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五章 隐忧(上)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青云山,通天峰。

通天峰前山有诸多气势雄伟的殿堂楼阁,也有很多风景秀丽的奇丽景色,著名的青云六景中,便有三处在这里,分别是虹桥、云海和翠坪。平日里也十分热闹,常有门内弟子走动修炼,再加上一门重心的玉清大殿也在那前山绝顶之上,更添了几分庄严。

相比之下,通天峰后山便显得安静许多,放眼望去,到处都是苍松翠柏,古木参天,除了从林中深处偶尔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之外,淡淡雾气漂浮中,便几乎再也没有什么声息。这里平日里便少有人来,一条山道蜿蜒向前,直入林海深处,也不知通向哪里,愈发显得有些幽远神秘起来。

这一日午时前后,日头高悬,道玄在玉清大殿中处理好了手头诸多事务后,又对身边人交待了几句,便悄然而去,随后出现在通天峰后山山道上。

一路走入林中,他的神情看起来肃穆甚至带着几分冷峻,在他眼底隐隐还有一丝忧虑之色。

深入林中走了一会,道玄便看到前方山路忽然分为两道,路边竖立着一块石碑,对旁人来说或许有些迟疑,但他显然对这附近的地形早已了然于胸,都没有多看那石碑一眼,便直接拐了个弯,向着右手处那条道路走去。留下在他身后默然伫立的指向另一条山道方向的那块石碑上,隐隐可以看到幻月洞府的字迹。

这条路通往的是青云门另一处重地祖师祠堂,这座供奉着历代青云门前辈祖师灵位的大殿,掩映在松柏林间,飞檐大柱,庄严厚重,渐渐出现在他眼前。

大殿之前的一片青石空地上,落了许多枯叶松针,空气中带着一丝清新的林木芬芳,而在前方几道台阶上,正对着道玄的便是祖师祠堂大殿的大门。虽然此刻是正午时分,但祖师祠堂里仍然显得很是昏暗,布幔重重,寂静无声,只有几点烛火在那片阴暗中无声无息地燃烧着,散发出一些光亮。

道玄走了过去,在门口停下脚步,目光扫过大殿里,却一时没有看到人影。他皱了皱眉,迟疑了片刻后便开口朗声道:“师父,弟子道玄来了。”

祖师祠堂里并没有什么动静,也没有人给他回应,只有那微弱的烛火突然摇曳了几下,似乎受到了一点惊吓,但很快也恢复了正常。

道玄等了一会,见里头没有反应,便又叫了一声,过了一会后,从祖师祠堂里某个黑暗深处,突然传来了天成子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丝疲倦与淡漠,道:“何事?”

道玄不敢怠慢,俯身行礼,随后恭谨地道:“师父,弟子是来请您回玉清大殿的。”

天成子道:“这几****来过数次,我不是都跟你说清楚了么,我重伤之后道心紊乱,前山太过嘈杂,需要在此静养。”

道玄眼中忧色更重,垂首道:“师父,青云一门兴衰系于您一人身上,弟子声望才具皆有不足,这些日子代行掌门之职,实已是不堪重负,再这样下去只怕有负师父重托。弟子名望事小,但若是误了青云一门,便百死莫赎了。恳请师父回山重掌大局,为我青云一门做主。”

天成子沉默了片刻,缓缓道:“可是有人对你处置大小事宜有所不满?”

道玄怔了一下,摇头道:“这倒是没有,只是……”

天成子打断了他的话,道:“既然如此,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不必再说了,我不会回去的。”

道玄哑然,看着眼前这昏暗的大殿,那重重布幔后点点烛火间,一排排一列列庄严肃穆的灵牌灵位,仿佛都像是威严无比的巨人,冷冷地看着他这个渺小的人。他的嘴唇微微颤抖了几下,眼底掠过一丝极深却又无奈的焦虑之色,还想再试着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只听那大殿深处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喘息声,片刻之后,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掉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回响。

“叮……”

一个黑色的小东西咕噜咕噜从那片阴影中某处滚了出来,在地上滴溜溜转了一个大圈,又震动了几下后,才静止下来,停在了祖师祠堂的地面上。

道玄目光望去,只见那地上的东西像是一个圆形的小铁盖,黑黝黝的,也不见有什么奇异之处,停在那边也是黯淡无光。

正在这个时候,天成子的声音忽然又传了过来,语气也变得有些冷漠,道:“你还在那边做什么?”

道玄面色微变,咬了咬牙之后,不敢再多说什么,低头退了下去。当他走下石阶回头后,忍不住还是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座肃穆沉重的殿堂仿佛又再度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而由始到终他都没有看到恩师的身影,此刻仿佛也隐匿在那片黑暗里,越发模糊了起来。

※※※

万剑一等五人在荒漠中又走了几日,只觉得前方气候越来越是干燥,地面上的黄土戈壁也逐渐开始向完全的沙漠转化,看起来应该是接近了蛮荒入口。西北蛮荒乃是天下著名的险域凶地,传说中也是魔教发源的地方,自古以来传说有无数凶险横亘在蛮荒之中,外人几乎从来不能深入其中。

这一日,万剑一等人忽然发现前方有大片人影,看过去都是魔教中人。

五个人都是吃了一惊,因为这一路上所看到的魔教余孽明显都是军心涣散,以小股流窜的居多,鲜少有看到这样大群集结的。而看那位置似乎又正是在进入蛮荒沙漠的入口边缘处,似乎又平添了几分微妙。

在这片边缘地带上,几乎已经没有山脉,树林草丛这些更不会有,倒是细沙堆垒的沙丘开始出现了。万剑一等人便找了一处沙丘,远远地望向那边。

看了一会,万剑一开口道:“看那边的情况,有点像是魔教中鬼王宗的人马。”

趴在他身边的苍松眺望了一会,隐隐听到了那鬼王宗内竟似乎传出来一些哭嚎之声,便轻声对万剑一道:“万师兄,你有没有发现,那里面的人好像一片忙乱,好像出了什么事?”

“嗯。”万剑一微微颔首,不过沉吟片刻后,还是断然道:“算了,咱们不要多管闲事,正事要紧,走吧。”

其余诸人自无异议,于是五个人悄无声息地下了这座沙丘,直接绕了一个大弯避过了这边忙乱混乱的鬼王宗队伍,继续向前进发。没过多久,便觉得身外的气温忽然开始升高,烈日当空,黄沙漫漫,已是置身于蛮荒沙漠之中。

一望无垠的沙漠看上去仿佛连绵直到天边,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沙丘散落在沙漠中中,当大风吹过的时候,便是一片风沙铺天盖地地掠过。

与此同时,当青云门五人踏出了勇敢一步,直入神秘莫测的蛮荒时,在蛮荒边境上的鬼王宗人马中,则是一片愁云惨淡,人人哀嚎哭泣,白幡竖起,小万披麻戴孝地跪倒在正中一座帐篷前,正是嚎啕大哭。

昨夜二更时分,在圣教中德高望重威名远扬的鬼王重伤难愈,终于是溘然长逝。

鬼王宗上下如丧考妣,立刻停下行进步伐,原本代理宗主之位的鬼王亲传弟子万人往,更是感念师恩痛不欲生,在恩师遗体前几度哭得晕死过去,不能理事。

鬼王宗上下一片混乱,人人自危,很快也惊动了附近的圣教同门,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人纷纷赶来悼念。

魔教四大圣使很快也来到了鬼王宗营地之中,青龙先去灵位前上了香,又过来掀开盖在鬼王脸上的白布,最后看了一眼鬼王遗容,随即长叹一声,神色萧索,道:“英雄故去,圣教衰微啊。”

说罢,他转头向旁边看了一眼,只见那小万一身麻衣跪倒在灵前一侧,只数日不见的工夫,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瘦了一圈,眼窝深陷,精气神仿佛瞬间耗尽一般。青龙摇了摇头,向他走了过去。

而在青龙身后,其他三位圣使也一起上前敬香行礼,不过比起青龙,除了一身黑衣还有黑巾蒙面的朱雀看不清脸色变化外,白虎和玄武的脸上神情似乎都有几分微妙,当然,不可能是高兴欢喜,但似乎也没见多少哀伤。两人在看过鬼王遗容后,对视了一眼,缓缓走到一旁僻静处,过不多时,朱雀也走了过来。

看着周围暂时无人,玄武忽然用只有白虎、朱雀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轻声道:“我早年曾经干过一些见不到光的勾当,这些事你们是知道的吧?”

白虎看了他一眼,道:“是,怎么了?”

玄武笑了一下,脸色上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声音又放轻了一些,道:“鬼王宗主那面相,有人处置过了。”

白虎和朱雀同时转头向他看去,玄武耸了耸肩,却没有再说什么。

过了片刻,白虎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玄武淡淡地道:“我猜咱们这位前辈宗主,只怕并非是昨晚二更才过世的。”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