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章 无畏(下)

2016年8月25日 更新

接下来的事情也很简单,万剑一与田不易二人也不耽搁时间,直接便对这七个魔教中人开始讯问。

  一开始的时候,这七人每个人都是嘴硬得很,问了半天也得不到什么,于是万剑一便让田不易将这些人各自远远分开,分头讯问,然后加上万剑一和田不易这两个人其实也并不完全是大慈大悲悲天悯人的正人君子,在这过程中多多少少还是用了些手段,所以到了最后,他们大致还是问出了一些东西。

  魔教是一个历史十分古老久远的教派,甚至比中土历史最长的青云门都还要更久远许多。在这漫长的历史中,在蛮荒之地的圣殿这个最重要最神圣的地方,当然也隐藏了无数的秘密,而冥渊就是其中最重要的秘密之一。

  冥渊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地名,像是一个深邃黑暗的深渊,但实际上更像是一个通往神秘世界的通道,具体的景象便是白天万剑一等人在山下所看到的那一片诡异虚影。

  按照魔教的传说,冥渊那一头蕴藏着强大无比的力量和无数神奇机缘,只要能够进入冥渊,便有机会获得那些东西,就此一步登天,成为人上之人。

  只是冥渊向来神秘无比,在漫长的岁月中其实大部分时间这个东西都是消失不见的,并且魔教中人也从来不知道究竟如何打开冥渊。往往只有在某个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某个魔教中人无意中也不知道做了什么,突然就打开了那座冥渊,然后便如传说中一般得到机缘后道行大进,就此一步登天。

  最近的例子当然便是魔教上一任教主仇忘语了,他当年不过是魔教长生堂门下一介无名小卒,但福泽深厚打开冥渊进入其中,随后便一统魔教,就此叱咤风云,纵横天下。若不是在青云山上吃了诛仙古剑的亏,只怕日后成就更是不可限量。

  只是奇怪的是,历代进入冥渊的魔教强人,从来都对自己如何打开冥渊和进入冥渊后看到了什么只字不提,所以哪怕是魔教中人对此也几乎全部都是一无所知,也更加为冥渊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除此之外,冥渊每次被打开,都不会马上闭合,通过魔教圣殿之前的那座修罗塔,以古老仪式做法时便会出现。只是众人看到的都是白日里出现的那种虚影,真正的人是无法进入的。这样的虚影会保持一段时间,时间长久并不稳定,短的一两年,长的甚至几十年亦有,不过终究也只是幻影而已,人进不去,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机缘。

  以上这些有关冥渊的事便是从这七个人口中所说的拼凑起来所得出的大致情况,七个人说得有多有少,支离破碎,但整理之后便大致清楚,同时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情况,其实都是那个姓孟的大汉说的。

  或许是他伤势最重意志薄弱,又或是被同教中人追杀心灰意冷,所以这个大汉在一开始象征性地抵抗后,很快便干干脆脆地全部说了出来,让原本严阵以待准备漫漫长夜跟他耗上的田不易瞬间感觉到一阵空虚。

  撇开这些人,万剑一与田不易走到一旁,低声商量起来。

  田不易对万剑一低声道:“万师兄,你觉得这些人说的话可信么?”

  万剑一沉吟片刻,缓缓点头,道:“他们之前那般生死搏杀,当不会突然结盟瞒骗我们,尤其是那个姓孟的。”说到这里,他略微顿了一下,眉宇间掠过一丝凝重之色,道:“想不到魔教中居然还有这等诡异之物,幸好并不常见,否则的话”

  万剑一与田不易对视一眼,都是看出对方眼中的浓浓忧虑之色,这冥渊如此神奇诡异,一旦有人机缘巧合进入其中,出来便是一代枭雄,再然后整合魔教剑指中土,便又是一场浩劫。难怪几千年来,魔教几度兴衰,却总有绝代枭雄横空出世,进而荼毒天下。

  田不易长吐出一口气,道:“不过总算还好,最近进入冥渊的魔教教主仇忘语已经死了,我看天下又能至少有百年太平。”

  只是万剑一面色却仍然严峻,并未开颜。田不易随即便察觉到了这一点,有些惊讶,低声道:“万师兄,莫非你觉得有什么不对?”

  万剑一负手转过身去,只见在这片夜色里,远方魔教圣殿所在的那座山峰高高耸立,似乎与这片黑暗的夜色连为一体。漫天的夜幕无边无际,就像一片黑暗的大海。

  “你记得之前那个姓孟的怒骂万毒门门主毒神的话么?”

  田不易凝神思索片刻,随即脸色也微微一变,道:“师兄,你的意思,难道是说那个老毒物真的有可能”但他随即摇头,皱眉道:“可是不对啊,这些人话里的意思明明都说只有在一开始得到机缘的那个人才能进入冥渊,随后不管冥渊持续时间多久,都只是一片虚影而已,其他人是不可能进入其中的。”

  万剑一点了点头,道:“按理说他们确实不该说谎,只是我对此仍是有几分不安。以时间算来,这次冥渊现世的时间至少也有二十年以上,在过往屡次出现的情况里都算是持续极长的。而万毒门的毒神向来心机深沉,我只怕若是出了什么万一,竟然真的被他找到了什么法子进入冥渊,我等中土百姓只怕便又要遭受一场浩劫灾祸了!”

  田不易心头一跳,看向万剑一,过了一会后,道:“万师兄,你想怎么做?”

  万剑一转身凝视看他,皎皎月华之下,田不易只觉得这位万师兄长身而立,身型潇洒,一袭白衣如雪中整个人却像是一柄光华万丈的名剑般,闪烁出令人炫目般的冷焰光辉。他的目光如此清澈而锐利,几乎令人无法直视,像是一眼便看到了他内心深处。

  “田师弟。”万剑一语气平静,但话语声里却仿佛隐隐有雷鸣电闪般的气势,铺天盖地般卷动在田不易的身旁。不知为什么,田不易只觉得自己周身寒毛突然竖起,竟有一种激动到颤栗般的感觉。

  “田师弟,”万剑一又重复地叫了他一声,然后看着这个矮胖的师弟,沉声道:“冥渊现世虚影,皆靠那圣殿之前的修罗塔。为天下苍生,为我青云一门,我意图上山,毁掉那魔塔,彻底杜绝后患。然而此行必定凶险无比,你可愿助我?”

  田不易双拳紧握,深深呼吸,这一刻他只觉得全身热血上涌,在心头隐隐像是有个声音在大吼一般,但是到了最后,他还是强忍住了。

  然后,他笑了起来,点了点头,随后一字一字地道:“万师兄,算我一个!”

  接下来应该算是本书最**的几段了,自我感觉确实写得也很爽,希望大家能看得更开心,有朋友说后面几万字他已经看了十遍不止,从此成为了我的忠实粉丝好吧,我就当他说的是真的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