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一章 狷狂(上)

2016年8月25日 更新

冥渊忽然出现降临,声势浩大,顿时震动整个蛮荒圣殿,无数人同时回头望去,面露惊愕之色,连对田不易、曾叔常和商正梁等三人的追杀都缓了下来。

  而在蛮荒圣殿正殿之中,同样的群雄震动,三大派门主以及青龙、朱雀等人纷纷向殿外看去,其中毒神和青龙等人都是面上变色。片刻之后,青龙忽地大声怒喝道:“有人在修罗塔下,宝塔守卫呢?”

  此言一出,在大殿之外的数人面色大变,正是之前的修罗塔守卫,此刻急忙转过身去,就要冲回修罗塔边。

  而正在大殿之中与万剑一激战的好几个魔教高手,此刻也是抽身而退,看样子意图增援修罗塔那边。

  只是就在此刻,忽听大殿之中一声清朗长笑,却是万剑一身影晃动,白衣浮动间一个闪身便已掠至大殿门口,手中斩龙剑剑芒暴涨,如洪水般漫延过来,登时便将那几个人逼退了回去。

  “哪里走?”

  那个白衣男子仿佛斗志激昂,朗声一笑,随即眼角余光向修罗塔处看了一眼,也看到了冥渊降临的异象。他深吸了一口气,不知为何,仿佛突然在眼睛中有一道明亮的光芒亮起,转身横剑,伫立在大殿门口,竟有一夫当关之势,对着大殿中的众人微微一笑,道:“一起上啊!”

  这一句话,说得当真是睥睨众生豪迈无比,哪怕是魔教众人,也是为之怔了一下,但片刻之后,众人齐声喝骂怒吼,一股脑围攻上去。

  万剑一天资卓绝道行奇高,但毕竟是人不是神仙,如此众多的魔教高手,他之前所以能周旋多时,其实是仗着一套身负迅捷,然后始终游走,这才拖住了众人。然而此刻他挡在门口始终不退,便等如一下子要硬扛所有魔教高手的攻击。

  而在这时,包括青龙、白虎等魔教圣使以及魔教三大门派的门主也加入了战团。这些人的道行实力又比其他人更高了一筹,不过一会,那如山岳般沉重的压力便顿时显露了出来。

  此刻的万剑一,挥出一剑的消耗几乎等同于之前游走缠斗时所花费的灵力数倍之多,而因为他一定要守在大殿门口,也顿时就被一些魔教高手抓住破绽,各种各样阴毒的暗器法宝、下流手段也是一下子都施展了出来,让万剑一应付得有些狼狈。

  万剑一勉力抵挡了几个回合,迅速便明白自己绝不可能长久守住这里,如此强大的压力任谁也无法力敌。只是他虽然明白过来,却并没有丝毫畏惧退缩的意思,相反的,他一双剑眉扬起,明亮清澈的目光中光芒四射,竟仿佛是到了最兴奋的时候。

  激战之中,这个潇洒出尘的白衣男子忽然一声长啸,声若龙吟,直上九天。

  众人为之侧目,忽只见万剑一纵身而起,飞至半空,突然间天地风云变色,剑芒万道,无数碧绿光芒从斩龙剑上折射而出,气象万千。

  直听得那空中蓦地传来一声轻喝,话语只有三字,却仿佛可以与天地融为一体,每吐一字,天地风云便为之一变。

  “斩、鬼、神”

  刹那之间,风云卷动,万剑一屹立云端犹如战神,片刻后斩龙神剑迸发出无尽碧光,犹如吞吐天地之巨龙,倒卷而下。

  狂风呼啸而至,万剑一人剑合一,刺向这蛮荒圣殿,剑未至,而地已裂,大殿门框巨柱皆是咯咯作响,剧烈颤抖不止。

  圣殿之中,众多魔教高手尽皆变色,一起向后退去。

  这一剑如此狂烈,仿佛一出剑便带着自古而来之桀骜不逊,不畏天地,不敬鬼神,睥睨人间,斩尽仇敌,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这一剑,根本就没有丝毫守势,一切灵力道行尽数只在纵横交错无穷无尽的狂烈攻势中,如洪涛,如巨浪,铺天盖地冲了过来。

  那一刻天地之间,竟仿佛无一物敢挡在这灼灼剑势之前。

  大殿之前,有数人退得稍慢,顿时便被恐怖如涛的碧绿剑芒吞没,随后凄厉惨呼声顿时响起,片刻间,身躯便被狂烈之力震飞,在半空中轰然破碎。正殿之前的土地上,青砖翻滚尽数化为齑粉,如神祗之怒降临人间,一时间震慑全场。

  甚至就连外头正在降临的冥渊异象,也暂时被人忘却。

  万剑一落回地面,横剑于前,已经半毁的正殿大门灰土尘埃索索落下,有一些沾染了他的白衣,不知为何,却丝毫未损他的潇洒。魔教中人一时为他所摄,却没人注意到,在白衣长袖里,他的另一只手臂却是在微微颤抖着。

  如此惊天动地、狂烈无比的绝学神通,又岂是真的那么容易施展出来的?

  远处蛮荒圣殿里激烈无比的战况,还有源自于青云门自古传承四大神剑之一的“斩鬼神”那施展时惊天动地的情景,全部都被修罗塔下的苍松看在眼里。

  与那些魔教妖人不同,对青云绝学神通十分熟悉的他在看到“斩鬼神”神威之后,非但没有欣喜之色,反而更是面色惨然,连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因为他知道,这一记威力绝伦的神剑绝学一出,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下,实际上便意味着万师兄他已经在拼命了。

  敌手太多太强,万师兄他终究是人不是神,但是直到此刻,却仍然没有一个人冲到修罗塔下,哪怕冥渊的异象已经出现。甚至不止是正殿那边,就连其他诸大殿处,同样也是没人过来,那边的人数更多,能做到这一点,不问可知,田、曾、商三位师弟他们此刻正承受着怎样可怕的压力。

  可是可是只有自己这里,大家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这修罗塔上,却始终一事无成。

  苍松只觉得自己的胸膛仿佛就要爆裂开一般,焦急狂躁如烈火焚烧在胸膛,在那一刻,突然之间头顶的冥渊那股可怕的气息似乎也突然不再对他有任何影响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