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二章 评语(下)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这一下倒是让青云门五人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万剑一随即失笑,但自己也不追赶,只回头对身后众人微笑道:“诸位师弟,这几个魔教妖人猖狂狠毒作恶多端,但手底下确实还有几分实力,正好用来磨砺修行。不知你们可否上去捉拿回来几个?”

  话音才落,站在他身边的苍松便是微微一笑,对万剑一一拱手,随即飞身掠出,第一个向前追了过去。而看他掠去的那个方向,所挑的人正是那魔教三人中实力最强的百毒子,显然,这位苍松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物。

  万剑一颔首微笑,显然对苍松颇有赞赏,而随后三道身影同时掠出,显然这几个跟着他一起过来的青云门师兄弟都是年轻气盛,一个个谁也不服谁,大步追踪而去。

  只是魔教妖人只有三个,追出去的青云门弟子却有四人,一下子顿时有些僧多粥少的感觉。

  苍松去得最快,便没人去跟他争百毒子,随后的田不易、曾叔常和商正梁中,田不易看着憨厚,但冲出去后有意无意用脚在地上一划,顿时掠起一片砂土,然后自己便向着吸血小妖逃窜的方向追了过去。

  曾叔常与商正梁跟在后头险些吃了一口土,急忙让开,但就这耽误一会儿的时间,便看着田不易一溜烟跑了好远去。

  两人对视一眼,瞬间不约而同地祭出仙剑,如狼似虎地向着最后一个端木铁逃窜的方向冲去。

  万剑一向那些飞驰而去的身影看了一眼,神态自若,似乎一点也不为自己这几个同门师弟们对上这三个凶名昭著的魔教妖人而紧张,反而是回头找了块石头,拍去灰尘然后优哉游哉地坐了下来。

  那三个方向的人影瞬间便已到了远处,过了一会看去,那些身影便有些模糊起来,紧接着很快传来了打斗怒吼声,伴随着几许剑芒光影远远传来,乒乒乓乓地好不热闹。

  万剑一干脆也懒得再去看那些人影了,自顾自地抬头望天,神情平静,目光微闪,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如此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便有动静传了过来,万剑一转眼看去,只见最先回来的乃是苍松。

  他一路飞掠而回,手中还提着一个人,待回到万剑一身前后,便随手将手中提着的那人丢到地上,却正是百毒子。

  只不过此刻的百毒子早已没了之前的那股凶相,神色萎靡,尤其是胸口上多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却是被一剑从左肩处斜斜砍到了右下,鲜血淋淋,已是身负重伤。

  万剑一淡淡地看了百毒子一眼,面不改色,对苍松点了点头,微笑道:“苍松师弟,你的道行又有精进,可喜可贺。”

  苍松虽然平日里对大多数同门都是一副倨傲之色,但唯独在万剑一面前却是十分守礼敬重,听到万剑一夸奖了一句,他似乎也格外高兴,笑道:“多亏万师兄平日不吝指导,方有我今日成就。”

  万剑一洒脱一笑,摆手道:“这是哪里话,一个人修行如何,终归还是要看自己的,你在我青云门下确实也是个出类拔萃的人物,日后当成大器。”

  苍松摇摇头,虽然看上去还是很高兴,但却是正色道:“青云门中,有万师兄你在,哪有我说话的份。日后我只跟着万师兄,好好将我们青云一门发扬光大就是了。”

  万剑一哈哈一笑,站起身来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有志气!”

  苍松点头微笑,正在这时,只听又有声音传来,两人回头看去,却是曾叔常与商正梁二人并肩而返,到了近处看得清楚,那端木铁也是被他们抓了回来,然后直接丢在了百毒子身旁。

  看着那端木铁原本是强壮高大气势凶恶的一个男子,但此刻却是灰头土脸,身上倒是没有像百毒子那样的重创伤口,但前胸后背包括脸庞之上,到处都有脚印淤青,似乎是刚刚被人按在地上拳打脚踢,狠狠揍了一顿。

  此刻,他倒在地上龇牙咧嘴半天,看起来却兀自有些不太服气的样子,哼哼着恼怒道:“你们这些家伙凭地无耻,居然以多打少,有种一对一咱们来单挑啊哎呀!”

  话音未落,他就抱着脑袋缩了起来,却是曾叔常年轻气盛,加上这一路上早就看了许多魔教恶性而心怀不满,猛地跳过去对着这货的脑袋又是一阵狠敲,打得端木铁嗷嗷乱叫,随后才站起身来,“呸”了一声,冷笑道:“你看,单挑你也打不过我!”

  端木铁:“”

  万剑一在旁边看着这一幕,笑着摇了摇头,又看向站在一旁的商正梁,微笑道:“商师弟,这一去可有麻烦?”

  商正梁连忙拱手道:“回禀万师兄,并无麻烦。这厮虽然看着人高马大十分凶恶,但其实色厉内荏,并不是我们的对手。”说着顿了一下,似乎挺了挺胸,然后对万剑一道:“其实小弟以为,就算曾师弟不跟来,我也能一人将他擒下了。”

  万剑一还未答话,旁边的曾叔常就跟生了顺风耳一样,嗖的一下窜了过来,连连摇头,道:“不是不是,万师兄你听我说,刚才那一战确实太过简单,我比商师兄出手快一点点,刚用了七分力道,这厮就倒了,实在是”

  “胡说!”站在一旁的商正梁怒道,“明明是我先出手踢到他的腿弯,让他跪下的,怎么变成你先出手了?”

  曾叔常嗤笑一声,道:“商师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对付这样一个货色,你刚才还用上了护身仙剑,我赤手空拳的,当然没你快了。不过后面我打得又多又快,你拿着一柄剑只能一只手锤他,这总没我打得多吧?”

  商正梁脸都气红了,指着曾叔常怒道:“你、你这是狡辩”

  “好了。”万剑一一声喝止了这两人,笑道:“这有什么好争的,反正人都抓回来了,不过你们两人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生擒一个魔教妖人,可见道行确实不错,我也算是没看错人。”

  曾叔常、商正梁彼此对视一眼,哼了一声,各自把脸转开,然后同时向万剑一谦谢道:“师兄过奖了。”

  万剑一摆了摆手,又笑道:“不过你们两个还是要多向苍松学一下,他一人追那百毒子,可是比你们二人还更快回来一点的。”

  苍松被万剑一这么说了一句,顿时下意识地便挺直了腰杆,面上神色看去已然十分平静,但是那一副容光焕发乃至双眼明亮的模样,早就说明了他此刻内心是如何得意。

  事情直到此刻都是十分顺利,只是再往下等着,这附近却突然安静了下来,几个人站了一会,却发现这五个人中,最后的那个矮胖子同门,居然一直没有出现。

  万剑一眉头微微挑起,往田不易追去的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却发现此刻田不易和那个魔教吸血小妖的身影都已经消失不见,似乎已经跑得远了。而在他身旁,苍松、商正梁和曾叔常三人也很快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纷纷向那边看了过去。

  又过了一会,居然还没有人影回来。曾叔常平日里与田不易最是要好,顿时有些沉不住气了,探头探脑地往那边张望了几下,忍不住道:“这要不,我过去看看?”

  旁边传来一声冷哼的声音,却是苍松脸色略显阴沉,皱眉道:“田师弟怎么连那家伙也抓不到,要知道那厮最厉害的法宝血骷髅可是已经被万师兄破掉了的。”

  商正梁面色微动,但看了万剑一一眼后,并没有开口说话。

  不过曾叔常就不愿意了,立刻反驳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魔教妖人诡异莫测,那吸血的家伙更是个古怪东西,说不定就冒出了什么压箱底的保命招数,麻烦一些,也不算奇怪。”

  苍松笑了笑,却没有接曾叔常的话头,不过看他脸上挂着的那一丝略带讥讽的笑意,显然对曾叔常的假设并不相信。

  几个人左等右等,不知不觉居然过了小半个时辰,而田不易居然还没出现,这一下连万剑一的眉头都皱了起来,曾叔常更是已经急得走来走去,时不时地就抬头向那个方向瞄上一眼。

  不过就在几个人已经快没耐心的时候,从那个方向的远处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矮矮胖胖的,远远看去,正是田不易。他一路走了过来,待走到近处,只见他神态如常,但右手上却是拖着一只脚。

  众人怔了一下,齐齐低头,便看见田不易手中抓着的那只脚正是吸血小妖,只不过此人早已没了那股凶相,此刻就跟一条死狗似的在地上被田不易拖了回来,同时双眼泛白口吐白沫,竟是一副力竭后晕死过去的模样。

  曾叔常愕然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田不易走到跟前,右手一甩,也是将那吸血小妖丢到端木铁和百毒子身边的地上,然后先向万剑一行了一礼,略带歉意地道:“万师兄,真是不好意思,我回来迟了。”

  新的一周,需要推荐票了,有票的朋友麻烦投几张吧,谢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