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七章 夜吼(上)

2016年8月25日 更新

 “那是什么东西?”

  山脉之下一处隐秘沙丘后,青云门五个人都看到了之前在魔教圣殿前突然出现的那道黑暗如深渊般的虚影,远远望去,就好像是一个无底深渊倒扣在虚空里,其中有无尽深邃的黑暗,又好像有无数诡异东西隐匿在黑暗阴影里,蠢蠢欲动,仿佛下一刻就会喷吐而出,倾泻到这个世界上,说不出的诡异可怖。

  第一个开口愕然发问的是曾叔常,然而站在他身边的其他人脸上也都是惊讶疑惑之色,包括万剑一看起来对此也是一无所知。过了片刻后,站在万剑一身边的苍松哼了一声,道:“邪魔外道,果然多的是这等鬼魅东西。”

  在他身旁的万剑一听到这里,忽然心中一动,像是想到了什么,口中“咦”了一声,却是轻声自言自语沉吟道:“难道这就是百毒子他们说的冥渊?”

  田不易正好走了过来,闻言奇怪地道:“万师兄,你说什么?”

  万剑一惊醒,随即摇摇头道:“没什么。”

  那冥渊不过只是百毒子随口提到过一次,究竟是什么又是什么模样,却是没有露出半点口风,万剑一当然不能只凭这一点就随意判断,所以在看了一阵那边的古怪后,万剑一便将几个人都召到自己身边,道:“几位师弟,我有话对大家说。当日我等自通天峰上下山,西行蛮荒,所为者便是探寻千百年来神秘之极的蛮荒之地,以及为祸我中土多年的魔教秘密。而其中重中之重者,便是魔教在蛮荒之地中的圣殿。这一路艰难凶险,那也不用再多说了,咱们这五个人,谁没有险死还生的时候。”

  说到这里,他深吸了一口气,脸上虽有几分唏嘘,却并无畏惧后怕之色,反而是哈哈一笑容色豪迈,笑道:“不过总算咱们命硬,一路走到了这里,也找到了魔教圣殿的位置,只怕千百年来,咱们这五个人便是第一批来到这里的中土之人。”

  苍松、田不易等人都是笑了起来,回首眺望来路,但只见黄沙漫漫,然而烈日之下、沙丘壮美,虽是一片肃杀,却令人心生慷慨,只觉得纵有再多艰险,也不过只是“迎难而上”四字而已,大好男儿,睥睨世间,天底下又有何惧?

  纵有生死危难,不过等闲事尔。

  万剑一与众人一起笑着,过了片刻微微点头,正色道:“能与四位师弟一起走这一趟蛮荒之行,实乃剑一平生大快!”说罢,他双手一收,拱手为礼。

  “呼”的一声,其他四人一起欠身回礼。

  大风吹过,黄沙浮动,万剑一点点头,随后看了一眼那座建有魔教圣殿的山峰,只见几个人说话之间,那个神秘的黑色虚影深渊已经缓缓淡了下去,看起来马上就要消失了。万剑一收回目光,然后对苍松等人道:“现在有一件事,咱们还是要商议一下。”

  苍松道:“师兄请说。”

  万剑一道:“我们下山之时,所为者便是探索蛮荒之地并找到魔教圣殿,为日后正魔大战多探得几分宝贵消息。如今这一路走来,到今日来到此处,魔教圣殿也算是找到了,可以说当日下山之前,我等的目的都已达到。不过在这个时候,我却还有一件事要问问诸位,这剩下的最后一座魔教圣殿,我们是否也要上山前去探索一番?”

  此言一出,其余四人顿时沉默下来,在场的五个人纵横千里一路走到这里,哪里会有资质愚鲁之辈,几乎都是转眼间就听懂了万剑一的话里意思:历经磨难之后,当初蛮荒之行的目的算是完成了,就算如此立刻转身回转青云山,也不是不可以,毕竟五个人已经为日后中土正道探明了一条可以通往神秘莫测的魔教圣殿的道路。

  虽然这一路上颇多艰险,但路径是没错的。

  但是万剑一提出的问题却又是更深了一层,他在问其他几个人,是不是要上山去探寻一番魔教圣殿。几乎不必做任何猜想,谁也都能猜出作为魔教最重要,也是最神圣密殿的魔教圣殿,其中必定藏有无数秘密,但凶险绝对也是难以想象,有很大的可能,这一路上艰难闯到这里侥幸无事,但若是前去魔教圣殿,便会发生意外。

  这个险,到底值得去冒吗?要知道走到这里,看到蛮荒圣殿,便可以回去了的。

  “去!”一个斩钉截铁般的声音在一片沉默中突然响起,顿时引来众人侧目。

  只见开口之人却是苍松。此刻他脸上神情满是坚毅之色,浓眉微皱,对万剑一与其他三人朗声道:“我等历经艰险方到此处,岂可空手而回?这一路上各种凶险,想必诸位心中也是有数。恕我直言,若是我等离开这里,只怕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土正派中都不会再有人过来。所以如此难得机会,我觉得一定要探寻一番这魔教圣殿,找到更多重要消息回报,这才是最重要的。”

  万剑一若有所思,一时间没有开口说话,而其他人如曾叔常、商正梁等都没有说话,但过了片刻后,却有另一个人站了出来,身形矮胖,正是田不易。只见他缓缓摇头,道:“此事我有异议。”

  苍松的脸色顿时阴沉了几分,冷冷地看了田不易一眼,道:“田师弟有何见教?”

  田不易恍若不觉,只是看着万剑一,语气诚恳地道:“万师兄,我以为此事应该见好就收。我等五人深入蛮荒不毛之地,一路艰险方到此处,所得消息已然足够,更不用说还找到了魔教圣殿,以此回山便已然算是满载而归,何必再多生事端?”

  万剑一默然不语,旁边的苍松却是已变了脸色,冷笑道:“你莫非是贪生怕死了?”

  田不易的脸上登时涨红,怒视了苍松一眼,怒道:“你说什么!”

  苍松哼了一声,道:“畏畏缩缩,不是怕死是什么?”

  田不易大声道:“进退有度、贪心不足这些话,你可曾听说过?”

  苍松先是怔了一下,似是没想到田不易竟然会如此跟自己说话,要知道从当初在青云山上,再到这一路过来,苍松无论声望还是道行,在这个队伍中都是公认为仅次于万剑一的人物。便是昔日在青云门中,像田不易这等普通弟子也从来少有敢触怒于他的。只是想不到这一段时间过来,不知是不是田不易道行大进,又或是深得万剑一看重,这脾气看起来涨了不少,居然是敢和苍松直接当面吵起来了。

  苍松随即勃然大怒,猛地向前踏出一步,阴沉着脸喝道:“你这是在说谁?”

  田不易哼了一声,却是不去理他,而是看向万剑一,道:“万师兄,我觉得还是不上去的好。来日方长,只要我们回去将此番走过的路公告天下,则日后必定有人会寻机潜入这里,何必再多冒这个险?”

  万剑一沉吟不语,眉头紧锁似在思索不停。

  而旁边的苍松则是面色铁青,怒气高涨,瞪着田不易怒道:“按你这么说,但见强敌便心生怯意,如何能成大事?难道这一路艰险都白费了吗?”

  田不易刚要还口,却只见后头的曾叔常一步踏前站在田不易身边,道:“我们历经艰难才到此处,探得这魔教圣殿所在和眼下这条路径,便是最大的收获,如何能说是白费?”

  苍松气得胸膛起伏,刚要说话却被万剑一拦住。只见万剑一眉头又是一皱,随即干脆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最后一人商正梁,道:“商师弟,你对此可也有什么看法?”

  商正梁沉吟片刻,随后缓缓道:“万师兄,我觉得苍松师兄说得有理。眼前那魔教圣殿便是妖邪魔教数千年之老巢,其中藏着无数秘密,更有魔教数度起复荼毒中土,令天下苍生深受其害。如此重要之地,我等来都来了,若是空手而回,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田不易怪眼一翻,连连摇头,皱眉道:“商师兄,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空口白牙说大话,吓唬谁呢”

  商正梁怒道:“我说什么大话了,死胖子,你给我说清楚?”

  曾叔常跳了出来,“呸”了一声,冷笑道:“怎么着,说不过人便只能骂人么?不服气就过来凭手中仙剑见个真章!”

  商正梁怡然不惧,踏前一步冷笑道:“难道谁还怕你不成?”

  田不易与苍松都是同时向前踏出一步,面色不善,场中气氛陡然间紧张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只听一声断喝,却是万剑一寒着脸呵斥道:“够了!”

  四人悚然一惊,回头看去,只见万剑一冷着脸看着这四个师弟,冷笑道:“不过些许争执,你们这是要动手内讧了么?这一路上千难万险,原来还抹不掉你们这些许意气之争?”

  苍松等人素来对万剑一十分敬服,闻言都是默然,面有愧色,各自向后退了几步。

  场中气氛沉默下来,过了一会之后,苍松看了看万剑一的脸色,叹了口气后,道:“万师兄,是我的不是,不该为此小事而起意气之争。”

  田不易等人都是有些诧异,显然都没想到苍松居然也会说出这一番话来。不过有了苍松开头,其他人的话也是随即跟上,一个个都向万剑一表态道歉。

  万剑一摆了摆手,叹息道:“此事确实有些麻烦,容我想一想。”

  众人无话,万剑一便带着众人在这魔山之下寻觅了一个隐秘位置,准备休息一晚,到底是走是留,上不上山,明日万剑一就要做出决断。

  • 傻妮:

    么感觉

    回复
    • 。。。:

      没有想象中的精彩,在具体些就好了^ω^。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