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飞扬(上)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黑云褪尽,阳光洒落,朗朗乾坤再现人间,如雨过天晴焕然一新。青云山脉沐浴在灿烂的阳光里,仙气缥缈,远远望去便如人间仙境一般,不愧是几千年来久负盛名的中土第一名山。

  不过,此刻若是从高空俯望下方的话,便能看到有无数迅捷身影在青云山上下奔走追逐,硝烟四起,争斗纷繁,那一场正邪大战仍未停歇。刀光剑影随处可见,呼嚎鲜血触目惊心,不过总的来说,魔教此番围攻青云山之役还是大势已去了,从山头到山下,大部分的厮杀争斗都是青云门占据了上风,大多数的情况都是青云门弟子在含愤追杀魔教教徒。

  其中在通天峰南侧靠近地面的山麓某处,一场厮杀进行得尤为激烈,一方是七八个魔教教徒,另一方却是只有两个青云门弟子,一高一矮,看过去都是岁数不大的年轻人。高一些的青云弟子相貌英俊,手持一把黄色仙剑,挥洒自如,身手不凡而另一个矮胖的男子外貌普通,手中却有一把赤焰仙剑,看起来剑芒华丽,但进退攻防之间,却是十分沉稳,显然,也是一位道行根基十分扎实的青云弟子。

  对面的魔教众人仗着人多,本想一举围杀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青云弟子,然后再夺路而逃,谁知双方交上手之后,这两个青云弟子虽然看起来年岁不大,但实力竟是委实不弱,哪怕眼下看着处于下风,但一时半会居然并无败象,甚至还死死拖住了这一群魔教中人,让他们不得逃命。

  二人之中,那矮胖弟子面容凝重,表情木讷,但手底下动作却是丝毫不慢,尤其是一柄赤焰仙剑灼灼而舞,火光灿若流霞,纵然是面对魔教诸人如潮水般的攻势,他竟也守得是密不透风,沉稳无比。这十成的攻势里,他一个人倒是承担了七八成,兀自酣战不退。

  而在他身边的那个高个青云门弟子,动作便远较自己这位矮胖同门潇洒得多,黄色剑芒飘逸如风,洒落下来又化作无数小小漩涡,如风中花朵次第盛开,实在是令人眼界大开。而那些剑芒风花虽然看似美丽,但每当这些风花飘了过来,魔教教徒往往都要避之不迭,显然这美丽之下的威力同样令人畏惧。

  激斗时间一久,魔教这一方还是占据上风,但是魔教诸人却是人人面上带了焦急之色,眼下这般局势,谁都知道不能在这青云山下久留,但去路却被这两个该死的家伙死死拦住。

  并且,这两人显然也是心思灵敏之人,并不贪功击杀,只是稳扎稳打,一心就是拖着这七八个魔教中人,只等着随后山上援军下来,自然便能一网打尽。

  这情势谁都不傻,谁都能看得清楚,魔教众人自然不能束手待毙,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忽地一声怒吼,手下连出杀招,看样子是急了。

  似乎这一声吼叫像是命令一般,所有的魔教教徒顿时也是发狠,似乎同时都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拼命向这两个青云弟子攻去。

  瞬间,压力大增,这两个青云弟子有些抵挡不住,开始向后退去,同时二人之中,那黄色剑芒被压低了许多,反倒是一直力主防御的赤焰剑芒虽然也被压制,但兀自明亮,在苦苦支撑着。

  那高个弟子连退几步,面上也是掠过一丝怒色,喝道:“端木铁,你别想跑了,迟些定然要你血溅三尺,祭奠我青云忠魂!”

  “呸!”魔教众人中的那个壮汉狠狠啐了一口,根本就不理会那青云弟子,忽然回头怒喝道:“老鬼,你还不出手做什么?”

  话音凶厉,青云门两个弟子都是心头一惊,挥剑拦在身前守住其他魔教众人的围攻,同时目光也向那端木铁妖人的背后看去。然而目光扫过之后,赫然只见那边魔教众人的背后竟是空空如也。

  矮胖的青云弟子第一个反应过来,急呼道:“小心”

  话音未落,异变陡生,一道惨烈无比的血影突然从这两个青云门弟子身边一个隐蔽角落里升起,刹那之间阴风呼号,如万鬼哭泣,甚至让人觉得这天空都仿佛突然暗了一下,片刻之间,那血影便向那矮胖的青云弟子背后狠狠撞了过去。

  在场众人纷纷望去,只见那半空之中的法宝,赫然竟是一个血红的人头骷髅,血迹殷红,恐怖无比,同时周身血气蒸腾,一看便知乃是一件凶戾无比的邪物。

  这一下仓促生变,青云门两人谁都没想到明明魔教众人大占上风,竟然还有一个厉害高手隐身于一旁忍耐不出,此刻断然出手,却是攻敌不备,眼看着那个胖子就要被血骷髅狠狠撞上了。

  就在这危急关头,突然又听着一声清脆叱喝,半空之中一道琥珀亮光如激流冲下,快如闪电后发先至,瞬间冲到了矮胖弟子身侧,从旁边撞上了那个血骷髅。

  只听“砰”的一声,血骷髅与这道琥珀亮光一起飞开。

  两道苗条身影从天而降,落在这两个青云弟子身旁,却是两位美貌女子。其中一人容貌清丽,娇俏可人,正是在云海之上曾经出现过的苏茹,在她身上漂浮着一道琥珀朱绫,灵光闪动,游走不休,显然,正是她刚才于间不容发之际出手,救了这位同门。

  除此之外,随她一起落下的还有另外一位女子,身材高挑,背负灵剑,容貌甚至比苏茹还精致几分,但眉宇间却带着几分冷峻之色,似乎是个不苟言笑的性子。

  终于等来了同门援手,这两个青云弟子都是精神大振。

  不过魔教那边毕竟人多势众,而且之前隐匿起来的那个魔教妖人更是狡猾无比,也不知身在何处,就只御使着那件凶厉无比的血骷髅飞来飞去,疯狂骚扰着这几个青云弟子,所过之处,阴风呼号,稍不留神便是一个重伤致命的下场,令四人颇有忌惮。再加上那端木铁也是道行深厚,魔教这边发狠一冲,攻势如潮之下,竟然真的是冲破了原先的阻挡,然后半刻也不停留,纷纷落荒而逃去了。

  眼见追之不及,加上那些奸猾妖人转眼又都是分开,一个个如老鼠般专往密林隐蔽处钻,不消片刻都失了踪迹,追之不及,这边青云门四人只得恨恨停下脚步。

  两男两女相对而立,那高一些的男弟子对两个女子拱手笑道:“多谢二位师姐出手相助,在下是风回峰曾叔常,旁边这位乃是我的好友,出身大竹峰的田不易。”

  田不易收起赤焰仙剑,想起刚才那间不容发的危险一幕,也是心有余悸,长出了一口气,随即想起救自己的人正站在对面,连忙抬眼看去,双手抱拳拱手道谢,道:“呃,在下田不易,多、多谢”

  话音未落,一个在琥珀朱绫灵光之下的美丽脸庞便映入了他的眼帘,秀发瑶鼻,明眸如星,那一刻山风吹过,她衣襟飘飘,微笑而立,突然间就像是这天地间陡然明亮了起来。田不易忽地声音哑了一下,一时间只觉得心头猛地一跳,这句话竟是说不下去了。

  苏茹看了田不易一眼,只见这矮胖的同门表情木讷,看起来似乎说话有些结巴,脸上隐见汗滴,不由得有些同情,赶忙笑道:“我叫苏茹,这位是我的师姐水月,我们都是小竹峰真雩恩师座下弟子。”

  真雩大师在青云门中可是德高望重的大人物,平日里的声望可以说是仅次于掌门天成子,向来被青云门上下所敬重。曾叔常与田不易都是肃然起敬,一起抱拳道:“久仰。”

  这时站在苏茹身边,神色间有些清冷的水月则是看了田不易一眼,忽然开口道:“你是大竹峰门下,那郑通师叔是你什么人?”

  田不易道:“正是家家师。”答了一句,中间他忍不住又看了苏茹一眼,却只见她笑意盈盈望着自己,肌肤胜雪人如桃花,真个是越看越是清丽醉人,口中一下子又打结了一下。

  水月“嗯”了一声,缓缓点头,但随即看到田不易目光却似乎有些不太老实,不时偷偷瞄向身旁的师妹苏茹,顿时面色沉了下来,便要出声呵斥。

  苏茹打小与自己这位师姐一起长大,感情最是要好,也对水月的性情了若指掌,只看了一眼便知道她是要发火了,连忙一把拉住她,同时笑道:“师姐,好好的你生什么气么?”说着又捏了她手腕一下,低声道:“田师兄口齿不便,你别为难人家好不好?”

  “口齿不便?”水月怔了一下,有些狐疑地看了田不易一眼,似乎不太相信的样子。

  而田不易与曾叔常也听到了这句话,一时间面面相觑,也是有些愕然。

  苏茹还想再说什么,但就在这时,忽然她目光一凝,却是突然望向远处山脚之下,手指那边大声道:“啊,你们看那边!”..

  • 隔壁老王:

    写的真心不好

    回复
  • 傻妮: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