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二章 狷狂(中)

2016年8月25日 更新

苍松原本僵直的身子猛地颤动了一下,所有消失的气力一下子回到了身上,恐惧怯弱以及所有的害怕都不翼而飞,他猛地抬头,怒目等着那可怕的冥渊。

  人世间最可怕的,是什么?

  是不是死亡!

  苍松有些癫狂地笑了起来,紧接着他虎吼一声,一手直接撕裂了自己胸膛的衣襟,双目仍是死死等着从天空降临的黑暗,然后一剑,刺向自己的胸膛!

  剑锋冰冷,破体而入。

  如果不怕死,那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黑暗在头顶咆哮着,似乎无数的鬼魂在黑暗中一起出现,张开狰狞的面目对着下方那渺小如蝼蚁的人发出可怕的呼啸!但是一切人间最可怕最恐怖的画面,都如流水一般在苍松眼前闪过,不能动摇他半分。

  胸口剧烈的疼痛让他全身发抖,但是却也执着而尖锐地提醒着他,支撑着他,还有人在为他流血拼命,那么他就决不能,对不起,他们!

  他怒吼着,划开胸口的血肉,刹那间鲜血泉喷而出,在血肉剧痛鲜血横飞的那一刻,苍松的眼神里忽然有一丝安慰,有一点满足。

  做到这样,万师兄,三位师弟,你们应该不会再看不起我了吧,我没有对不起你们,我用尽了全力,我做到了最后最绝的地步!

  他甩开仙剑,合身扑上,在从天而降的黑暗与狂烈的风中,一下子用自己的胸膛和血肉涂抹在修罗塔上。鲜血喷涌而出,将整座塔身染成一片血红。

  修罗塔瞬间轰然而鸣,整座塔身颤抖起来,发出诡异的尖啸声,鲜血所过之处,那些原本被他砍出的剑痕一一变红,然后大块大块的奇异石料开始变软如沙土,纷纷落下。

  整座修罗塔,在这一瞬间,竟是摇摇欲坠!

  而天幕之上,黑暗的冥渊同时颤动起来,在边缘之处,开始逐渐变得模糊。

  这一天对魔教来说,对魔教圣地蛮荒圣殿来说,是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天。几个可恶奸诈的中土正道修士暗中潜入了魔山,然后不知天高地厚地悍然对高手云集的蛮荒圣殿发动了攻击,尽管魔教中高手如云,但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蛮荒圣殿仍然损失惨重。

  被圣教教众供奉多年细心呵护的众多圣地大殿,遭受了一场浩劫,讲经殿、轮回殿、法堂等受创严重,损失难以估量,包括正殿在内如今也早荼毒,而最要紧的是,那自古以来便竖立于此,似乎永远坚不可摧的修罗塔,如今竟然也有崩溃倒塌的危险。

  当正殿之中的魔教众人意识到这一点后,瞬间一片哗然,群情激奋。在这个时候,谁也不能再藏着掖着,一股脑都是不顾一切地向万剑一冲去,意图快速打倒此人然后再去拯救修罗塔。

  不过就在这时,万剑一忽然长身飘起,并不是直接后退逃走,反而是欺身直进。但他有没有直接向某个魔教高手发起攻击,反而是如之前游走一般,以迅捷身形避让开几道身影,冲向的是这座正殿的后方,也是魔教众人的身后。

  一直以来都被这个道行奇高身形潇洒的白衣男子牵着鼻子走的魔教众人都是吃了一惊,下意识地回头望去,忽然之间有人大叫出声,声音惊惧,伸手指着正殿后方喊道:“圣像!”

  魔教中人尽数大惊,纷纷转身。

  此处乃是蛮荒圣殿诸多殿宇中的正殿,所供奉的便是幽冥圣母和天煞明王两大神祗圣像,也是所有殿宇中最大最神圣的两座,历来魔教中有诸多仪式、典礼、祭祀等,都会在这里举行。所谓蛮荒圣地,最神圣之处,其实就是在这两座神圣无比的圣像之上。

  人群背后,只见万剑一白衣舞动,飘然直上,竟是直飞向那两尊巨大圣像。

  在他身后,所有魔教高手都是齐声怒喝,再度发力追来,其中最快者便是青龙与毒神,而一身黑衣的朱雀像是在身法上有独到之处,虽然道行比青龙稍弱,速度竟然也不比他慢。

  万剑一似乎根本没在意身后追踪而来的大群高手,俊逸面容上一片平静,身形快如闪电转眼飞至那两尊圣像之前,向着这两个神祗容貌看了一眼:圣母慈祥而明王狰狞,仿佛正是两个极端,却又同排并列在这神殿之上,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

  他忽地仰天长笑,仿佛心底狷狂之意忽然而起,右手一挥,斩龙神剑来到身前,那一瞬间碧光纵横,闪烁不停,只听剑气呼啸,一转眼间,便在那两尊圣像之间的白墙上刻下了“万剑一”三个大字。

  那三字龙飞凤舞,写得是狂放之极,直如龙腾虎跃,似乎下一刻就要破墙而出一般。

  而背后看到这一幕的魔教众人,瞬间都是怒不可遏,怒吼声里,无数的法宝神通一股脑打了过来。

  万剑一哈哈大笑,挥剑抵御,身形不断后退,与此同时让开一侧却显露出两尊圣像,顿时又让好些个魔教高手投鼠忌器,生怕伤到神像,一个个忙不迭地收势。

  众人之中,青龙直入其中,与万剑一硬碰硬连过三招。万剑一脸色一沉,一剑逼退青龙,但随即便是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血染白衣。

  在一旁的毒神大喜过望,一边冲上一边喝道:“此獠力竭矣,我等擒下他,血祭圣母明王!”

  万剑一一声长笑,碧光剑芒不弱反盛,似乎他的神通灵力仿佛永无止境,直扑毒神而去。

  毒神身子一颤,看着那惊天剑芒竟不敢接,直接倒飞而回。然而就在此刻,一道黑影掠过,却是朱雀瞄准机会,直接冲近了万剑一身边,手中利剑掠起,便向万剑一斩去。

  万剑一身子一侧,似乎正要抵挡,然而此刻目光落在朱雀身上,两人视线在空中对接片刻,都是在瞬间认出了对方。万剑一剑势不停,正要作势反攻,但就在此时,他忽然身子一颤,不知为何竟仿佛灵力一挫。..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