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九章 带路(上)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朱雀黑纱蒙面,旁人自然是看不到此刻她的神情变化,但显然这个年轻的女子正处于十分恼火的状态,此刻不断地拼命摆手,同时,一双明亮的眼眸中更是露出毫不掩饰的厌恶之色,看着曾叔常就像看到了一只臭不可闻的野狗一般。

“你到底是不是人啊,怎么可以这么臭?”

曾叔常大怒,跳了起来,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势,指着朱雀骂道:“你骂谁呢?你才不是人!”

朱雀冷哼一声,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狐疑地看了曾叔常一眼,道:“听说中土一些久远门派中,经常会有些奇奇怪怪乱七八糟的功法,难道你就是修炼了什么会发臭气的奇功吗?”

说着,也不等曾叔常分辩或是反驳,她自己先摇了摇头,冷哼了一声,道:“真恶心啊,难道你练的是放屁功?”

曾叔常被她气得面无人色,险些一口血吐出来,随手抓起一把沙子就丢过去然后又冲了上去。

不过朱雀虽然听着声音年轻,但道法神通却着实不低,两人再次交手。

很快,朱雀又占了上风。只不过这一次比起前面却是有些不同,朱雀显然对曾叔常身上的恶臭极为厌恶,半点不想靠近,哪怕是自己的手掌沾上半点都不愿意,所以打着打着,居然是曾叔常有些肆无忌惮起来。

只不过这情景落在旁边诸人眼中,便显得有些不堪入目了,几个人都是摇头。

万剑一看了一会儿,便上前开口道:“曾师弟,你回来。”

曾叔常一个发力,挟带恶臭攻击逼退朱雀,然后向后退至万剑一身旁,旁边的田不易与商正梁接住了他,检视一番后对万剑一摇摇头,示意曾叔常伤势无碍,万剑一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身面对朱雀。

面对着万剑一,朱雀便明显谨慎了许多,似乎也知道眼前这个人与其他人有所不同,眼中露出几分忌惮之色。

自古正邪不两立,青云门和魔教更是早已结下过血海深仇,所以万剑一也并没有与朱雀这女子攀谈的意思,更没有开口去询问什么“为何打伤我师弟”之类的愚蠢话题。中土正派和魔教的妖人碰到一起,打生打死都是正常,勾肩搭背谈笑风生那才是怪异的事。

他剑眉微扬,手臂舒缓,一道碧绿色的光芒便从他手边亮了起来,正是斩龙剑缓缓出鞘;而与此同时,一股嗡嗡之声如同虫鸣风啸,也从斩龙剑上泛起传开,似乎像是这柄名剑也有几分激动兴奋之意。

剑未出鞘,然而剑芒已生,碧绿的光辉绽放出来,一道道锐利无比的气息便向周围激散开去。

朱雀脸上黑纱轻动,眼中露出几分惊愕之色,望着万剑一,脸上更增戒备。片刻之后,她忽然发出一声清啸,身子倒退,竟是转眼间没入了砂舞迷宫深处的沙墙背后,身形迅速,竟是要迅速离开了。

万剑一也没想到朱雀这女子居然不战而退,一时间也是怔了一下,向前追了几步,但随即回头看着几位师弟,沉吟片刻后还是走了回来。

苍松、田不易等迎了上来,苍松道:“师兄,你为何不去追她?”

万剑一道:“这砂舞迷宫十分诡异,又是魔教的地盘,说不定便有什么古怪。我们虽然不怕她,但是也没必要招惹什么麻烦。她说什么便由得她去说好了,我们来这里又不是为了和她置气的,且先赶路,先通过这一片砂舞迷宫再说。”

田不易等人都是点头答应,苍松看起来有些迟疑,不过平日里他向来最敬重的便是这位万师兄,所以最后也还是跟着万剑一一起前进了。

这片砂舞迷宫占地极广,一眼望去竟然像是看不到尽头。万剑一等人一开始为了尽快通过这里,都是祭出法宝御空飞行,想要从天空上跨越过去。

哪怕你迷宫中有再多机关凶险,我从你上空掠过,你总是没用了吧?

谁知这片蛮荒沙漠里确实颇有古怪,五个人飞行了好一会儿,居然一直都没有飞出砂舞迷宫的范围,并且在数次确认之后,五个人震惊地发现,自己等人飞行的轨迹似乎就只是在半空中不停地打着圈子。

这当然不是一个好消息,所以在察觉到有些不对后,万剑一当机立断便叫停了几个师弟,然后五个人一合计,最后还是落到了地上,开始在迷宫中行走找寻出路。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决定,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朱雀,那个魔教妖女似乎从来都没有飞上过天空,而是一直都在迷宫里走着。

这一下脚踏实地又走了一阵,果然,青云门诸人都感觉到有些不同,虽然砂舞迷宫里大多数地方看上去都是类似的沙墙,但仍然有迹可循,再加上这五人都是青云门这等历史悠久名门大派中最出色的年轻弟子,并不是只在功法修炼上单一出众,其他门道也有涉及,特别是万剑一和苍松二人,对此都有不凡造诣。

所以在差不多一个时辰之后,几个人便差不多已经摸清了这里的一些奥秘,行进中不再或者少一些拐了弯路死路,这前行速度便登时快了许多。

在行走间,苍松开口道:“这里应该是天然所成的一处迷宫,暂时没看出魔教在这里面动过什么手脚。”

商正梁看着周围那些奇异的沙墙,赞叹道:“天地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田不易也道:“真不知道这里是如何形成这些沙墙迷宫的,若非是被魔教妖人占据,其实也真担得起‘鬼斧神工’几个字。”

这时,走在最前面的万剑一看了看周围,却是微微皱眉,摇头道:“这砂舞迷宫怕是没那么简单。”

田不易等人都是怔了一下,道:“万师兄,此话怎讲?”

万剑一刚要说话,忽然间脸色一变,猛地手掌往下一拍,掌风凌厉甚至发出了一声尖利短促的啸声。地面黄沙顿时散开,旁边诸人吃了一惊刚想询问,却在下一刻陡然看见在万剑一脚下不远处,一只小头宽身的古怪虫子从脚下沙子堆里钻了出来。

  • 萧鼎:

    沙发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