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一章 小湖(上)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站在一旁的苍松、田不易等人面面相觑,有些摸不清到底生了什么,不过他们对万剑一的敬重之意可谓是自内心,所以也都保持着沉默,就看着万剑一与朱雀在前方场中对话。

朱雀盯着万剑一看了一会,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却听到万剑一开口道:“你没事吧?”

朱雀的感觉有些莫名古怪,但最后还是冷哼了一声,道:“没事。”

万剑一笑了一下,道:“刚才算是我救了你,没错吧?”

朱雀皱了皱眉,没有说话,而万剑一似乎也不在意她的反应,只是道:“我救了你,你帮我个忙,不过分吧?”

朱雀脸色微变,随即冷笑道:“你们正道中人不是向来自诩见义勇为救死扶伤的么,怎么突然也要挟恩求报了?”

万剑一正色道:“我不是那等迂腐之辈,看姑娘你应该也是如此。我所求也不过分,只是想通过这一处砂舞迷宫,不知姑娘可否带路?”

朱雀默然片刻,随即淡淡道:“你们若是不怕,便跟我来吧。”

苍松、田不易等人对视一眼,都是有些惊讶,过了一会后,田不易低声道:“那妖女真的可信么?”

苍松脸上也有疑惑之色,不过很快的他还是开口道:“万师兄此举自然有他的用意,我们跟着就好。”

其他几人都是点头,看来对万剑一也是深信不疑,于是一行人便随着朱雀的身影向前走去。

前不久还曾彼此敌对的双方,突然就走到了一起,这其中的气氛当然是有些古怪,不但跟在后头的苍松、田不易等四人沉默不语,就是朱雀也轻易不肯开口说话,似乎连她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而所有人中,似乎只有万剑一最是自然,他施施然地走在朱雀的身边,过了一会,忽然笑着问道:“对了,朱雀姑娘,我听说魔教中有一处名叫冥渊的地方,那是什么东西啊?”

朱雀目光忽地一冷,看了万剑一一眼,却是一言不,转头直接向前走去了。

************

青云山,祖师祠堂。

道玄走到祖师祠堂大殿之外,站在厚重肃穆的大门外,向里面深深行了一礼,随后对着里面点点烛火和有些昏暗的阴影,道:“师父,弟子道玄来了。”

过了片刻,天成子的声音传了出来,道:“有什么事?”

道玄恭谨地道:“师父,您在这祠堂大殿中已经有一段时日了,不知伤势可好了些,门中诸多事务还需您老人家出面主持的。”

天成子的声音淡淡地道:“我还需静养,一切还是由你处置吧。”

道玄微微垂,眼神中掠过一丝失望之色,但片刻后还是恢复了平静,道:“是,弟子明白了。不过还有一件大事,弟子想向师父请示一下。”

天成子道:“你说吧,什么事?”

“是七脉会武的事。算算日子,这一回七脉会武就该在今年,本来也算是我青云门上下一件喜庆大事,只是正魔大战刚刚结束,门中弟子伤亡不小,却不知这七脉会武是否应当暂停,又或是继续举办,还请师父定夺?”

天成子沉默了片刻,随即低沉的声音从祖师祠堂里传了出来,道:“还是继续办吧,青云门祖师代代传下来的东西,怎么能在我这里便有断绝!”

道玄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弟子就去着手操持了。不过七脉会武乃是我青云盛事,千头万绪十分繁琐,这等琐务自有弟子去做,不敢来劳烦师父,只是当七脉会武开启时候,还望师父移动玉步,前往通天峰云海主持大会,如此方可安青云上下数千弟子心意。不知师父意下如何?”

这一次祖师祠堂里沉默的时间长了很多,道玄站在门口,脸色平静,但眼底则是隐隐藏着一丝期盼。终于在等了很久后,大殿里传来了天成子的声音,道:“好,到时候我会过去的。”

道玄大喜,连忙躬身行礼,道:“如此再好不过,多谢师父。”

天成子的声音“嗯”了一声,又道:“不过剑一等人离开青云还未回还,你先操办着,但举办之期还是要等等他们的。”

道玄怔了一下,随即点头道:“本该如此,弟子谨遵师命。”

天成子道:“那你下去吧,我要休息了。”

道玄对着祖师祠堂大殿行了一礼,道:“弟子告退。”随即后退离开。当他走下石阶,回到那条后山山路的时候,目光在那块刻着幻月洞府的石碑上停留了片刻,随即便转身向前山方向走去。而在他身后,山林萧萧,那座高大巍峨、沉穆肃重的大殿又再度沉默地隐藏在绿色的枝叶深处,无声无息。

※※※

蛮荒沙漠,砂舞迷宫。

这座奇异而阔大的沙漠迷宫层层叠叠,世所罕见的沙墙林立各处,形成了一道道曲折回旋的道路,再加上迷宫上空也不知道有什么诡异禁制,竟然连御空飞行也会在不知不觉中被迷惑方向,可谓是一处天生绝险之地,多年来隔绝了中土与蛮荒两地,令许多正道人士都难以通过。

不过这种艰难只是对中土正道而言,对于多年来盘踞蛮荒之地的魔教中人,包括眼前这位身居魔教四大圣使之一的朱雀姑娘,显然对此地早已十分熟悉,所以在她的带领之下,经过数个时辰的跋涉,万剑一等五人和朱雀终于是走出了这一处砂舞迷宫。

不知不觉已是将近黄昏时分,日头西斜,黄沙漫漫,夕阳下的沙漠显得格外壮美。砂舞迷宫之外,青云门五人与朱雀相对而立,气氛略有微妙僵冷,谁也没说话。随后还是万剑一泰然自若,走了过来,对朱雀微微一笑,道:“朱雀姑娘真是信人,多谢了。”

朱雀哼了一声,道:“你我两不相欠了吧?”

万剑一笑道:“那是自然。”

朱雀看了一眼万剑一身后四人,忽然道:“我看你这几位同门师弟似乎对我有些看不顺眼啊,一直盯着我,莫非有何企图?”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