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七章 争执(上)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翌日一大早,田不易便起了床,早早收拾好自己,便从自己的小院走了出来。谁知远远地看到在大竹峰上守静堂那边,师父郑通居然也起了个大早,负手从堂中步行而出。

  田不易连忙上前问好,郑通看到田不易也有些意外,问道:“你怎么这么早就起身了?”

  田不易道:“弟子想着今天也早些去通天峰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帮上忙的。”

  郑通点点头,面上露出几分欣慰之色,道:“难得你居然有这份心思,真是不错。正好我也要去通天峰,一起走吧。”

  田不易点头答应下来,两人一起御剑飞起,便往通天峰那边飞去。

  此刻晨光之中,一轮红日刚刚在遥远天际探出了微小一点,天光洒落下来,云海生涛一望无际,青云山脉七座雄峰屹立于天地之间,巍峨雄伟,气势宏大,望之便如人间仙境一般。

  昨日刚刚经历的那一场血战,似乎半点没有给这座千载灵山造成什么影响,天地悠悠,似乎也从不为人间沧桑所动容所改变,正应了那句自古流传下来的老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风驰电掣腾云驾雾,一路飞翔于天地之间,约莫一盏茶时间后,郑通与田不易再度落在了通天峰云海之上。

  与昨夜相比,云海之上少了几分悲伤,多了一些安宁。原本那些令人触目惊心的尸体,今天已经都不见了,其中那些战死的青云门弟子,都已经被七脉子弟各自认领了回去,善加抚恤妥善安葬,因为哪怕是修道中人,其实也讲究个人死后入土为安。

  当然了,这都是在青云门中的说法,至于昨晚在云海上同样堆积如山甚至数目更多倍余的魔教教徒尸体,便没有这等待遇。青云山钟灵奇秀,无论如何,青云门上下也绝不会让那些妖人的尸首沾染在这座灵山上。

  按照宗门里连夜下达的命令,确切地说,是道玄代掌门天成子下令,青云门已经连夜组织人手,将那些魔教教徒尸体都移到山下去了。至于后事如何,自然便会专门派人处置,事不关己的青云弟子,都不会再去关心了。

  落地之后,郑通对田不易嘱咐几句,然后又道自己要去探望一下掌门天成子真人,你就在这里看看能做什么吧,说着便飘然而去。

  田不易拜别师父后,转头在云海上走了几步,向周围张望了几下。此刻虽然时间早,但经历了那样一场大事,通天峰云海上也仍有不少人走动,不过田不易看来看去,却像是一直没找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面上便有几分失望之色,轻声“哎”了一声,看起来有些沮丧。

  “你叹气什么?”忽地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还用手拍了他肩膀一下。

  田不易吃了一惊,回头一看,却是曾叔常,忍不住奇道:“咦,你怎么这么早就到这里来了?对了,昨天后来回通天峰后,怎么突然就没见你了,是跑哪儿去了?”

  曾叔常撇了撇嘴,道:“回山了。”

  田不易怔了一下,道:“回风回峰了?那么早回去做什么?”

  曾叔常的脸色忽然间有些黯淡下来,沉默片刻后道:“我们找到了刘焱师兄的遗体,所以早早就将他送回了风回峰。”

  “啊?”田不易脸色一变,一时间吃惊不风回峰刘焱师兄在青云门中也是一位名气极大的人物,天资出众道行精深,虽然还比不上通天峰一脉那两位天之骄子,但是在如今的青云门年轻一代中也算是个出类拔萃的菁英了,一直以来都被许多师门长辈看重。只是想不到,这一场大战过后,这么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俊杰,竟然就此死去了。

  过了一会,田不易才回过神来,叹了口气,对曾叔常道:“那曾师叔他一定心里不好过吧?”

  田不易此刻口中的曾师叔,便是如今风回峰的首座曾无极,同时也是曾叔常的亲生父亲,刘焱便是曾无极一手栽培出来的得意弟子。但凡是青云门中的人,都知道曾无极对刘焱这个徒弟极为看重,平日里常引以为傲,别说视同己出了,单说那教导用心上,都有人开玩笑说比对他亲儿子曾叔常还亲近几分。

  只是如今刘焱意外地在这场正魔大战中身亡,对曾无极的打击之大,可想而知。

  曾叔常苦笑了一下,道:“我爹他昨晚一宿没睡。”

  田不易默然不语,心中唏嘘时忍不住又想起了昨晚所看到尸首遍地的那一幕,还有苏茹在她那位林初霜师姐身边埋首啜泣的样子,实在令人心痛。这一场正魔大战不知改变了多少人的人生,又造成了多少痛苦。

  定了定神之后,田不易对曾叔常道:“那你应该留在风回峰陪陪曾师叔啊,怎地这么早又到这通天峰上来了?”

  曾叔常这一次却是没有马上回答,脸色看去有些复杂,过了一会道:“昨晚为刘师兄办好后事,我爹看去就像是老了十岁,但是在夜半守灵、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他却突然对我说,既然刘师兄不在了,以后风回峰可能就要交给我了。”

  田不易吃了一惊,道:“什么?”

  曾叔常笑容有些苦涩,道:“你听了也觉得奇怪吧,我当时都怔住了,可是他老人家就这么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然后就不再理我自己走了。我现在脑子里乱得很,又实在不愿在风回峰呆着,干脆就跑来这里。想着可能你也会过来,跟你随便聊聊,不然心里真的要憋坏了。”

  田不易有些同情地拍了拍自己这个好友的肩膀,沉吟片刻后,道:“其实我觉得你爹也没说错啊。”

  “嗯?”

  田不易耐心地道:“你看,以你的天资道行,在风回峰中也是出挑的,以前是有刘焱师兄在,大家都没注意到你,但如今事已至此,你爹说了日后要将风回峰交给你,也并非什么令人意外的决定啊。”..

  • 。:

    风回峰成了代代相传的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