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一章 小狗(下)

2016年8月25日 更新

翌日一早,两道奇光便从青云山上飞驰而下,一路穿云过雾,飞越重重山岭,最后落在了青云山脚下草庙村的外头。

  灵光闪烁摇曳,在落地后光芒泛起如绚烂美丽的光辉,随即散去,露出了两个身影,却是田不易和苏茹二人。

  田不易手中是赤焰仙剑,在苏茹手中的法宝却是一条琥珀朱绫,看着晶莹柔软,似有灵性,直接便缠到了她的身上。

  田不易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道:“苏师妹,你这琥珀朱绫法宝倒是少见啊。”

  苏茹有些得意,道:“漂亮不?”

  田不易连连点头,道:“很是漂亮,特别是你来用它,就更漂亮了。”

  苏茹脸一红,瞪了田不易一眼,道:“死胖子!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油嘴滑舌了啊。”

  田不易挠了挠头,过了片刻后笑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苏茹哼了一声,不去理他,径直向前走去,不过眼中已是多了几分笑意。田不易跟在她的后面,向左右看了一下,道:“咦,这里我好像来过啊。”

  苏茹有些惊讶,道:“你居然来过这草庙村?”

  田不易想了想,道:“不错,当初跟着万师兄去蛮荒之地的路上,刚下青云山不久就遇到了一些魔教妖人迫害村民,我们救下了一对爷孙,后来是我和曾叔常将他们送到了这里投奔亲戚的。嗯,就是这个草庙村。”

  苏茹笑了起来,道:“这倒是巧了,回头你可以去看看他们爷孙两个如今过得好不好啊。不过今日咱们先将自己的事情做完再说。”说着,便张望了一阵,很快找到了在村子外头一侧的那座破草庙,便带着田不易向那边走去。

  田不易走在苏茹身旁,道:“苏师妹,你往后站一些,若是那草庙里的怪声是什么精怪作祟的话,让我来处置就好。”

  苏茹白了他一眼,道:“我又不是没有道行的凡人,有什么好怕的。”

  田不易呵呵一笑,但脚下还是加紧了两步,走到苏茹的身前,向那破草庙的门口走去,同时口中道:“你来找我一起过来,那便是拿我当朋友了,我当然不能让你走前面。”

  苏茹贝齿轻咬嘴唇,然后看着那个有些矮胖的身影,嘴角慢慢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座破草庙看上去已经荒废了一段时日,门口两扇木门虚掩着,田不易轻轻一推,木门便发出一声“吱呀”的低沉声音,向里面推开了去。

  田不易向门内看了一眼,便发现这座草庙其实也不算大,格局也颇为简单,不过是前庭一个小院,后面接着一间屋子,然后供奉着一座泥塑菩萨而已。

  草庙里很是安静,因为荒废了,所以到处落满了尘埃,院落里的青石地板上有很多都翻起了,从缝隙中可以看到长出不少绿色的杂草。至于前方那间屋子里,神像也是漆色剥落,看上去毫无生气。

  田不易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危险,便当先走了进去,苏茹跟在他的身后,也踏进了这个院子。

  这时,有一阵微风从外头吹过,绿色的野草纷纷摇动,木门也摇晃了两下发出声音,但是除此之外,确实没有任何动静了,包括传闻里的那种怪异声音,此刻也是毫无踪迹。

  田不易转过身来,与苏茹对视一眼,眼中有疑惑之意。苏茹也是皱了皱眉,道:“怪了,前头听他们说的就是这里啊,难道真是那些村民听错了,自己吓自己么?”

  “噫”

  话音未落,突然一个有些凄厉的怪叫声,猛地从那间屋子里传了出来。

  苏茹吓了一跳,“啊”的一声,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还没开口,便忽然看到自己身前出现了一个宽厚的背,正是田不易在第一时间直接挡在了她的身前,同时拔出赤焰仙剑,双目炯炯地看着那个供奉着神像的屋子,严阵以待。

  “噫噫噫”

  那叫声越发凄厉起来,听着确实有些瘆人,不过田不易与苏茹都是修行有成的青云门弟子,眼光、见识都不是凡人可比。一开始两人还有些紧张戒备,但听着听着,两人忽然都皱起眉头,再次对望了一眼,却是都听出几分不对出来。

  那声音虽然听着怪异吓人,但明显的中气不足,音调里也是颤抖不停,说是妖怪嘶嚎,倒不如更像是某个野兽垂死哀鸣了。

  田不易对苏茹点点头,然后手持赤焰仙剑向那屋子走去,苏茹跟在背后,身上的琥珀朱绫无风自动,缓缓漂浮起伏着,显然,也还是有几分戒备。

  田不易走在前面,进了那屋子门口,向左右看了看,见地面倒塌落下了一些砖块碎瓦,到处都是尘土。这时那怪叫声又响了一下,这次两人确实听得清楚了,是从那神像后面传来的。

  田不易向前走去,先是打量了一下神像上下,然后跳上供桌,踩到泥塑莲台上,然后侧过身子向神像后头看去。

  站在下方的苏茹忽然有些紧张,连忙道:“田不易,你小心点。”

  田不易回头对她咧嘴一笑,挥挥手示意没什么问题,然后又向前走了两步,转到了神像背后。

  就在这时,那凄厉的怪声突然又叫了起来,而且比之前更加急促和尖厉,苏茹吓了一跳,刚想上去帮忙,便只见几声低沉闷响,似乎是砖块移动掉落,然后田不易的身子退了出来,手上像是抓着什么东西,从神台上跳了下来。

  苏茹定睛一看,顿时怔了一下,只见田不易手上托着的却是一只通体黄色的小狗,看过去普普通通,就是一只乡野村落中最常见的小土狗。只不过这只小狗此刻看上去奄奄一息,在田不易手上胸口处微微起伏着,连眼睛都半闭起来,显得黯淡无光。不过它的身子还在微微发抖,似乎很是害怕的样子。

  田不易道:“就是这只小家伙了,刚才我上去,看到它被压在一堆碎砖之下不能动弹,然后叫个不停。可能是只没家的小野狗,跑到这草庙里玩耍,然后被压在那里不能挣脱,没吃没喝的最后连叫声都变形了,所以才让村里的村民误会。”

  苏茹点点头,看着田不易手中那只小黄狗,只见它全身毛茸茸的十分可爱,但此刻奄奄一息,口鼻中更是一片干裂,显然是被饥渴折磨得太厉害了。她心中顿时有些难过,低声道:“啊,这只小狗好可怜。”

  说着,她便从田不易手中将小狗接了过来,用手轻轻抚摸小狗的脑袋和后背。

  说来也怪,小黄狗似乎从她的抚摸中得到了安慰,发抖的身子渐渐平复下来,但那股奄奄一息的样子仍是没有改观。

  田不易皱了皱眉,道:“应该是太久没喝水,渴坏了,我出去找点清水来。”

  说罢,他便大步走了出去,外头便是一个村子,这清水自然不成问题,没过多久,田不易便带着一葫芦清水回到草庙中,苏茹伸出手示意田不易往她雪白的手掌中倒了一些水,然后小心地将手放到小黄狗的嘴边。

  小黄狗身子动了一下,看起来似乎精神猛地一震,一下子便伸出舌头不停地舔着苏茹的小手,没两下就喝光了。

  接着,苏茹又喂了小黄狗几次清水,小黄狗如久旱逢甘霖,一下子就精神过来,看着恢复了不少生气。

  田不易在一旁看着苏茹对着小黄狗精心照料,便干脆又出去了一趟,再回来的时候身上便又多了一些肉食骨头,放在小黄狗的身前。

  小黄狗显然是饿得狠了,一下子扑了过去,在地上啃了起来,吃得不亦乐乎。

  苏茹看着小黄狗那副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拍了拍小黄狗的脑袋,道:“别急啊,慢慢吃。”

  小黄狗此刻的双眼已经恢复了几分光彩,闻言用脑袋蹭了蹭苏茹的掌心,似乎撒娇一样叫了一声,这时候的声音听起来已经恢复了正常,是像普通的狗叫一样“汪汪”声了。

  苏茹笑着站了起来,走到田不易的身边,道:“原来是这样一只小狗,不过也好,这事总算是解决了,回头跟草庙村里的村民说一下就好。”

  田不易“嗯”了一声,点点头,道:“那我去说好了,咱们走罢。”

  苏茹应了一声,田不易转身走了两步,忽然发现苏茹却还站在原地,有些不舍地看着脚下那只小黄狗,便有些诧异地道:“怎么了?”

  苏茹叹了口气,道:“你说,若是咱们走了以后,这只小狗会怎样啊?”

  田不易想了想,道:“我看它应该是只野狗,大概还是四处漂泊吧。”

  苏茹抿了抿嘴,面上掠过一丝不忍,道:“听起来有些可怜啊,若是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只怕就哎,再也没人来救它了。”

  田不易摇摇头,道:“这种事太多了啊,咱们救不过来的。”

  苏茹叹了口气,点点头道:“你说的也对,就是我看着这只小狗可怜,有些于心不忍。”

  好像是听懂了苏茹话里的一些意思,正在埋头大吃的那只小黄狗忽然抬起头来,看了他们二人一眼,“汪汪”叫了一声,摇摇尾巴,似乎想要过来,但片刻之后似乎还是抵不过骨头美食的诱惑,又继续低头猛啃猛吃起来。

  田不易摇头失笑,心想这狗看起来有点蠢啊,随后转眼向苏茹看去,却发现苏茹双眼看着那只小黄狗,仍是有些不舍之意。田不易扰扰头,便试探着对苏茹道:“苏师妹,如果你真的喜欢这只小狗,要不你将它带回小竹峰收养了它?”

  苏茹一怔,脸上先是一喜,随后又摇了摇头,掠过一丝黯然之色,道:“不好的,我倒是挺喜欢这只小狗,可是水月师姐平日里就最烦这些狗啊猫的,看到了一定发火。我不想让师姐生气啊。”

  田不易这一刻突然福至心灵,脑子里灵光乍现,似乎一辈子的聪慧机智都在这一刻突然爆发了出来一般,正色对苏茹道:“这样啊,难怪你也为难。唔不如由我来收养这只小狗吧,平日里就养在大竹峰上,你若是有空闲的时候,或是想它了,就可以来大竹峰找我,看看小狗也好啊。”

  苏茹眼前一亮,拍手笑道:“哎呀,这可真是一个好主意,就这么定了!”说着,她掩口而笑,笑意温柔,觉得此刻看着这个胖子似乎越发的顺眼了。

  • 逍遥:

    大黄是这么来的啊!好神奇!田不易真滑头啊

    回复
  • 小辉:

    之前大黄不是出现过么

    回复
    • 矛盾:

      对啊,大黄不是咬了苏茹吗?

      回复
  • 傻妮:

    我可爱的大黄狗啊

    回复
  • 寡人:

    回复
  • 嗨呀:

    卧槽,田不易真心泡妞高手啊,还是人生赢家撒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