地站在原地。而与此同时,那个声音再一次地出现了。

    “孩子……跪下吧。”

    沈石身子微微一震,抬头望去,却除了那个心和触手之外,再也看不到任何有关这个古老声音的痕迹,他不存在于哪里,却又似乎无所不在。

    沈石嘶哑着嗓子,过了一会,道:“为什么要我跪拜你?”

    那个声音听起来似乎格外的温和,与之前对凌春泥的时候显得截然不同,道:“你是我的子孙,孩子。是我创造了你……”

    沈石眼中异芒一闪,忽然冷笑道:“当初在妖界,那个鬼东西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呵呵呵呵……”笑声响彻天地,随后道,“但你知道,我是和它不同的。我即将降临人世,天地万物也无法阻拦。从此之后,万古之下,这个世界便皆是我之领域。孩子,我赐你为人界之王,跪下吧,臣服于我。”

    沈石看着天穹,忽然大声道:“那你要的是什么?”

    “把你手中的那柄剑,给我……”那声音温和地道。

    沈石握着戮仙古剑的手,忽然紧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道:“算了吧,我对那什么人界之王没有兴趣。”

    “哦?那我或许可以给你另一个礼物来交换。”那古老的声音似乎很有耐心,一点都不急切,在他说完之后,突然天空中的那只巨大黑色触手猛地伸到了沈石身前,将沈石吓了一跳,同时也看到了脑袋歪在胸口昏迷不醒的凌春泥。

    “我将你心心念念的那个女子,完完整整地还给你,你可愿意?”

    沈石身子一震,惊道:“什么?”

    那声音大笑起来,也没有再说什么,随即只见那触手猛地滑动,片刻之间,突然只见凌春泥身上所有的衣服瞬间破碎,露出了她原本白皙、丰腴的身躯,那令人惊心动魄的美丽仿佛一如昔日。而在所有雪白的肌肤上,在她胸口丰腴的雪山之中,赫然镶嵌在血肉中有一块诡异的黑色水晶,正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沈石一眼就认出了那块黑水晶,因为他曾经得到过它。

    他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但随后只见那黑色的触手再度轰然而鸣,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从触手上散发出来。凌春泥的脸突然抬起,虽然双眼仍未睁开,但脸上一片痛苦扭曲之色,仿佛正在承受着无法形容的痛苦。

    但那股力量如磐石般沉稳地压下,凌春泥的身躯慢慢离开了黑色触手,悬浮在半空中,突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直接打在那块黑色水晶上。

    “啪!”的一声,黑色水晶四分五裂,然后瞬间飞散而去,在这中间,还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哀嚎声,直上九天。

    再然后,所有的风声与力量,都消失了。

    凌春泥**的身躯从半空中落下,摔在沈石不远的前方。

    沈石慢慢张大了嘴,下意识地想要向前冲去,但是就在这时,那只巨大的黑色触手猛地拦在了他和凌春泥的中间。

    “放下那柄剑……”古老而威严的声音,缓缓地说道。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