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三章 不让(下)

2016年8月25日 更新

另外,这只小黄狗还在偌大的大竹峰山头上,挑了好多地方撒了好多尿。这事情是最麻烦的,田不易骂了好几次大黄还是不听,不过看着它经常找的是那些竹林的竹子,或者是某些房子的偏僻角落,田不易也就懒得多说了。直到有一次,不知怎么这只蠢狗发了疯,莫名其妙地溜进了守静堂,然后在首座郑通的卧室外墙角尿了一次,顿时成为了大竹峰最新最热门的笑柄。

  郑通知道此事后也是啼笑皆非,不过他毕竟是修道有成的前辈高人,哪里会去和一只小狗置气,不过也是一笑了之。

  倒是田不易诚惶诚恐,狼狈万状地向师父请罪,又抓着大黄回屋收拾了一顿。

  只是骂归骂,这只小狗看起来却是一副懒懒的蠢样子,一点都没开窍的迹象。田不易气不过,便将大黄系上狗链拴在自家院子里,还不给大黄东西吃。这一来时间久了,顿时让大黄慌乱不堪,可怜巴巴地蹲在院子中,对着田不易汪汪直叫。

  叫声很响,似乎传遍了整个大竹峰山头。

  田不易站在院子里,双手叉腰,看着大黄冷笑道:“蠢狗,知道怕了吧?”

  大黄摇了摇尾巴:“汪,汪汪”

  田不易喝道:“以后还敢不敢随地撒尿了?”

  大黄尾巴又摇了几下:“汪汪汪,汪汪”

  田不易怒道:“再这般的话,信不信我饿你三天三夜!”

  大黄瞬间尾巴摇个不停:“汪、汪、汪、汪”

  田不易还想再说什么,忽然只听门外有一个声音带着几分惊讶,传了过来道:“咦,出了什么事,你干嘛要饿大黄三天三夜啊?”

  田不易一个激灵,回头一看,却只见是苏茹不知何时到了门口,这时正走进院子,看到大黄顿时眉开眼笑,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大黄的脑袋,笑道:“哎呀,大黄,咱们又见面了。咦,好像最近又长大了一些嘛,比上次我看到你的时候高一点了。”

  大黄看到苏茹之后,顿时一下子兴奋起来,双眼放光,看着苏茹口中一迭声“汪汪汪汪”叫声叫个不停,同时伸出舌头不停地舔着苏茹的手心,又用头去蹭着苏茹的脚踝,显得亲热无比。

  作为救它的两个人之一,平日里除了田不易,大黄最喜欢亲近的人就是苏茹了。

  苏茹咯咯笑着,看起来也很是喜爱这只小狗,逗弄它玩了好一会儿,这才回头对田不易笑道:“哎,刚才你说什么来着?”

  田不易不动声色,手上跟变戏法似的瞬间翻出了一大盆骨头,往大黄身边地上一放,然后正色道:“我是让它别每次都跟饿死鬼似的拼命吃东西,我多买一点东西给它吃不要紧,但是怕它吃坏了身子啊。”

  苏茹显然也对大黄平日的习性知道一些,闻言连连点头,走过去摸了摸大黄的脑袋,笑着道:“田不易说得对啊,大黄,你平常要听他的话哦。”

  大黄嘴里叼着一根骨头,抬头向田不易看了一眼,然后蠢蠢地点点头,又继续埋头大吃起来。

  田不易松了一口气,哈哈一笑,对苏茹道:“大黄真是一只聪明的狗。”

  苏茹掩口而笑。

  两人看了大黄一会儿,田不易便与她走到院子另一边,在一个石桌边坐了下来,微笑道:“今日是特地过来看大黄的吗?”

  苏茹原本脸上是有笑容的,但这时却是慢慢收起,先是点点头应道:“是。”但随后又缓缓摇头,低声道:“也不是吧”

  田不易有些奇怪,道:“苏师妹,你怎么了?”

  苏茹脸色复杂,犹豫了一会儿后,抬头看向田不易,只见他目光炯炯,正凝视着自己。苏茹没来由的心中一软,叹息了一下,随后道:“其实吧,我今天来也是有一件事想跟你说的。”

  田不易道:“什么事,你说。”

  苏茹默然片刻,道:“昨日在玉清殿上,万师兄他突然送了我一柄极好的仙剑。”

  田不易登时便是一怔,傻呆呆地看着苏茹。

  苏茹继续说了下去,语调似乎有些低沉,道:“那柄仙剑名叫墨雪,我拿回去请师父她老人家看过了,她也说是此剑品质极高,是难得的仙家法宝,足可当得起神剑二字。便是与我们小竹峰世代相传的镇山至宝天琊神剑相比,也不过只差在毫厘之间。”

  田不易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礼物可当真贵重了啊,万师兄真是豪迈之人,一出手就这么大方。”

  苏茹忽然抬起头来,似有些气恼之意,瞪了田不易一眼。

  田不易吃了一惊,刚想询问怎么了,忽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猛地身子一震,脸色唰地白了,失声道:“难道、难道是万师兄对你”

  苏茹默然无语,眼神复杂。

  田不易霍然站起,面色激动,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苏茹,这一刻甚至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只听他结结巴巴地道:“我我你苏师妹,你你心里”

  苏茹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田不易咬了咬牙,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涩声道:“你、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苏茹哼了一声,面上似乎几分羞恼之意闪过,随即淡淡地道:“这就奇怪了,我心里想的你凭什么要知道?”

  田不易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苏茹看着他的样子,似乎越发生气起来,一下子也站起身,看起来一副要走的样子。

  田不易吓了一大跳,心头猛地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只觉得如果此刻让眼前这美丽动人的少女真的走了的话,只怕自己这一辈子都要后悔了。

  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一个箭步跨出去,拦在苏茹面前,道:“你别走!”

  苏茹静静地看着他,道:“你不让我走,是有什么话向对我说么?”

  田不易欲言又止,苏茹冷哼一声,转身就要迈步走去,田不易急得满头是汗,忽地一狠心,像是豁出去了一般,一把拉住苏茹的手掌,看着苏茹的眼睛,急道:“我、我、我也是喜欢你的啊!”

  苏茹的身子登时停了下来,随即满脸通红地低下头去,但是与此同时,在她眼底深处,却是有一抹由衷的喜悦之色闪过。她轻轻咬着牙,过了片刻后,便察觉自己的手还被田不易抓在手里,有一丝温暖厚实的感觉从他的掌心传来,让她隐隐有几分心跳加快。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重新抬起头来,看着田不易,道:“你说你喜欢我,可若是万师兄他也对我有意,你会怎样?”

  田不易如遭雷击,一时间怔在原地,苏茹就那样紧紧地盯着他,看着田不易那张胖脸上闪过诸般痛苦神情,过了一会之后,田不易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然后看向苏茹。

  苏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紧张起来。

  只听田不易缓缓道:“我想过了,万师兄对我恩重如山,几有再造之德。此番蛮荒行中,他更是数次救我性命,又不吝教诲让我道行大进,我、我”说到后面,他竟是有些哽咽,连话都说不下去了。

  苏茹嘴唇微微颤抖起来,眼中似有一丝泪光,凝视着田不易,低声道:“你、你难道要”

  田不易却忽地一仰头,大声道:“若是其他事,万师兄要我做什么,我自然便去做了,便是要我去和其他人拼命,我也是绝无二话。可是,只有你的话,我、我、我”他连说了几声我字,最后狠狠一咬牙,在苏茹期待而带着泪光的目光中,道:“只有你,我是决不能让的。万师兄若是为此恨我,我也无话可说,就算他要杀我,那取了我性命就是。”

  “但是要我让了你,我死也不肯!”

  这最后几个字,他当真是说得斩钉截铁,一字一字都似对天立誓一般,绝无丝毫犹疑。

  苏茹以手掩口,不知不觉中已是泪流满面,这一刻她只觉得心神激荡,全身仿佛都被一股从未有过的喜悦充盈,似要飞起一般。

  眼前的这个男子,这个牵着她手的男子,这个斩钉截铁死也不怕死也不肯将她让出去的男子,仿佛便是此刻她眼中,这世间最好的人。

  她一声轻呼,再也忍不住,一下投入他的怀抱,搂住了他的腰,靠在他的肩膀上,哭了起来。晶莹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珍珠般,一下子就染湿了田不易的肩头。

  田不易身子一僵,随即下意识地抱住了苏茹,刚想说些什么去安慰她时,忽然间却是从这院子门口传来一个声响,似房门被风吹动,又像是有人推开门扉。

  田不易与苏茹同时转头望去,瞬间一起呆了。

  只见,在那院子门口,一个白衣男子,独臂负剑,神色萧索,静静地看着他们二人。

  山风吹过,他的白衣轻轻飘动,带了几分孤寂。

  田不易脸色唰地白了,喃喃说了一句,道:“万师兄”..

  • 傻妮:

    回复
  • linkamy:

    到底有几条狗。

    回复
推荐链接