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章 血祭(下)

2016年8月25日 更新

讲经殿内,供奉着一尊慈眉善目的幽冥圣母神像,不过与通常站立的形象不同,这座大殿内的幽冥圣母却是坐在一块大石之上,同时身前身后头上地下嬉戏有百鸟百兽,它们纷纷抬头聆听,景象一片欢腾喜悦,正是传说中的圣母讲经普渡众生像。

  除了这座神像之外,讲经殿中立有无数书架箱笼,放置了无数古卷典籍,在平静清幽的岁月中与圣母神像一起享受着香火供奉,静静将书中所载之学传之后世。

  然而今日却是异变连生,之前的火头才刚刚被扑灭,但是此刻却又再度燃起,火光之中,一个矮胖身影直接冲了进来,所过之处,赤焰剑芒纵横驰骋,几乎无人可挡,一座座书架轰然倒塌,有的甚至都被火舌缠上,顿时燃烧起来。

  魔教中人追到此处,顿时一个个怒火中烧,狂吼怒骂声里,纷纷投身向田不易扑来。

  田不易却极是油滑,半点没有和这些强敌纠缠打斗的意思,只是身材灵活地在讲经殿中东窜西跑。

  这里到处都是高大书架,犹如书海一般,经书典籍汗牛塞栋,几如书海。他连跑带跳,中间更是用手连续推倒几个书架,顿时只听哗啦啦一阵巨响,高耸的书架轰然倒塌,压到了旁边书架上这一举动更是引起了连锁反应,好几排书架同时垮了下去。

  那声势着实惊人,在轰隆隆哗啦啦令人惊心动魄的声音里,只见一堆堆一片片古老的书籍善本顿时就像垃圾一样滑落下来,纸张漫天飞舞,加上那火光燃烧,灰飞烟灭的景象,不由得让魔教众人睚眦欲裂。

  越来越多的魔教高手赶到这讲经殿中,但是一时间却是投鼠忌器,他们浑然不敢放开手脚,一个个都是尽量避过那些珍贵典籍,向着殿堂深处那个可恶的胖子追去。

  田不易竭力逃窜,算算时间,想来外头的两个同伴差不多也都已经跑了,当下也不敢再多停留,目光一扫,便往讲经殿后殿冲去,想从那边逃走。

  然而才冲过去几步,田不易便愕然止步,却是发现那边一阵呼啸,从后面一下子冲进来十几个魔教妖人,却是将他堵在这讲经殿内,团团围住,一个个面露凶容杀气腾腾,怒吼着扑来。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饶是田不易心志坚定,此刻也是面上变色。情急之下,他转头四顾,只见周围皆是高大书架,忽地心中一动,竟是急中生智,一声低喝后却是直接跃上旁边一座书架,然后直接爬了上去。

  书架高耸,几乎快到了大殿顶部,后方的魔教妖人随即追了归来,田不易看都不看脚下,手脚麻利地直上高处,眼看到了书架顶端时,忽听他一声长啸,赤焰仙剑破空而出,随即人剑合一,直冲而上。

  “轰!”

  一声大响,一道赤芒从讲经殿顶冲了出来,只见田不易有些狼狈但却气势十足地冲上半空,灰头土脸都顾不上擦,只听脚下怒吼声如怒涛一般汹涌而来,他半点不敢停留,只是随便看了一下方向,便连忙向远处飞掠而去。

  “哗”几乎只是过了片刻工夫,便听得那讲经殿屋顶上一片轰然大响,十几个破洞同时被撞开,一大堆已经红了眼的魔教高手冲上房顶,然后大呼小叫怒不可遏地向着那个死胖子飞奔逃命的方向追去,可谓是杀气冲天。

  同蛮荒圣殿上下一片狼藉、处处火光杀气冲天的画面相比,远在正殿之外百余丈的修罗塔处,却显得异常平静,就像是惊涛骇浪的风暴之外,一个孤独的小岛。倘若有人站在修罗塔下,甚至都能看到远处那座巍峨高大的正殿中同样也是战况激烈,一道白影纵横来往,碧绿剑芒如山如岳,对着几十位魔教高手大打出手,令人咋舌。

  而此刻的修罗塔下,却是空无一人,片刻之后,突然一道灰色的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修罗塔后的阴影里,正是苍松。

  他悄无声息地掠至修罗塔下后,第一反应便是看了一眼百余丈外的那座大殿,只见那里战况激烈无比,碧绿剑芒虽然锋锐绝伦,但隐隐还是有被压制的迹象出现了。

  苍松心中一沉,如芒刺在背,更不敢稍微迟疑片刻,连忙就往修罗塔方向看去。

  之前窥探修罗塔时,因为害怕被魔教中人发现,青云门众人都是在远处观望,那时只是觉得这是一座造型奇特诡异的石塔。直到此刻来到塔下跟前,苍松才忽然发现,造型仍是那样诡异,但是这座修罗塔的材质,却似乎和自己之前所预想的有些不太一样。

  这座塔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塔基塔身的区别,整个浑然一体,其中多有扭曲反转之处,与世间普通石塔的造型截然不同。而在材质上,初初看去似乎是由坚实粗粝的灰色硬石所建,但实际上手摸上去触之冰冷,近看似有金属光泽,非石非金,坚硬无比。

  苍松此刻也顾不得去分辨这到底是什么材质,自己的几位同门师兄弟此刻正在浴血奋战,不顾一切地为自己挣得哪怕多一分一秒的时间,每一个刹那此刻在他心里,都感觉是一种带血的味道。

  他一把拔出自己随身仙剑,同时灵力汇聚剑芒泛起,直接便斩了上去。

  只听砰的一声,仙剑向一旁弹开,同时剑身剧烈颤动,嗡嗡之声不绝于耳。这聚集他一身道行的一剑竟然不能斩开这座塔身,只是在修罗塔上留下了一道尺许长一寸深左右的伤痕。

  苍松大吃一惊,一时间竟有种茫然感觉,同时心往下沉去,这修罗塔之坚硬真是匪夷所思。要知道,以他的道行再辅以仙剑之锐利,天底下无论是何等坚硬石块,几乎都是斩之立破。但偏偏眼前这座修罗塔,竟然是硬扛下来了。

  苍松脑海中念头急转,忽地牙关一咬,再次危急关头,哪里顾得了许多,他吐气开声,瞬间将道行催到极点,随后不要命一般向修罗塔如疾风暴雨般砍了过去。

  只听当当当当之声轰然而鸣,修罗塔连续受到了他的重击,顿时塔身上多了十几道纵横交错的痕迹,火星四射。

  然而虽然修罗塔看起来有些凄惨,但整体来说,却是几乎纹丝未动,同时更不见倒下的迹象,苍松颓然住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而与此同时,蛮荒圣殿前方呼啸声前,火光燃烧中各处厮杀声响成一片,更夹杂着无数魔教妖人的“杀了他”、“碎尸万段”等等疯狂咒骂之语,喧嚣声一阵阵,每一句都像是一把刀子血淋淋地插进苍松的胸膛。

  他脑海中几乎是不可遏制地飘过此刻在远处那些厮杀场面,想象着四个师兄弟被众多魔教高手团团围住疯狂攻击的情景,那无数把雪亮的刀刃伴随着淋淋的鲜血似乎就在疯狂的挥舞着,而自己,却在这里束手无策!

  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淋淋而下,苍松喘息如牛,眼中满是血丝,瞪着眼前这座万恶的石塔,脑海中转过千万念头。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他在心中有些癫狂地吼叫着,脑海中疯了一样不停地回忆着这些日子所看到有关于这座修罗塔的一幕一幕,而与此同时,在圣殿一角,突然也有人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转身跑到大殿门口,探头向修罗塔这里看了过来。

  修罗塔下,苍松身子微微颤抖,感觉中仿佛天地将暗一片漆黑时,突然,他脑海中猛地掠过一丝亮光,他想到了一个情景。

  那一天,跪在修罗塔下的青龙,在泼洒魔教教主骨灰之前,在所有古怪仪式的中间,曾经有一个古怪的动作。

  他好像拿了一个大碗,向着这座塔泼了上去。

  血!

  鲜血

  苍松等着这座造型诡异的高塔,忽地一声低吼,眼中似有癫狂之色,猛地倒转剑锋,毫不犹豫地直接割破手臂肌肤,顿时,一蓬鲜血激射而出,溅射到那非石非金的古怪塔身上。

  殷红的鲜血在修罗塔上粘附着,苍松紧盯不放,片刻之后,忽然只见那些鲜血竟是蠕动起来,然后一下子渗了进去。血迹所在附近,正好有一道苍松之前砍出的剑痕,红色鲜血从那道剑痕中渗入后,突然间只见一阵石块松动,竟是索索掉下了好大一块,而整个修罗塔也是猛然颤抖了一下。

  苍松身子一震,惊喜交集,正要有所动作的时候,突然只听头顶一声轰鸣,他愕然抬头望去,便只见苍天之下,一片无边黑影凭空出现,深邃黑暗无边无际,如同倒悬深渊,铺天盖地向他这里落了下来。

  一股无法形容的可怕气息,像是要撕裂天地让他粉身碎骨一般,从天而降。

  茫然中,苍松在那修罗塔下,像是突然看到了那片黑暗里有微光闪过,随即在他口中,涩声念了一句:“冥渊!”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我也不记得更了多少,只是想着大家能多看一些罢,蛮荒行也无意争什么榜单,求票也是最初听朋友描述了一些起点上传的规则,想着如果能在排行榜前面,有一些喜欢万剑一这代人的读者能多看一些关于他们的故事。当初写到这里的时候,自己也是有些激动的,如果说张小凡是有代入自己的一些丝想法,那万剑一就是我心目中的那个英雄吧,他的豪情壮志、潇洒飘飘的形象,在我心里,也会激起涟漪。明天就是本书最大的一个**,当初有朋友说看到明天要更的几章时,差点潸然泪下。哈哈。我就当是他的夸奖吧。只要各位喜欢就好。..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