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三章 进退(上)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星月交辉,夜色静美,时间悄然流逝,众人在这里等了一会之后,万剑一天抬头看了看天色,摇头道:“子时已到,看来那位曾师弟是来不了了,我们走吧。”

  众人无言,各自走回,其中田不易不住回头往虹桥远处眺望,苍松脸上则是带了一丝冷笑,显然是很看不起这个临事退缩的曾叔常。

  至于其他诸人,表情倒是都没有因此产生太多的变化。

  然而眼看着离别在即,看着万剑一走过去与苍松、田不易、商正梁站到一起,水月与苏茹的脸色终究还是有些苍白起来。哪怕是一向镇定的道玄,眼角也微微抽搐了一下,默然不语。

  万剑一却仿佛并无神伤之色,微笑以对,对众人拱了拱手,刚想说话,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只听虹桥远处猛地传来一声呼喊,带了几分急促,远远地传了过来:“别、别走啊,我来了!”

  田不易猛地转身,喜形于色,道:“是小曾来了。”

  众人一起回身望去,果然只见一个人影从虹桥远处大步跑了过来,来到近处,月光照亮了他的脸庞,正是曾叔常。只听他不住喘气,显然这一路赶来御剑奔跑是用了全力,脸上也是带了几分急切之意。

  只见他快步跑到万剑一身前,匆忙之间甚至连对道玄等其他人见礼都没顾得上,便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递给万剑一,道:“万师兄,这是、是我爹的亲笔信。”

  万剑一看了他一眼,伸手接了过来,取出信纸展开,借着天上月光看了一会,随后点了点头,对曾叔常道:“既然曾师叔都无异议,那你就随我们一起走吧。”

  曾叔常长松了一口气,好似终于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这才缓过神来,随后才注意到周围这一大堆人,连忙各自见礼。末了走到一旁,却是自然而然地就和田不易站在一起。

  田不易看着他,脸上露出几分笑意,但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脸色一沉,却是又有些生气,低声道:“我说,这趟蛮荒行何等凶险,你到底知道不?”

  曾叔常此刻喘息稍定,点了点头,道:“我自然是知道的。”

  田不易瞪了他一眼,道:“那你为何还非赶着过来,不怕死么?”

  曾叔常哼了一声,反问道:“你自己都在这里,如何还问我这句话?你自己怕不怕死?”

  田不易没好气地道:“废话,好端端的谁不怕死,只不过此行事关重大,又关系我青云门千秋基业,我身为青云弟子,当然是义不容辞。”

  曾叔常道:“老子也是青云弟子!”

  田不易嗤笑一声,道:“但是人家万师兄是亲自找我了,我自然不能推辞,可是他明明没找你,你作甚非要凑上来?这万一在蛮荒有个什么意外,你其他的不说了,你让曾师叔怎么办?”

  曾叔常忽然沉默了下来,好一会没说话。

  田不易怔了一下,感觉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干笑一声,道:“怎么了?”

  曾叔常摇摇头,忽然叹了口气,低声道:“是我回去跪求了几个时辰,最后又跟我爹磨破了嘴皮,他才首肯的。”

  田不易道:“你到底是为什么一定要来?”

  曾叔常目光望向虹桥之外那无尽的黑夜虚空,默然片刻后,道:“刘师兄夭逝,我爹想将风回峰首座的位置日后交到我手里,但是不明不白的不能服众,我心里也过不去。总要去做出一番大事,让全风回峰的人都看到了,我才能站得直,问心无愧。”

  田不易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过了片刻,他轻轻拍了一下曾叔常的肩膀,曾叔常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前方,万剑一一振衣袖,走到虹桥正中,对着前方道玄、水月、苏茹三人一拱手,微笑道:“好了,时候不早,我们也该去了。”

  水月向前走了一步,面色凝重,先以目示意苏茹将那酒杯分于这眼前五位同门,又一一斟满那小竹峰独有的佳酿“青竹”,随后与苏茹一起退到道玄身边,肃容朗声道:“万师兄,诸位同门,此去蛮荒路遥艰险,只言片语不能尽述心意,只以一杯薄酒,为诸位师兄寥壮行色。但愿历代祖师护佑,诸位师兄凯旋归来,立下不世功业,光耀青云!”

  她声音清冽,又有绝世姿容,望去便如仙子一般,而在她前方,山风陡然凛冽,掠过虹桥,吹得众人衣襟猎猎飞舞,仿佛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夜色愈浓,月光如水,万剑一意气风发,环顾身边诸人,忽地一声长笑,声音清朗,举杯向天。

  苍松等人皆是如此,片刻后,五人一起仰头,将那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天地苍穹,忽有静默,月华星光,齐落人间。

  云霄之上,虹桥之巅,潇洒白衣,兄弟并肩。

  道玄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这一幕情景,面容沉默却牙关紧咬,道袍袖中,双手更是紧紧握拳。而在他身旁,苏茹以手掩口,不能言语。

  水月面有黯然之色,复又抬头,目光只落在那万剑一身上,尽是景仰倾慕之色。

  万剑一随手一抛,将那酒杯掷入万丈深渊,随后拱手朗声道:“走了!”

  一声清啸,只听龙吟声起,碧绿剑芒光芒闪烁,那白衣男子御剑而起,更不留恋,直飞天际在他身后,四道剑芒同时闪亮,灿烂无比,轰然而上这浓墨苍穹。

  漫漫星空夜色无垠,那一刻,热血男儿昂然而去,天地万物,更无所惧!

  只留下虹桥之上,寂寥月光。

  苏茹忽地一声悲泣,扑在师姐水月怀中,哽咽不能成声水月则是抱紧了她,与站在不远处的道玄一起,深深凝望着那在夜空中越来越远的那些闪烁光辉。

  青云山西北方,有着一片云雾终年不散的峡谷,从地势上看算是巍峨雄伟绵延万里的青云山脉一支余脉,但距离青云门所在的青云七峰主脉已经有一段不短的距离。峡谷不大,但气候舒爽怡人,两边山脉绵延,山林茂密苍翠欲滴,林中野兽的啸声在这峡谷之中不绝于耳。

  积蓄在山中的雨水形成涓涓细流沿着山边沟壑缓缓坠落而下,如一道道水帘般,煞是好看。偶有不知名的花树生于山涧,一段枝桠伸出水帘,绿树红花在水流边微微颤动,惹得落红飞舞,在这漫山中添了一抹淡红颜色。

  峡谷中一条小河流过,水流湍急,清澈水花拍打在岸石上腾起阵阵水雾,加上峡谷上方本就是雾气迷蒙,阳光投射过来都成了七彩颜色,虽比不上“虹桥”那般气势宏伟,却也另有一番赏心悦目。

  当地百姓素来敬仰青云山上的“神仙”,而青云六景之中的虹桥更是鼎鼎大名,所以有好事者便将这里取名为“彩虹谷”,算是取虹桥之意境而名。不过这名字虽好听,但彩虹谷地处深山,平日里却是没什么人迹,十分清净。

  不过这些日子以来,这座峡谷里却是喧嚣起来,尤其是这两日,彩虹谷中河流两岸已经出现了不少人影,都是在青云之战中败退的魔教中人。

  在为数众多的魔教教徒中,大部分都是面色仓惶惊魂未定的模样,在青云之战大败之后,他们一心只想尽快逃回西北蛮荒,往往在这峡谷里也只是稍作停留,便立刻离开。不过其中也有一部分人与众不同,成群结队,一来便占据了一块地盘,看去精悍强干,戒备森严,令人不敢接近,正是魔教鬼王宗的人马。

  这个阵势的最中心处一件帐篷里。

  如今魔教中几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却是都聚在了这里。鬼王宗这边老鬼王的气息仍然十分虚弱,面色也没有太多的好转,只是在小万的搀扶下半坐半躺在一张躺椅上。而在他前方还有两拨人,左手边正是青龙、白虎、玄武、朱雀这魔教四大圣使,其中青龙手捧一只碧玉瓮,面色凝重,肃然端坐,而其他三人则是站在他的身后。

  在鬼王的右手边,则是坐着三人,最上首者乃是万毒门门主毒神,而接下去两人一男一女,却是异常年轻,看去都只有二十出头的模样。

  鬼王咳嗽了两声,打破了这里的沉默,目光扫了众人一眼,随即却是落到毒神下首那个年轻男子身上,道:“玉阳,找到你师父的遗骸了么?”

  这个年轻人便是魔教长生堂门主段候的弟子玉阳子,看去年轻俊朗,但眉目间则有一股戾气,不过在这一众圣教前辈大佬的面前,他的神情明显还是有些紧张局促,道:“还没有。”说着面露几分愤怒之色,咬牙道:“只怕多半是被那些青云门人收了去。”

  鬼王默默地摇了摇头,目光又向下望了一位,看在那最后低眉顺眼但容貌其实十分娇媚的年轻女子身上,道:“三妙,你师父她如何了?”

  这个叫做三妙的年轻女子脸上掠过一丝黯然之色,低声道:“师父她在青云山一战中,被青云贼子的诛仙剑偷袭刺中,不但断了一臂,更受了极重内伤,眼下已是昏厥多时,只怕、只怕”..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