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五章 远谋(上)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鬼王宗内,在一阵混乱过后,昏迷过去的鬼王终于再次幽幽醒来,周围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尤其是小万,脸色更是苍白,显然刚才这一下让他受了不小的惊吓。

  不过鬼王在清醒过来后,在看了一眼周围围观众人后,很快便令众人退下,只单独让小万一人留着。

  待众人全部退出帐篷后,小万走上前搀扶着鬼王坐起,同时低声道:“宗主,您多休息就是,万事有我在呢。”

  鬼王却缓缓摇头,随后示意小万伸头过来,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

  小万脸色微变,转头看着鬼王,似乎有些惊愕,道:“宗主,你”

  鬼王摆了摆手,神色看上去十分疲惫,但同时又显得异常坚决,小万很快明白了他的心意,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悄无声息地走了出去。

  帐篷里很快就只剩下了这个重伤的鬼王,他默默地躺在椅子上,周围先是忽然安静了下来,但是过了一会之后,帐篷之外远处的那些动静,又慢慢地传到了他的耳中。

  除了这座峡谷中原有的水声、风声与林中兽吼声,还有更多的是峡谷里人群走动的声音,有人来有人去,只是没有人在此停留。声音渐渐变得有些嘈杂,那应该是其他三大派系的人马也开始动身,离开这里,或许便往那遥远的蛮荒而行。

  事实上,虽然魔教四大宗门的首脑都在此处,但一来,魔教历史悠久派系众多,二来,仇忘语一统魔教后,这次一同带来青云山大战的大小门派无数,所以大战过后散落各地的魔教教徒实际上仍比此山谷中还要多出许多。只是如今听着那惶惶仓促奔走之声,仍是让人有一种苍凉感觉。

  鬼王静静地听着,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或许是因为他此刻已经太过虚弱,连这种心境都已经无法让他动容了,或许也是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其心也僵冷罢了。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感觉中已经有不少人远去的时候,忽然帐篷之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片刻之后,传来小万的声音,带着让人不易察觉的敬畏,道:“请进。”

  帐篷上垂下的门帘被人掀开,片刻后有两个人走了进来,除了落后一步的小万之外,走在前头的那人,赫然却是魔教四大圣使之首的青龙。

  青龙去而复返,面上神情看起来也有些凝重,鬼王看到他以后,像是精神一振,便欲坐起,谁知身子无力,挣扎了一下竟然没坐起来。

  小万吃了一惊,连忙跑过去一把扶住他,这才搀扶着让鬼王坐直了,又拿了一个软垫放在鬼王身下,让他可以倚靠着。

  看着鬼王如此模样,青龙也是皱了皱眉,摇头苦笑了一下,走到鬼王身前,道:“老宗主,你不好生休养着,唤我过来有何事啊?”

  鬼王笑了笑,道:“坐。”

  青龙点点头,随手拉过一张凳子,在鬼王身前坐了。

  鬼王看着青龙,声音低沉但吐字仍然还算清晰,道:“青龙尊使,接下来你与其他三位尊使,是都打算回圣殿么?”

  青龙颔首,道:“不错。前时幽姬也说过了,既然教主遗命已下,我等自然应当遵从。”

  鬼王“唔”了一声,不置可否,沉吟片刻后忽然对青龙问道:“老夫有一事不明,想请教尊使一下。”

  青龙道:“不敢当,老宗主乃我圣教前辈,直呼我青龙本名即可。请说。”

  鬼王道:“教主溘然仙逝,然而临终之前,为何不定下继位之人呢?”

  青龙沉默片刻,道:“当日老宗主你也是在场之人,心里应该也是清楚才是。一来,是教主并无嫡脉传人,二来,如今圣教之宗群雄并起,除了仇教主雄姿英发盖世绝伦外,其余诸人皆不足以震慑群雄。不管选谁来坐这位置,只怕都坐不安稳,反而会徒生事端,引来无数杀戮纷争,所以教主才不肯传位于某人的吧。”

  鬼王缓缓点头,道:“此言有理,教主雄才大略,见识深远,想必对此早有所见。只恨天不从人愿,令英雄早亡,毁我圣教大业。”

  青龙轻叹一声,没有言语。

  鬼王又道:“青龙老弟,眼下圣教诸派系多已决定回归蛮荒圣殿,你对我说一句实话,回到圣殿之后,你们到底能否掌握局面,令个派宗门不生内讧彼此争斗?”

  青龙一皱眉,道:“老宗主何必明知故问。”

  鬼王叹道:“那便是又要走原先的老路了吗?”

  青龙默然片刻,道:“我四人一向追随教主,并无加入教中宗派,也无力主持大局调解纠纷。不过”他抬起头望向鬼王,面上露出一丝期望之色,道:“老宗主,眼下圣教新败,大难之后,实力最强者唯有贵宗和万毒门而已,若是你们共回圣殿,协同进退,或可另有一番局面。”

  鬼王皱眉沉思,过后苦笑一声,道:“到时候再看吧,总之,为了圣教基业,有我老头子在一天,总要竭尽全力就是。”

  青龙肃容站起,向鬼王端正行了一礼,正色道:“多谢老宗主,教主若泉下有知,定然也对老宗主赞叹不已。”

  鬼王摆摆手,道:“唉,休提教主了,我对他有愧啊。对了,我今日私下请你过来,除了询问此事外,还有另外一事也想与你说说。”

  青龙道:“老宗主请说。”

  鬼王道:“你们圣教四使,多年来一直追随教主,鞍前马后忠心耿耿,老夫也都看在眼中。只是眼下教主已然仙去,不知青龙老弟你是否有所打算?”

  青龙眉头微挑,但随即又沉默下来,过了一会才道:“眼下还未想过此事,却不知老宗主可有教我?”

  鬼王咳嗽了几声,看起来说话的时间有些长,让他又觉得有些疲倦起来,但他随即还是振作精神,慢慢伸出手轻轻抓住青龙右掌,凝视他片刻,低声道:“青龙老弟,日后若有机会,便来我这鬼王宗吧,我全宗上下必倒履相迎,将诸位敬为上宾。”说罢顿了一下,头颅微转,看了一眼身旁小万,又道:“小万是我心腹传人,智略天资皆是不凡,日后鬼王宗便要交到他的手中。你信老哥我一句话,假以时日,他断然不会令你失望。”

  青龙看了小万一眼,若有所思,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对鬼王道:“多谢老宗主美意,今日之言,在下谨记心中。不过眼下最要紧之事,还是要先护卫教主回归圣殿,至于其他,日后有机会再来向老宗主请益吧。”

  鬼王点点头,道:“本该如此。”

  青龙站起身来,对鬼王一拱手,道:“告辞了。”说着又对站在一旁的小万点点头,然后大步走出了帐篷。

  待他离开之后,小万眼看鬼王神色忽然衰败下来,似乎整个人瞬间没了神气,连忙将鬼王扶着躺下,自己跪坐在他身边,口中急道:“宗主,你没事吧?”

  鬼王喘息了几下,抬眼看了看他,有些艰难地道:“我们走。”

  小万点点头,但突然开口问道:“怎么走?去哪里?”

  鬼王忽然沉默不语,就那样看着他,过了一会后低声道:“你怎么想的?”

  小万似乎早就想过此事,此刻毫不犹豫地道:“我们不能回蛮荒。”

  “为何?”

  “蛮荒必乱,到时群雄并起,内讧争斗,必定是血海滔天的局面,我们过去不说亡门灭派,至少也会元气大伤。”

  “你竟如此肯定?”

  小万深深呼吸,凑近鬼王身前,压低了声音,道:“教主既去,圣教已无定鼎之人。四使虽强却无势力,合欢、长生二门实力大损,三妙与玉阳资历不够,怕是门中便有不服之声,或有内耗。毒神的万毒门最为强势,然而此人野心太大,当有觊觎大位之心,断不能容我鬼王宗卧榻之侧稍息。若我等回归蛮荒,只怕毒神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我们。除此之外,圣教势力失衡,又见乱世,正是教中无数奇人异士兴风作浪之时,更不用说还有一众大小门派都要发狠向上爬,此去蛮荒,百害而无一利,请宗主明察。”

  鬼王不语,视之良久,道:“若独吾等不归,岂非成圣教公敌,到时候被群起攻之,如何处置?”

  小万眉头紧锁,显然对此也是十分头疼,过了片刻,忽地牙关一咬,沉声道:“拖!”

  鬼王嘴角一翘,苍老枯槁的脸上竟是浮起一丝笑意,看过去似有几分欣慰之色。

  小万悚然一惊,道:“宗主,莫非你”

  鬼王对他摇了摇头,示意小万再度靠近,然后低声道:“稍后你领众人依旧前往蛮荒,一路缓走慢行,同时暗中使人不断离开,似人心惶惶流离逃逸之象。所走者以精锐为先,皆令往吾等经营多年之狐岐山基业,自此不得妄动。再者,我命不久矣”

  小万听到此处登时大惊失色,面色煞白,骇然道:“宗主,何出此言!”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