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八章 臭味(下)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这一路折腾打闹,你追我赶地赶路,倒是让人不太觉得疲累,中间又遇到过几次沙漠里特有的怪兽,但都一一顺利应付过去,倒是有几次在他们附近的沙漠中有魔教余孽路过,万剑一等人不欲生事,往往都躲避让开。哪怕是看到孤身行路的人,也不会上前打草惊蛇。

如此一路走到了下午接近黄昏的时候,眼看日头西斜,五人眼前忽然景物一变,在前方沙漠中竖起了一道高墙,高五六丈,横亘跨度更是极长。等他们走到近前,才发现这一堵高墙竟然全是由黄沙所堆成的。

众所周知,这沙漠中的沙子细小干燥,最常见的就是堆成沙丘,大部分也是松软无比,所以这一下众人都有些吃惊,完全没想到这些沙子竟然能够堆出高墙这样的形状。

万剑一神色有些严肃起来,打量了一下这堵高墙,忽然目光一凝,沉声道:“你们过来看,这墙上的沙子,好像是流动的。”

这一声顿时让其他四人吃了一惊,纷纷赶了过来,仔细查看,果然看见这堵沙墙上所有的沙子居然真的是在缓缓流动着,而且所有的沙子都是从上往下流淌,但是更奇怪的是,这堵沙墙的本身大小却几乎完全没有变化,似乎只是一部分沙子流到另一个地方,而在源头处还有无穷无尽的沙子同时也补充了过来。

这当然是众人闻所未闻的奇诡一幕,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只剩下惊叹之意。

万剑一沉吟片刻后,道:“再找找看。”

五人便向这堵沙墙旁边走去,结果没过多久,忽然便传来几声呼喊。

“这里还有一堵墙。”

“这边,这边也有。”

“这里还有一座,啊,好多沙墙……”

在青云门五人的面前,赫然出现了一大片纵横交错的沙墙,所有的墙体都是一模一样的,而且无一例外,那墙上的沙子都在不停地流动,并在他们面前勾勒出了无数条路径通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迷宫。

“砂舞迷宫!”万剑一沉声说道。

苍松四人对望一眼,都是缓缓点头,看起来如此异象的地方,显然就是之前那个魔教妖人端木铁口中所说的在沙漠中最有名的凶险之地了。

日光之下,无数的细沙就在他们身边流淌着,却偏偏并不发出任何的声音,而那些沙墙虽然从远处看并不怎么改变,但一旦站在这些沙墙的旁边,却会让人油然而生出一种诡异的感觉,那就是这些沙子……这些沙墙,好像是不停地在动着,就好像是有生命一般。

一时间,五个人都没有说话,置身在这诡异的地方,实在让人有些紧张。

过了片刻后,万剑一沉声道:“我们先退出去,看看能不能绕过这里,实在不行的话,御剑上天飞过去。”

众人点头称是,刚想退出,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陡然发生,只听从远处那片沙墙深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沉闷大响,如巨鼓擂动,让人的心脏都跟着猛颤了一下。

万剑一忽然脸上变色,喝道:“小心!退……”

话音未落,突然间这附近所有的沙墙猛地全部发出震天般的轰鸣声,流沙的速度瞬间快了百倍,所有的墙体一下子像是化作妖魔的手臂疯狂地在天空挥舞交错,不知道多少道流沙猛烈冲来。

万剑一等人各自飞起躲避,一下子就被这无数沙流冲散,还不等他们惊呼出声,便只见诡异之事再度迸发。

那无数的沙墙在剧烈奔腾的流沙涌动下,一下子改变了形状、方向、高矮,原本竖的变成横的,横的变为斜的,斜的又变成交叉等各种形态,等于是在一瞬间,这砂舞迷宫里的所有道路全部变了一个样子。

横冲直撞的沙流就像是突然无处不在的偷袭兵刃,一下子从四面八方向青云门五人发起了眼花缭乱的攻击。

这一下仓促迎战,五个人都是下意识地躲避,不知不觉中便被分开,哪怕中间有几声怒吼,包括最先警觉的万剑一还想回头去找几位师弟,但也很快又被那些沙流拖住。

这诡异的变化大概持续了一盏茶时间,所有的沙子忽然缓慢了下来,在半空中激射的沙流全部落回了地面,然后周围那些沙墙又恢复了平静的模样。

万剑一从半空中缓缓落回地面,面带警惕之色地看了看周围,只见周围一片陌生路径,但四个师弟已然都不见,显然应该是刚才被重新生成的沙墙隔开了。

这砂舞迷宫实在是有些诡异,刚才若是道行差一点的人过来此处,只怕不小心就真的会被那沙流杀死,而若是不会御剑的修士,只怕也要深陷在这片迷宫里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全部变化的迷宫路径,怎么可能走得出去?

万剑一深吸了一口气,抽出斩龙剑御剑飞起,缓缓飞到这附近沙墙之上,忽地瞳孔微缩,却是望见自己此刻竟然是置身在这片砂舞迷宫的中心处,四面八方竟然都有无数高大的沙墙密密麻麻地排列在沙漠中,蔓延向远方。

仿佛就是刚才那一次突然变化,这砂舞迷宫的面积便增大了数倍?

这又是一个令人难以揣测理解的诡异现象,万剑一等了片刻,忽地伸手在斩龙剑剑刃上轻轻一弹。只听“铮”的一声锐响,清脆剑鸣声立刻震荡而出,回响在这片砂舞迷宫中。

没过多久,前方百丈开外的一堵沙墙背后,一个身影同样御剑而起,正是商正梁。他在半空中略一张望,便看到万剑一在半空中,顿时大喜,连忙御剑赶了过来,叫道:“万师兄。”

万剑一点了点头,道:“你没事吧?”

商正梁道:“还好,躲了过去,只是刚才那情形当真是诡异。”

“是啊。”万剑一皱眉道,说着目光又向周围眺望,两人在这边又等了片刻,很快又有两道剑芒升起,却是苍松和田不易赶了过来。

刚才那一幕十分惊险,但此刻看他们四人,身上却几乎都没有挂彩受伤,可见青云门下的弟子在这道行修炼上,根基还是十分扎实的。

只是接下来,四个人左等右等,却一直没有等到曾叔常的出现。

这一下顿时让众人脸色凝重起来,中间万剑一还怕曾叔常没听到剑鸣召唤,又弹了一次,但曾叔常却仍是没有回应,更没有出现的迹象。

田不易有些沉不住气,面上露出担忧之色,低声道:“这家伙该不会这么倒霉吧?”

没有人接他的话,哪怕是万剑一此刻也是眉头深锁,从刚才各人出现的位置来看,之前那一幕如同沙暴一般的混乱非但改变了砂舞迷宫的沙墙通道,更是可以将人分离出最远几百丈远。这么一大片范围又有沙墙阻挡视线,若是曾叔常出了什么事,或是干脆昏迷的话,他们还真的很难找到他。

只是五人同行至此,万剑一当然不可能这么容易放弃一个师弟,沉吟片刻后,他直接下令道:“分头找。我们四人各找一个方向,并且都御剑飞在空中,不许落下进入迷宫里,一条条路径和沙墙前后都看过去,一旦有发现就大声叫人。”

“是。”其他三人都是面容肃然答应下来,随即各自约定方向,便纷纷向周围飞去,一点点扩大搜索面积,仔细寻觅起曾叔常的下落。

只是那曾叔常也不知道遭遇了什么,好像突然间就这样在这片砂舞迷宫中失踪了一样,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眼看着日头快要落山,天色渐渐暗下来,却还是没有找到他的踪迹。

青云门几个人都是有些心急,这若是到了晚上一片漆黑的话,就更难找到他了。

万剑一剑眉紧皱,驾驭着斩龙剑缓缓飞过一堵堵沙墙,面色凝重,正是急切时候,突然在这片砂舞迷宫的某个地方,陡然冲天而起一道黄色剑芒,紧接着一道黑影掠过又落下,片刻后又传来了一阵愤怒的呼啸声。

青云门四人同时转身向那呼喊声处望去,那声音不是曾叔常又是谁?

众人都是精神一震,随即纷纷御剑冲去,看那模样,曾叔常倒像是遇到了敌手,正在激烈厮杀着。

万剑一白衣飘飘,速度比谁都快,直如电芒破空而来,瞬间冲至那剑气冲起的那个地方,便望见地下一道沙墙边上,曾叔常口喷鲜血倒飞而出,撞在一堵墙边又掉了下来。而在他身前不远处,站立着一个黑衣女子,赫然正是朱雀。

只是此刻朱雀行为也有些古怪,她居然没有立刻冲上去一剑杀死曾叔常,反而猛地身子一颤,将击飞曾叔常的那只手掌如烫火一般收了回来,拿到脸前摆了摆,片刻后尖叫一声:“好臭!”

万剑一等人从空中落到地上,看着朱雀这黑衣女子,几人都一副严阵以待的表情,毕竟对方也是魔教高手,但此情此景又让人忍俊不禁,于是众人一个个面上神情古怪。至于曾叔常却是倒在那边地上呸了一声,道:“臭死你,妖女!”

  • rainbow:

    好臭!!

    回复
  • 好人:

    醉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