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八章 情意(上)

2016年8月25日 更新

万剑一笑道:“师兄自谦了,不过你可也要小心了,日后我必定勤奋修行,可你却是执掌门庭诸事繁多,千万不要到时候比试一场的话,你却输给我这独臂之人,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了,哈哈哈哈”

  道玄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这话说的,也就只有你这个家伙,在这个时候还能说出这般笑话来了。”

  万剑一笑而不语,道玄随后哼了一声,道:“你放心,打小咱们两个便在道行修炼上你追我赶,就算我事务再多,只要有你在,我就断断不会懈怠,输给你的。”

  万剑一一拍桌子,站起慨然道:“就是这句话,师兄,你我兄弟二人日后齐心合力,一起将这青云门做得兴盛,成为那天下第一正道大派,可好?”

  道玄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也被万剑一这一番话说的心情激荡,站起身来袖袍一挥,正色道:“有何不可?以我们二人之才,并肩而行,我就不信这天下复有何人何派胜得过我青云一门。今日的话我就放在这儿,日后这天下第一正道大派名头,定是我青云门的!”

  万剑一大笑,伸掌出去,道玄向他望来,两人对视一笑,啪的一声击掌而鸣。

  万剑一随后信步走到屋子窗边,向外头看了一眼,只见屋外院子中,春光明媚枝叶青绿,柔和的春风软软吹在他的脸上,更是全身舒泰。比起前些时候在蛮荒之地的那些日子,这种感觉真是让人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闭起眼睛深深呼吸了一下,随后转身对道玄道:“师兄,我回来之后休养了这么多天,师父有一直在祖师祠堂那边闭关,一直不能拜见他老人家。如今我身上的伤势差不多也好了,也该是时候过去拜见一下师父他老人家了,你说呢?”

  道玄原本微笑的脸庞上,笑容忽然僵了一下。

  大竹峰漫山遍野都是竹子。

  每当晴朗的天气,山风吹过这座山峰时,便会看到满山青翠,无数青竹层层摇摆,犹如大海波涛潮起潮落,实是人世间绝美景色,再加上山间如轻纱般白色薄雾,更是犹如人间仙境一般。

  这便是有名的“竹涛”美景,在名满天下的青云六景中也是极出名的一处。青云门大竹峰一脉,便历代生活在这座山峰上。

  田不易是出身于大竹峰一脉的,在过往的修行日子里,无论是在青云门还是大竹峰这一脉中,他一直都只是一个平凡低调的普通弟子,但是自从去蛮荒行回来之后,便感觉自己的生活有所不同。

  或许大竹峰上普通的弟子门人们还没有什么变化,因为他们还根本不知道蛮荒行这件事,但是身为田不易的师父、大竹峰一脉的首座真人郑通,毫无疑问地对此事十分了解,并在田不易等人回来之后问清了这一趟的过程收获与最终结果后,郑通几乎是一夜之间便对田不易另眼相看。

  有了师父的青睐和照拂,田不易虽然在回来的时候一身伤痕,但一来他年轻,二来伤口虽多伤势不轻但并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伤筋动骨的毛病,再加上郑通赐下的许多灵药仙丹,所以田不易的身体好得很快,没过多久便能行走自如。相信再过不长的一段时间,他便能道行尽复甚至更进一步,用郑通私下里感叹的话来说,便是这小胖家伙在蛮荒之地磨砺一番后,无论心志还是修行都是尽数开窍,日后大竹峰的传承兴盛,只怕是要落在他身上了。

  这一日天气晴好,田不易懒洋洋地呆在自己在大竹峰上的房间里,看着屋外院落中的那颗歪脖子老树正在发呆。他心中有些挂念跟自己一起回来的几个同门师兄弟,特别是万师兄,当日他的伤势最重,回来之后便被道玄师兄接上了通天峰,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他这边想着想着,忽然间思绪飘了出去,这回到青云山也有好几天了,因为要养伤,也就没离开过大竹峰,除了同脉师兄弟外一直没见过外人。却不知其他的那些朋友好不好啊?

  她应该还好吧?

  田不易的脑海中有些难以抑制地掠过了一个美丽温柔的脸庞,似乎又看到了当初刚刚离开青云山前往蛮荒之地前的那个夜晚,在通天峰虹桥之上,在那片夜色月光中,苏茹她如水波般轻盈柔和的目光。

  她会不会更漂亮了呢?

  我跟着万师兄去了蛮荒,做了这么多大事,虽然大功劳一定是万师兄的,但是我也真的是竭尽全力了罢。苏师妹她应该会对我稍微另眼相看么?

  田不易想着想着,却是自己一个人傻傻笑了起来,看那笑容十分欣喜又带着几分期待盼望,也不知道此刻到底想到了什么。或许是以为他想的太过出神,居然没注意到屋外庭院远处,从守静堂那边就传来了一阵骚动声,紧接着便是好些个惊叹惊讶以及善意的呼喊笑声,还伴随着一点娇嗔责怪。

  过了一会,一阵脚步声从远处走到田胖子的院子外头,然后清脆的敲门声传了进来。

  田不易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兀自还有些不舍,以为是平日感情十分要好的同门师兄弟过来,便顺口便带了一丝没好气的腔调喊道:“谁啊?我还在睡觉呢,别烦我!”

  门外安静了片刻,随即一个悦耳的声音哼了一声,在门外那边道:“日上三竿了还在睡觉,难怪那么胖!”

  田不易瞬间呆滞,如同遭了雷击一般怔在原地,片刻后“啊”的大叫一声,手忙脚乱地冲了过去,一把拉开了大门。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

  那一刻春风吹拂,阳光明媚,从天上洒落下来,落在那门外俏丽的少女身上,仿佛为她染上了一层炫目的光晕。她的秀发微微飘拂,掠过雪白的脸颊,明亮的眼眸水灵灵的,还带着几分笑意,仿佛正是人间最美的风景。

  田不易只觉得自己心头一震,睁大眼睛,这情景似一幅画瞬间印入他的心间,然后深深镂刻在心底,从此而后多少岁月,都再也不能摆脱,都再也不能忘却。

  那一眼久别重逢后的温柔。..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