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章 昏厥(下)【四更求票】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寒潭边便是高耸的长长石阶,直通向通天峰,同时也是整个青云山脉最高处的山巅玉清殿。在这场战事中一鸣惊人的道玄并没有下山追杀魔教余孽,而是将昏迷的师父天成子带回到这里。

  此刻,玉清殿后掌门真人静室之内,只有道玄和天成子二人。

  原本浴血奋战一身血腥的天成子,此刻仍然还是昏厥不醒,不过身上却已经一身干净,显然是弟子道玄服侍他更换了衣服,身披柔软被褥,躺在玉榻之上。

  道玄看起来也已经换了一身衣衫,但还是青色道袍,此刻正是坐在床头,眉头紧皱地看着天成子,脸上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昏迷中的这位青云门掌门真人,看起来情况并不甚好,双目紧闭中,面容却一直不时变幻,时而惊惧时而愤怒,口中偶尔还会发出一些含义不明的模糊呓语,似乎正陷入在一场噩梦之中,却又无法挣脱出来。

  除此之外,在距离床头不远处的桌面上,则是摆放着两柄长剑,一柄灵气充盈刻着七颗大星,正是天成子真人护身法宝七星剑,而另一柄古拙平凡,看去非石非铁,剑刃上刻着“诛仙”二字,自然便是历代以来青云门的镇山至宝古剑诛仙了。

  道玄的目光从天成子身上移开,轻叹了一声后,站起身走到桌边,目光扫过桌上这两柄对青云门至关重要的仙剑。灵光流转,一明一暗,道玄默然不语,眼中光华闪动,似正在怔怔出神想着些什么。

  正沉思时候,忽然只听这静室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音,片刻之后有人敲响了门扉,道:“弟子朝阳峰商正梁,拜见掌门师伯。”

  道玄走过去开了门,只见一个中等身材的青云门弟子站在门外,两人目光对视一眼,门外的男子面上露出几分恭敬之色,拱手道:“师兄,我想拜见掌门师伯,烦请师兄通传一声。”

  道玄摇摇头,道:“商师弟,你来得不巧,师父他老人家还未醒来。”

  商正梁“啊”了一声,目光向道玄身后的静室看了一眼,面上忍不住流露出几分担忧之色,低声道:“掌门师伯他没事吧?”

  道玄看了他一眼,面色平静,看不出什么太多的喜怒哀乐,淡淡地道:“无妨,应该只是太过劳累,如今睡下了,只要休息一阵便会无恙。”

  商正梁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丝笑容,笑道:“如此就好了。”

  道玄道:“商师弟你不是在云海下边忙着么,为何突然来到这里?”

  商正梁连忙道:“是这样的,我在云海上收拾战局救治诸位师兄弟的时候,无意中找到了这件东西,感觉事关重大,便特意上来呈请掌门师伯还有,师兄你看一下,究竟如何处置?”

  说罢,他从身后却是取出了一件黑乎乎的东西,递了过来。

  道玄伸手接过,忽地眉头一挑,只见此物通体玄黑,色泽光亮,看去犹如墨玉,形状则是布幡模样,赫然正是之前正邪大战时,那魔教教主仇忘语手持的一件法宝天魔幡。

  这件法宝拿在手中,兀自都有几分凶煞之气隐隐扑面而来,可见其威力不凡。但毕竟乃是邪魔外道之物,正道中人从来不喜。此刻道玄也是皱起了眉头,回想起那场大战经过,确实在仇忘语被诛仙古剑重创之后,形势一片慌乱,还真没人注意到这件魔教法宝的下落。

  沉吟片刻后,他对商正梁点了点头,道:“此乃天魔幡,是魔教妖孽的一件重宝,煞气深重,魔力如渊,你能找到它,是大功一件。”

  商正梁面上露出几分喜色,态度越发恭谨,道:“那此物该如何处置,还请师兄示下。”

  道玄想了想,道:“天魔幡乃魔教教主之物,关系不我也不好擅做决断,还是要等师父他醒来之后再亲自处置。这样吧,这天魔幡你先留在此处,回头等师父醒了,我便将此事禀告于他。”

  商正梁怔了一下,随即点头道:“如此就麻烦师兄了。”说着顿了一下,又道:“云海上还有诸多事情,小弟先下去了。”

  道玄点了点头,道:“你去吧。”

  商正梁转身走去,只是才迈腿走出一步的时候,突然从那静室之中猛地传出了一声呼叫,正是天成子的声音,而且那声音听起来竟有几分尖厉,令人心头一颤。

  商正梁身子一震,转身看来,与道玄一起向那静室中望去,却只见天成子仍然还躺在床榻之上,双眼紧闭,被褥遮胸,除了一只手突然伸出被子外面像是想抓什么又无力垂下后,看起来与之前并无异样,只是他口上嘴唇微动,随后又低声咕哝了几句,却又完全让人听不明白。

  “这、这是怎么了?”商正梁有些惊惧,愕然对道玄问道。

  道玄面色看起来有些凝重,过了一会,道:“应该还是师父他老人家劳累太过了吧。”说着抬头看了商正梁一眼。

  他的目光平静温和,并无丝毫逼人气势,整个人看去也是温文如玉,但是不知为何,商正梁却忽然觉得心头一跳,几分寒意从背后隐隐泛起。他不敢再多问,低声道:“那小弟先下去了。”

  “唔。”道玄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目视商正梁快步走去,在门外又站立片刻后,这才走回静室。先是随手将门扉关好,然后走到床头边的桌上,将这件天魔幡轻轻放在了七星剑和诛仙古剑的旁边。

  他默默地看了一眼这桌上的三件法宝,神色间露出几分复杂之意,只是谁也看不出此刻他心底到底在想着些什么,过了一会,他又重新回到了床榻边坐下,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天成子,俯下身子小心地将天成子露在外面的手臂放回被褥之下,随后坐了回去,望着依然昏迷不醒、偶尔胡言呓语的天成子,他的眼中渐渐的还是露出了几分担忧焦急之色。

  今日第四更,推荐票都投来吧。谢谢..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