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章 荒漠(下)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青云山通天峰,玉清殿上。

  这座气势宏伟、位于雄峰之巅的高大宫殿,是历代青云门掌门真人的居所,其中最阔大的玉清大殿,平日里便是掌门真人处理门中日常事务的地方。

  正魔大战过后,青云山上下一片狼藉,不知有多少事情亟待解决,而掌门真人天成子重伤不能理事,往日德高望重的一众青云长老死的死伤的伤,如真雩、郑通等人也并不过来处置门中琐务,一切的担子都压在了此刻坐在玉清大殿中的那个男子身上。

  此刻在玉清大殿上,有一列长队排了起来,数十个青云门弟子在此等候,依次上前向坐在大殿中央的道玄低声禀告、请示、议论,然后应下道玄的安排,再转身大步走出殿外。

  道玄端坐于椅上,神色肃然,不苟言笑,远远看去竟有几分不怒而威的气势。虽然从辈分来说,此刻在大殿中的绝大多数人都算是与他同辈,但却无一人胆敢轻慢于他,一个个都是老老实实地排队上前。

  而道玄显然也是对处置这些门中事务十分熟练精明之人,一桩桩一件件琐务看着难缠难理,却往往在他几个沉吟思考之间便做出了决断。

  如此安静但极有效率的方式,让在这大殿中的青云弟子很快减少,没多久就看到了末尾,正当道玄准备叫过那最后一人时,忽然看见从大门口处匆匆走进来了一个人,却是小竹峰的水月,一路快步走到他跟前,叫了一声,道:“道玄师兄。”

  道玄抬头看了水月一眼,道:“怎么了?”

  水月道:“山下有两批人马到了,应该是天音寺与焚香谷的人。”

  道玄一怔,随即站了起来,道:“当是这两大派闻讯赶来支援我们青云门了,此事颇大,说不定两派掌门也会亲临,我立刻禀告师父,请他示下。水月师妹,烦请你先和真雩师叔招待他们一下。”

  水月点头道:“是,我明白了。”

  道玄颔首,转身快步走入了玉清大殿的后堂,一路绕过玄关回廊,来到了天成子休息的那间静室之外。然而在他还在丈许开外时,道玄便突然望见那静室之门居然洞开,里面还有个不是天成子的身影来回走动着。

  道玄大吃一惊,连忙快步走到那静室门外,向里面一看,只见这静室里只有一个道童正在收拾屋子,而静室之中此刻一片凌乱,原本天成子躺着的床榻上被褥都被掀到一边,此外有不少东西都丢在地上,像是有人在此大发了一通脾气所致。

  而那个年岁不大的道童则是面有沮丧之色,默默地蹲在地上收拾着,双眼红肿,像是刚刚哭过一样。

  道玄自然认得此人,乃是平日就在此伺候师父天成子的道童白石,此刻看着情形不对,不由得愕然对白石道:“白石,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白石回头一看是道玄,连忙站起身来,规规矩矩地束手站好,显然对这位大师兄也是十分敬畏。

  道玄走了进来,左右看了一眼,眉头紧皱,又对白石道:“这里究竟怎么了,还有,师父去了哪儿?”

  白石嘴巴一扁,过了一会才低声道:“我我之前按照每日惯例,进来打扫屋子,可是掌门真人他看到我以后,突然间就大发脾气,跳起来大骂了我一顿,说我打扰了他的清修,罪大恶极,还说、还说”

  道玄低声道:“师父他还说了什么?”

  白石似乎终于忍耐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带着哽咽声哭诉道:“道玄师兄,掌门真人他还说,要要将我赶下山去,逐出青云门墙。”

  道玄身子一震,愕然看着白石,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白石的神色显然并无半句虚言,此刻正是眼泪汪汪地看着道玄,哽咽道:“师兄,我该怎么办啊?我真的不是有意去触怒掌门真人的。”

  道玄沉默半晌,随后道:“你放心吧,此事我会替你向师父求情的。”

  白石连忙跪下,道:“多谢师兄,多谢师兄。”

  道玄叹了口气,俯身轻轻将他拉起,沉吟片刻后又道:“这样吧,你这几日先别在这玉清殿里做事,到云海那边住上几天再回来。我想师父应该也是在气头上随便说说的,我去帮你说说,你再避开这几日,应该也就没事了。”

  白石连忙点头答应,道:“是、是,我知道了。”

  道玄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那床榻上凌乱的被褥,皱了皱眉,道:“对了,现在师父他去哪里了,你可知道?”

  白石想了想,道:“刚才我吓得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没看到师父去了哪儿。不过,我中间有听到他老人家说了一句,说是这里太过吵闹,耽误他的修行,所以他要去祖师祠堂那儿好好休养一下。”

  道玄一怔,皱眉道:“他去祖师祠堂?”

  白石小心地看了他一眼,低声道:“我听到的是如此。”

  道玄缓缓点头,随即轻轻摆手,白石连忙弯腰行礼,然后快步走出了这间静室。

  只剩下道玄一人的静室,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周围毫无声息,静得仿佛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他一个人站在这静室中,环顾左右,脸色渐渐凝重,眼中也透出了一抹焦灼之色。

  田不易与曾叔常一路飞回草鞋村,与在村中等候的万剑一等人会合,同时也发现趁着这段时间,万剑一与苍松、商正梁三人一起出力,将在这场浩劫中不幸遇难的村民遗体都一一找了出来,然后在村外找了处明亮通透的平地,挖出了一些简陋的墓穴,然后将他们一一安葬了。

  当田、曾二人回来时,万剑一等人还有最后一点没有做完,田不易、曾叔常连忙上前帮忙,在五位青云门弟子合力之下,终于是将所有不幸遇难的村民都安葬完毕。

  事了之后,五人站在那一排排新起的土丘边,脸色都是有几分沉重肃穆。

  万剑一凝视这些土丘片刻后,轻叹了一声,道:“乡亲们入土为安,我们也走吧。”

  说罢,他转身大步走去,苍松、田不易等人也是默默上前,向着这一片墓茔拜了一拜,然后跟上万剑一的脚步去了。

  离开了草鞋村,他们便一路往西北而行,途中同样见到了不少类似草鞋村一般被魔教妖人抢掠过的村庄,也是一样的惨状,不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并没有再遇到像张家爷孙那样幸运的村民。也许原本住在那些村子里的村民,不是不幸死在魔教的屠刀下,就是远远离开这里避祸逃命去了。

  在这中间,他们五人也看到了不少四处流窜的魔教余孽凶徒,不过为了早日深入蛮荒避免麻烦,万剑一等人多数时候还是避让开了这些妖人,在沉默中一路往西北行去。

  如此走了三日后,便觉得周围环境开始发生变化,原是肥沃丰美景色怡人的平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片大片的黄土地,湿润温和的空气也随之改变,变得干燥起来。到了第四天,便基本再也看不到原有的那片平原景色,天地之间一片荒凉,岩石乱堆,黄土龟裂,时不时有大风吹过,刮起大片大片黄沙飞舞。

  在这一片荒原土地上,很难再看到有绿色的东西了,虽然也有草木,但颜色大都是枯黄的,烈日当空,阳光洒落下来,不知怎么,却让行走在这片荒漠上的人心里有些发凉。

  万剑一等五个青云门弟子都是有道行在身的,自然不惧这一点恶劣气候,不过走到此处看着这片景色,便大概知道差不多已经靠近那传说中从未有中土正道人士深入过的蛮荒边境了。

  到了这里,万剑一等人的行动便越发小心起来,有时候甚至都不走在一块。

  在万剑一的安排下,五个人或三二两队,或各自散开,保持在一定距离中,同时严密注意着周围动静,继续往蛮荒边境靠近。

  这一日午时,走了半日后,万剑一招呼几个师弟都过来,五个人找了处怪石耸立的小石林中休息,一来,可以躲避外人窥探,二来,这些横空突兀的怪石也能遮挡一二灼热的阳光,让人觉得舒服一些。

  在坐下休息后,曾叔常拿出随身携带的葫芦,里面是灌满的清水喝了一大口,然后递给身旁的田不易,同时抱怨道:“这荒漠其后尚且如此恶劣,听说蛮荒之地比这里更荒凉十倍,那些魔教妖人到底是怎么能在那种地方活下来的?”

  站在一旁的苍松冷淡地看了一眼正在抱怨的曾叔常,摇摇头,转身看着坐在不远处一块大石上的万剑一,道:“万师兄,这一路上有些奇怪,特别是进入这片荒漠后,咱们一直没遇上魔教的余孽妖人。”

  万剑一缓缓点头,眉头微皱,似乎也正对此有些疑惑,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忽然间他神色微变,突然站起身来,低声道:“噤声!”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