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百四十六章 末日

2016年5月16日 更新

showmidbar();
    第四百四十六章末日

    沈石盯着眼前的黑色触手,看着那因为靠近才看得清楚的上面奇异如蛇一般的鳞片图纹,脸上的激动之色慢慢平复下来,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生冷和强硬。

    他深深地看着蜷伏于地的凌春泥,默默地笑了一下,然后将目光硬生生地从凌春泥的身体上移开,看向那片诡异的天空,一言不发,然后握紧了手中的戮仙古剑。

    道道白色的光芒,柔和地泛起,如同白色的焰火,将他的身子包围起来。然后这天地之间,突然便听到沈石的声音从那白火中传来,平静地道:

    “看起来,你似乎不怕那开天斧,倒是很怕这柄戮仙古剑吗?”

    天地之间,忽然安静了一下。

    过了片刻后,那个声音忽然笑了起来,道:“哦,你这么想么?”

    沈石望着天空,道:“有个人曾经告诉过我,一万年前,就是这把戮仙古剑插进了你的心,让即将苏醒降临的你被迫再度沉睡,而且再也承受不了这第二剑的伤害。”

    半空之中,那声音忽然转为凌厉,如惊雷响起,喝道:“是谁!是谁胆敢如此说话?”

    沈石慢慢地摇头,道:“有个声音,始终在我脑海中回荡着。”

    那个声音忽然安静了下来,然后缓缓地道:“与我为敌,对你并没有好处。”

    沈石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那个声音似乎突然变得娓娓动听,仿佛在诱惑着他,道:“何必呢,你与我为敌,一来根本没有胜算,二来甚至没有好处,你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做什么?退一步吧,只要你退一步,我就给你无尽的荣华富贵,还有你最心爱的女子,甚至我还能给你永恒的生命,在这个世界中永垂不朽。”

    “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这些事么?”那个声音低沉地说着。

    沈石默不作声,脸色微微变幻着。

    那个声音等了片刻,又道:“而且,就算你一定要与我为敌,可是你找得到我么?你手中拿着戮仙古剑,确实很强大,但是你去哪里找到我的真身,又怎么能够伤到我?还是说,你就像那个愚蠢无比的恶鬼一样,以为那颗心真的就是我的心脏么?”

    沈石的目光下意识地在那颗被开天斧劈成两半的心上看了一眼,随即转开了目光,眼中有一丝焦虑之色。

    那个声音顿时提高了一些,仿佛看到了希望,又发出了一声温和的笑声,道:“而且,还有一个秘密,我想你还不知道吧?”

    “什么秘密?”沈石问道。

    “当年众神之战后,我的身躯四分五裂,化为无尽大地山岳,其中我的心脏便落在这青龙山下。千万年来,这一片大地早已和我的神心结为一体,你若是妄想杀我,那么结果便是我心若是,则这边大地也将崩塌,那会是什么后果,你想过吗?”

    沈石突然之间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片惨白。

    “你想到了!”那个声音大笑起来,笑得整个天地都在震颤摆动,道,“我心若死,最直接的后果便是这一块大地将山崩地裂,我们头顶的那座天鸿城和青龙山脉,都将完全崩塌碎裂,然后沉入无边的大海。”

    “在那座都城中,有你亿万之多的人族同胞,你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你杀了我,就当等于亲手杀你无数人族同胞,亲手将他们推下深渊,还要将那座万古名都生生毁灭,就这样,如此可怕的代价,你还是要亲手杀我吗?”

    “这个代价,你觉得值得吗?”

    那声音如雷如狱,轰然而鸣,震响在沈石的耳边,仿佛就要将他整个人都撕裂开去。

    &&&

    这个代价,真的值得吗?

    沈石不知道,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他不会也不能去为如此众多的人未来的命运去做决定,但是现实却一下子摆在了他的面前。

    “放下吧,只要放下这柄剑,一切就都好了,你可以轻轻松松地过着一生无忧的岁月,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为什么要这样辛苦,这样绝望地去斗争呢?”

    “还是放下吧……”

    那个声音,始终不断地在沈石耳边回响着,诱惑着他。

    沈石孤独地站在这个天地之间,望着这末世一般的天地景色,只有戮仙古剑上白色柔和的微光还在陪伴着,抵御着风雨侵袭。

    他站在原地想了很久,脸色从变幻痛苦各种复杂神色,渐渐平静下来,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好像忘记了什么,但是最后,他抬起头,看着头顶的天空。

    他开口说道:

    “这样的话,一万年前,你一定也说过一次吧。那么为什么,当年的那个人却并不理会你许下的承诺,而选择了刺你一剑?”

    天空中风卷云滚,这一刻却是寂然无声。

    “他不相信你。”沈石平静地说道,“而且比起你许诺给他的东西,我想,那个人应该和我一样,都觉得还有一种更重要的东西。”

    那个声音忽然出现了,道:“是什么?”

    “自由!”

    沈石望着天空的云彩,笑了起来,道:“我们不想要、也不需要一个凌驾于我们头顶的主人,哪怕传说中是你缔造了这个种族。我们不想再做一次你的奴仆,哪怕你给予这奴仆所谓的无上的荣耀和富贵荣华。”

    “我不要那些!”

    沈石最后这样说道。

    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会,然后隆隆地笑了起来,像是终于彻底失去了耐心,吼道:“那你就去死吧。你妄想找到我的心,妄想弑神,那结果只会想那个恶鬼一样,灰飞烟……”

    话音未落,突然间沈石猛然跳跃而起,他没有向天出剑,他没有将戮仙古剑刺向那只黑色触手,更没有劈向那已经裂成两半的心。

    白色的光芒照耀着他的身影,忽然之间,这柄古剑散发出无与伦比的灿烂光彩,照亮了整个世界。

    沈石带着古剑,飞扑而下,带着不顾一切的癫狂般的神情,一剑,刺入了他脚下的大地,或者说,是他脚下的那座山脉。

    …&&&

    天地静止了,所有的风,所有的云,所有的光与暗,所有的声音,一切一切都静止了。

    然后天地间突然黑了下来,最后只剩下了那一道明亮的白色光辉,直冲天际。

    静寂中,有一阵心跳声传来,在白光的照耀下,突然之间,这个世界充满了血腥味,这一整座巨大的山脉突然开始蠕动起来,发出砰砰的声音,就像是,

    一颗心,在跳动。

    然后白色的光刺破了一切黑暗,有痛苦而绝望的哀鸣声,从远方传来,有带着诅咒的咒骂,回响在黑暗与光明的间隙。

    但是一切都晚了。

    灼热的白光刺穿了一切,万丈的光芒瞬间钻入了这座巨大的山脉内部,然后在光芒中,整座山脉突然现出了原形,那是一颗无比巨大的、难以想象的巨心。

    下一刻,白色炽烈的光芒从这颗巨大的心上,无数个裂缝里穿透出来,无数的碎块掉落,大地疯狂地颤抖着,仿佛正在哭泣,仿佛正在经历着最后的绝望。

    伴随着最后的一声轰然大响,白光毁灭了一切。

    那座山脉一样巨大的心脏,轰然碎裂,飞灰湮灭。

    紧接着,整片天地非但没有安静下来,反而颤动的更加剧烈,天空中忽然飘落了水滴,紧接着便是瓢泼大雨,声若雷鸣,无数的水流从天空中倾泻而下,伴随着更多更可怕的巨大的碎裂的岩石。

    沈石在地面上,仰头望着那末日一般的天空,透过白色的光芒,他看到了这个地底世界天空的尽头,已经出现了无数的裂缝,然后有无数的水流轰然冲下。

    他想到了什么,这个地底世界,或许根本就是在天鸿城外的内海之下,那里与沧海相连,根本就是无边无际的汪洋,此刻天崩地裂,海水整个倒灌进来,就如同真正的世界末日一样。

    不知为何,他的脸色异样平静,他转过身去,大步地跳过乱石,然后在无数的水流与巨石中,找到了仍然昏迷不醒倒在地上的凌春泥。

    他紧紧地抱住了她,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心竟是如此平静,仿佛这世上所有的事都已完成一般,再无牵挂。他抱紧了这个女子,在她唇边轻轻吻了一下,然后闭上双眼,坐在地上,任凭那头顶如雷鸣般的巨响声中,天崩地裂,洪水巨浪铺天盖地向他冲来。

    “轰!”

    下一刻,世界一片黑暗。

    一切归于静寂。

  • 逝去的年华:

    有人吗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