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集 第七章 祖师祠堂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青云山後山之中有两个重要所在,其一就是青云门最重要的圣地「幻月洞府」,千年前那位惊才绝艳的青叶祖师便是在此闭关悟道,从此青云门冠绝天下,领袖群雄。

而在青叶祖师之後,幻月洞府遂成青云门最神圣之地,千年来只有掌门才能进入此地。

而另一处,便是祖师祠堂。

顾名思义,自然便是供奉青云门历代祖师的地方,从开创青云门的青云子到青叶祖师再到历代先辈,都在这祖师祠堂中有著灵位,每日香火不绝。而且每逢重要日子,青云门都会在掌门带领之下,到此隆重祭祖,也算是青云门中一个重要所在。

不过除了祭祖的日子,这里却是冷清之极。当林惊羽将那四个魔教徒众引开跑入此地的时候,只见偌大的一片空地上,耸立著一座气势雄伟的殿堂,四角飞檐,琉璃瓦顶,古香古色门牌红柱,彷佛都在这片宁静中诉说著昔日的历史。

一阵阵的轻烟,从深邃而显得有些阴暗的殿内飘出,从外面看去,只见里面烛火点点,更有长明灯微微摇晃,悬挂半空。但是,除了在殿前默默扫地的一个身著朴素衣衫的老者,竟是看不到一个人影。

这时,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那个老者缓缓抬起头,向这里望来。

林惊羽心中一阵後悔,当时他只想著先把这些魔教之人从幻月洞府之前引开,不料却误入祖师祠堂,这里供奉著历代祖师灵位,若是被魔教之人破坏,他当真是万死不能辞其咎!

一念及此,林惊羽顿时停住脚步,斩龙剑在身前一横,转身面对追来的假上官策等人。

这时,远处树林中突然有飞鸟惊起,一阵喧哗。

林惊羽心里一惊,看著那方向是张小凡所在之处,不由得一阵担心。但终究知道面前乃是大敌,强自定住心神,凝神戒备,暗中下定决心,便是今日死在此处,也绝不能让这些魔教贼子踏进祖师祠堂半步。

斩龙剑彷佛有灵气一般,碧光闪耀,衬著它主人的那张脸,坚毅之极。

祖师祠堂前那个扫地的老者,目光望到了林惊羽手中的斩龙剑,身子忽地震了震。

那边魔教四人互望一眼都笑了出来,这些人显然在魔教中地位不低,一眼便看出此处必定是青云门重要所在,看来此番必定大有收获。

假上官策得意笑道∶「小家伙,我看你资质不错,如今青云门已然走头无路,不如你投入我门下罢,老夫担保你将来飞黄腾达!」

「呸!」林惊羽心中一阵厌恶,冷笑一声,理也不理。

假上官策居然也不生气,嘿嘿冷笑道∶「好,既然你要找死,我就成全了你!」说罢一使眼色,其他三个黑衣人登时攻了上去。

林惊羽紧咬牙关,斩龙剑碧波荡漾,横在身前。那三个黑衣人所用法宝,一个是黄色飞剑,一个是份量雄浑的长戟,还有一个最是古怪可怖,乃是用数个人骨所制的白骨剑,阴气森森。

林惊羽以一敌三,咬牙苦战,斩龙剑绿光纵横,守卫原地,竟然不曾稍退,但渐渐的却还是处於下风。

林惊羽少年入青云门下,天资极好,苍松道人极是看重他,非但悉心教导,甚至连大有来头的斩龙剑也传给了他,也不知是不是在这个少年身上,看到了往昔他所敬仰的那个人的影子。

而林惊羽也的确不曾辜负苍松道人的苦心,短短数年之间,凭藉著自己优异的天赋,以及那一股深埋在内心里为父母亲人报仇的信念,道行竟是突飞猛进,数年间已是年轻一代弟子中的翘楚。

只是任凭他用功再勤,但修行终究受时间限制,不可能太过激进。此刻面对三个黑衣魔教徒众,正面里那个长戟不断砸下,旁边飞剑则瞄空偷袭;更头痛的还有那把白骨剑,阴气森寒,在那魔教之人的操纵之下,忽隐忽现,每挡了一次,阴气袭来,他就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一颤。

如此苦斗数十回合,林惊羽纵然全力防守,斩龙剑的碧芒却还是渐渐被那三个黑衣人给压了下去,眼看著他败象毕露,终於是支撑不住地退了一步。

站在後面的假上官策一声冷笑。

这一退登时就止不住脚步,那三个黑衣人精神大涨,法宝齐出,林惊羽大汗滚滚而下,接连後退,欲要站定而不能。

忽地,那把神秘的白骨剑突地消失,林惊羽正接挡当头砸下的长戟,再一剑荡开从旁偷袭的飞剑,不料脚下一痛,登时站立不住。竟是那把白骨剑不知何时钻入地下,潜行而至,登时将他右腿上划出了一道大口子,鲜血淋淋而下。

林惊羽大吼一声,斩龙剑凌空斩下,这仙家神兵撞在白骨剑上,劈啪微响,白骨剑主人顿时跌了出去,隐见那剑上暴出了细微裂痕。

用白骨剑的那魔教之人一阵心痛,连忙将白骨剑收回细看。但这时另两人法宝已至,风声凛冽,林惊羽身处死地,用尽最後一份力气,驭起斩龙剑横在头顶。

「轰隆」一声大响,只见异光乱闪,火星四射,也不知是从哪里爆发出来的力量,斩龙剑生生将这两件法宝挡了下来,但林惊羽眼前也是一黑。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刻,他一时失神之间,突然看到刚才还站在远处的假上官策赫然出现在面前,对著自己狞笑。

林惊羽大惊失色,但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胸口处一阵钻心疼痛,一股尖锐之极的力道直钻了进来,瞬间刺破他所有护体真法。

「啊!」

林惊羽嘶吼一声,整个人飞了出去,口喷鲜血,连斩龙剑也拿握不住,剑身在半空中翻腾,最後刷的一声倒插入地,正好在那个扫地的老者身前。

碧光流转,渐渐黯淡。

林惊羽性子向来顽强,低头看著胸口,却见一片血肉模糊中,真正的伤口却只有一个指尖大小。但此刻一股锐气直冲进体内,势如无坚不摧的细针一般乱冲乱撞,体内经脉痛苦不堪,欲待起身再度迎敌,不料脚下一软,竟是站不起来!

他大口喘气,那边厢假上官策等人却是哈哈大笑,得意之极。

「小家伙,怎麽样?我只不过用了五成的法力,便将你打的如此,你还不快快降了!」

林惊羽脸上肌肉抽动,显然体内极是痛苦,但迫在眉睫的大难,却更是令他焦虑万分,一想到背後的祖师祠堂,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扎著慢慢爬起。

魔教等人也不拦他,只在一旁看猴戏一般看著热闹。

那锥心的疼痛彷佛要冲上了头顶一般,林惊羽还没站稳便又是一阵眩晕,转过头大口喘著粗气,踉跄著向那扫地老者面前的斩龙剑走去,口中喘息道∶「老人家,这里危险,你快、快、快走┅┅」

那老者看起来像是青云门中日常打扫祖师祠堂的人,面容枯槁,脸上皱纹深如刀割一般。说也奇怪,林惊羽与魔教众人大战,他却也一直安静地站在旁边观看,既不逃走,也不说话。

此刻只见他向走过来的林惊羽胸口看了一眼,忽地淡淡道∶「『离人锥』!你是魔教长生堂的刺客周隐吧?」

魔教那四人笑容一窒,假上官策神色忽然冷了下来,道∶「想不到这里居然还有高人。不错,我是周隐,阁下又是何人?」

那枯槁老者却没有回答他,自顾自道∶「离人锥本是魔教奇宝,威力绝大,但落在你这般人品下贱之人手中,却只沦为暗算人的器物,端是辱没了这枚奇珍!」

周隐大怒,但一时搞不清这神秘老者身分,又见他虽然看去颤巍巍的,但说话口气却大的吓人,心中不禁有些忐忑不安,怒道∶「阁下究竟是谁?」

那老者叹息一声,道∶「我是谁?嘿嘿,连我自己都忘了我是谁了┅┅」他说话之时,面容悲怆,语气里满是苍凉之意,随即转过头来,对著怔在一旁的林惊羽道∶「孩子。」

林惊羽吓了一跳,连忙道∶「是,前、前辈。」

那老者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彷佛露出一丝微笑,道∶「你是何人门下?」

林惊羽不知怎麽,此刻对著这个老人突然竟有说不出的敬畏之情,当下低声道∶「弟子是龙首峰苍松道人门下┅┅」

话说了一半,忽然想起苍松道人如今竟已背叛了青云,顿时一阵莫名滋味涌上心头,心中一酸,竟是说不下去了。

那老者点了点头,低声道∶「是苍松啊!他收徒弟倒是挺有眼光的,嘿嘿。」

只见他说话声中,颤巍巍伸出手去,握住了身前那倒插在土地之中的斩龙剑。

林惊羽看著他缓慢的动作,忽然一阵紧张,彷佛内心也期待著什麽一般,竟是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那一双枯槁而苍老的手掌,不知道经历过几多风霜,当他再一次接触到坚硬而冰凉的剑柄,然後,握紧了它!

祖师祠堂里面,忽地传出一阵幽幽的钟鼎声。

「呛啷┅┅」

突地,原本黯淡的斩龙剑霍然腾起绿芒,盛放的光芒彷佛天际的骄阳,刺目而不能逼视!那老者缓缓将斩龙剑拔出,每上一分,斩龙剑彷佛也在激动的颤抖一般,龙吟不绝,那震人心魄的声音回荡开去,直冲九天。

老者站直了身子,缓缓将碧芒大盛的斩龙剑放在身前,用手轻轻抚摸。那被岁月侵蚀而起了老茧的手,却如抚摸心爱的女子一般的温柔。

斩龙剑呼啸著,即使隔了老远的林惊羽和魔教众人,竟然也感觉到斩龙剑突如而来有灵性般的激动。

林惊羽愕然望著那把他几乎认不出来的斩龙剑,在那老者手上放射出无与伦比璀璨的光辉。而那个枯槁的老者在握住了这柄神剑之後,整个人竟也彷佛变了模样,无形的气势汹涌洒开,彷佛是传说中的上古剑神。

「孩子,你看好了,斩龙剑不是像你那样用法的!」老者在汹涌澎湃的碧光中淡淡说道。

话音才落,忽地只见碧芒瞬间爆发,整片空地刹那被绿色笼罩,幕天席地。锐啸声中,斩龙剑从老者手中飞驰而出,如电芒锐闪,疾冲而出。

魔教众人看著那老者气势如此之大,早就留心提防,此刻一声呼喊,同时驭起法宝攻来,只有周隐站在最後,眉头紧皱,却没有出手。

那三人几乎还是采用刚才对付林惊羽一样的办法,长戟正面攻击,飞剑腾起,白骨剑正欲偷袭,不料那老者根本不理黄色飞剑与白骨剑,斩龙剑化做如山光柱,排山倒海直攻而来。为首使长戟的那个魔教徒众大惊失色,连忙驭起长戟招架,只听得一声脆响,斩龙剑如削冰切雪一般,生生将长戟切为两断,更无丝毫停顿,当头斩下。

「嘶┅┅」

在林惊羽目瞪口呆之中,在众人惊惧眼色里,那个魔教之人从头到脚被生生切为两半,血雨飘洒。而几乎没有停息,满天血污之中,此刻几乎如恶魔一般的绿芒倒卷而起,冲向另外两人。

本来攻向那老者的飞剑和白骨剑,此刻心胆俱裂,哪里还敢进攻,立时向後飞窜,同时急招法宝。只是那斩龙剑锐芒盈天,转眼即至,在众人眼皮底下生生撞了上去。

几乎连一声惊呼都没有,绿芒将那两人淹没了,片刻间碎裂之声暴起,也不知在那两人身上发生了什麽事?

林惊羽冷汗涔涔而下,神志几为之所夺!

站在最远处的周隐脸色大变,知道此老者实在是可怖的高人,自己绝非其敌,立刻转身飞走。

不料那绿芒如山呼海啸一般,间中竟还夹杂著殷红的血色,如电芒飞过,直追而来。

周隐道行毕竟比其他人高上一些,手中忽地一抖,隐见黑气一闪,这漫天绿芒竟然在他面前顿了一顿。

而下一刻,周隐突然失色,失声道∶「是你!你是万┅┅」

话声未落,那充盈天地之间的如山绿芒,赫然将那苦苦支撑的黑气压倒,当头劈下,斩在周隐胸口。

周隐一声惨呼,整个人被打得远远飞了出去,眼见是不活了。

片刻之间,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四个魔教之人,竟然都死了。

满天碧芒,忽如长鲸吸水一般,收敛到了斩龙剑上,飞回到那老者手中。

林惊羽微微张大了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那老者微微摇头,彷佛自己也在叹息著什麽,随即又深深望了手中的斩龙剑一眼,便将他掷给了林惊羽。

林惊羽下意识地接住,只听那老者返身向祖师祠堂走去,口中缓缓道∶「斩龙剑,取南疆极苦之地万载绿晶所铸,诛杀奸邪无数。欲用此剑,必要勇往直前,以攻为首,纵修行不够,亦要决心将强敌尽数斩杀,非如此不可发挥其神力。你当牢记在心!」

林惊羽愕然,但眼看著老者就要走入祖师祠堂,忽然醒悟,急道∶「前辈,今日魔教大举攻入青云,恳请您一定要出手┅┅」

那老者的身体忽然顿了顿,却没有转过身来,只淡淡道∶「青云门高手如云,掌门真人道玄更是天下不世出的奇才高手,有他在,又有什麽好怕的?」

林惊羽踏前一步,悲声道∶「可是,可是掌门真人已然受了重伤了!」

那老者明显是吃了一惊,霍地转过头来,道∶「是什麽人能够伤到道玄?」

林惊羽突然沉默,那个凶手他自然知道,但此刻要他说出苍松道人的名字,不知怎麽,竟是一阵悲伤,彷佛说出了口,就要和那个人断了什麽一样,一时竟没有说出话来!

那老者却接著问道∶「道玄呢!他现在怎样了?」

林惊羽道∶「掌门真人受了重伤,但不知为了什麽,进了幻月洞府去了。」

「幻月洞府!」那老者面色忽地沉静下来,半晌对著林惊羽,却更像是对著自己,微叹道∶「青云门千年巨派,你怕什麽啊?」

说著,老者再一次缓缓转身。林惊羽失色,惊道∶「老前辈,难道你眼看青云陷入危难而不救吗?」

那老者彷佛有些悲凉的一笑,道∶「少年人,青云门建派垂两千年之久,内里的实力,岂是你能够知道的!你放心就是了。」

林惊羽不明所以,正要再度恳求,忽然间只觉得手中原本安静的斩龙剑,突然剑身大热,如受了什麽刺激一般,绿色光芒,再度亮起。

林惊羽愕然看著手中的斩龙剑,忽有所感,转头向幻月洞府的方向望去,只见在山峰之间,一道豪光冲天而起,而自己手中的斩龙剑,也彷佛就是对著那里,低低鸣叫。

「出世了,终於出世了!」

不知什麽时候也望向那里的老者,满脸都是沧桑的复杂表情,低低地道∶「孩子,你运气很好,很快就能看到那传说中的古剑『诛仙』了!」

  • 流星语:

    回复
  • 亲亲雪琪:

    碧瑶马上要死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