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八章 御敌(下)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回应他的是一团浓墨般的黑雾,突然凭空生出,然而借着风势席卷飘了过来,端木铁脸色一白,急忙身子向旁边一扭,闪到一旁。

  而在另一边的吸血小妖同样也是闪避不迭,不过与此同时,他眼中则是掠过了一丝狠毒之色,突然间直接将手上抓着的那孩子向那黑雾丢了过去,同时喝道:“万剑一,这小孩就是被你害死的!”

  那男孩放声大哭,飞在半空眼看就要撞上那黑雾,一道白色身影已然掠至,于半空中猛然冲到孩子身边,将他硬生生向后拉了过来,避开了那片黑气。

  然而那阵黑雾似乎是被人操控的一样,随即便是又张牙舞爪地涌了过来,正赶上万剑一身子极速冲来又为了救那孩子而收势不住,瞬间便落到了一个凶险境地。

  这手法之阴毒,时机之巧妙,着实不可小觑。

  那男孩哭声仍是不绝于耳,万剑一人在空中一声冷哼,在那电光火石之际猛地身子一侧,将那孩子抱在胸口,然后用后背挡住了那层黑雾,同时,另一只手直接向下拍去,一股强劲风声瞬间喷涌而出,打在地上,令他的身子顿时如离弦之箭般再度冲天而起。

  只是就在那一刹那间,黑如墨汁般的雾气还是沾上了他的身体,半空之中猛地传来了一阵低沉诡异的咝咝声,以及一阵白烟飘起,但这般异状似乎对万剑一并没有任何的影响,他的身影还是迅速拔高然后摆脱了这片黑气。

  万剑一在空中几个起落,随即落回地面,双目低垂地看了一眼怀中小孩,只见那孩子眼中满是惊恐之意,但脸色并无异常,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微微一笑,将这孩子放了下来。

  这小孩有些踉跄地站住了,怔怔地看着万剑一,万剑一微笑着摸了一下他的头,然后柔声道:“去你爷爷那边,好吧?”

  那小孩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然后转身跑去,万剑一站直身子,回过身来,便望见在他背后的白衣上赫然已经多了一大块黑色斑纹,就像是被一只凶恶无比的凶兽狠狠咬了一口似的。

  不过,从那片黑斑中,倒是并没有看到血肉模糊的样子,似乎这一个阴毒无比的偷袭并未伤到他的肉身,或者说至少并没有伤得太重。

  只不过万剑一此刻的脸色却也不太好看,冷哼了一声,望向前方,只见那边两个魔教妖人已经与另一个瘦高个子的男子会合。

  万剑一盯着那人看了一眼,忽地眉头皱了一下,道:“万毒门,百毒子?”

  前方三个魔教人物聚在一起,那个被万剑一叫做百毒子的人看到万剑一沾染了那黑雾毒气之后居然若无其事,脸色也是微微变了一下,伸手一招,那空中的黑气便迅速倒飞而回,没入他宽大的袖中不见踪影。

  随后站在他身边的端木铁和吸血二人,便听到一句低语声,道:“此人太强,不可力敌,走!”

  端木铁与吸血二人原本才松了一些的表情,瞬间僵了一下,随即立刻转身就走。

  百毒子亦随之向后退去,然而抬眼处,却只见白衣飘动,赫然正是万剑一已然再度掠了过来,而且这一次,他手上已经多了一道碧光闪烁、气势雄壮的绿色仙剑,剑芒吞吐,远远的便有一股凛冽寒气扑面而来。

  饶是百毒子也是见多识广之人,此刻也是忍不住心头一寒,正要有所行动的时候,忽然只听背后喝骂声陡起,回头一看,却是本来正要逃走的端木铁与吸血二人正在破口大骂。

  一柄闪烁着赤焰火光的仙剑凭空出现,挡在了他们二人面前,一个矮胖身影出现,面色冷峻,正是田不易。

  端木铁与吸血二人对万剑一畏之如虎,但对田不易却是丝毫不惧,此刻正是生死关头,顿时两个便一起扑上,气势汹汹,看样子恨不得一招之间就将这个碍眼的家伙毙于掌下。

  田不易哼了一声,向后退了一步,赤焰剑横在身前,略一挥洒,便只见数道光火迸现,簇拥在他身前,艳如红花,转瞬扩大护住周身。只听砰砰砰数声连响,他以一敌二,竟是硬生生拦下了端木铁和吸血二人。

  端木铁与吸血大怒,一起扑上,攻势如潮,生怕迟了一步被背后那个煞星追上来,到时候想跑都跑不了了。

  谁知田不易虽然年轻且其貌不扬,但面对这两个魔教妖人却并无半点惧色,剑势沉稳已极,进退极有章法,守得是密不透风。再加上吸血最重要的法宝血骷髅昨日已经毁在万剑一手中,更令他实力大减,虽然二人合力起来的实力当在田不易之上,但此刻面对着沉稳迎战的田不易,两人竟然一时奈何不了这个矮胖子。

  这两人都是生性狠厉脾气暴躁的魔教妖人,一时间怒啸连连,怪叫声不绝于耳。

  百毒子为之气结,刚脱口而出骂了一句“废物”,忽地眼前一花,却是碧绿剑芒已至,瞬间,一股如大山般的压力便仿佛从天而降,直接将他所有的话语都压回了腹中。

  万剑一白衣飘飘,斩龙剑碧芒万丈,只一照面间便将百毒子压在下风,其剑势之强,实在令人惊怖。

  百毒子心中惊惧,错眼向周围望去,突然间又是心中一沉,不过片刻时间,那边跟随万剑一而来的三人已经将刚才那七八个魔教教徒尽数打倒,然后纷纷向这边赶了过来。

  情势一目了然,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百毒子忽地大叫一声,身上披着的黑色披风突然飘扬起来,片刻之后,在半空中竟是陡然散开,瞬间化作无数黑色细小毒虫,发出嗡嗡嗡嗡的诡异声音,疯狂地向万剑一、田不易乃至于赶过来的苍松、商正梁和曾叔常三人扑去。

  这一下手段诡异,哪怕连万剑一都没料想到,眼前瞬间一片黑暗,而且正在这电光火石的紧要关头,那一片黑影中突然响起一声锐啸,一道如清雪般的明亮剑光猛然刺了过来。饶是他道行精深,这一下也是有些忙乱,但他毕竟不是凡俗之辈,猛然间一振腕,斩龙剑碧光大盛,于间不容发之际瞬间移到自己身前,挡住了那偷袭的一剑。

  只听“当”的一声清脆回响,两柄剑同时弹开,万剑一心头微震,刚才那一瞬间虽然短暂,但他却发现斩龙剑与对方那偷袭的剑刃竟然不分上下。

  要知道,哪怕是在青云门中,斩龙剑也是品阶最高的仙剑法宝之一,向来与小竹峰嫡传的天琊神剑齐名。

  只是那怪剑一击不中随即退走,万剑一甚至来不及去仔细看清那剑刃兵器的模样,而与此同时,漫天毒虫黑雾已然压了过来。

  百毒子毕竟是万毒门中一个知名的魔头,这毒虫这般诡异,哪怕是他也不愿意轻易被这东西咬住。所以他当机立断,直接向后飞掠而去,同时斩龙剑剑芒护住全身,只听咝咝声响,一时间内不知有多少小虫子在碧绿剑芒中落下死去。

  和万剑一一样,同时遭到偷袭的青云门其他四人也是猝不及防,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各自都是展开仙剑防护自身。

  趁着这个机会,百毒子和端木铁、吸血小妖三人,哪里还敢恋战,直接便飞窜而去,转眼便冲出这个草鞋村,不知去向了。

  半空中的毒虫开始看着铺天盖地,但在这五人的仙剑威势之下,非但攻不进他们的身体周围,而且数量也在快速地消耗着,没过多久,那片虫云密度便开始减弱,嗡嗡之声随之降低,进而低落,直至消失。

  当最后一只毒虫也丧命在剑芒之下后,青云门五人这才收起剑势,万剑一看了一眼端木铁等三人逃遁的方向,冷哼了一声,但也无意穷追,对其他四人点点头,其中多看了田不易一眼,随即对他微笑道:“田师弟,做得好。”

  田不易倒是有几分不好意思,摸摸脑袋,道:“师兄过奖了,可惜我没拦着他们几个。”

  万剑一摇摇头,道:“刚才那毒衣化虫的手段,应该就是那百毒子压箱底的保命手段之一,确实难以应付,但以我看来,也就那么一件罢了。待日后再见此人时再找他麻烦不迟。”

  “师兄说的是。”

  万剑一回身走了过去,田不易跟在他的身后,迎面的苍松三人走了过来。

  苍松首先向万剑一打了个招呼,随即看了一眼田不易,微微皱眉,开口道:“田师弟,你不与我们三人一起抵挡这边的敌人,为何突然跑到那边去了?”

  田不易欲言又止,但站在他身边的万剑一却轻轻摆了摆手,微笑道:“无妨,田师弟前去拦阻那两个妖人,对形势判断和一身道行都可圈可点,不必在意这个了。”

  苍松点了点头,不再说话,田不易看了他一眼,走过去和曾叔常站在一起。

  此刻,万剑一回首四顾,发现这村中大半房屋都被焚毁,人影也几乎不见,只有前方那爷孙二人抱在一起,面带感激之色地望着自己这边五人。

  万剑一走了过去,温言道:“老丈,我们五人都是青云门下弟子,路过此地,却不知这村子里发生了何事?”

  那老头叹了口气,道:“不瞒仙长,这些都是刚才那些魔教妖人干的恶事,他们前些日子便路过这里,然后便冲进村子烧杀抢掠。村中的一些人死了,剩下的也都跑了,眼下的这个草鞋村,怕是已经毁了啊。”

  万剑一轻轻摇了摇头,眼中露出几分厌恶之色,随即道:“请问老丈贵姓?”

  “不敢当,小老儿姓张,这是我唯一的孙儿。”

  “张大爷,其他人都跑了,为何你们两人还在这里?”

  “唉,说来话长,当日魔教妖人刚进村的时候,我带着孩子藏在地窖里躲过一劫。过了好几日感觉也许他们都离开了,这才大着胆子出来想离开村子,谁知就这么倒霉,又被那几个妖人给抓到了。”

  万剑一默默地点了点头,沉吟片刻,道:“张大爷,眼下这村子已毁,你和令孙可有什么打算,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么?”

  张老头想了想,道:“诸位仙长救了我和孩子,这便是天大的恩情了,实在不敢再劳动诸位。接下来我打算去南边另一个村子,那边有我的一家远房亲戚在。”

  万剑一“哦”了一声,心下稍安,顺口问了一句,道:“那村子远么,叫什么名字?”

  “就在青云山脚下的,名字就叫草庙村。”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