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二章 重誓(下)

2016年8月25日 更新

 旁边田不易与曾叔常、商正梁等人也是同时点头,异口同声道:“正是如此,万师兄你万不可轻身冒险啊!”

  万剑一摆摆手,脸色平静淡然,道:“你们说的我心里都有数。只是看这局势,只怕这一步是不能不走。如今魔教精锐云集于此,哪怕我等计策奏效,引得正殿中魔教高手奔走驰援,但以我估算,最多也只能引出一半,若是再有更多数者,便是天助。那正殿与修罗塔实在太近,若无人前往牵制,想要毁掉修罗塔便是痴人说梦。”

  苍松与田不易等人都是哑口无言,然而面上神色激动之情丝毫未减。在场之人哪有笨人,任谁都知道这分配出来的五个任务里,到这正殿之中的那个人必定最是凶险。其余四处还可以说是有心算无心,伺机而动偷袭目标,便是想逃趁着一片大乱也有机会,唯独是去正殿那一处,便等同于是要以一当百,直面原本就聚集在那一处的众多魔教高手,其中凶险简直难以言诉。

  而万剑一一开口,却是将这最凶险的一路划到了自己名下。

  一时之间,四个人面面相觑,过了片刻之后田不易忽然踏前一步,沉声道:“万师兄,你身负重任,又是大器之才,岂可以轻身赴险?不易愚笨,蒙师兄不弃看重,悉心栽培,愿为师兄走这一趟。”

  话音未落,一旁的苍松同样昂然站出,目视万剑一,一字一字道:“万师兄,让我去!”

  万剑一挥手一摆,拦住了田不易和苍松,也拦住了满面激动之色正要跟上来的曾叔常和商正梁,正色道:“四位师弟,你们的心意我明白,这一路千里同行,生死与共,大家都是过命的交情了。然而此间事,还是以大局为重,正殿中魔教妖人高手众多,须得极力拖延,方可让修罗塔处有一线机会行事,所行事者非是只凭血气之勇。诸位师弟信我一次,不要再与我相争了。”

  话说到此处,便已无转圜余地,苍松、田不易等人紧咬牙关,默然低头。

  万剑一随即道:“除我前去正殿之外,还有四处,如此安排:田师弟去圣母讲经殿,商师弟去轮回殿,曾师弟负责法堂、功德殿与明王地狱殿三处,你三人多备燃火之物,路过其他殿宇时若有余力,同样亦可放火点燃,总之,声势搞得越大越好。最后便是苍松,你去正殿前方修罗塔外附近,自行寻觅以隐秘处潜伏,伺机而动,见诸殿火起大乱而我入正殿之后,则修罗塔下守卫必慌乱驰援,你便迅速近塔而毁之。”

  苍松怔了一下,愕然道:“让我去毁塔?”说完脸色一肃,道:“万师兄,我虽不才,但自信道行战力不弱于人,请容我前往诸大殿杀敌,以助师兄一臂之力!”

  青云门五人兵分五路,最凶险者当然以万剑一所去之正殿为最,而目前看起来最轻松者,则是修罗塔这一路。其余四路所为者皆是吸引魔教高手,令修罗塔下空虚然后趁机毁坏,如果幸运的话,甚至可以在无人防卫的情况下靠近魔塔。苍松素来颇有傲骨,哪怕在此生死危难之际,竟也是丝毫不愿占这便宜,又或者是他目睹平日最崇仰的万师兄昂然赴险,心神激荡,却是以这修罗塔一处太过轻松为耻。

  万剑一看了苍松一眼,又看了看其他三人,但只见众人面色皆慷慨,未有丝毫怯弱之意。他点了点头,最后目光再度落回到苍松身上,沉声道:“苍松,你听我说。此番行事,最紧要处不在诸大殿侵袭放火,亦非我独闯正殿,而是在这修罗塔下。我等锐身赴险,所为何来?便是要毁掉这魔塔。是以在这一处,才是真正至关紧要的地方,你是除我之外四人中,道行实力最高的一人,因此我才将这重责大任托付于你,你可明白?”

  苍松身躯一震,还未等他开口说话,万剑一已然继续说道:“我等四人行事,皆是为你。到了那一日,我等引开魔教诸人后,定有恶战,但一切皆以你此处为准。魔塔不倒,我等皆死战不退,魔塔毁去,你以长啸为号,我等再伺机而逃。如此重责大任,你可愿承担?”

  苍松脸色瞬间苍白几分,甚至连身子都微微颤抖,他的目光看着万剑一,再缓缓扫过田不易、曾叔常和商正梁几人脸上,这一刻,似乎竟连呼吸都有些艰难,只觉得一番话梗在喉头,竟是说不出口。

  万剑一凝视着他,洒脱一笑,而当苍松的目光与剩下三人接触到时,田不易首先踏出一步,面色肃然,面色坚毅,道:“苍松师兄,你只管听万师兄之言行事。咱们虽然平日里常有不和拌嘴,但魔教妖人再多,我等也尽数为你挡住。”说着,他哈哈一笑,用力拍了拍胸口,砰砰作响,道:“就算他们要到修罗塔下,须踩烂了俺老田这身肥肉过去。”

  曾叔常点点头,沉声道:“师兄放心去做就是。”

  商正梁道:“苍松师兄,一切靠你了。”

  苍松牙关紧咬,身躯颤抖,只觉得心头热血翻滚,如烈焰焚心灼热无比,又似看到一阵阵血海滔天就在眼前,而自己这几位同门全身浴血,正在其中奋力厮杀,鲜血横飞。然而天有烈日,晴空朗朗,诸般幻影一扫而空,他仰首望天,忽地一声低吼,虎目微红,肃容喝道:“好!”

  “男儿大丈夫,何惧之有!诸位兄弟重托,苍松一并接下就是了。来日大事之际定全力以赴,若稍有差池,便无颜再见诸位,这一条性命,断不敢偷生于世!”

  言重语急,话音才落,他忽地反手抽剑,一声锐啸破空而至,便在他左手掌心割了一剑,鲜血淋淋而落。他握拳抹血,面向众人,神态慷慨凛然,大声道:“如违此誓,便叫我死无葬身之地!”

  (再来一章,加油!!!为自己,也为投票的朋友)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