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集 第一章 密谋

2012年12月15日 更新

又见青云。

当张小凡再一次看到青云山的时候,距离他上次与陆雪琪、齐昊、曾书书三人一起下山,已经有数月的时间了。

那依然巍峨高耸、直入云端的山峰,依旧仙气缥缈、庄严神圣,但是张小凡的处境,却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在田不易与苍松道人以及萧逸才商量之后,张小凡暂时被田不易带回了大竹峰,由苍松道人和萧逸才回去向掌门道玄真人详细禀报,再做决定。

而张小凡因为失去了烧火棍,这一路上无法御空而行,所以一直都是由大师兄宋大仁带著他飞回。

大竹峰高耸入云,四面都是悬崖,失去了烧火棍的张小凡,此刻看来仿佛像是被软禁了一般。

阵阵毫光闪过,大竹峰一脉众人,终于回到了阔别许久的大竹峰。

张小凡面无表情地从停稳的大师兄的十虎仙剑上走了下来,沉默地站在一边,田不易更是连看都不看他一眼,面色难看之极,直接就走回了“守静堂”。

走上来迎接的留守在大竹峰上的吴大义等人一时愕然,都把迷惑的目光投向苏茹和宋大仁。

苏茹微微叹息,摇了摇头,也没什么心思说话,转头对宋大仁道:“大仁,这里交给你了。”

宋大仁连忙应了一声。

苏茹转头看了看一声不吭地站在旁边的张小凡,只见他面色憔悴,这数日之间人已瘦了一圈,心中有些不忍,下意识地踏上一步,但随即又停了下来,摇头叹息,转身走去。田灵儿转头看看张小凡,随即一言不发地跟著母亲去了。

宋大仁干笑一声,神色颇有些怪怪的,对张小凡道:“小师弟,既然我们已经回来了,你就回房休息去吧!不过,你……你最好不要乱走。”

张小凡抬起头来,缓缓点头,道:“大师兄,我知道了。”

说著他独自一人向著大竹峰弟子住处走去,没走多远,便听到身后传来低声的交谈,显然满肚子疑问的吴大义等人正在追问宋大仁、杜必书。

虽然看不到,可是身后那无形的目光,却仿佛如针一般,刺在张小凡的背上。

就在他走了不远,忽然大竹峰上响起两声欢快的吠叫,张小凡心中一动,抬头向前望去,不禁呆了一下。只见许久不见的猴子小灰裂著嘴骑在大狗大黄的背上,双手紧抓著大黄光亮的皮毛,而大黄吐出半截舌头,一路大声兴奋地吠叫著冲了过来。

张小凡忽然觉得眼眶中热了一下,连身子也微微有些颤抖。

很快的,大黄跑到了张小凡的身前,小灰“吱吱”连叫,“嗖”的一下就窜上了张小凡的肩头开心大笑,双爪习惯性地放到了张小凡的头上到处乱摸。至于大黄,对张小凡也甚是亲热,一颗大狗头不停在张小凡脚边摩挲,蹭来蹭去。

不知道它是不是又在怀念张小凡做的肉骨头?

张小凡心中一阵激动,蹲了下去,用手轻轻抚摸大黄的脑袋,大黄低声哼了两声,两只耳朵顺从地低伏下来,蹭著张小凡的手心。

而小灰则吱吱乱笑,尾巴横过来荡过去,缠著张小凡不放。

站在远处的吴大义咕哝了两句,低声道:“这两只畜生,老子细心照顾了它们几个月,从来都没对我这么亲热过!”

不久,在众人的注视下,张小凡站起身来,向著自己的住处走去,而小灰在他肩头坐著,大黄也跟了过去。

仿佛也只有到了此刻,张小凡的身影,才不显得那么孤单。

青云山麓的远处,碧瑶与神秘的黑衣女子幽姬正并肩而立,遥望那隐没在白云深处的山颠。

碧瑶的脸色微微显得有些苍白,眉头皱著,看去人也憔悴了不少,神情也有些恍惚。凝望了半晌,才慢慢道:“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

幽姬面上的黑纱微微一动,转头看了看身边这为情所苦的少女,轻轻道:“没事的,碧瑶,你别想太多了。”

碧瑶咬了咬唇,忽然道:“我爹呢?”

幽姬道:“宗主今日去河阳城中与新近赶到的万毒门那个老怪物见面了。”

碧瑶一惊,道:“什么,‘毒神’也来了?”

幽姬淡淡一笑,道:“何止是他,据我私下听说,就在最近几日,只怕连长生堂和合欢派的门主,也都要赶来。”

碧瑶这一惊更甚,半晌才说道:“怎么会这样?我知道爹已经把鬼王宗的主要战力都暗中调到了青云山附近,如果这三位门主一来,他们门下的高手必定也会跟来,那么岂不是我们四大……不,根本就是圣教的实力完全都集中到这里了?”

幽姬的面容隐藏在她黑色的面纱之后,看不清是什么表情,但只听她的声音,依然从容而平静,平缓地道:“不错。”

碧瑶忽然低下了头,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地道:“这么说来,爹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救张小凡了。”

幽姬淡淡道:“碧瑶,你别多想了,宗主他一言九鼎,你又是他唯一的女儿,他不会骗你的。至于说这一次我们圣教诸派舍弃前见,也是你爹极力主张,为了一雪百年前的奇耻大辱,四派门主一起在明王座下,发下重誓,趁著青云不备,攻他个措手不及。”

碧瑶沉默了片刻,道:“这一战若是成功,爹在圣教中声望自然高涨,就算败了,他也有个为前辈雪耻的好名声。可是……”她忽然提高了声音,神色仿佛有些激动,道:“可是这些我都不管,也不想管,我只想让张小凡好好的,不要在……”

“碧瑶!”幽姬忽然喝了一声,碧瑶怔了一下,看了看她,终于还是没有再说下去,转过头看著远方渺渺白云,一时望得痴了。

河阳城里一处僻静的大宅子里,鬼王与青龙缓缓走入,一路之上有人在前恭敬地引入,直向内走去。

这座宅子自然便是万毒门在河阳城里的据点了,也就是在今日,万毒门门主,魔教四大宗派门主中资格最老的毒神,来到了这里。

百年之前,魔教与正道在青云山大战,直杀的是天昏地暗,但最后魔教仍然败走。在那之后,魔教元气大伤,四大宗派之中,倒有三个换了门主,其中鬼王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接替上任鬼王宗宗主之位的。

但在诸派之中,唯独万毒门的老怪物毒神,却仍是幸存下来,只是这些年来也一反当年嚣张出头的作风,就算在魔教之中,万毒门也意外保持了低调,普通的徒众更是等闲见不到这个老怪物。

一念及此,青龙也不禁微微皱眉。毒神这个称号,早在数百年前就已经响彻魔教,当年他还跟随著上任鬼王打天下的时候,这毒神便已是万毒门中的得力干将,其后接掌万毒门门主之位,更是在魔教内争中与鬼王宗激烈争斗,暗地里结下的梁子不知道有多少?

只是没想到,时过境迁,居然会和这个老怪物一起合作。

青龙也有将近百年没见过毒神了,心下颇有些好奇,不知道这些年来,这毒神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若以年纪计算,这老怪物只怕将近五百岁了。

想到此处,他忽然心中一动,向走在自己身前半个身位的鬼王看去,只见他面上有淡淡微笑,表情似乎很是放松,却无论如何也猜不出他心里在想著什么?

一路走来,走过庭院,进了内堂,四周都是静谧无声,看不到一个人影,这个位高权重的人所住的地方,有著意外的冷清。

很快的,二人看到前方一间看似普通的平房门口,站著八个清一色黄褐色服装的男子,而带路的人,也带著他们向那个房子走去。看来,毒神应该就在这个房子里了。

走到近处,那八个男子一起向鬼王弯腰行礼,显然鬼王作为魔教四大派系之一的宗主,在魔教之中的地位极高。不过鬼王并没有什么矜傲之色,对著众人微微点头,随和地笑了笑,便和青龙一道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中,东西面都有开窗,光线照入,房间里很是明亮,全无这世间传说魔教中人一直待在黑暗中那种感觉。

至于摆设,更是简单之极。偌大的屋子中间,只有一张桌子和数把椅子,此外桌子旁边还有一张躺椅,一个满头白发如雪的老人正闭目躺在其上,旁边坐著一个面色白净、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正摆弄著桌子上的茶具,茶水香气,不时暗暗飘来。

怎么看,都像是一幅安宁的祖孙休憩图,哪里有一丝半点的邪气!

鬼王微微一笑,走了过去,那老者听到脚步声,张开了眼睛,向鬼王处望了一眼,脸上登时露出了笑容,微笑道:“你来了?”

鬼王笑道:“老前辈,当年圣殿一别,又是许久不见,身体可好啊?”

这老者自然就是恶名播于天下的毒神,当下只见他似乎面带苦笑,道:“老了,不中用了。”

说著,他似乎不愿再提起这个话题,岔开话头道:“鬼王老弟,如今你早已是鬼王宗的一派门主,与我身分相同,你若不嫌弃,叫我一声老哥即可,千万莫要再叫什么老前辈了,我可担当不起。”

鬼王失笑,神色轻松,在这张桌子另一侧坐了下来,对毒神道:“老前辈你这话就不对了,谁不知道你德高望重,这一次大事,我们还指望著你主持大局呢!”

毒神脸上神色仿佛一怔,立刻摇头道:“不成、不成。”

鬼王正待还说什么,对面桌上那个年轻人已经冲好了两杯茶,这时端了过来,淡淡地道:“宗主,青龙圣使,请用茶。”

鬼王与青龙伸手接过,鬼王向他多看了几眼,只见这年轻人眉目清秀,只是面色显得有些苍白,但能够在这里陪伴著毒神的,自然与毒神关系匪浅。

鬼王当下转头向毒神道:“这位是……”

毒神笑道:“他是我十年前收的关门弟子,叫秦无炎,当年我见他资质不错,就收了下来。无炎,还不快见过这二位前辈,他们可是我们圣教之中响当当的人物,以后若能得他们照顾,胜过你去苦修百年。”

秦无炎微微低首,脸上神色也说不上是骄傲还是害羞,连声音也是没有改变,依然平稳缓和,轻声道:“见过宗主、圣使,刚才我不知礼数,请二位莫怪。”

鬼王呵呵一笑,摇了摇手,青龙也笑道:“这位小兄弟能入毒神老前辈座下,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

毒神呵呵一笑,对他们二人道:“小孩子不懂事,你们不要见怪。”

鬼王摇手笑道:“说到哪里去了。”顿了一下,又道:“不过老前辈,我今天前来,是真的诚心想请你主持大局。由我们四大派阀联手,一起洗刷当年青云大败,圣殿被辱之奇耻。”

毒神沉默了一下,面色仿佛有些苍凉,许久才道:“老弟,我已是半残之身,实在是不堪大用了。这一次我们四大派暗中商议围攻青云,我自然不能落于人后,否则对不起幽明圣母和天煞明王二圣,更对不住圣教的列代祖师。只不过主持大局这个位置嘛!我看除了老弟你的雄才大略,其他人根本不能坐啊!”

鬼王皱了皱眉,摇头道:“老前辈你太过奖了,我在四大门主之中,资历最浅,如何担当的起?这样吧!等长生堂的‘玉阳子’和合欢派的‘三妙仙子’到了,我们再一起商量吧!”

毒神沉吟了一下,道:“这样也好,他们应该在这几日间就到了,我们到时再聚,这圣教百年来的奇耻大辱,今次一定要向青云门讨还回来。”

鬼王微笑,在这里又坐了一会,闲扯几句,便和青龙告辞了。毒神也不强留,命人送客。

离开了毒神的府邸,鬼王和青龙二人融入到河阳城里人群之中。

鬼王忽然冷笑一声,道:“这个老怪物,果然越来越难对付了。”

这句话说得莫名其妙,但青龙却似乎了解他的意思,点头道:“不错,三百年前我们鬼王宗与万毒门殊死争斗的时候,老怪物最是凶狠冲动,从来都是冲在最前面,就算百年之前,与青云那场大战,也是万毒门门主的他力主的。看来当年那一场惨败,他也消磨了不少锐气。”

鬼王摇了摇头,道:“这不叫消磨锐气,这叫长了本事。经过那一役,老怪物似乎幡然醒悟,整个人的脾气一下子都改了过来,韬光养晦,这百年来,除了我们鬼王宗,实力回复最快的就算是万毒门了。只是他不肯坐这个位子,却是十分麻烦!”

说著,鬼王皱了皱眉,淡淡道:“也罢,反正也要等那两个人到了才能商议大事,我们就先等几天吧!嗯,对了,碧瑶呢?今天好像一整天都没看到她。”

青龙道:“我也没看见,不过幽姬一直都陪著她,应该不会出事的,你放心好了。”

鬼王摇头,轻轻叹息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看著鬼王和青龙身影消失之后,原本一直平和甚至带点慈祥神色的毒神,面色也渐渐阴沉了下来,但半天也没有说什么。

至于他旁边那个年轻人,性子似乎更是古怪,毒神不对他说话,他也自得其乐,耐心无比地在桌面上冲泡著茶水,一点都没有不耐烦的神色。

也不知道过了许久,毒神忽然发出一声浩叹,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那个叫秦无炎的年轻人转过头来,看了毒神一眼,淡淡地道:“哦!那个人道行很厉害吗?”

毒神哼了一声,道:“他修行道行自然是极高的,但道行再高,我们也不怕他,只是此人城府太深,日后你一定要小心提防!”

秦无炎微微笑了笑,口气却还是那么平和,道:“知道了,师父。”

毒神看了他一眼,忽然叹道:“若是你那几个不成器的师兄能有你这份资质,我何必苦忍这许多年?”

秦无炎受了毒神的夸奖,面上也没有什么得意之色,淡淡道:“几位师兄都是尽心尽力为您办事的,师父。”

毒神哼了一声,忽然伸手把盖在腿上的毛毯掀开,居然下了椅子站了起来,这一下才见他身材居然颇为高大,脊背挺直,哪里有半点生病的样子?看来刚才那种种举动,都是为了欺骗鬼王和青龙的。

毒神在屋子中间来回踱步,秦无炎却似乎比他师父安静许多,房间里只回荡著毒神的脚步声。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秦无炎身边响起了一种奇怪的声音,似乎是夏日里夏蝉鸣叫的那种刺耳声音。

毒神脸色一变,转头看去。

秦无炎从椅子下面拿出了一个黄色小箱子,一尺见方,这个怪声便是从这里头传出来的。

毒神走了过去,伸手轻轻打开了盖子,赫然,在他们二人面前,在箱子里黄色柔软丝绸上面,赫然趴著一条色彩绚丽的蜈蚣,但最奇异处,却是这蜈蚣的尾部有七条分岔。

此刻若是张小凡看到此物,必定惊愕莫名,因为这东西他小时候曾经见过,正是天下绝毒之一的“七尾蜈蚣”。

秦无炎皱了皱眉,道:“自从我们来到这青云山附近之后,小七似乎就不大安分,似乎被什么刺激了一般。”

毒神仔细看了看这条七尾蜈蚣,然后从怀里拿出一枚淡紫色的小药丸,放入箱子之内,随即把箱子盖上。很快的,从箱子里发出的那种奇异声音,渐渐低了下去,随即消失不闻。

待秦无炎把这装有七尾蜈蚣的箱子慎重地收好之后,毒神淡淡道:“这七尾蜈蚣乃是天下奇珍之物,世间仅存一对,从来相伴到死,若是分开,但在百里之内,必有感应。小七这些日子不安,必定是因为此事。”

秦无炎看了毒神一眼,忽然道:“这么说,如今那个人,就在青云山上?”

毒神笑了笑,道:“不错,七尾蜈蚣乃是天下绝无仅有的异种,不会搞错的。”

说著,他转过头去,缓缓地向远处凝望。远方,河阳城外那座高耸巍峨的青云山,直插云霄,威武得几乎不可一世,白云环绕,仙气飘飘。

“一百年了,一转眼,又是百年了啊!”这个老人,低声地自言自语道。

第一篇文章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