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集 第二章 心意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青云山大竹峰上。

张小凡呆呆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怔怔出神。

这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柔和的光线从房间的窗口处照了进来,洒在里面的青石地板上。也许是因为空气中也带了些慵懒的气息,在这个房间里的大黄、小灰,此刻也显得有些懒洋洋的。

大黄趴在张小凡的脚边,把头埋在自己的两只前脚上,眼睛半闭著,耳朵也耷拉了下来,全身上下,只有皮毛光鲜的尾巴时不时的摆动一下。

而平时一向好动的猴子小灰,此刻也靠在大黄身上,把大黄的肚子当作枕头,闭著眼睛睡得正香,而它的身子,此刻也随著大黄肚子的呼吸而微微上下起伏。

这个宁静的午后,仿佛一切都和从前一模一样。

张小凡的眼光,茫然望著不知名处,这已是他回到青云山的第三天。

突然,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一直困倦迷糊的大黄突然抬起头来,双眼睁开,连耳朵也竖了起来。

张小凡皱了皱眉,随即听到门外响起了缓慢的脚步声,片刻之后,吱呀一声,门被人推开了。

阳光洒了进来,一时有些刺眼,张小凡只看到门口处站著一个身影,沐浴在阳光中。

待到眼睛稍微适应了阳光之后,他的脸色顿时白了一白,只见田不易阴沉著脸,站在门口。

这是三天来,田不易第一次前来看他,也是除了日常给他送饭的大师兄宋大仁外,他第一个见到的人,想必其他的人,都因为田不易下了严令,不能前来探望。

这时大黄早就跑了过去,尾巴大摇特摇,在田不易脚边蹭来蹭去,很是欢喜的样子。但另一只动物小灰就没那么有好感了,反倒是被人打扰了好梦,颇为恼怒的样子,“吱吱”叫了两声,不过终究知道田不易不是它可以惹的起的人物,所以也没敢上去怎么放肆。

在叫了几声之后,小灰便摇摇晃晃跳回了张小凡的床上,往被子上一靠,又睡了过去。

田不易低下身子,看了脚边的大黄一眼,伸出手来,摸了摸它的脑袋,大黄低低地吠叫了两声,用脑袋去蹭他的手心。

田不易拍了拍大黄的头,站直了身子,向张小凡看来。

张小凡不敢和他的目光相对,低声叫道:“师父。”

田不易看了他半晌,也没有应他,慢慢走近,张小凡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但田不易却没有什么动作,只缓缓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张小凡心中有些害怕,但更多的却是茫然而不知所措。其实他自从回山之后,自己也早料到要面对这样的局面,甚至更厉害的,要面对其他更多人的审问训斥,他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可是,在这个温暖而安静的午后,当这些年来他一直敬如天神一般的田不易沉默地坐在他的身前时,他却只有低低的垂下头来,脑海中一片空白,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田不易缓缓地道:“老七。”

张小凡身子一震,几乎如条件反射一般地应道:“是,师父。”

“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

张小凡慢慢地抬起头,向田不易看去,田不易面无表情地看这他,根本看不出他在想著什么。

许久的沉默之后,张小凡缓缓的摇了摇头。

田不易盯著这个徒弟,缩在衣袖中的手慢慢地握紧了拳头。

“刚才,”田不易慢慢地说著话,仿佛这样才能隐藏他心里的感情:“今早龙首峰的齐昊过来传信,明日一早,掌门道玄真人要在通天峰玉清殿上见你。”

张小凡的身子抖了一下,这个时刻,终于还是到来了。

清凉的山风,从开著的门口外边轻轻吹了进来,仿佛还带著远方那片竹林的竹涛声,可是,在房间里的人却都没有感觉。

小灰仿佛又睡著了,大黄也重新躺了下去,不再理会他们,只有田不易依然注视著这个弟子。

深深,深深地看著他。

“这几日,你那几个师兄们可有对你怠慢吗?”

张小凡摇了摇头,道:“没有,师兄们都对我……对我不错。”

田不易不说话了,房间里又回复了沉默。

良久,田不易突然长出了一口气,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甩头站起,头也不回、一声不吭地向门外走去。

张小凡望著那个熟悉的背影,茫然若失。

就在田不易马上要走出这个房间的时候,他突然又停下了身子,但仍然没有回头,张小凡怔怔地叫了一声:“师父……”

“老七!”田不易的声音依然平稳,但在那背后,却隐约流动著异样的情绪。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真是别派派来,刺探我们青云密法的卧底吗?”

张小凡咬住了唇,慢慢的、慢慢的向他跪下:“师父,我不是,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他低低地道,对著田不易,仿佛也同时对著自己的深心,这么斩钉截铁地说著。

阳光里,仿佛有一声轻轻的叹息,当张小凡再度抬头的时候,那个熟悉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张小凡怔怔地望著门口,保持著这个姿势许久,才缓缓站起,走回到床边坐了下去。

猴子小灰被他的动作惊醒,转过头来,看到是张小凡,裂著嘴笑了笑,仿佛经过睡眠之后,精神开始回复,又有些好动一般跳到了他的身上。

张小凡下意识地环过手来,把小灰搂在怀里,但眼光却依然望著门外。半晌,才用只有他自己,或者还包括小灰才能听到的声音,低低地道:“你知道的,我当初答应过那个人的,死也不说,死也不说……”

小灰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但它明显不是很在意,伸出手去,亲热地去抓张小凡的头发。

张小凡没有移动身子,任凭小灰动作,只在口中慢慢地道:“只有你了,小灰,现在只有你在我身边陪我了……”

小灰“吱吱”叫了两声,呵呵笑了起来,也不知道到底听懂了没有。而在远处,大黄仿佛又睡著了,在睡梦中,它的尾巴悄悄卷起,缩到了自己的身下。

阳光依旧柔和的照著,站在门外的杜必书忍不住张开口打了个哈欠,但片刻之后,原本淡淡的困倦之意就消失不见了,只见田不易缓步从张小凡的住处走了出来。

“师父。”杜必书叫了一声,一边小心地看著田不易的脸色,希望能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无奈田不易面无表情,只微微点了点头,就这般走过他身边,向著守静堂走去。

杜必书恭身站在一旁,待田不易走远了,望著他的背影,心里想的却是张小凡,忍不住就叹了口气。在大竹峰上,任谁也料想不到,这个往日里平凡的小师弟,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此时此刻,连他这个平日里一向活泼好动的人,也不禁有些提不起精神来,心中更是为了张小凡隐隐担忧著。

他这般出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背后传来一声叫唤:“六师兄。”

杜必书吓了一跳,转头看去,不禁一怔,只见张小凡不知什么时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站在他的身后。猴子小灰趴在他的肩头,正裂著嘴笑嘻嘻地看著他,倒是大黄没有跟出来,多半还在睡觉。

“呃,小师弟!”杜必书皱了皱眉,道,“有什么事吗?”

张小凡看了他一眼,慢慢地道:“六师兄,我想去后山走走。”

杜必书闻言一呆,心下有些为难。自从回山之后,田不易虽然没有直接下令要诸人监视张小凡,但师娘苏茹已然暗中交代过众人。

只是此刻看著往日里老实的小师弟脸色憔悴,杜必书心中著实有些不忍,但却无论如何不敢违背师门的意思,半晌才呐呐道:“小师弟,你、你知道现在……我,我……”

张小凡默默地低下头去,轻声道:“明天掌门道玄师伯就要让我去通天峰了,我是想再看看以前的地方。”

杜必书身子一震,微微张大了嘴,忽然间莫名其妙觉得眼眶一热,此刻站在眼前的少年,似乎又变成了多年前刚刚上山时那个平凡的孩子,在饭桌之上,自己和他打赌师父一家谁先进厨房的模样……

可是师门之命,他却无论如何不敢违逆,正自为难处,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二人转头看去,却是田灵儿一脸复杂表情走了过来。

这是三天来张小凡第一次见到田灵儿,只见她脸色微白,仿佛也有些憔悴,想必这些天来,她也不是很安心,只是在这片阳光之中,却依然如此美丽。

张小凡低下头去。

田灵儿走到二人跟前,对著杜必书,但眼角余光却都在张小凡的身上,道:“六师兄,我爹说了,小凡他不会做什么事的,由他去吧!”

杜必书一怔,张小凡身子也仿佛震动了一下,慢慢转过身向守静堂方向看去,却只见堂口深深,哪有田不易的身影存在。

张小凡缓缓地向守静堂方向鞠了一躬,低著声音仿佛还带著些哽咽,道:“谢谢师父。”

田灵儿站在一旁,似乎也想说些什么,但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抿紧了嘴,转身走了回去。

看著她走的远了,杜必书忽然道:“难怪今天早上小师妹和龙首峰的齐昊师兄大吵了起来。”

张小凡怔了一下,道:“什么?”

杜必书道:“早上齐昊师兄来了一趟,与师父师娘说完话之后,小师妹就把他拉到一边,不料没过多久,似乎是小师妹说了什么,让齐昊师兄很是为难,小师妹便发火了。”杜必书顿了一下,向张小凡望了一眼,接著道,“我猜她多半也是让齐昊师兄为你向苍松师伯求情,所以才大吵起来的。”

张小凡低低苦笑一声,也不知该说什么,摇了摇头,向著后山走去。

杜必书从身后望著他的背影,但见猴子小灰趴在他的肩头,不时就去抓著他的头发玩耍,样子颇为滑稽,只是一想到明日之后等待著张小凡的命运,他便忍不住愁上眉头,重重地叹息出来。

大竹峰通往后山的那条山道,张小凡已经许久没有走过了,一路之上,但见路旁绿意盈然,鸟鸣阵阵,不时从远处传来。

迎面而来的山风,吹拂在他的脸上,带来了一丝清凉,顺著这弯弯曲曲的小路,仿佛又回到从前。

原来在这里,真的是一切都没有改变啊!就连飘荡在远处,大竹峰山腰中的白云,也似乎和当年一模一样。

猴子小灰很是欢喜,一下子从张小凡的肩头跳了下来,“吱吱”叫著,窜到旁边的草丛中,忽然又爬上一棵大树,在上面荡来荡去。

张小凡看著它的模样,忍不住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想起了当年与小灰相遇时的情景,仿佛心头的重压在此刻也稍减了几分。

走著,走著,小灰就在他的头顶,在大树顶端兴奋地窜来窜去,可是张小凡的眼神,却渐渐只望向前方,那一片渐渐清晰的,翠绿的竹林。

有多少的回忆,凝固在这里!

他在竹林前头,停住脚步。

山风吹来,无数的黑节竹迎风舞动,哗哗作响,仿佛也在欢迎著老友的回归。

张小凡深深呼吸著,这世间只属于此地才有的,清新、甘甜而自由的空气。

然后他走了进去。

翠绿的竹林,也和当初一样的茂密,在那些高大青翠的竹子下边的土壤中,更有无数的竹笋破土而出,在这里自由的生长。

不知不觉,他又走到了从前在这里做砍竹功课的地方,只见当初细细的黑节竹,如今似乎都粗了一圈了。

竹影婆娑,竹涛阵阵,仿佛也簇拥著他。

往事如潮,涌上心头。

他怔怔地看著周围的一切,仿佛有些痴了。

“张小凡!”

突然,一声柔和而微带惊喜的呼唤,从竹林的深处响了起来。

张小凡身子一震,这声音如此熟悉,但却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在这个地方听到的。他立刻转过身,向声音处望去,顿时呼吸一窒,赫然只见在一片竹影之中,碧瑶一身与周围环境交相辉映的水绿衣裳,笑意盈盈地站在那里,几许柔情,几许痴迷地望著自己。

“你,你怎么会来这里?”在两个人这般如傻瓜似的注视良久之后,张小凡呐呐地道。

碧瑶慢慢走了过来,连眼波都是温柔的笑意,柔声道:“我是来看你的啊!”

张小凡心中一阵激动,下意识咬紧了下唇,半晌才道:“可是,万一被人发现,你就太危险了!”

碧瑶摇头道:“我不管,我只想看看你。”

张小凡身子一震,这还是他头一次听到碧瑶把心意说的这般直接。仿佛注意到张小凡的惊讶,碧瑶脸上也是一红,随即又道:“你们青云门这一百多年来都安稳如山,早就放松戒备了,我偷偷上山,也不见有人发觉。”

张小凡默默点了点头,但随即想到,如今正道中人无不知道碧瑶乃是魔教鬼王宗宗主的女儿,若是此刻被人发现自己居然又和她在一起说话,那后果不问可知。

碧瑶何等聪明,一眼看出张小凡脸上有犹豫神色,原本的笑意也渐渐被黯然之色代替,轻声道:“如果你担心什么,那我走好了。”

张小凡向她看去,但见著碧瑶面上虽然有欢喜之色,但总也掩不去那丝憔悴,想来这些日子,必定是因为担忧自己而致。突然之间,他心头一热,脱口而出道:“我还能担心什么,难道我还能更糟吗?”

碧瑶一怔,看了他一眼,张小凡微微苦笑,道:“没关系的,现在不会有人来,你陪我说说话吧!”

碧瑶笑颜逐开,点头道:“好。”

可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两个人彼此注视,却居然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隐隐有些尴尬。

半晌,碧瑶嗔道:“呆子,你说话啊!”

张小凡抓了抓脑袋,但脑海中一片空白,实在不知道对著这个美丽女子,该说什么才好。正好眼角余光向旁边看去,见不远处地面倒著一根粗大的黑节竹,多半年月太久腐朽而落,便走了过去,呐呐道:“你坐吧!”

碧瑶噗哧一笑,如鲜花绽放,清丽无双。

她走了过去,正要坐下,张小凡忽然拉住了她,道:“你等等。”

碧瑶一怔,道:“怎么了?”

张小凡仆下身子,用袖子在黑节竹上用力擦了擦,擦出一片干净的地方,然后起身,也不看碧瑶,低著头道:“你现在坐吧!”

碧瑶收起了笑容,嘴角动了动,一双明眸只望著张小凡的身影,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坐下,随即拉了张小凡一下,道:“你也坐吧!”

张小凡脸上一红,道:“我,我坐地上就可以……”

不料碧瑶用力一拉,把他拉过来一起坐在竹子上,嗔道:“叫你坐就坐呀!坐地上干什么?”

张小凡尴尬一笑,只觉得身边隐隐幽香,淡淡传来,从鼻端处飘了进去,到了自己的深心。忍不住转头向她看去,只见碧瑶也正注视著他,眼波如水,说不出的温柔之意。

从来不曾发觉,甚至连当初他们二人被困在死灵渊下滴血洞中的时候,张小凡也没有觉得自己与她这般的接近。半晌,他忽然道:“碧瑶。”

碧瑶微笑道:“怎么了?”

张小凡凝视著她,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碧瑶怔了一下,慢慢把目光移到自己身前的土地上,脸上仿佛也飘起了淡淡迷惘,道:“是啊!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呢?”

他们二人的头顶之上,竹叶在山风中轻轻摆动著,仿佛也在轻轻诉说著什么。

“我的家世,还有以前的事,你都知道了吧?”半晌,碧瑶幽幽地道。

张小凡轻轻点头,道:“是。”

碧瑶缓缓道:“我自小娘亲就不在了,爹爹又忙于圣教宗派的大事,很少有时间管我,周围人看著我爹的脸面,从来都是对我笑脸相迎、曲意奉承。”

张小凡沉默了片刻,道:“你爹其实还是很关心你的。”

碧瑶点了点头,道:“是。可是我以前都不明白,直到遇到了你之后才知道的。”

她凝视著张小凡,静静地道:“小凡,在滴血洞中的那段日子,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她的声音,此刻听来,仿佛也有些幽远:“原来在黑暗里,就算在快死的时候,我也可以找到个人依靠的。”

张小凡心中感动,却不知该说怎么才好。

一只如玉般的手伸了过来,碧瑶轻轻拉住了他的手,从她柔软的肌肤上,传来淡淡的温柔。

她从怀里拿出一片手帕,轻轻擦拭著刚才张小凡为她擦竹子时,袖口上留下的污渍。

“从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人讨好我,送了多少奇珍异宝,可是……”她抬起头,凝视著张小凡的眼睛,轻轻道,“就算全天下的珍宝都放在我的眼前,也比不上你为我擦拭竹子的这只袖子。”

这一刻,全世界的声音,忽然都消失了。

只有这美丽女子温柔的眼波,簇拥著他。

多少年后,你回首往事,还记得当年,曾有人对你,低声诉说心语吗?

那因为年轻带著天真有些狂热的话语,你可还记得吗?

就像深深镂刻在心间、不死不弃的誓言!

你有没有张开双臂,将那心爱的人,拥抱在怀里?

不知什么开始,在那一片温柔的静谧之中,他张开双臂,与身边的美丽女子,紧紧相拥。

  • 多情小弟:

    就算全天下的珍宝都放在我面前,也比不上你为我擦拭竹子的这只袖子。在这最艰难的时候听到心爱的人这样的话。只为这一句,断肠也无怨

    回复
  • 后会无期:

    还是一令人感动

    回复
  • 天下无缘:

    至情至性

    回复
  • 天下无缘:

    至情至性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