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五章 同行(上)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通天峰,云海平台之上,光是在放置战死的青云弟子这一边,便有超过两百具的尸体,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地面上,令人触目惊心。

  能够拜入青云门这样的名门大派修行道法的,几乎都不可能是天资愚钝的人,换句话说,在这些为了师门和正道英勇战死的年轻弟子中,也许不知有多少天纵英才早夭,他们本该光彩夺目的人生陡然谢幕,就此长眠。

  清冷星光照耀之下,这一幕令人格外伤感,大批青云弟子都围在这些死去的同门兄弟身旁,有的沉默不语,有的红了眼眶,一股哀伤悲愤的气息就这样弥漫在整个云海上。

  青云门大竹峰弟子田不易,在云海平台另一端随意地将手中拖着的一具死掉的魔教徒众尸首丢下,然后厌恶地狠狠盯了一眼,转身便离开了这里。在他身边还有一些做着同样事情的青云弟子,动作表情也都差不多和他一样。

  大部分在这场大战中被杀死的魔教教徒尸体,都被集中拖到了这一片区域中,不过与云海另一头死去的青云弟子备受敬重悉心照料的情况相比,这里便毫无尊重可言。别说整齐摆放了,几乎所有的尸体都是随意丢下堆叠在一起,渐渐地变成了一座看起来有些怪异的小山。

  没有人对此有任何异议,哪怕是德高望重的真雩和郑通两位青云前辈也没有过来说什么。悲天悯人的情怀,在云海另一端那两百多具青云弟子的尸首面前,是没有任何力量的。

  堆叠如山的魔教教徒尸首比战死的青云门弟子要多很多,粗看一下,大约超过了一倍,由此也能看出这一代青云门弟子的个人战力、整体实力都是相当强悍的。这些死去的魔教教众大概会在不久之后被一把火集体火化,青云灵山钟灵毓秀,并不是为这些人所准备的。

  这时,大战过后战场的收拾整理已经进入了尾声,田不易看看周围,似乎并没有什么还需要自己帮手的地方,便转身向青云门弟子聚集的这一头走了过来。

  星光从天空中洒落在云海上,白色的云气轻轻漂浮着,让人恍惚有一种在云中行走的幻觉。

  青云门弟子多是三三两两地站着,虽然此刻已是夜深,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人想回去歇息,田不易也是如此。他默默地走到那一片摆满了同门尸首的圈子边,看着那触目惊心的景象,下意识地咬了咬牙,微微低头。

  随后,他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向附近看了一眼,然后带着几分忐忑,沿着这一片摆满了尸体的边缘缓缓走了过去,开始小心翼翼地去辨认那些死去兄弟的面孔。

  青云七脉之中,大竹峰一向都是人丁最单薄的一支,但同门里还是有几个师兄弟的,他现在最担心的,便是突然在地上看到自己熟悉的脸。

  事实上,在这片区域周围,与他一样赶来辨认尸体的青云弟子为数不少,人人神色凝重,面色肃然。

  就这样,田不易走了大半圈后,万幸的是,一直都没有看到自己最担心的几位师兄弟和朋友躺在地上,不由得长松了一口气,但是随即又是惊醒,只觉得自己这般委实是对身前这众多战死的师兄弟们大为不敬,一时间心中羞愧,连忙站直身子,恭恭敬敬地对着这一片所有躺在地上的人们行了一礼。

  在他再次站直身子后,忽然听到身边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压抑着的啜泣声,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熟悉,他转头看去,只见有一个有些眼熟的女子身影正跪在六尺开外的一具尸首边上,以手掩口哭泣着,肩膀还在轻轻颤抖。

  田不易心中一动,大步走了过去,果然看见那女子正是苏茹。此刻,她一双明眸中满是伤怀,晶莹的泪珠如断线的珍珠一般滴落下来,目光怔怔地看着身前那具尸首。

  田不易向地上那具尸体看了一眼,只见是一位面色苍白的年轻女子,容貌颇美,哪怕此刻已经长眠,仍然可以看出她生前的妩媚,让人心中忽有痛惜。或许她本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候,但美好的生命却陡然中止。

  青云门中,小竹峰向来只收女徒,看起来这位不幸过世的姑娘应该和苏茹是同脉的姐妹,而且平日里交情也是极好的,所以苏茹此刻才如此伤心。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苏茹跪坐于地泪流满面的模样,田不易猛然也是心中一痛。

  这一天中,不知有多少人失去了至亲好友,手足兄弟,不久前还一起谈笑风生,说好要并肩而行修炼长生的人,转眼便已天人永隔。

  田不易沉默地在原地站了一会,然后走到苏茹的身边蹲了下来。苏茹转过头向他看了一眼,像是认出了这个矮胖子是自己白日里刚认识的那个同门,只是或许是她此刻太过伤心,并没有向田不易打招呼,而是很快又把目光转回了身前那个死去的女子身上,泪水仍然在她美丽的脸上流淌着。

  过了片刻,忽然有一块手帕从旁边递了过来。

  苏茹的啜泣声顿了一下,过了一会,只听田不易似乎有些口齿不清、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轻声道:“干净的。”

  苏茹轻轻抹了一把腮边的泪水,像是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接过了田不易手上的帕巾,在脸上擦了擦。

  田不易松了一口气,不知怎么心中忽然有些欢喜,但看着身边人哀伤的模样,终究还是有几分难过,就这样安静地呆在苏茹的身旁。

  而或许是因为突然多了一个人,苏茹的啜泣声慢慢停下来,过了一会,田不易忽然听到她轻声说道:“她叫林初霜,是我在小竹峰的一位师姐。”

  田不易“嗯”了一声,看着地上那张美丽却苍白的脸庞,心中也是一阵惋惜难过,默默地双手合在一起为她祈福几句。

  而与此同时,只听苏茹又幽幽地说道:“我自小父母双亡,拜入小竹峰后,最先认识的就是林师姐和水月师姐,除了师父外,她们两人就是我世上最亲的人了。她们对我都是极好的,水月师姐性子有些清冷,平时不爱说话,林师姐就相反,一天到晚看着都快活得很,常常拉着我到处去玩。”

  “今天以前,她还悄悄对我说过,她觉得长门的道玄师兄看起来真是好厉害的。”

  “她还说以后等我找到了如意郎君,就一定要将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才嫁出去”

  话声说到最后,苏茹声音渐渐开始发抖,原本止住的泪水瞬间又掉落下来,显然对这位与她情同姐妹的林初霜意外过世实在是伤心欲绝。

  田不易看着她的模样心里难过,却又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觉得自己笨嘴笨舌什么都不会说,张嘴好几下子也没说出什么话来,最后只好低声道:“你、你别难过了”

  “哇!”蓦地,苏茹似乎反而被他这一句突然刺激了,一下子放声大哭,心情激荡间甚至直接转身,趴在他的肩头,转眼间泪水便打湿了田不易的肩膀。

  田不易瞬间如遭雷击,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只觉得身前那女子柔弱无助,哭泣声声,只恨不能自身替她承受这些苦楚,奈何,最后只能有些笨拙地轻声安慰道:“会好的,会好的”

  星光清冷洒落下来,这一刻,阔大的云海平台上,那一大片已经失去了生命的青云弟子身旁,同样的悲伤事情随处可见,不知有多少人失去了朋友、兄弟和姐妹,痛苦和伤怀、轻轻的啜泣声,为这一个夜晚染上了痛苦的颜色。

  万剑一走过虹桥,便觉得云海之上的沉重喧嚣逐渐远离在身后,眼前一片山色又恢复了往昔的清净幽美,山风习习吹来,仿佛便能洗去了一身的血腥和烟尘,与这灵山星空融为一体,飘然而有出世之意。

  石阶水潭皆在眼前,万剑一匆匆走过,刚要走上石阶前往通天峰顶的玉清殿时,忽然眼角余光一扫,却是看见在碧水寒潭边上站着一个身影。

  这个时候谁会站在那里?

  万剑一心里吃了一惊,停住脚步往那边望去,或许是也听到了这里的动静,那个独立潭边负手而立的人影也转身看来,却正是道玄。

  万剑一脸上泛起笑容,向道玄那边走了过去,同时口中道:“师兄,你怎么会在这里?”

  道玄道:“前头下来处置了一些琐事,心中有些烦闷,便到这边走走。”

  万剑一点点头,道:“师父呢,他老人家没事吧?”

  道玄道:“嗯,师父与魔教教主力战,虽最后大获全胜,但自己也身负重伤,不过还好并无性命之忧,眼下已经安歇睡下了。”

  万剑一长出了一口气,面上原有的焦急之色散去,露出几分欣慰之意,道:“那就好,那就好。若是师父他老人家有什么意外的话,我等做弟子的当如何是好?”

  很多读者都在关心新书是什么,我只能说新书跟诛仙、戮仙将完全没关系,也不会是绝仙、陷仙。稿子还在准备,所以最近特别忙,为了在发新书阶段不断更,我只好拼了老命努力。写蛮荒行纯粹只是为了诛仙的书迷朋友们能多看看诛仙的故事,新书才是我真正要发力的作品。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