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七章 臭味(上)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蛮荒沙漠之中看去犹如一片荒凉无比的死海,到处都是烈日黄沙,不要说树了,便是连一二枯草都找不到,普通人到了这里,根本就无法生存下去。但是对于万剑一等五个青云门弟子来说,他们所修炼在身的道行当然足以应付这里恶劣的气候,但千百年来能够阻挡住正道潜入的这片沙漠当然不会这么简单。

蛮荒沙漠里,其实并不太平。

看似一片死寂的沙海中,其实却有着为数不少的凶兽潜伏在黄沙之下,诸如沙蝎、地龙、赤蟒等蛮荒沙漠这里特有的凶兽,万剑一等人在进入蛮荒后便接连遇到了好几次,总算他们道行不凡修为精深,加之万剑一又是机警果断,所以这才一一度过难关。

算下来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损伤,最倒霉的大概就是商正梁与曾叔常二人,前者被一只沙蝎的毒刺蛰了一下,服下青云门独门解毒灵丹后,半条手臂还是肿了一天;至于曾叔常就更晦气了,五人走在沙漠里突然被一只罕见的巨型地龙,实际上就是一条庞大无比的巨大沙虫袭击,那一场战斗中万剑一大发神威,斩龙剑一记“斩鬼神”可谓惊天动地,直接将那凶兽斩成了两段。但是,在战斗中好死不死地曾叔常正好就在那地龙身下,只听哗的一身,他全身都被如潮水般粘稠深绿的怪异液体所淹没……

“哪里有水啊……”一阵带着绝望的哀嚎声回响在沙丘上,五个正在向前行走的青云门弟子中,走在最后面的曾叔常已经将这句话说了无数次。

沙漠里当然是没有水的,五个人身上确实也有带着清水,但一来那是喝的,二来,就算都给曾叔常,那也肯定不够他痛痛快快洗一次澡。所以顺理成章的,其他四个人都神态自若地无视了那个倒霉的家伙。

阳光之下,可以看到其他四个人大体上都是衣衫整齐,只有走在最后边的曾叔常身上花花绿绿一片,看起来有些惨不忍睹。而且他每走几步,就要下意识地去拉扯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脸绝望痛苦的样子,徒劳地尝试着想把身上那些诡异的颜色搞掉。

当然了,此刻在他身上黏糊糊的液体倒是基本不见了,因为在这一路上虽然没有清水可以洗澡,但在万剑一等人的建议下,曾叔常已经在这片灼热的黄沙堆里滚来滚去了十几次。嗯,可以美其名曰“沙浴”!

被一大堆毒虫体液淹没的滋味绝对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至少眼下看去曾叔常的脸色都是绿的,只是不知道到底是那些残留的颜色还是他真被恶心成这样了。不过万幸的是,虽然那地龙十分凶恶,但体液中却是基本没有毒性,只是够恶心而已,而且除此之外,这绿色体液还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恶臭,让曾叔常自己都有些受不了了。

又走了一会儿,看着越过了眼下这座沙丘,前方还是有无数沙丘等着他们,青云门众人倒是都没有太多惊讶之色,依然在平静地走着。

曾叔常有些忍耐不住,往前加快脚步走到田不易身边,道:“不易,你……”

“哎呀,万师兄,小弟有件事向你请教一下啊!”

曾叔常话音未落,一股臭气已然弥漫在周边空气里,忽然只见田不易突然开口向前方的万剑一喊了一声,然后快步走到万剑一身旁,诚恳地道:“万师兄,小弟在大竹峰修炼多年,仰慕你大名许久了。近日我在太极玄清道上遇到了一些不解之处,能否请师兄为我解惑?”

万剑一洒脱一笑,道:“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有什么好客气的,你问吧。”

田不易大喜,连忙点头称谢。在他身后,曾叔常瞪了这矮胖子一眼,想了想又转身看向商正梁,还未开口说话,忽然只见商正梁身子一震,大步走向前方,一溜烟站到万剑一身旁,神态恭敬无比,道:“万师兄,我也和田师弟一样,仰慕你好久了。我也有几个修炼上的疑惑之处,正好也来请教一番,还请师兄教我。”

万剑一莞尔,摇摇头哈哈一笑,继续向前走去,同时口中笑道:“你们啊,算了,边走边说好了。”

田不易与商正梁都是面色如常,紧紧跟上。

曾叔常大怒,恨恨地骂了这两个家伙一眼,随即将眼光看向最后一个还在附近的苍松。

却只见苍松脸色平静,眼中露出几分不屑之色,先是扫了田不易与曾叔常二人一眼,随即回过头来看着曾叔常,叹道:“可笑,些许恶臭便能看出一人心性喜好,何其肤浅,何其粗鄙。如此道心,焉能修成我青云门绝世道法?”

曾叔常眼眶一热,如见知己,连连点头,走近苍松大声道:“苍松师兄,你说的太对了。其实我是想问一下,这附近可有绿……”

话音未落,忽只见苍松脸色微变,凝视曾叔常片刻,突然一拍手,“嗖”的一声掠到前方万剑一等三人身边,正色大声道:“万师兄,我仰慕你很久了……”

曾叔常:“……”

万剑一回头笑道:“苍松啊,你怎么也跟他们一样闹的,明明认识我很多年了好不好?”

苍松干咳一声,道:“师兄,时间越长,我便越觉得你高不可攀,敬仰之心只有越来越厚。”

在一旁的田不易与商正梁登时都看直了眼睛,然后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心里的震惊和内心的想法:“我去,这等马屁为何我们都拍不出来!”

这边四人正说笑处,忽然只听背后传来一声呼嚎,声音凄厉带着几分坚决气势,众人愕然回头,便只见曾叔常猛地扑了过来,一下子窜到万剑一身旁。

顿时,除了万剑一以外其他三人纷纷掩鼻,只见曾叔常虎目含泪,情怀激荡似不能自己,一把抓住万剑一的手臂,哽咽道:“万师兄,我……我也仰慕你啊!”

万剑一:“……”

  • xxx:

    看的莫名喜感,看来曾书书确实是遗传的

    回复
  • 好人:

    猥琐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