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二章 离别(下)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云气飘渺,光影浮动,千载灵峰屹立于天地之间,看人间沧桑,见日月轮转。

  这一晚明月当空,皎洁明亮,望之犹如一只巨大的白玉圆盘,悬挂于虹桥上方的夜幕苍穹里,显得格外壮美。通天峰上那座虹桥,横跨虚空,气势雄浑,远远望去似从皎洁明月中穿过,又似一条登天之道,直上天穹。

  眼看将至子时,虹桥之上,万剑一、苍松、田不易、商正梁四人皆已赶到,并肩而立,站在那虹桥之巅。月光如水,洒落在他们身上,看去便如同他们站立在月亮之中一般,说不出的诗情画意。

  过不多时,忽有脚步声再度响起,一个身影从虹桥一侧的玉清殿方向步履坚定地走来,正是道玄。

  万剑一面上露出笑容,迎了过去,但是还不等他开口说话,忽然却又看到在道玄身后居然还跟着两个女子,却是水月与苏茹,不由得愕然道:“你们怎么也来了?”

  水月与苏茹快步走来,看起来她们已经知道了万剑一等人要去做什么,再加上这一路上又是何等的凶险,水月两人此刻看上去面上神色都是十分凝重,眼中满是担忧关切。

  苏茹看起来最是紧张,一看到万剑一便眼圈微红,似乎便要哭出来一般,道:“万师兄,你、你为什么要去做这么危险的事啊?”

  万剑一微微一笑,刚想劝慰几句,却忽然看到水月走上前来,将苏茹拉到身旁,低声喝道:“不许胡说!万师兄此去虽然危险,却是为了我青云千秋基业,这是何等英雄豪杰之举,岂因区区生死畏怖而怯弱之?你这么说,是将万师兄和其他诸位同门师兄置于何地!”

  万剑一哈哈一笑,笑容洒脱,道:“多谢水月师妹夸奖。”

  水月一张精致美丽娇美无双的脸上,闪亮如星的一对明眸里此刻仿佛只倒映着眼前这白衣飘飘的潇洒男子,那身影仿佛已经映入了她的内心深处。她深吸了一口气,向后退了一步,朗声道:“四位师兄,蛮荒行之事,师父已经告知我和苏师妹,并委托我二人前来为诸位师兄送行。此去蛮荒路途万里,山高道远,艰险难言,又有诸多魔教妖孽残忍凶悍,深入虎穴,更是危难重重。然而盖世英雄,自当睥睨天下青云子弟,赴难不落于人!此间有家师亲酿小竹峰名酒青竹,愿呈尊口,为诸位师兄一壮行程。”

  水月才说了数言,万剑一等四人便一起肃容聆听,待她说完之后,万剑一首先抱拳,道:“多谢真雩师叔。”

  在他身后,苍松、田不易与商正梁也是躬身答谢,面容肃穆。

  旁边,苏茹走了过来,手上有一坛老酒并数个酒杯,正要递给万剑一等人,不料万剑一却是伸手拦住,同时转头对水月道:“水月师妹,请稍等片刻,在那子时之前,或许还有一人前来。”

  水月微怔,但随即点头,道:“好。”

  如此,众人便在虹桥之上稍候,道玄向万剑一使了个眼色,万剑一会意,便与他走到一旁,两人低声彼此聊了起来。

  其余人则分别站在另一边,苏茹将酒坛酒杯先放在一边地上,起身之后忽然一怔,却是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也站在那即将启程的人群边缘一角。

  “田不易,你怎么也在这里?”苏茹带了几分惊讶和愕然走了过来,对田不易开口问道。

  与苏茹刚到这里眼中只注意到万剑一,几乎没看别人,田不易是在苏茹出现的第一时间便看到了她,从那时起,田不易的心跳便有些隐隐加快,此刻突然被苏茹发现,走过来更是直接问了他一句,田不易更是一张胖脸微微发红,竟是有些莫名紧张起来。

  “我、我”不知为何,田不易忽然发现哪怕是在万剑一师兄询问自己,要考虑那生死大事的时候,竟然也不如此刻面对这个娇俏可爱美丽温柔的少女这般窘迫紧张,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苏茹却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一双明亮大眼中露出几分同情之色,柔声道:“好了,我知道你说话不太方便,不用勉强说的。”说到这里,她忽然眉头一皱,再次看向田不易,面上神色忽然有些凝重起来,道:“难道,难道你也要去吗?”

  田不易看着她那张美丽的脸庞,忽地心头猛地涌起一股自豪之意,只觉得前路无数艰难险阻更无所惧,只要能在这女子面前得她另眼相看,那些又算得了什么。他重重点头,斩钉截铁一般地道:“是!”

  苏茹怔怔地看着他,不知不觉间一双眼眸又微微红了,低声带了几分哀切,用只有田不易一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幽幽地道:“你们、你们一个个的,为什么都非要去做那世间最凶险最难为的事情呢?为什么不能都在这青云山上,安心修炼,静过一生呢?你们知不知道,这一去有可能就再也不能相见了?我、我”

  说到这里,她话语声中忽然哽咽,肩头微颤,月光之下,一滴晶莹泪珠从她眼角滴落下来,便犹如一枚人间最美的珍珠,滑过她欺霜胜雪的脸颊腮边。

  田不易蓦地只觉得心头一痛,下意识地伸出手去,只是手才伸到一半,忽然却看到苏茹悄然回头,向远处万剑一那边看了一眼,轻声道:“万师兄天资横溢、才华过人,假以时日,定是人中龙凤,可是、可是这一去要是有个什么意外,万一、万一”

  说到这里,她眼中担忧之色更浓,竟是一句话都说不下去了。

  田不易看着苏茹,猛然间只觉得心头热血沸腾,直冲脑海,脱口而出道:“你莫担忧,有我在!”

  苏茹呆了一下,回头向他看来,道:“什么?”或许是一时惊讶,她都忘了田不易突然间说话都变得流利了许多。

  田不易却是管不了这么多,只觉得一股豪情涌上心头,言辞恳切道:“苏师妹,你放心就是。此去蛮荒,我定会护卫万师兄周全,任他艰险危难魔教妖孽,只要有我手中赤焰剑在,不管是谁,想要害万师兄,便要先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苏茹身子一震,似乎惊得呆了,片刻之后忽地花容失色,一下子伸手过来捂住田不易的嘴巴,然后又是懊恼又是急切,嘴巴一扁,险些又要哭出声来,站在那边狠狠一跺脚,对田不易嚷道:“你你疯了么,胡说什么!”

  话刚说完,她又转头对着地下胡乱“呸呸呸”连啐了几下,同时双手抚胸口中不停地说道:“乱说的乱说的,他说的都不是当真的,老天爷保佑、保佑,千万别信,刚才都是乱说的。”

  说着眼角余光一扫,苏茹却看见田不易站在身旁,面上一副傻笑的表情,看过去憨头憨脑蠢得不行,不由得又是心头火起,恨不得一巴掌打在那张胖脸上。只是随即又想到,再过不久,眼前这个矮胖子就要离开这里,此去蛮荒万里征程,竟不知是否还有再见之日了。

  没来由的,苏茹心中忽然一软,再看向田不易时,眼中便露出了几分温柔与担忧,低声呐呐道:“你、你自己千万也要保重。”

  田不易“唔”了一声,依言只是点了点头。

  苏茹转身向师姐水月那边走去,只是才走了两步,忍不住又回头向田不易看了一眼,却只见那男子仍然还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嘴角挂着一丝有些傻气的笑容。

  苏茹忽地咬了咬牙,也不知为何自己心中猛然跳动了一下,或许是这个夜晚的月色太亮太美,皎洁月华之中,那个胖子就那样站在那里,蠢蠢地笑着,可是那笑容,就像月光一样,深深映入了心底。

  “田胖子,你也别死啊!”苏茹忽然开口,对田不易喊了一句:“好好活着,然后回来”

  田不易挠挠头,然后笑出声来,重重点头,道:“好。”

  “此去蛮荒,艰险颇多,一路上如何行进,你心中可都有数了么?”月光之下,道玄望着万剑一,轻声问道。

  万剑一则是微笑道:“师兄放心,此事关系甚大,我已经仔细想过了。”

  道玄缓缓点头,道:“你天分过人又聪明机智,我自然是放心的。只是蛮荒之中毕竟不是寻常之地,我别的不担心,只怕你性子太强太锐。若事有不妥,人力不可穷尽时,你万万不可勉强,寻机先退方为上策,须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纵然那蛮荒之地再如何凶险,以后总是还有机会再去的。”

  万剑一颔首道:“是,小弟记住了。”

  道玄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过了一会,一字一字地道:“活着回来。”

  万剑一微笑不语,眼神温和。

  片刻后,两师兄弟同时抬头望去,只见天际一轮明月如盘,悬挂中天之上。月华如水,洒落人间,照在这并肩而立的二人身上,那一刻灿烂耀眼,直令人不可逼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