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八章 争执(下)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曾叔常摇摇头,道:“青云门建派两千年,从未有一脉首座父子承袭的,我觉得这样感觉不太好。”

  田不易道:“好不好的,自然是由我师父、真雩师叔还有掌门师伯那些长辈去决断的,若是他们没意见,你爹将一脉首座位置传给你,又有什么不妥?”

  曾叔常低下头,紧盯着自己脚下,过了好一会才道:“但是我总觉得如此做法,就好像是我故意去抢了刘焱师兄的东西,心里实在难过。要知道,原先谁都以为,这未来首座之位应当是他的。”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笑容,低声道:“而且风回峰里的一众师兄弟们,我心里都有数的,以我现在的道行、资历,他们不会服我的,就算我强行接任了首座,只怕日后也是有无数纷争。”

  田不易看着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再去开解他了,只得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与此同时,在通天峰山顶玉清殿上,正有数人都聚在掌门真人天成子所在的那间静室里。

  经过一夜的休息,掌门天成子真人已经醒了过来,只是看起来仍有几分虚弱,此刻腿上盖着被褥,背靠床背,兀自坐在床榻上。除他以外,房中还有三人,分别是郑通、道玄和万剑一。

  在这一场大战过后的小聚中,本该是一场轻松、感叹的闲聊,然而有些出人意料之外的是,此刻的静室里,气氛有些微妙的紧张。

  “不行,此事万万不可!”

  这一句话说的是斩铁截铁,甚至话语声中都带了几分怒意,却是从一向沉稳的道玄口中而出。而看他紧皱眉头,目光炯炯所望着的人,赫然正是万剑一。

  尽管道玄目光逼人,但万剑一看起来却并无退缩之意,反而朗声道:“师兄,你听我把话说完,因为此事我已经反复想过,确实觉得很有必要。”说着,他转过身子面对正坐在床榻之上,面色虚弱双目微眯,看起来似乎有些木讷神游的天成子道:“师父,弟子以为,此番仗师父神威与历代祖师护佑,大败魔教且重创妖人,以诛仙剑之无上威力,那魔教教主必死无疑,则魔教中必然又变成群龙无首之乱局。远的不说,但是昨日弟子下山追杀魔教余孽之徒时,沿路便亲眼目睹多起魔教不同派系各自争吵甚至内斗之景象,此实为千载难逢之机会。”

  道玄喝道:“那又怎样,魔教派系多如牛毛,教徒无数,就算那教主已死,但树倒猢狲散,各大派系一哄而散,我们又如何能剿灭魔教,做到斩草除根?更不用说如今青云一门在此战中同样元气大伤,决不能再妄动干戈!”

  万剑一摇头道:“师兄误会了,我虽自傲,却也没想过能一举剿灭魔教,只是我细思之后,回顾往昔,便发现我中土正道与魔教争斗多年,生灵涂炭。但其中也有数次风云聚会有绝世英才在世,遂大败魔教而正道昌盛,然而此等盛景往往不过数十载,魔教每每退回蛮荒休养生息,待实力尽复后便又卷土重来,祸害苍生。”

  道玄哼了一声,道:“那你想怎样?莫非是要我青云门尽起精锐,然后一举杀入那千年来除了魔教妖人外从无人可以抵达的蛮荒,直捣那魔教圣殿么?”

  万剑一昂然道:“当然不是。此刻魔教虽然新败,但实力犹存。我意以为,虽不能直捣黄龙,但此良机实不可轻弃。趁着现在魔教大乱,各大宗派内讧之时,正当派人趁机潜入蛮荒,探究那魔教老巢蛮荒圣殿情形,摸清沿途情势,则为我中土正道将来一举剿灭此心腹大患留下重要指引,此实乃关系中土正道千秋大业的关键之举。”

  道玄面有怒色,道:“你说得轻巧,但可知前往蛮荒之途何等凶险,说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再加上此番魔教新败,必有大量教徒溃散逃回蛮荒,途中等若是在妖人眼皮底下行走,如此艰险之事,你当真想清楚了么?”

  万剑一往前踏了一步,面露坚毅之色,道:“我以为,这个险值得去冒。”

  道玄大怒,喝道:“如此危险艰难之事,你要我青云门上下哪一个人去做,岂不是让他们去送死,我绝不同意!”

  万剑一同样提高了声音,面带怒色,大声道:“我去!”

  此言一出,静室之中登时一片寂静,只有几声粗重的喘息声,从兀自对峙的师兄弟二人身上传来。

  良久,忽然有人轻轻咳嗽了一声,却是坐在一旁的郑通出声,随后缓缓开口道:“两位师侄不必为此争执,以我看来,你们说的都有几分道理,但究竟如何做,不如还是让掌门师兄来决断吧。”

  道玄与万剑一默然片刻,对视一眼后,都是转过身来,望向此刻正坐在床榻上的天成子。

  然而从刚才开始,天成子就一副神游天外的神情,哪怕道玄与万剑一这两个爱徒就在身前几乎吵了起来,也不见他神色有任何变化。到了此刻,众人目光一起落在他的身上,天成子却似乎仍然毫无所觉的样子。

  三人等了一会儿,却发现天成子竟然还是那个样子,似乎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一时间都有些哑然,最后还是郑通站起走到床榻边,轻轻推了一下天成子,低声道:“师兄,师兄”

  天成子身子一震,睁眼看来,眼中带了几分茫然,道:“怎么了?”

  郑通皱了皱眉,感觉自己这位掌门师兄似乎有些奇怪,但想来还是昨日那场生死大战的影响吧,也就没太在意,对天成子轻声简略地将刚才道玄与万剑一两人争论之事与他说了,最后道:“师兄,你看此事如何决断?”

  天成子在聆听的过程里,面上神情似乎始终有一种恍惚的模样,好像总是在不由自主地分心想着其他的事,反而对眼前这件十分重要的事不算太关心,而且奇怪的是,他的呼吸一直有些紊乱,时而紧促,时而疏缓,偶尔眼底似乎还会闪过一道令人心悸的光芒,但又转眼即逝。

  郑通问了一句,却发现天成子并没有回应的意思,只得又提高声音再问了一遍。

  天成子这才反应过来,皱了皱眉,道:“这事听起来好像可以”

  话音未落,道玄已然开口急道:“师父,此事实在太过危险,您要三思啊。”

  “呃”被道玄这么一插话,天成子明显又犹豫起来,道:“这样啊,那么一动不如一静,似乎也不错。”

  万剑一往前走了一步,沉声道:“师父,弟子以为此事极为重要,关系到我中土正道与魔教千载纷争,而且我们青云山扼守中土蛮荒要道,魔教一旦兴盛,几乎必定首攻的便是我青云一门。多少年来,我门中无数菁英门人在与魔教妖人的血战中陨落,斑斑血迹,血海深仇,至今仍在这青山之间。弟子虽不才,愿为我正道大业、愿为我青云一门千秋安然,往蛮荒走这一回。”

  这一番话,万剑一说得是沉痛而激昂,慷慨之气油然而来,令人为之侧目。哪怕是天成子也是有些震动,望着万剑一许久不言。

  而在另一边,道玄则是面色复杂,望着万剑一,欲言又止。

  过了片刻,天成子忽然道:“既然如此,那此事准了。”

  万剑一大喜,而道玄大惊,一起向前踏了一步,异口同声。

  “多谢师父!”

  “师父,万万不可!”

  天成子不待他们多言,忽然伸出一只手拦住他们的话头,叹了一口气,道:“我有些累了,你们下去吧。”

  说着,也不管其他三人,便吃力地扭动了一下身躯,重新躺回到床上,闭目休息去了。

  静室之中的其他三人面面相觑,过了一会,郑通站起身来,对两位师侄轻轻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先行离开这里,随后带头走了出去。

  道玄与万剑一沉默不语,在原地站了片刻,也默默退了出来。

  关好门扉,天成子的身影便安静地被关在门后再也看不见,站在门口的三人看起来忽然有些尴尬,似乎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不过在过了一会之后,道玄忽然开口道:“如果此事一定要做的话,我去,你留下。”

  郑通与万剑一都是一惊,愕然转头看向道玄,却只见道玄神色凝重面容肃然,并无丝毫玩笑之意。

  在怔了片刻后,万剑一断然摇头,道:“师兄莫要说笑,此事既然是我提出,自然该是我去。”

  道玄深吸了一口气,道:“剑一,你听我说,此事实在太过凶险,而且既然关系到我青云门千秋基业,我身为如今青云长门首徒,焉能退缩不前?于情于理,都该是我前去,只是在我走后,这门中诸事你就要多费心了”

  万剑一面上掠过激动之色,道:“师兄此言差矣,蛮荒之行由我所提,若是最后却让师兄你以身赴险,若有些许差池,我万剑一有何面目立足于天地之间!又有何颜面面对这青云门上下门人,此事万万不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