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五章 失踪(上)

2016年8月25日 更新

 道玄在原地站了片刻,随即整理了一下衣冠道袍,走到祖师祠堂大殿前,恭恭敬敬地向有些昏暗的大殿里行了一礼,随后道:“师父,弟子道玄,过来向您请安。”

  祖师祠堂里一片静寂,并没有人出声答应。

  道玄等了一会,神色依然恭谨,随即缓缓道:“那弟子告退了。”

  这样的情形虽然看着有些古怪,但这些日子来却并不少见,天成子在祖师祠堂大殿中休养,近日里越发的沉默寡言,道玄每隔几日便会过来请安拜见,五次中倒有两三次会遇到这种冷遇,不过若是心情好时,天成子也会发声对门中的事情过问几句,但大抵也只是如此了。

  算起来,道玄已经有很久没有亲眼见过师父的模样了。在心中闪过这个念头时,道玄的心里不知为何掠过一丝阴影,与此同时,之前站在他身后的苏茹则是好奇地向祖师祠堂大殿里瞄了一眼,然后等道玄走回来的时候,忍不住低声向他问道:“道玄师兄,掌门真人他真的在这儿闭关休养吗?”

  道玄道:“这是当然。”说着看了苏茹一眼,道:“你为何如此发问?”

  苏茹道:“我刚才过来这边,也曾经过去到大殿那边啊”

  道玄脸色微微一变,道:“怎么,你进去了?”

  苏茹吐了一下舌头,道:“那倒没有,我看大殿里面黑洞洞的,有些吓人,就没敢走进去。站在门口向掌门师伯问候了几声,可是和你刚才一样,掌门师伯没理我。”

  道玄脸色微微松弛了一点,道:“那可能是因为师父他老人家正在修炼的缘故罢,总之,以后你别到这里来了,万一惊扰了他老人家,怪罪下来,我们也不好帮你说话。”

  苏茹嘿嘿一笑,神情开朗,道:“知道了。”

  道玄见她带着几分天真笑意的神情,摇摇头苦笑一下,然后带着苏茹往外头的山路上走去,同时对她道:“对了,你不是说找我有事么?”

  苏茹“唔”了一声,道:“是啊,我是想过来问问你,除了我们小竹峰,其他各脉的七脉会武大会名单都交上来了吗?”

  道玄顿了一下,略感诧异,道:“此事我交给你师姐水月去操办了啊,就在刚刚她才把小竹峰的名单给我,唔,上面你和水月的名字都在。至于其他各脉,通天峰这里我心中有数,其余五脉就要等他们首座自拟了。”

  苏茹“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看起来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道玄有些奇怪,这时两人已经走到那块刻着幻月洞府的石碑旁,一个转身又继续向山下走去。道玄对苏茹问道:“好好的你问起这件事做什么?”

  苏茹迟疑了一下,低声道:“师兄,我是想过来跟你说七脉会武大会的日子,能不能稍微往后推迟一点啊?”

  “嗯?”道玄眉头微挑,看向苏茹,他在青云门中年青一代的弟子辈中本就声望极高,加上这一段时日代师执掌门中事务,处事果决公平,更是声势高涨,普通门下弟子对他都多了几分敬畏之意。

  苏茹被他这么一看,忽然间心里也是一慌,连忙摆手道:“不不不,师兄你别误会,这么大的事情,我当然不敢、不敢妄加指点。”

  道玄皱眉道:“苏师妹,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不过既然说了那番话,一定就有你的理由罢?有什么事需要推迟七脉大会的,你跟我说。”

  苏茹如雪般晶莹剔透的脸颊肌肤微微掠过一丝红晕,顿了片刻后,还是鼓起了勇气,道:“师兄,我是想着万师兄他们五个人,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道玄恍然大悟,“哦”了一声,意味深长地看了苏茹一眼。

  苏茹脸更红了,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道:“万师兄他们五人,为的是我们青云门千秋大业,还有天下苍生,这才奋不顾身、不畏艰难地前往凶险莫测的蛮荒之地,出生入死与魔教妖人奋勇激战。这等英雄豪杰,若是我们不等他们回来就办了七脉会武大会,我总觉得、觉得不太妥当的。”

  道玄笑了笑,随后端正了神色,道:“苏师妹,你说得很是在理,我记下了。”

  苏茹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自己这位平日一直十分敬畏的长门大师兄竟然是如此的通情达理,比自己来之前想象的还要更好说话了十倍,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过了好一会,才忽然欢叫一声,忍不住跳了一下,以手抚胸笑道:“多谢师兄,多谢师兄。”

  道玄微微一笑,道:“这有什么好谢的,都是理所当然之事。七脉会武会等剑一等人回归青云山后再行举办,你放心就是了。对了,除了此事外,你刚才还向要我其他各脉的名单,是想看什么吗?”

  苏茹眼睛眨了一下,道:“哦,也没什么,我其实就是想看看那五位师兄是不是都在各脉报上来的名单里啊。”

  道玄笑道:“这样啊,他们五脉的名单还没送上来,不过我大概心里也有数吧。长门通天峰这里,万师弟这是必然要上的,这不用多说”

  苏茹嫣然一笑,看起来似乎格外开心。

  道玄又道:“至于其他四人,我想想唔,龙首峰苍松师弟名望素著,必然上榜无疑风回峰曾师弟是首座曾无极师叔的独子,天资也极出色,近日更听说曾师叔着意栽培他,想必也是没问题的还有朝阳峰商正梁师弟,是首座师叔的得意弟子,也应该在七脉会武名单中。至于”

  道玄的声音忽然一顿,眉头轻轻皱了一下,苏茹本来正是笑意盈盈地听着,忽然见道玄停顿下来,不知为什么忽然心头一跳,有些紧张起来,连忙道:“师兄,怎么了?”

  道玄皱眉道:“还剩下最后一位是大竹峰的田不易师弟。田师弟往日名声不显,为人也是低调,我对他了解不多,便是从大竹峰首座郑通师叔口中,我也没有听他提过田师弟几次。据我所知,田师弟的道行实力在大竹峰上,似乎也算是普通,所以在这五人中,唯独是他我是不知道能不能真的被报上名单,进而参加七脉会武大会啊?”

  苏茹怔了一下,忽然间怒气上冲,连脸颊看起来也都涨红了几分,怒道:“什么?岂有此理!死胖子不是人吗,他的命就不是命?前往蛮荒凶险之地,他所冒的风险又比别人少了哪怕一分一点吗,如何就单独不待见他了,这是什么道理!”

  这一番话她说得是激烈冲动,末了甚至还狠狠跺了跺脚,紧咬牙关,看起来是气坏了。道玄看着奇怪,不过还是安慰她道:“哎,莫急莫急,如今这大竹峰名单不是还没报上来么,也指不定田师弟会在名单上的,刚才只是我自己一人的猜测而已,当不得真的。”

  苏茹却是冷笑一声,面露愤愤不平之色,道:“道玄师兄,你也莫要劝我,别说你不是大竹峰的人都这么想了,以我看来,他们那一脉的人同样也是看不起田不易的。不就是人笨一点道行差一点么,所以就是被人欺负了呗,谁都不管他做了什么。以我看来,大竹峰其他的弟子根本就比不上胖子,不然你叫他们去蛮荒之地一趟啊?谁敢去?出生入死的事胖子做了,他们安安稳稳地呆在青云山上结果竟然还看不起人,哪有这个道理啊”

  一开始苏茹说得还是义愤填膺,但说到后面,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像是替某个死胖子委屈不平,心情激动之下,竟是连眼圈都微微有些泛红,声音里都带了一丝颤抖起来,看着是气得很了。

  道玄在一旁看着也是心中一动,忍不住重新打量了一番面前这个少女,随即摇摇头,最终还是轻声安慰了苏茹一番。

  苏茹虽然气恼,但无论如何田不易还是大竹峰的弟子,而参加七脉会武的名单也都是由青云各脉自拟,所以哪怕她再如何愤愤不平也不能多做什么,最后也只能在道玄安慰着事情还没定、并承诺会向大竹峰首座郑通师叔说情之后,这才破涕为笑,对道玄感恩道谢。唔,是替某个胖子感恩道谢后,这才去了。

  一路走回前山,看着苏茹身影轻快地离开,道玄轻轻叹了一口气,有某一刻,他甚至都有些羡慕起苏茹那种有些单纯的心境了。不过他毕竟不是那种人,如今青云门多少事务都压在他的身上,也没多少空闲工夫可以让他感叹。

  所以道玄便打算再回到玉清殿上,同时心里想着是不是真的要为田不易的事去跟郑通师叔打个招呼呢?这事可大可其实若是不去说什么,苏茹师妹也不可能真的来纠缠自己,甚至很可能她根本都不会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会以为最后还是大竹峰的人看不起田不易,不让他参加七脉会武而已。

  倒是想不到那个小姑娘,居然会对田不易那个胖子另眼相看啊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