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四章 烛火(下)

2016年8月25日 更新

水月行了一礼,转身走出了玉清殿,道玄目送她离去,回头一看,却发现天云的目光居然还一直看着那边,不由得眉头一皱,轻声咳嗽了一下。

  天云身子一震,连忙转过身来,面露几分尴尬之色,道:“师兄”

  道玄看了他一眼,道:“看你这样子,难道是对水月师妹有意?”

  天云叹了口气,道:“水月师姐美貌过人,道行天资更是奇才,远胜于我,我对她自然是十分仰慕的。不过像她这样的女子眼中,多半不会有我的吧。”

  道玄沉吟片刻,似乎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过了一会之后,他才沉声说道:“据我所知,水月师妹心中似乎确实有喜欢的人了。”

  天云下意识地问道:“什么,是谁?”

  道玄淡淡地道:“应该就是万师弟。”

  天云身子一震,脸上神情变幻,眼神复杂,但过了一会后忽地长叹一声,道:“这也难怪,也只有万师兄这等英才盖世的人物方能入得了水月师姐的眼,我确实是自愧不如啊。”说着摇摇头,对道玄施了一礼,随即转身也离开了玉清殿。

  道玄看着天云离开,摇摇头转过身子,走进了玉清殿后堂。一路徐行,走到那一排静室书房前时,看到前方正好有一个道童青枫在收拾屋子。他心中一动,便走了过去,叫了那青枫一声。

  青枫听到道玄的声音,连忙过来见礼,道:“见过道玄师兄,请问唤我何事?”

  道玄看了看周围,见附近确实无人,便对青枫道:“平日里不是你负责打扫庭院,而白石整理屋舍的么?怎么今日换成你了,白石呢?”

  青枫道:“回禀师兄,今天早些时候,小竹峰的苏茹师姐来到这里,说是要寻你说事,可是一时没有找到,便问我和白石你的去向。我二人都不知晓,不过白石与苏师姐平日有些交情,便对她说师兄你平日最常去的就是两处地方,一处是玉清大殿,另一处便是后山祖师祠堂”

  道玄脸色忽地一变。

  青枫没有察觉道玄脸色变化,仍是继续说了下去,道:“苏师姐只说在玉清殿没找到师兄你,又说她的事有些急,想尽快找到你。白石见她情急,便让我暂且替他打扫一阵,先带着苏师姐去后山祖师祠堂那边去找你了。可是没想到,师兄你居然是从前头回咦?”青枫突然怔了一下,看着道玄,愕然道:“道玄师兄,你怎么了,脸色竟是如此难看?”

  道玄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低声道:“没事了,你先下去吧,我自去寻他们。”

  青枫看着道玄脸色有些阴沉,不知为何心中有些害怕,便赶忙行了一礼走到一旁。

  道玄脸上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忽地一甩袖袍,大步向前走去,穿过静室外的回廊通道,一路便向后山走去。

  青云后山古木森森,到处都是苍翠一片的古老山林,沿着山路一路走来,道玄的脚步越来越快,间中道袍挥舞震荡掠起的劲风,竟然可以将路旁的野草小树猛然吹得低伏下去,隐隐可以看出他此刻突然变得焦灼急迫的心情。

  只是他的脸色看去仍是一片肃然,没过多久,他便来到了后山那条山道的岔路口,他看都没看幻月洞府禁地的那一边,而是直接拐上了往祖师祠堂的那条路径。

  重重飞檐肃穆殿宇,从青绿枝叶后现身而出,道玄快步走去,突然间他的身子猛地一震,面上露出惊骇之色,却是只见在那祖师祠堂大殿之前,那一片石阶地上竟侧躺着一个少女身影,看过去赫然正是苏茹。

  道玄大惊失色,几乎瞬间失声喊了出来,总算他平日性子谨慎冷静,强行忍了下来,但身子一个健步飞掠而上,转眼便冲到苏茹身边,第一反应便是抱起苏茹身子,同时伸手去探她鼻息。

  然而就在此时,突然从他背后传来了一个古怪声音,若隐若现,似远似近,仔细分辨却正是从那祖师祠堂大殿中传出来的,如妖兽低吼,又似幽鬼凄号,声若飘絮,仿佛挟带着一股寒风瞬间而来。

  道玄目光一寒,瞬间起身,身上道袍转眼间无风鼓荡,全身灵力一触即发,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这一转身,便看到在那昏暗的祖师祠堂大殿中,点点烛火都不知何时熄灭了,里面越发昏暗,而无形的黑暗犹如实质,正冷冷窥视着他,阴风阵阵,仿佛一只恶兽即将怒吼扑来。

  只一瞬间,道玄全身并如坠冰窖,寒意透骨,然而他仍是睁大双眼,死死地盯着那片黑暗,好像还张了张嘴,像是想要叫一声什么出来,但是却没有任何声音从他口中发出。

  他的眼中似有几分绝望之意,一片悲凉,似乎还夹带着几分愤怒。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在道玄怀中的少女身体猛地动了一下,片刻之后,苏茹睁开了眼睛,看起来有些茫然地道:“啊道玄师兄,你怎么来了呀!”

  她声音忽地拔高,却是发现自己正被道玄抱在怀里,登时满脸通红,赶紧手忙脚乱地挣脱开,一下子如受惊的小兔子般跳到一边。

  这事情突然发生变化,道玄也是一时愕然,半晌也没反应过来,但等他察觉到这里变化的时候,却并没有立刻对苏茹解释什么,反而是第一时间看向那祖师祠堂大殿。

  不久之前浓如墨汁般深邃凝重的黑暗,仿佛只是一场幻觉,此刻已经不见了,星星点点的烛火,依然还可以看见,那是供奉在历代青云门祖师灵位之前的香烛火光。一切仿佛都和平日一样,安详、肃穆而庄重。

  道玄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浊气,眼神中掠过一丝欣慰放松之色,而在这个时候,苏茹则是在一旁对他嗔道:“道玄师兄,你在干什么啊,怎么、怎么好好地突然抱着人家?”

  道玄看了这小丫头一眼,不禁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摇摇头对她道:“谁让你好好的一个人躺在地上,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苏茹脸一红,道:“我这不是来这里找你么,可是找了半天没找到,走到这里看景色不错,就坐着看了一阵,谁知坐着坐着就有些乏了,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道玄怔了一下,不由得多看了苏茹一眼,随即眉头微微皱起,虽然苏茹自己没察觉什么,但一个修道有成的青云门小竹峰弟子,会在看风景时突然困得想要入睡?这事看着平常,却似乎透着一点古怪。

  他慢慢地转过身,再一次看着祖师祠堂,那个昏暗的殿堂里,一片静默深邃。

  点点烛火,似历代祖师的目光,静静地看着他。..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