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五章 花瓣(下)

2016年8月25日 更新

青云山,通天峰上。

  “啪”,一声脆响,从玉清殿后的静室中传了出来,在这片静谧的庭院楼房中显得格外刺耳。正在外头打扫的道童青枫吓了一跳,连忙跑到静室门口,只见房门敞开着,里面屋中桌旁,坐着一个人,正是道玄。

  在道玄身前地上,摔破了一个茶杯,地上还有一堆水渍,看起来像是不小心掉落摔碎了。而道玄的神情看起来似乎也有几分奇怪,以他的道行一般情况下似乎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发生这种事,但是此刻的他怔怔出神,仿佛有些神不守舍的样子。

  青枫犹豫了一下,用手敲了敲门扉,然后开口道:“道玄师兄,你怎么了?”

  道玄身子一震,像是直到此刻才突然回过神来,回头看了一眼,“哦”了一声后道:“没什么。”

  青枫也不敢多问,只道:“那我进来打扫一下罢?”

  道玄看了一眼脚下那只摔碎的茶杯,嘴角掠过一丝苦笑,随后叹了口气,点点头道:“好,你过来扫一下吧,有劳了。”

  青枫口中说了句“应当的”,便取过扫把簸箕,进来走到道玄身旁,仔细地打扫地面。道玄看着青枫的动作,过了一会后忽然开口道:“青枫,你和白石交情很好么?”

  青枫点了点头,道:“是啊。我和白石师兄两个人是一起拜入青云门的,然后差不多也是一起到这玉清殿里做事,算来也好些年了。”

  随后他偷偷看了道玄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道:“师兄,还没找到白石吗?”

  道玄缓缓地点了点头,道:“暂时还没找到,也不知道他会跑到哪儿去了?”

  青枫有些紧张,但还是鼓起勇气道:“师兄,我觉得白石他一定还在这通天峰上。”

  道玄眉头微微挑起,道:“你怎么知道的?”

  青枫低下头,迟疑了一下后,道:“师兄,他是一个孤儿,没地方可去的。以前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常常跟我说,青云门这里就是他的家,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有幸能到青云仙山来,以后,也要一辈子呆在青云的。”

  道玄默然片刻,点头道:“嗯,我知道了。”说着他顿了一下,然后又道,“你和白石都是好孩子。”

  青枫这时已经打扫好了地上的碎片,收拾东西准备走出静室,不过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忍不住还是回头对道玄道:“师兄,我求你一件事行不?”

  道玄略感意外,看着他道:“什么事?你说。”

  青枫咬了咬牙,道:“师兄,白石他胆子但是对咱们青云门绝对是死心塌地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几天没出来,或许是他可能是做错了什么,因为害怕才躲起来的。可是不管他犯了什么错,如果你找到了他,怎样惩罚都无所谓,就是、就是千万别将他赶出青云,那样他就真的受不了,会活不下去的。”

  道玄脸色微微动容,随即坐直了几分,看着青枫,脸上神情第一次露出几分凝重之色,正色道:“你放心,我知道了。”说着想了想,又开口道,“你也莫要多想,白石他到底有没有犯错,又或是做错了什么,如今我们都还并不知晓,等找到他再说吧,说不定根本没事的。”

  青枫看起来毕竟年纪不算太大,闻言脸上顿时露出几分惊喜之色,连连点头,还对道玄连说了几声感谢,这才出门去了。

  青枫离开之后,静室之中又安静了下来,道玄独自一人坐着,面上神情渐渐归于漠然。他的目光扫过这间静室,从这屋中所有的摆设家具上看过,桌、椅、床、柜,一件一件,看去似乎都像是没有生气的死物。

  在不久之前,这间静室里还是有主人的,受伤后的青云门掌门天成子,就是在这间静室中休养,其后过了一段时间,他便突然搬到了后山更加僻静的祖师祠堂中去了。

  道玄在静室中坐了一会,目光深邃似在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后,他忽然起身,走出静室,然后却是向通天峰后山的方向走去。

  通天峰后山的通道开辟在山林之间,两旁林木青翠,古木森然,不时可以看到老藤垂落,又能听见鸟鸣幽幽,加上山间时常飘动的薄雾清风,看去犹如仙境一般。

  道玄走在山道之上,缓缓向祖师祠堂那边的方向走去,只不过和平常相比,这一次他走路的速度十分缓慢,而且一路上目光凝重,不停地看着山道两旁的林木草丛,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山林幽静,一派苍翠,山风从远处吹来,轻轻拂动他身上的道袍。道玄在山道上走了约莫有半个时辰,看起来一无所获,这让他的脸色显得更加阴沉肃穆,但是当眼看着前方远处,那块三岔路口刻着幻月洞府的石碑已经隐约可见时,不知怎么,道玄还是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像是终于放下了心中一块石头,整个人都轻松了几分。

  只是就在这时,突然他的眼角余光扫过某处,在那一瞬间,道玄的目光忽地一凝,脸色瞬间紧绷起来。他在原地站了下来,不再前进也不再后退,似乎在那电光火石的一刻,他好像有一丝犹豫,又好像有掉头就走的冲动。

  过了片刻,道玄缓缓地转过身子,面对着这山道一侧某处林木下的草丛,慢慢走了过去。

  那是两棵大树之间的一丛野草,青绿可人,与这座山上其他地方的野草丛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当山风吹来的时候,这里的青草微微摇晃,还露出草丛里的一朵小小野花。

  花朵不大不有四片花瓣,开得十分洁白美丽。那是一种很常见当年确实很漂亮的洁白颜色,四片花瓣里有三片都是如此,然后在最靠里面的其中一片花瓣上,多了一点其他的颜色。

  那是有些深沉的褐色,因为已经干涸而略带几分黑,与其他三片花瓣形成了有些古怪的对比。道玄慢慢地蹲下身子,双眼盯着这一片花瓣,眼角的肌肉似乎微微抽搐了一下。过了一会,他伸出手去,摘下了这一片花瓣,放在鼻下轻轻闻了闻。

  一股淡淡的血腥气,从花瓣上传来。

  • 野狗道长:

    不是一般人能写出的文章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