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四章 谶语(下)

2016年8月25日 更新

朱雀在黑纱之下的面色一沉,冷笑道:“从荒漠进入蛮荒,经过砂舞迷宫再到这小湖绿洲,这道路线分明是直指我们蛮荒圣殿而去的,你以为我是傻瓜看不出来吗?”

  万剑一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随即露出一丝笑容,星光之下,他的身形似乎显得格外的潇洒,就连笑容都看得引人怦然心动,道:“想不到姑娘你这么聪明。”

  朱雀心头一跳,忍不住有些得意,但随即就醒悟过来,暗自恼火,心想这臭男人的一句夸奖有什么好高兴的!随即哼了一声,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万剑一笑道:“我能不能不说啊?”

  朱雀瞪了他一眼,心里知道怕是从这家伙口中问不出什么了,只是越看他越是可恶,身形一动,忍不住又是跃跃欲试要和他大打一场。

  万剑一看着她的动作,连忙摆了摆手,道:“朱雀姑娘,难得这夜色美好,你我之前不过只是误会,彼此又没有生死大仇,何必打打杀杀。”说着他顿了一下,又道:“再说了,咱们傍晚时候不是说过了么,错开今日再见面时便是仇敌,但今天还没过呢,暂且休战可好?”

  朱雀一怔,忍不住抬头往夜空看了一眼,果然只见此刻虽然夜深,繁星满天夜色幽美,但看着天色却是还未到子时。

  星光之下,清风徐来,绿洲上一片寂静安宁,包括吹来的风中都还带着几分难得的湿润水气,让人有一种懒洋洋的感觉。不知怎么,朱雀心里也一下子没了什么太强烈的敌意,所以在顿了一下后,她又是一声冷哼,却是转身离开,走向那座小湖边。

  ※※※

  此时小湖已然恢复平静,在星光下如同一面美丽光洁的镜子,倒映着璀璨无比的漫天星光。朱雀沿着小湖边缘走去,却忽然听到身后有了动静,转头一看,却是万剑一也走到了湖边。她轻轻皱了皱眉,道:“你做什么?”

  只是话才出口,她自己心里便忽然一怔,这语气声音却是比之前又柔和了不少,虽然听起来有些质问之意,但这一句话说得却是温和平缓,好像……好像自己难道已经这么快就不生气了吗?

  万剑一自然不会懂得此刻朱雀心中的曲折变化,他只是微笑着对朱雀点了点头,道:“我之前都没注意到此间竟有如此美景,忍不住便过来看看。”

  朱雀忽然硬邦邦地道:“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就是一座破湖罢了!”

  万剑一怔了一下,一时间有些捉摸不透这个女子,心想这个朱雀姑娘海真是喜怒无常,不过他心胸阔达,倒也并不在意,只是笑着指着小湖,道:“也不会啊,你看这水面入境,星光如珠,便如珠洒银盘闪烁流转。这般幽美奇景,可也算是天下罕见了。”

  朱雀有些狐疑地看了看万剑一,又回头望了一眼小湖,自言自语道:“真的么……以前我一直来这里洗澡,怎么就没注意过这些?这些中土正道就是多事,伤春悲秋感叹景色的,凭地矫情。”

  万剑一听到她的话,忍不住摇头失笑,不过这几番话聊下来,倒是让两人间的气氛缓和了不少,或许还有刚才所说的今日之内暂时休战不做敌人的成分在,让他们都放松了一些。

  万剑一看了她一眼,笑着道:“朱雀姑娘,我有一事想要请教啊。”

  “有话快说啊。”

  “呃……好吧,看来你是个急性子。我想……”

  “什么急性子,你才是急性子呢,本姑娘好好的,还有,你到底要问什么,少废话啦。”

  “……”万剑一连被她抢白了两句,哪怕以他的好脾气也是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但看着她的身影,不知为何或许是之前毕竟是占了人家便宜,万剑一也是对她生不起气,便只得笑着摇摇头,然后道:“朱雀姑娘,你为何一直带着面纱啊,这不累么?”

  “要你管!”朱雀没好气地道,随后随意地在湖边一块青草地上坐了下来。

  万剑一与她隔了一段距离,闻言耸了耸肩,也就懒得多问了,干脆也坐了下来。过了一会,他似乎觉得有些不太舒服,随即往后一倒,却是整个人都躺在草地上,然后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叹息声。

  “好漂亮的星空啊!”他仰望着夜幕苍穹,喃喃地道。

  朱雀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后,道:“喂,我问你,你潜入蛮荒又向我们圣殿行去,到底有什么意图?”

  万剑一笑了一下,对她说道:“如果我说,我就是过来随便看看,你信不信?”

  “信你才怪了!”朱雀有些气恼地道,只是随后她忽然又有自省,暗想自己今晚这是怎么了,这么容易生气。

  万剑一笑道:“这样罢,你告诉我为什么黑纱蒙面,我就告诉你我来蛮荒这里的原因,可好?”

  朱雀眉头微微一挑,道:“当真?”

  万剑一微笑道:“是啊。”

  朱雀想了想,似乎有些不放心,带着几分怀疑的目光看着那个就连躺在草地上看起来都有几分潇洒不羁之意的男子,道:“你该不会骗人吧?”

  万剑一翻身坐起,手上也不知从哪里摘了一根草茎,放在嘴里嚼了两下,笑道:“我这个人天生老实,哪里会骗人?”

  “呸!”朱雀啐了一口,没好气地道:“我师父以前跟我说过,你们这些中土的家伙最是奸猾,骗人最厉害了,还是吃人不吐骨头,把人骗光了结果人家还恍然不知,傻傻信着你们的那种骗子。”

  “啊……”万剑一呆了一下,忍不住问道:“你师父是谁啊,莫非他以前受过什么刺激?”

  朱雀闻言也是一怔,想了想道:“呃,这个倒是没听他说过……”

  万剑一失笑,然后轻轻把口中草根一吐,看着朱雀道:“怎么样,能告诉我不?”

  朱雀犹豫了一下,道:“好吧,我跟你说,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不过你可不能骗我!”

  万剑一点点头,朱雀便道:“我出身的那个部族从古至今是有这么一个规矩的,凡是担当圣女之位的女子,便要自小蒙面,一心敬奉圣母明王,无论何时也不可以摘下。若是有一天这容貌被其他男子看见了,那便是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杀了他,另一个就是非他不嫁。”

  万剑一默然片刻,忽地哈哈大笑,看起来有些忍俊不住。

  朱雀瞪着大笑的他,有些羞恼地道:“你笑什么?”

  万剑一摇头笑道:“这……这也太可笑了,如今这都什么世道了,哪里还有这么蠢的规矩,我以前一直以为都是只有茶余饭后那种传说故事里才有的。”说着又是笑个不停。

  朱雀忽地站起,怒喝道:“我说的是实话!”

  万剑一怔了一下,慢慢收起笑容,看着朱雀,正色道:“是真的?”

  朱雀哼了一声,道:“当然是真的。”

  万剑一缓缓点头,沉吟片刻后,却是对她微微点头,起身走到朱雀身前不远处,道:“那是我之前孟浪了,失礼之处,请姑娘恕罪。”

  他此番温言正色,目光明亮如星,白衣飘飘走了过来,一股男儿气息隐约袭来,朱雀忽地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猛地加快了几分,脸颊又有几分微微发热。星光之下,这个男子竟是如此俊逸,她本该生气的,却不知为何一点都不想发火。

  只是或许是为了最后那点面子吧,她咬咬牙勉强哼了一声,想让自己保持着那种高冷的模样,然而忽然又觉得那一声冷哼有些走调,于是便又慌张起来。那心跳越来越快,真是该死,这感觉从未有过,朱雀明眸闪动,忽地深吸了一口气,带了几分慌乱,道:“那、那就算了。你快说罢,到底你要到我们蛮荒圣殿做什么?”

  万剑一凝视她的双眼,并没有马上说话,朱雀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莫名地急促起来,正焦急处,便听万剑一温和地道:“我是想去你们蛮荒圣殿,但过去的目的,确实只是想看看而已。”

  朱雀瞪了他一眼,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刚刚明明才说的……”

  “我没骗人啊。”万剑一道,“我可以发誓,事实就是如此。”

  朱雀看着他半晌,道:“就是这样?”

  万剑一微笑点头,道:“就是这样。”

  朱雀目光流转,也不知她此刻心中在想些什么,但过了片刻后,她却是哼了一声,道:“也罢,这次就信你一回。不过你自己可要小心了,万一让我发现你去我们蛮荒圣殿意图不轨、有所图谋的话,就别遇上我,或是落在我的手里。真要到那一天,可别怪我不讲情面。”

  万剑一“哦”一声,笑道:“那我倒是有些好奇,你会怎么做?”

  朱雀一挺胸膛,让声音变得冷峻几分,道:“我会杀了你!”

  万剑一点点头,脸色温和,微笑道:“这样啊……不过如果是你落在我的手里,我可不会杀你。”

  “咦?”朱雀有些诧异,忍不住便问道,“这是为何,那你又打算做什么?”

  万剑一看了她一眼,笑道:“那时候我想掀开你的纱巾,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我想的那样,是一个绝世美人就行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