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三章 墨雪(上)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万剑一微微一笑,道:“无妨,不过这一去耽搁了许久,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田不易脸上掠过一丝尴尬之色,看了一眼周围情形,自然也是明白过来这三路追踪,唯独只有自己最迟回来。在顿了一下后,他对万剑一道:“是这样的,我一路追着那吸血小妖,本来正要抓住他了,突然从那片荒漠里却是出现了四五个路过的魔教教徒,而吸血小妖立刻便招呼他们群起而上围攻于我。”

众人都是一惊,万剑一倒是没有太多惊讶之色,看了田不易一眼,微笑道:“哦,既然如此,为何不见你有呼救之声?”

田不易笑了一下,道:“师弟我觉得……那些赶来的其实也就是一些小喽啰而已,所以就大着胆子跟他们周旋。一开始他们人多势众,我便且战且退护卫周全,挡住他们攻势后,便开始找机会一一解决了这些喽啰,再然后这吸血小妖想跑,又被我缠住,然后一直缠斗到刚才。这厮一直狂攻不止,结果好像是突然间力竭了,就这样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万剑一失笑,摇头笑道:“你这是将他熬得脱力了么,这种胜法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田不易干笑一声,神色也是有几分尴尬。

旁边的苍松却是大摇其头,冷然道:“还是你学艺不精,不然一早就擒下此人,自然不会有这么多麻烦。”

田不易唯唯称是,万剑一想了想,再看向田不易的眼神中却是多了几分赞赏,走过去微笑着拍了拍田不易的肩膀,道:“田师弟看似驽钝,但内里聪慧,尤其心志坚毅不拔更是难得,将来于道法修行之上,前途不可限量啊。”

苍松撇撇嘴,不再言语,旁边的商正梁与曾叔常都是笑了起来,而田不易则是瞬间仿佛整张胖脸都亮了起来,嘴里颤抖了几下,随即重重点头,略带了几分激动,道:“是,我一定不让师兄失望。”

躺在地上的魔教三人,此刻面上都是一派灰败,面面相觑间眼中都有绝望之意。谁也想不到自家三人怎么会这么倒霉,老是遇到这一伙青云弟子,尤其是其中那个万剑一,更是让人生不出抵抗之心来,偏偏想跑都跑不掉。几次三番下来,三人看着那万剑一当真犹如见鬼一般。

而青云门众人说完话之后,目光也随即落到了这三人身上,虽然抓是苍松等四人将他们抓回来的,但如何处置显然还是要看万剑一做决定。

而万剑一也是脸色平静地走到这三人身前不远处,目光淡淡扫了他们一眼,随后开口道:“你们三人,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端木铁、百毒子相顾失色,反倒是那个昏迷过去的吸血小妖毫无动静,省去了这担惊受怕的环节。

只是万剑一这话听起来怎么都像是要他们交待最后遗言一般,实在让人瘆得慌。

犹豫了片刻后,这两人终于软了下来,端木铁喏喏道:“万、万公子,求你饶我们兄弟一命吧。”

“切!”一声冷哼,却是旁边苍松发出,他脸色严峻,踏上一步,喝道:“这一路上你们烧杀抢掠,害死了多少无辜百姓,他们向你们求饶的时候,你们可曾饶过他们?”

百毒子与端木铁同时开口,异口同声地道:“大侠,我们饶过他们的,我们就抢点东西,从不杀人。”

“胡说!”这一下,却是商正梁与曾叔常都忍不住了,齐声怒道,“青云山下那十几座被焚毁的村庄呢,那些百姓呢?”

百毒子与端木铁对视一眼,都是摇头,道:“都是别人干的啊,万公子,诸位青云门大侠,你们可曾见过我们真的亲手杀过一个人么?”

苍松与商正梁、曾叔常同时哑然,回忆起来,似乎他们还真的没亲眼见过这几个家伙杀人,不过以魔教的行事手段,这些家伙断然不可能手上没沾血,只是他们眼下就这么强词夺理了,却是让青云门这边众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三人气得不轻,却又不知如何才好,只得转头看向万剑一。

万剑一淡淡一笑,正想开口的时候,忽然只听站在背后的田不易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走了过来,先是对万剑一笑了一下,然后道:“万师兄,我觉得他们三个一定杀过人,那就杀了他们吧。”

“什么!”

“喂!”

百毒子与端木铁险些从地上蹦了起来,看着怒发冲冠的样子对着田不易叫道:“你这厮怎地如此恶毒,岂能随意污蔑我们?”

田不易对他们两个点点头,道:“哦。”然后又转头看着万剑一,正色道:“万师兄,他们刚才已经坦然承认了,说是在青云山上杀了一千个人,罪大恶极,咱们还是趁早超度了他们吧。”

“一千个人……”百毒子和端木铁目瞪口呆,片刻后咬牙切齿大喊起来,纷纷叫道死胖子你莫要泼脏水,什么一千人,就算我们圣教仇教主那等人物,只怕手底下也没杀一千人这么多吧。更何况一千人何等之多的一个数目,难道你们青云门一半以上的门人弟子都被我们三个人给杀光了吗?

这还有天理吗!

谁知万剑一居然也不看他们两人,反而是望着田不易笑着点了点头,眼中颇有赞赏之色,道:“田师弟言之有理,刚才的话我也听到了。这样吧,就由你亲手过去了结了这几个罪大恶极的魔教妖人,也算是为这天地间除去一害。”

田不易肃然领命,转身就抽出了赤焰仙剑朝那三人走去。

百毒子与端木铁此刻都是没什么抵抗之力,顿时面如死灰,而另一头万剑一走到一旁,同样看得目瞪口呆的苍松三人围了过来,呆了片刻后,苍松低声道:“师兄,这么做……好像不太好吧,是不是有些草菅人命的意思?”

万剑一淡淡一笑,道:“无妨,且看着。”

苍松怔了一下,点点头默然退开一步,回头望向田不易的背影,眼中却有一道隐隐幽光掠过。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