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六章 别离(上)

2016年8月25日 更新

 身在蛮荒之地的青云门五人,此刻正不顾一切地向着来时路上奔逃。万剑一、苍松重伤,其他三人身上其实也多多少少都挂了彩,但基本都还过得去。不过这一切的代价当然都是值得的,这一次蛮荒行,他们几乎完成了所有预想的目标,然后在此基础上甚至更进一步,直接摧毁了魔教秘传千年的修罗塔,引发魔山地脉震动火山喷发,在这个魔教圣地里闹得是天翻地覆。

  如今局势,魔教在青云山大败后又在蛮荒圣殿受此重击,元气大伤这是肯定的,至少百年之内都难以恢复。而对青云门五人来说,此刻最重要的事便是逃离蛮荒回到青云,只要能够离开这里,便等于为此行画上了几乎完美的符号。

  五人之中,苍松失血极多,但除此之外其实倒并未受到更多创伤,在服下青云灵丹后便精神开始恢复,只要假以时日多加休养,当无大碍反而是之前救了苍松的万剑一,伤势极重,全身连受重击,经脉骨骼多有损伤断裂,最严重的是他在蛮荒正殿中直接被人斩去了一臂,这对他日后的道行修行乃至剑法修炼都会产生极大影响。

  在被救回后,万剑一很快就陷入了昏迷之中,无论田不易等人如何施救都始终不行,这让田不易三人包括随后渐渐恢复过来的苍松都几位焦虑担心,尤其是苍松,若非是自己同样身子元气大伤需要休息,真是恨不得一直守在万剑一身旁。

  不过在两日之后,万剑一终于还是从昏厥中醒了过来,而这时他们已经逃离了蛮荒圣殿,正一路穿过蛮荒沙漠,向青云山拼命赶去。田不易等人见到万剑一苏醒都是大喜过望,一个个忙不迭将自身所携带的所有灵丹妙药都拿了出来,恨不得全部都塞入万剑一的口中让他吃下,然后第二天就是活蹦乱跳的一个人。

  不过这种事情当然是不可能的,万剑一恢复神志之后,挑了几种灵药先行服下,身体仍十分虚弱,但在药力行开后明显还是精神好了很多。随后他听了田不易等人对这几日情况的回报,当听说在万剑一和苍松都重伤无能时,田不易指挥若定带着这些人一路逃跑,中途连施小计外加数次误导,引开了不少魔教追兵,同时毫不恋战日夜兼程拼命逃命的时候,面上露出几分欣慰赞赏之色,对田不易道:

  “田师弟心有锦绣处乱不惊,实乃大才啊。”

  田不易扰扰头哈哈一笑,眼中掠过一丝惊喜之色,能够得到万剑一这等人物的夸赞,对每一个青云门弟子来说都是极难得的事,更不用说他往日里在青云门中向来平凡,今时今日哪怕还是在逃命的危险路途中,却仍然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而在另一边,同样坐在万剑一身侧的苍松则是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看了田不易一眼,眼底深处有一丝不快掠过。

  接下来田不易便向万剑一询问现下如何做才好,万剑一却摆摆手只让他继续指挥众人,说自己重伤之后身子虚弱,难免有思虑不周的地方。既然之前田不易已然做的不错了,那就继续做下去好了,说话间居然是摆出了一副甩手掌柜的模样。

  田不易等人对万剑一本来就敬重无比,特别这一趟蛮荒行后,他们跟随着万剑一千里纵横出生入死,做到了前人从未做到的事,深入蛮荒直杀到蛮荒圣殿中,甚至还做出了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如今的这四个人,对这个虽然重伤还断了一臂的万师兄,那当真是敬若天神一般。

  田不易闻言连声推辞,一定要万剑一指挥大局,自己只听万师兄的,甚至只愿做师兄坐骑,背着师兄一路行走,师兄你只要教我们如何做就是了。不过万剑一只是不听,最后田不易不得已答应下来,于是五人便又再度上路。

  这一逃就又是一阵风尘仆仆,中间还夹杂着几分血腥,在蛮荒圣殿受到前所未有的羞辱和重创的魔教举教震动,虽然魔山上情况一片狼藉需要大量人手在那里,但还是有许多愤怒的魔教教众大举追杀这五个人。

  这一路上万剑一等人虽然竭力躲避拼命逃窜,但仍是免不了与魔教追兵相遇,中间连续厮杀了多场,血染黄沙。不过或许是这一次蛮荒行实在是锤炼人的,虽然实力最强的万剑一重伤不能动手,苍松也是半个废人,但田不易、曾叔常和商正梁三人的道行却是勇猛精进,越战越强,连番血战后,竟然还是护着万剑一与苍松逃了出去,一路过沙漠、穿绿洲,又在砂舞迷宫中与追赶上来的魔教追兵大战了一场。

  那是他们归途中最惨烈的一战,魔教追兵精锐尽数赶到,这时苍松还未痊愈,至多之恢复了五六层功力,而万剑一仍旧虚弱,但都是毅然加入了决战。然后借着砂舞迷宫中错综复杂的沙墙和各种诡异之极的生物扰乱,五个人且战且退,最后尽数挂彩受伤。

  这一场血战从那天早上追兵赶至开始,一直厮杀拼斗到黄昏时分天色将晚,两边都是杀红了眼,各种手段无不用尽,下手狠辣绝不留情。整座砂舞迷宫中剑气冲天,啸声凄厉,到了最后,青云门众人竟是再度于几乎绝不可能的绝境中杀了出来,只留下身后一片血色残阳,遍地尸骸,令人触目惊心。

  田不易、曾叔常都是身负重伤,脚步踉跄,苍松原本好了一半的伤势又是被打回原形,而商正梁更是直接吐血昏迷,最后还要万剑一硬拖着才救了出来。

  五个人借着夕阳最后一丝残余的光辉,互相扶持着奋力冲入了远方的黑暗中。而在砂舞迷宫边缘,同样伤亡惨重的魔教教众一片狼藉,其中兀自有几个虽然受伤却凶悍无比的妖人嘶吼着还要追去,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从砂舞迷宫一处沙墙之上,却有一个声音喝止了他们。..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