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九章 情意(下)

2016年8月25日 更新

门外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嬉闹笑声,田不易顿时回过神来,探出头去,往那边一看,便只见自己好些个同门师兄弟都围在那边看着热闹,一个个脖子伸得老长,其中还有人起哄调侃他。

  “田师弟,看不出来啊,默不作声的,居然找了一位这么漂亮的小竹峰师妹!”

  “可恨啊,我想去小竹峰很多年了,为什么那些漂亮的小竹峰师姐师妹们都不看我呢?”

  “因为你太丑了!”

  “胡说,我们青云门乃是修仙门派,难道挑选道侣的标准不是天资高低和道行强弱吗?”

  “你傻了吧!这都是当年门里那些长老为了把一些天资卓绝的人骗进本门时才说的瞎话,不管什么时候的女子看人,当然先挑潇洒帅气的了,你居然还把那些话当真了吗?”

  “啊原来你们都是骗我的,师父啊!”

  有人惨叫起来,一副呼天抢地的样子,田不易往那边啐了一口,挥手怒道:“去去去,一边凉快去!别凑这里瞎折腾。”说着回过头来,顿时脸上开花,一脸温和笑意,将苏茹请了进来,回身一挥手,立刻就将自己的房门关死了,同时也将那些猥琐的同门师兄弟关在门外。

  苏茹在田不易的院子内走了几步,看了看周围后,道:“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院子房间啊?”

  田不易走到她的身旁,道:“是啊,你知道的,我们大竹峰向来人丁单薄,所以地盘大,自然住得就宽敞了。”

  苏茹横了他一眼,也不知是嗔是怒,然后等了一会儿,却发现这死胖子就那样站在身边,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似乎发呆出神,半点反应也没有了,不由得有些气恼起来,瞪了他一眼,道:“你发什么呆啊,这是想让我在这儿站一辈子吗?”

  田不易吓了一跳,顿时反应过来,忙不迭地往前紧走几步打开了自己房门,陪笑道:“请进,请进。”

  苏茹嘴巴一抿,刚想走过去,忽然只见田不易脸上神情忽地大变,大叫一声却是转头一下子自己先冲进了屋子里,然后便听到里面呼啦啦一阵响动。

  苏茹愕然,便走到门边向屋内看去,只见田不易此刻满脸通红,手脚翻飞,却是在拼命收拾这屋子里原本一片杂乱的东西。比如,随即散落没叠好的被褥比如,喝了茶剩一半却还没倒掉清洗的茶杯比如,到处乱丢的衣服和裤子,唔,诸如此类!

  苏茹在门口看得是又好气又好笑,但是看着田不易万分紧张的模样,心里却是没来由地甜了一下,随后还是走了进去,四下里看了看,然后不屑地哼了一声,道:“居然这么乱,简直和狗窝一样啊。”

  田不易面红耳赤,一手抓着衣物,一手拿着茶杯,站在原地尴尬而笑,有些手足无措。

  苏茹看了他一眼,眼底深处不知为何有一丝温柔掠过,叹了口气后摆摆手,道:“去去去,还是我来罢。”

  说着,她径直推开田不易,然后卷起袖子,开始帮田不易收拾起屋子来了。

  还别说,苏茹一旦动手,顿时形势便大不一样,原本乱糟糟的一个房间,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变得齐整起来。

  没过一会,便只见床上的被子被叠得整整齐齐,茶杯茶壶被清洗得干干净净,一件件衣物都被叠好放在一旁,包括桌上、柜子、屋子里所有的地方,突然间一切似乎都像是被施放了仙法一般,全部都散发出奇异的光芒,变得如此顺眼如此的整洁。

  田不易甚至有一种自己这间屋子突然明亮起来的感觉。

  他环顾四周,目瞪口呆,而苏茹则是在收拾好最后一个东西后,拍拍手转过身来,然后略带得意地对田不易笑道:“怎么样,还不错罢?”

  田不易由衷地道:“苏师妹,你太厉害了!”

  苏茹嘿嘿一笑,道:“这还用说,我打小就自己收拾屋子,像你这样的,小菜一碟。”说完她忽然想到了什么,脸颊上莫名一红,随即赶忙岔开了话题,道:“对了,我是过来看你的,听说从蛮荒回来你也受了不轻的伤,现在怎么样了?”

  田不易一拍胸膛,道:“差不多好了,你放心吧。”

  苏茹叹了一口气,道:“你们在蛮荒之地的经历,我师姐都偷偷跟我说了,真是想不到竟然那般凶险。我当时听了,心里便一直后怕着,就想着要是要是真的出了个万一,只怕万师兄和你都哎”

  后面的话她轻轻摇了摇头,面上兀自有惊惧之意,显然确实十分担忧害怕,田不易看着她的神情,忽然间只觉得自己心中一阵热血上涌,只觉得这蛮荒行一路艰辛险阻,出生入死,现在似乎一切都真的是值得了。

  原来、原来她也是会为我担心挂怀的!

  田不易就那样笑了起来。

  苏茹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人家正在担心呢,好好的你一个人傻笑什么?”

  田不易也没犹豫也没多想,只道:“听到你说为我担心,我就高兴坏了。”

  “啐!”苏茹脸上又是一红,嗔骂了他一下,道:“死胖子,什么时候学得这么油嘴滑舌了!”

  田不易摇摇头,道:“我是真心话。”顿了一下后,又道:“苏师妹,在蛮荒之地的时候,我有几次真的差点就回不来了,那个时候我心里就想着,也不知道如果将来你听到这个消息时,会不会为我有一点难过的。如果真是那样,我想我就算是死也不”

  “哎!别说了。”苏茹一下子打断了他的话,气恼道:“好好的说什么死的活的,如今不是都好好的么?”

  田不易挠了挠头,笑着答应了一下。

  苏茹看着他那副傻样,心里便是一软,眼神也温柔了几分,瞪了他一下,道:“好了,以前过去的就不说了,但是以后别跟傻瓜似的再做这些事了啊。”

  田不易分辩道:“不是啊,这次是万师兄他带队,为的是天下苍生和中土正道”

  “你能和万师兄比吗?”苏茹没好气地截断道:“万师兄是何等英雄人物,绝世之才,我们都是凡人,万万比不上他的。从今以后,你就老老实实地呆在青云门里过你的平凡日子就是了,也免得人家担心,知道了么?”

  田不易“哦”了一声,点头答应下来,过了片刻,忽然道:“苏师妹,你真的担心我吗?”

  苏茹气得脸一红,只是那怒色里却又有几分羞涩温柔,一跺脚,转身就走出房间去,田不易吓了一跳,连忙便追了上去。

  没过多久,门外便又传来了一阵哄笑声,然后有人喊道:“田师弟,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田不易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别闹,我这是要送一送苏师妹呢。”

  “喂,送就送嘛,你干嘛拿出赤焰剑,这是要跟她走才对吧?”

  “闭嘴!我送苏师妹回小竹峰不行啊”

  “哈哈哈哈”

  通天峰后山,祖师祠堂。

  庄严肃穆的大殿之外,道玄与万剑一二人并肩而立,一起向有些昏暗的大殿中行了一礼,随后万剑一大声道:“师父,我是剑一,我已经从蛮荒之地回来了。”

  昏暗阴沉的祖师祠堂大殿中,那一抹黑暗与那些点点烛火忽然晃动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后,突然有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出来,缓缓道:“是剑一吗?”

  万剑一面露喜色,往前踏出一步,笑道:“正是弟子,师父,您老人家身体还好么?我听师兄说您在此已经闭关许久了。祖师祠堂这里虽然安静,但未免有些过于偏僻,不如请您随我们回前山玉清殿,让我们师兄弟二人一起敬上一分孝心,这样可好?”

  祖师祠堂里沉默了片刻,随即那声音再度响起,道:“不必了,我在这里很好。”

  万剑一怔了一下,似乎有些惊讶,还想再说什么,但忽然若有所觉,低头一看,却是在一旁的道玄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袖子,随后微微摇头。

  万剑一沉吟片刻,便也不再多劝,道:“既然如此,那一切都听师父的,以后弟子一定常来这里侍奉。”

  天成子道:“那也不必,我闭关修行需要的就是一个静字,你们无事就不用来了。”说着顿了一下后,他又开口道:“对了,此去蛮荒魔教圣殿,可有什么收获?”

  万剑一哈哈一笑,便将这一路上所见所闻、种种出生入死、各种危难险阻,都一一说给了师父天成子听,特别是最后在魔教蛮荒圣殿里摧毁修罗塔一战,更是说得详细,让在他身边的道玄都听得眼中隐隐有异光闪烁。

  当万剑一说完之后,天成子在祖师祠堂大殿里叹息了一声,道:“想不到你竟然为此掉了一条胳膊。”

  万剑一却是慨然笑道:“师父莫要担心,不过是区区一条臂膀而已。假以时日,弟子勤奋修行,自信在道行上不会有所阻碍的。”

  天成子又是沉默了片刻,然后道:“既然如此,那就是最好了。天色不早,你们两人先回去吧,我也要休息了。”

  万剑一怔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阳光明媚,眼下却只是正午时分。

  不过既然师父开了口,弟子自然不能违背,两人向祖师祠堂里行礼道别,然后走了出来。

  在山道上,万剑一便向道玄问道:“师兄,师父这样多久了?”

  道玄想了想,道:“当初正魔大战过后,师父只是静养了几日,很快就搬到这里了,一直到现在。”

  万剑一哦了一声,有些遗憾地道:“可惜啊,师父在闭关,我连他老人家一面都没见到。”

  道玄眉头一皱,似乎想说什么,但随后又是暗自苦笑一声,却是沉默不语了。

  两人一路行到玉清殿上,万剑一刚想与道玄告别,但却忽然被道玄叫住。万剑一对道玄道:“师兄,有事么?”

  道玄面上掠过一丝犹豫之色,沉吟片刻后,对他轻声道:“师弟,为兄有一件事,想要对你说。”

  万剑一笑道:“师兄但说无妨。”

  道玄刚要开口,忽然间只听玉清殿外脚步声响起,却是又有两拨人正好进来向道玄禀告事务。

  事情都不算大,一件是风回峰与朝阳峰之间对一种灵丹分配数额的争执,另一件更甚至都不是青云门内的事,说是山下一个叫做草庙村的村子里,有村民禀告村外草庙有怪声响动。

  道玄只是想了片刻,便对第一个人直接说出了上一年中在风回峰和朝阳峰之间灵丹的分配数目,然后将那结果判给了上年分得少的风回峰,那人便领命走了。

  万剑一在一旁看得有几分佩服,笑道:“师兄大才,居然连这等小事都还记在心上,换了我可是做不到的。”

  道玄笑了一下,道:“不过都是些繁琐小事,不足挂齿。”

  “什么事情啊?”

  就在万剑一刚想说话的时候,忽然又从大门口处传来一个声音,却是听到了道玄和万剑一二人的说话,直接插口进来。

  两人向那边一看,只见是小竹峰的水月,在她身边还跟着同样娇俏可爱的苏茹,就这样走了进来。

  道玄微笑着对水月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然后并不意外地看到水月的眼神似乎一直落在万剑一的身上。只是当他再回头看向万剑一时,却忽然心中一动,自己这位天资横溢、俊逸潇洒的师弟,此刻的目光却是落在苏茹身上,眼神格外的明亮。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