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章 抉择(下)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万剑一击掌大笑,手拍其肩,道:“说得好,大好男儿,正当有如此志气!”

  苍松重重一点头,腮边肌肉微动,似咬紧牙关,竟也有几分激动。

  万剑一又道:“此事我和道玄师兄商议过,最好还要再挑选几人,只是除你之外,我一时也想不起还有什么人合适了。”

  苍松仔细想了想,眉头也皱了起来,道:“此事确实难办,本来落霞峰的天云师弟颇为合适,但偏偏他昨日受了妖人暗算,身负重伤,看起来是不成了。”

  万剑一缓缓颔首,道:“天云师弟确实不错,可惜了。只是如今这仓促间,却又哪里能找到名声不显却又实力不弱的人呢”

  正说话间,万剑一目光扫过这片云海之上,忽然只见从云海与翠坪方向走来两个身影,一高一矮,彼此正说着话走向另一边方向。

  待看清了那两人面孔之后,万剑一忽然眼前一亮。

  曾叔常看起来愁眉不展,应该还是在为自己风回峰的事情烦心,田不易在一旁低声劝慰着他。不过就在这时,他们两人忽然同时听到了前方传来一声叫喊,道:“田师弟。”

  田不易与曾叔常同时抬头看去,只见在云海上前方,万剑一与苍松站在一起,正对着他们面带微笑挥了挥手。

  两人吃了一惊,连忙上前见礼,本来万剑一在青云门中声望就是极盛,经过昨日与魔教大战那一场光芒四射的表现,如今更是深得青云上下所有年轻弟子的尊崇了。

  万剑一含笑回礼,目光扫过这两位师弟,最后落在田不易脸上,沉吟片刻后,道:“田师弟,我记得昨天在山下遇到你时,你说是出身大竹峰的,不知道郑通师叔与你是什么关系?”

  田不易恭谨地道:“正是家师。”

  万剑一“哦”了一声,似有恍然之意,点头道:“原来如此,难怪昨日我看你与魔教妖人厮杀时沉稳坚韧,处变不惊,一身道行颇为不俗,看来是深得郑师叔的真传了。”

  田不易被这位青云门天之骄子一般的师兄夸了一句,登时只觉得心头一跳,仿佛身子都轻了几分一样,连忙低头自谦道:“不敢当、不敢当,师兄过奖了。不易入门时日浅,道行浅薄,最多也只学到了家师一点皮毛而已。”

  万剑一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不知怎么越看越觉得这矮胖子师弟颇为顺眼,于是在沉吟片刻后,忽地对他招了招手,道:“田师弟,你随我过来一下,我有些话要对你说。”

  田不易怔了一下,道:“是。”

  看着万剑一带着田不易走到一旁,对他低声说了一阵,田不易脸上神情从一开始的恭谨忽然变得惊讶,随即皱眉沉思,看起来好像遇到了难以决断的事情。

  曾叔常站在原地,将那两人的情形看在眼中,心中不由得好奇心起,便走到同样站在一旁的苍松身边,向他问道:“师兄,他们这是在说什么?”

  苍松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万师兄如果想告诉你的话,自然会说的。”

  曾叔常皱起了眉头,心里便有些不大痛快。

  而在另一头,万剑一已经说完了该说的话,最后沉声道:“此事事关重大,凶险无比,我也晓得对你来说实在不是容易抉择,但你只要依据自己心意便好,不必考虑太多,而且此事我也绝不会向其他人吐露半句。”

  田不易应了一声,但看他面上仍有犹豫之色,显然对这件突如其来的大事仍是颇为惊愕,一时之间难以决断。

  万剑一也不逼迫于他,带着他一起走了回来,对他道:“我知道此事你或许还需多想,但时间紧迫,下午末时之前,你来此处将最后答复告知于我。”

  田不易深吸了一口气,俯身肃容道:“是。”

  万剑一对他点点头,随即转身大步走去,苍松则是瞄了田不易、曾叔常一眼,嘴角微微一抬,似有几分讥讽之意,随后也向万剑一身后跟了上去。

  玉清殿上,郑通在与道玄聊了一会后,又叮嘱他好好照顾天成子,这才去了。

  看着这位德高望重的师叔走远,道玄一个人站在这条空旷的走廊里,沉默了好一会之后,才转身重新走进了静室。

  青云门掌门真人天成子仍然侧身向里躺在床榻之上,看起来又陷入了沉睡,道玄向师父那边看了一眼,不敢去打扰他,便走到一旁将刚才几个人喝的茶杯茶水轻轻收拾了一番,放在一旁。

  本来这些小事自然会有道童来做,以他的身份不必为此劳动,但此刻道玄心中思绪起伏,又像是有一股沉郁之气凝结心底,很不好受,也不愿就那样枯坐着,干脆便收拾了起来。

  收拾妥当后,道玄目光扫过这间静室里,当他看到那张床榻边的桌子时,忽然眉头微皱,因为发现原本放在那上头的几件东西,此时都已经不见了。

  之前万剑一与郑通都在这里的时候,道玄与他们争论事情,并没有注意这里,此刻却是想起来,昨日的时候自己是将古剑诛仙和七星仙剑都放在了那边,除此之外,还有一件后头商正梁师弟送来的魔教重宝天魔幡。

  莫非都是被师父收起来了么?

  他这里心中正是有些疑惑的时候,忽然听到前方躺在床榻上的天成子身子不动,却传来了一句语气平缓安静的声音,叫了一声,道:“道玄。”

  道玄吃了一惊,转身面对天成子,道:“弟子在。”

  天成子身子纹丝不动,从背后看去似乎仍是沉睡的模样,但声音却清晰而平缓地传了过来,道:“你刚才应该心里知道的吧,不管你如何争取,剑一和郑通两人,都决然不会让你前去蛮荒的。”

  道玄身子猛然一震,面上露出几分难以置信的愕然之色,看着天成子的背影,惊道:“师父,你何出此言?”

  天成子没有回应,仍是躺在那里不动。

  道玄忽地脸色苍白了下来,甚至连身子都微微发抖,只听“噗”的一声,他竟是在天成子床榻之前双膝跪地,颤声道:“师父,你你难道是有疑我之意么?弟子断不敢有这等心机,弟子一心只想着为青云一门,绝无二心啊!”

  天成子身子在被褥之中,沉默了好一会后,似乎没有任何感情的平淡声音再次传了过来,道:“那就好。”

  道玄怔怔地看着天成子,脸色变幻,一时间似乎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过了一会之后,他才缓缓站起。

  静室之中有一阵子没人说话,气氛格外压抑僵冷。也不知过了多久之后,他才试着轻声道:“师父,昨日商正梁师弟送来了一件魔教法宝天魔幡,是在云海之上收到的,弟子也已经呈上在这里。到底如何处置这件东西,还请师父示下。”

  天成子默然片刻,淡淡地道:“此事你不用管了。”

  道玄脸色微变,但此刻并不敢违逆师命,只得恭声道:“是。”说完他犹豫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道:“师父,这两日因为您老人家受伤休养,所以几位师叔令弟子暂摄门中诸事,弟子才识浅薄,如履薄冰,亦倍感吃力。既然师父眼下已经清醒,不如还是请您亲自视事,您看可以么?”

  天成子淡淡地道:“我重伤之后,精力不济,门中大小事务,还是由你先看着办吧。”

  道玄微微低头,道:“是,弟子明白了。如果师父没有别的事,弟子就先告退。”

  “去吧。”

  道玄弯腰行了一礼,缓缓退出了这间静室,并轻轻带上了静室的房门。

  当门扉终于将他和那间突然变得压抑无比的静室隔开以后,道玄猛地身子微微颤了一下,只觉得全身猛地一松,就像是一座千钧重担忽然从身上移开了一样,然后发现在不知不觉中,自己的后背上竟然已经全是冷汗。

  他默默地站在静室门口,望着那扇紧闭的门扉,脸色肃然,久久不语。

  通天峰上日头高悬,朗朗碧空一片澄澈,倒映在碧水潭边,就像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美丽宝石。万剑一带着苍松从虹桥上匆匆走下,四处张望一眼,便看到那潭边有两人站立,其中一人正是道玄。

  他快步走了过来,道:“师兄,你找我有事?”

  道玄点了点头,道:“不错。”说着他指了一下站在身旁的那人,对万剑一道:“这位是朝阳峰的商正梁商师弟。”

  万剑一目光看去,商正梁则是神色肃然,拱手道:“见过万师兄。”与此同时,跟在万剑一身边的苍松也是向道玄见了礼。

  万剑一对商正梁颔首示意,随即看向道玄,眼中有些疑问之意。

  道玄道:“商师弟是我素知之人,为人朴实低调,品性正直刚毅,对我青云一门忠心耿耿,一身道行也是非同凡响,正可助你一臂之力。”

  万剑一剑眉一扬,目光看向商正梁,凝视他片刻后,沉声道:“商师弟,既然是道玄师兄推荐的你,我自是绝无疑虑。不过此间大事,你可知道了么?”

  商正梁点了点头,道:“是,道玄师兄已经对我说过了。”

  万剑一道:“如此最好,只是此去蛮荒事关重大,又兼凶险无比,随时都有殒命之危。所以我不得不最后再问你一次,当真做此决断了么?”

  商正梁朗声道:“青云弟子,当无畏怯懦弱之人,请师兄许我一同前去,正梁虽死不悔!”

  万剑一哈哈一笑,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好!好兄弟,既是如此,你我同去。”..

  • 傻妮:

    回复
  • 的look:

    据李某拖家带口默默努力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