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二章 小湖(下)

2016年8月24日 更新

万剑一回首看了苍松等人一眼,果然望见自己这几位师弟面上都有掩饰不住的敌意,随即微笑道:“你我双方正魔殊途,有些敌意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朱雀目光转回到眼前这个英姿勃发潇洒俊朗的年轻男子脸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既然如此,为何你又要救我?”

万剑一道:“我说过了啊,不过是请你帮忙,带我们快点过这砂舞迷宫罢了。”

朱雀冷笑一声,眼中也是露出几分敌意出来,看着万剑一道:“那这么说来,如今你我两清,那么,你就打算对我出手了吗?”

万剑一哈哈一笑,道:“在下虽然不敢自夸英雄,但也还没那么下作。今日大家就此别过,日后若是还有机缘相见,自然便各凭本事了。”

朱雀闻言,看着万剑一的目光里倒是温和了几分,同时似乎也有几分惊讶与好奇,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男子,随后点了点头,道:“好,今日便是如此,以后若是再见了,休怪我手下不容情。”

说罢,她转身掠起,几个起伏,便已消失在远处沙漠深处。

万剑一凝视着那个曼妙身影远去,片刻后只听脚步声响起,却是田不易等人走了过来。

曾叔常首先开口,道:“万师兄,为何不擒下这妖女,不然万一她泄露了我等行踪,那该如何是好?”

万剑一摇摇头,道:“曾师弟,一来我之前已经答应过她,二来么,这蛮荒如此广袤阔大,只要我们小心些,再加上如今魔教新败,人心慌乱,其实也并无大碍。”说着,他又看了一眼其他人,道:“诸位师弟,我再说一次,咱们此番深入蛮荒,所为的并非是逞一时之勇要去剿灭魔教,这等事太过凶险也太过艰难,并非你我众人此刻所能做到。我们所要做的便是趁着这个魔教大乱的机会,仔细探索一番这蛮荒凶地,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后还能找到那魔教圣殿,为日后我正道大军真正进入此地而做好准备。你们都听明白了么?”

田不易等人都是点头答应,万剑一微微一笑,随即道:“走吧,天色不早了。按前头百毒子那几个人所说的,过了这砂舞迷宫后,前头沙漠中应该就是两处绿洲了,咱们趁着天色黑下来之前赶到那边过夜。”

※※※

沙漠中的绿洲是极其珍贵和美好的地方,这里有青翠的绿色和沙漠中最最珍贵的清水,有的时候人们很难理解,为什么如此广袤干燥的沙漠里,这些面积并不算特别广大的绿洲居然能够存在下来。

其他地方的水都干了,这里为什么常年充沛?其他地方的树木都晒死了,这里的树还郁郁葱葱?

这些事很少有人懂得,至少从中土肥沃丰腴之地来到蛮荒的苍松、田不易等人都不懂,所以当他们找到了一大一小两块隔了百余丈距离,就像是两颗绿色珍珠般点缀在沙漠里的绿洲后,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仍然还是忍不住十分兴奋欢喜。

按照百毒子、端木铁等人的说法,这两块彼此相邻的绿洲从很早以前便有了,多年来从未退化,一直是蛮荒沙漠中很重要的一个休憩之地。大的绿洲树木众多,面积也是小绿洲的三倍以上,其中有清泉四眼,所以得名叫做清泉洲;而小绿洲那边面积虽小,但在外围一圈茂密的树林围绕下,绿洲中心处却有一个常年不干的小湖,很是神奇美丽,所以得名叫做小湖洲。

万剑一等人是在天色快黑下来的时候找到这两块绿洲的,在万剑一的安排下,他们立刻分头搜查了这片地方,最后确认两块绿洲里都没有危险或是藏有其他敌人,最后才回到清泉洲这边相聚。

从青云山下来一路走到如今,五个人几乎都没有真正休息过,这一晚在确认安全后,大家都痛痛快快地放松下来,饮水吃东西,外加梳洗。特别是曾叔常,直接霸占了一眼泉水,将全身上下完全彻底地清洗了一遍,终于是摆脱了那股可怕而挥之不去的臭味。

虽然在沙漠中这样浪费清水的举动是异常奢侈的,不过清泉洲的泉眼终年不干,加上这一夜并无外人,所以倒也无人在意曾叔常的举动。再说了,天天在身边跟着一个奇臭无比的家伙,任是谁也受不了啊,哪怕是个修炼有成的家伙也是如此。

这一通折腾休息下来,人人都是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再加上此刻夜色已深,沙漠寂静,夜空之中,但见繁星满天,星光点点璀璨明亮,洒落在清泉洲上,也照着那五个年轻而意气奋发的男儿脸上。

寻一块青青草地,万剑一躺在地上眼望夜空,双手交叉背在脑后,静静地看着满天星光。没过多久,便只听脚步声响起,却是田不易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在万剑一身边坐下,轻声叫了一句,道:“万师兄。”

万剑一微笑着对他点点头,道:“田师弟。”

田不易看上去略带拘谨,坐在万剑一身边似乎还有些不太自在的样子,反而是万剑一从来都是洒脱自如,身子懒洋洋地躺着。不过他很快还是感觉到田不易的一点紧张,不由得笑道:“田师弟,你这是怎么了?”

田不易干笑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本来看师兄躺在这里,便想着有些修炼上的疑惑能过来求你指教一番,可是到了跟前,忽然又不知该怎么说了。”

万剑一笑道:“有什么不好说的,大家同门师兄弟,亲如一家人,但说无妨。”说着,他忍不住又笑着打趣道:“像你这般脸皮薄的,若是以后遇见喜欢的女子,结果也害怕不去表白心意的话,那可如何是好?”

田不易想了想,忍不住点头道:“师兄,你还真是说到我心里去了,我刚才想了一下,还真是如此。不过有的时候看到喜欢的人,就是有点不敢说话啊。”

万剑一耸耸肩,道:“这个便是你自己的问题了,总之呢,我觉得咱们男儿大丈夫,有一说一坦白直说便是。若是两情相悦,自然便会琴瑟和谐,若是对方姑娘对你无意,那便也趁早断了痴心,以免误人误己,徒令双方难过。你说呢?”

田不易连连点头,道:“师兄说得极是,我都记住了。”

万剑一忽然翻身坐起,看着田不易笑道:“好家伙!听你这意思,这是心里有喜欢的人了?”

田不易胖脸微微一红,道:“也……算是有了一个吧。”

万剑一看了半晌,莞尔一笑又躺了回去,道:“算了,我也不问那是谁了,反正这都是你自己的事,该怎么做自己想吧。”

田不易笑了一下,刚想说些什么,忽然只听远处又响起一阵声音,却是有人也走了过来,没过多久,便看到苍松和商正梁的身影,再过了一阵,就连曾叔常也走到了这块草地上。

不约而同地,大家都躺在这片柔软温和的草地上,有一阵子大家都没有开口说话,任凭晚风轻拂,树叶在风中沙沙响着,星光温柔落下,像是在拥抱这个宁静美好的夜晚。

时光在这个时候似乎都停下了脚步,广袤的大地、璀璨的星空,一切看去都如此的美丽,让人舍不得闭上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人开始低声说话,随即有人搭腔,又有人插口进来,有人朗朗而谈,有人则是开朗大笑,引得周围随即也是笑声一片。

那笑声温暖而干净,不带有丝毫杂质般的清澈,就像是人生最初时候,我们都曾拥有过的那段单纯时光。

星光之下,绿洲林中,哪怕是在远离中土的绝域之外,原来也有这般美丽的地方。

※※※

不知不觉,已是夜深,那人声话语渐渐低落,终于不闻。

温柔星光之下,安心沉睡的人也是幸福和满足的。

万剑一在草地上躺了一会,轻轻翻身坐起,向左右看了一眼,只见四个同门师弟都已入睡,而且睡姿各异。诸人之中,苍松的睡姿最是谨慎,他侧身躺着,双手怀抱胸前,看起来似乎就连睡觉都有几分警惕小心;而商正梁最是正常,平躺在地呼吸均匀。相比之下,曾叔常这家伙便有些怪异,整个一四仰八叉地躺倒在地,一个人占的地盘倒比旁边两个人还大,口里还不时传出一声声打呼声音,睡得是霸气侧漏;而在他身边的田不易,看起来便是老实巴交的样子,被曾叔常挤得只剩一小块地盘,只能蜷缩着睡,但是他脸上却并无痛苦恼火之意,反而是无意中脸上不时露出几分微笑,似乎在梦中看到了什么,一脸的满足幸福感觉。

这小胖子,莫非是梦到了他喜欢的那个人儿么?

万剑一哑然失笑,摇摇头站起身来。他望了周围一眼,袖袍一挥,整个人便轻轻飘在空中,夜风徐来,星光洒落,他一身白衣如雪,迎风飘动,说不出的潇洒俊朗,那一刻绿洲之上,天地人间,似乎便只剩下他一个孤高身影熠熠生辉。

便在此时,他忽然若有所觉,转头向远方看了一眼,只是夜空寂寂,那个方向一片黑暗静谧,似乎并无异样。万剑一沉吟片刻,想起那边应当是小湖洲的方向,略作思索后,便向那边掠去。

夜色之下,他如同一道白色流光飞驰在沙漠上空,转眼便至,但只见这片绿洲中树林深处,小湖幽静,倒映着满天星星,又是另一种温柔幽美。

他身子顿住,落到下方湖畔,脸色虽然还是平静,但目光却凝视着那个湖面,露出几分深邃之意出来。那小湖虽是静美,但不知是什么原因,或许是夜风刚刚吹过吧,在湖面上却是荡着几道涟漪波纹,在水面上轻轻飘荡着。

风吹水面,本是波纹细鳞的美丽模样,但是此刻万剑一所看到的,却是从那湖水中央,一圈圈水纹像个圈圈般荡漾开来。

那好像,不是风……

万剑一凝视着这座小湖,正沉吟间,忽然之间,他目光猛然一滞,那一刻,夜空星光仿佛也是突然明亮起来,从天空洒落凝练到一处,落在了湖水之上。

一只葱白如玉的手臂,忽然从湖水中轻轻伸起,水珠晶莹,滚落在她温柔白皙的肌肤之上,又恋恋不舍地滑下。

一个身影,慢慢从水中浮起,湿润长发披肩,却遮不住那动人曼妙的丰腴曲线,虽是侧影,那一幕白色温柔的身躯已然是人间最美的画卷,就那么遂不及防之下映入万剑一的眼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